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两百三十九章 何为残忍?【-三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叶柔知道孟秋雨的性格,比这更加狠辣的一面她都目睹过,所以早已见怪不怪。阿甘小说网而且这对父子也让她心中反感,孟秋雨出手教训他们,叶柔不但不觉的暴力,反而心中暗自叫好。

    云聪父女却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的一类人,这种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作风惊得父女俩傻在了当地。

    孟秋雨点燃一支双喜,一步步走近了胖子,胖子捂着肚子蜷缩成了一坨,疼的脸都扭曲成了包子,嘴里哼唧哼唧,眼神惊恐的看着孟秋雨。

    而此时,办公室外的楼梯处也想起了惨叫,大鼻头那惨绝人寰般的一声声嚎叫听的办公司几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怎是一个凄惨能形容。

    胖子听着儿子被打,脸色都白了,吞了口口水看着孟秋雨道:“你要干什么?你们这是违法,动用私刑。”

    “呵呵,别和我扯这些,在我这里行不通。你儿子能不能挺过这一关,就看你了,我这个人很善良,从不打老人,我不会打你,只要你说出真相,我就放了你们父子。”孟秋雨吐出一口浓烟,全部喷在了胖子的脸上。

    云聪父女心头苦笑,这也叫善良,从不打老人刚才难道是自己眼花了不成。

    但父女俩也不敢开口,孟秋雨说翻脸就翻脸的个性让他们也心惊胆战,生怕惹怒了这小子连自己父女也揍一顿。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让我说什么,莫非你要屈打成招?”胖子老男人苦着脸呻-吟道。

    “呵呵,看来你并不在乎你儿子的死活,那就好好听着你儿子被毒打的惨叫声吧。“孟秋雨嘴角勾起邪魅笑容,对着门外喊道:“先别打死,先打掉几颗牙,再把两条胳膊卸了,如果他老子不说,那就把两条腿也打断。”

    云聪父女脸色都白了,这不是要人命嘛,这孟家的人可真够狠辣的。

    “啊……!”门外再次响起一声凄厉惨叫,随即赵峰怒骂的声音响起:“妈的,让你闭着嘴巴,老子踢光你满嘴牙。”

    随后便是梆梆绑一阵脚踹声,伴随着大鼻头青年死去活来的哀嚎,这次连叶柔都俏脸泛白,感到有些残忍。

    孟秋雨吊儿郎当的坐在椅子上,吐出一个烟圈,瞥了眼云小凡笑道:“云经理,麻烦再给我倒杯茶。”

    云小凡不安的点点头,拿起茶杯快步走向了饮水机,她的双腿都在打颤,一颗心却是七上八下,既感到痛快又觉得于心不忍,而且还有些害怕。

    胖子老男人已经忍着痛坐了起来,那一声声惨叫让他心痛而悲愤,仿佛刀子挫着他的心窝子一般,那可是自己的儿子,虽然不学好,不是个东西,但也是他的种。

    瞥了眼孟秋雨,胖子老男人张了几次嘴也没开口,他知道不能说,一旦说出来,自己一家都完了。

    “老大,这小子满嘴牙都掉了,已经快要昏迷了。”赵峰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就提桶水,昏过去再浇醒,继续打,咱们时间多着呢。”孟秋雨慢条斯理的笑道。

    “别打了,我求求你,放了我儿子,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胖子老男人再也忍不住了,痛哭流涕的哀求道。

    看着胖子的神情,叶柔有些不忍,想要帮着求情,但目光与孟秋雨深邃的眼神对视之后,苦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再说话。

    看到孟秋雨不为所动,胖子跪着爬到了孟秋雨的面前,弯下腰嘭嘭嘭磕起了响头,悲痛的哭喊着求饶道:“先生,求您了,放了我儿子,不要再打了,再打就打死了,要打就打我吧。”

    胖子悲痛的求饶这次连云聪父女都有些动容,云聪紧咬着牙,满脸纠结,想要说句话,可却担心孟秋雨将怒火转向他。

    云小凡忍不住了,吞了口口水,声音颤抖的开口道:“孟经理,别再打了,再打出人命了。”

    孟秋雨淡漠的扫了一眼云小凡,脸色一冷,沉声对着门外喊道:“立刻打断他的双手,再有人敢求情,我立刻要了他命。”

    云小凡惊得张大了嘴,怔怔的看着满脸阴沉的孟秋雨,浑身都冒出了冷汗。

    啊!一声痛苦惨烈的叫声伴随着两声重重的打击声,外面陷入了安静。

    胖子男人惊得脸色一下变得惨白,他知道儿子被打的昏死了过去,想必两条胳膊已经断了。

    “弄醒了,继续打,还有两条腿呢。”孟秋雨声音冰冷的开口道。

    听到孟秋雨残忍的吩咐,胖子男人浑身一软,瘫坐在了地上,颓废的哭喊道:“别打了,我说,我都说。”

    “早说不就完了,你儿子也不用残废,不过现在至少还有半条命。”孟秋雨冷哼道。

    胖子男人眼神恐惧的看了眼孟秋雨,老泪纵横的哭泣道:“都是我贪心作祟,是我对不起公司,那批货是我联合外人偷走的。”

    听到胖子男人招了,云聪也不再觉得父子可怜,气的手指颤抖着说道:“老王,我这么信任你,你居然真的背叛我。”

    “对不起,云大哥,是我不对,我错了。”胖子男人痛苦的低下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泣着。

    “少在这里装可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孟秋雨冷笑道。

    胖子男人苦涩一笑,摇头道:“眼看着我要退休了,而公司又没有什么退休金,我为公司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我感到心里不平衡。刚好我儿子放了出来,他就给我出了个主意,我们决定吞掉公司一些货,拿出去变卖。”

    “我儿子联系了一个以前一起坐牢的狱友,那人认识恒天安保公司的一名队长,于是他们找到了那名队长,准备将偷出来的货通过恒天安保卖给聚美集团。谁知道那名队长将这件事告诉了他们的经理,那经理便找到了我,答应给我一百万,让我将库房钥匙交给他。”

    “我一寻思,一百万够我们全家花几年了,于是偷偷配制了一把钥匙,并假装自己得病把库房的钥匙给了小雨。而我就把配好的钥匙给了那经理,他也很痛快的给了我五十万,答应事成之后再给我五十万。”

    “我也没想到他们这么绝,竟然将库房内所有药草都偷得一干二净,都是我糊涂,被金钱蒙蔽了双眼。”

    云聪摇着头叹息道:“老王啊,你果真糊涂,这种事你怎么做的出来,你也不想想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公司货物被偷,你肯定是第一个被怀疑的人。”

    胖子男人苦笑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既然事情已经败露了,你可以把我送去公安局了。”

    云聪有些不忍,几十年的老朋友,他也不愿意看到对方沦落到这步田地,临老还要遭受牢狱之灾,于是一脸心痛的看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面色淡然,看着叶柔问道:“恒天安保公司是不是孙九宪的公司?”

    点点头,叶柔脸色凝重的开口道:“恒天安保是滨海最大的安保公司,一直为孙九宪的远洋航海保驾护航,这件事既然牵涉到这个公司,那看来背后还是聚美在搞鬼。”

    孟秋雨冷冷一笑,扫了眼云聪道:“云总,这件事看来我不插手也不行了,这对父子你看着处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

    说完,孟秋雨招呼着叶柔走出了办公室,在外面的的走廊中,赵峰和倪兆龙站在那里,地上躺着犹如死狗一般的大鼻子青年,只是此时的青年那还有刚才的张狂,满脸血迹,身子弓成虾米状,已经昏死了过去。

    “立刻召集所有兄弟赶去恒天安保公司,让我看看你们这段时间的训练能不能拿出手。”孟秋雨扫了眼赵峰吩咐道。

    赵峰丝毫没有任何犹豫,一脸激动的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秋雨,你要干什么?带着咱们的保安去哪里,你想把事情闹大吗?”叶柔有些紧张的拉住了孟秋雨的胳膊。

    “不闹大,怎么能把货物要回来,既然聚美敢对咱们动手,那我还留什么情面。”孟秋雨眼神邪魅的笑了起来。

    PS:鲜花榜虽然冲不到前面,但也不能太落后,现在就靠这个榜撑着脸面了,只求兄弟们能够支持,这几天魂断拼老命了,晚上还有一章,拜求鲜花护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