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两百四十四章 无情之人【四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滨海机场,告别了来送行的叶柔众女,孟秋雨带着母亲和林慕雪以及程樱登上了赶往广州的飞机。阿甘小说网本来孟秋雨打算途径深圳,从深圳直接坐大巴去香港。

    但母亲方依云却提议途径广州,顺道去看望一下母亲的姑妈,一位方家至今唯一和母亲保持着联系的亲人。

    孟秋雨自然不会拒绝母亲的意思,这次去香港一来是去参加柳冬霜的生日宴会,二来也是为了陪伴母亲和林慕雪开心,只要母亲喜欢,绕整个华夏各省市都没有问题,当然前提是不能耽误了柳冬霜过生日的时间。

    从昨晚知道儿子和儿媳要带着自己去旅游,孟母开心的一晚上都没睡好,这么多年待在京城孟家,丈夫忙于家族琐事,几乎没有时间带着她外出散心。而这次却是和儿子儿媳一起出去,儿子和儿媳的这份孝心,让方依云心中满足而喜悦。

    程樱虽然来了仅仅两天,却已深得方依云的喜爱,一口一个干妈,叫的方依云眉开眼笑,在她心中,俨然将程樱当做了自家亲闺女。当年收养了程樱两年,那时候方依云就疼爱这丫头,丈夫最后将程樱送走,为此夫妻俩还争吵过。

    近二十年不见,程樱突然又回到了自己身边,方依云自然满心欢喜。长得漂亮,落落大方又平易近人的的程樱,很快和家中所有人拉近了关系,即使林慕雪现在也一口一个姐,叫的自然。当然,女人心中还是怀着戒心,但表面上却是和程樱亲如姐妹一般。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又深得婆婆喜欢的美丽女人,林慕雪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在她心里隐隐有些担忧,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她总不能为那莫须有的隐忧将对方赶走,那样和婆婆也会产生隔阂。

    既然是家庭旅游,方依云也就自然而然的要把干女儿带上,孟秋雨也不反对,有程樱这种高手贴身陪伴在母亲和林慕雪身边,他也踏实。

    下了飞机,四人打车赶往了广州黄家。

    途中,孟秋雨笑着道:“妈,您这位姑妈嫁入了广州黄家,咱们去了会不会连顿饭也混不上。”

    方依云白了儿子一眼笑骂道:“没大没小,妈的姑妈,那可是你姑奶奶,去了哪里你可不许这么没礼貌。”

    孟秋雨呵呵一笑,抓着林慕雪的小手笑道:“老婆,你有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广州黄家就是黄世仁的后裔,一毛不拔。”

    林慕雪忍着笑意,娇嗔了一眼孟秋雨,眼神示意他不许胡说八道。而她也自然听闻过广州黄家的大名,在广州属于大家族,可是就如孟秋雨所言,生意上斤斤计较,出了名的抠门家族。

    坐在司机身旁的程樱也有些憋不住笑意,转身看了眼孟母,微笑道:“干妈,要不咱们先找个酒店住下,您再给姑奶奶打个电话,不如咱们明天早上去拜访。”

    程樱的意思很隐晦,和孟秋雨一样,也是担心去了黄家得到不到盛情款待,让干妈伤心。

    “那怎么行,让你姑奶奶知道咱们这样做,未免让她老人家心里不痛快,没事,你们姑奶奶很疼妈的,从小妈就和她特别亲。”方依云摇头笑道。

    说笑间,黄家大庄园到了,周围环境很雅致,绿树红墙,门庭高阁,十分气派。

    下人通报之后,等了足有十分钟,一阵脚步声响起,随即庄园内走出两人,除了那名进去通报的下人,另外一个是一名三十左右岁的男人,头发梳的一尘不染,戴着副小圆框眼镜,个子不高,肤色白净,一副儒雅书生的形象。

    上下打量了方依云几眼,男子笑道:“敢问这位就是依云表姐?”

    方依云也在打量着对方,点头笑道:“你是不是文书表弟?”

    “正是小弟,表姐千里迢迢赶来,一路舟车劳顿,实在辛苦,咱们进去细谈,家母早已恭迎多时了。”男子看了几眼孟秋雨三人,点点头,咬文嚼字的寒暄道。

    孟秋雨三人差点笑的肠子拧在一起,却又不敢笑出声来,憋着笑意,都被男人这幅老学究模样给雷到了。

    几人随着黄文书进入庄园,沿着青石小路走向了当中的别墅,一路黄文书都在和方依云聊天,孟秋雨三人只好跟随在后面,三人挤眉弄眼,眼神交流着笑意。

    进入别墅,明亮的客厅沙发上坐着一行人,其中有几人站起身来,而在沙发上坐着一位老者和一名四十多岁的男人。

    “依云,你可总算来了,想死姑妈了。”一位穿着绫罗丝绸旗袍的老妇人满脸激动的走上前,一把将方依云拉入怀中,抱着侄女哽咽起来。

    方依云也是泪流满面,二十多年未见面的姑妈,近在眼前,心中的酸楚和思念让她痛苦的抽泣起来。

    “姑妈,您身体还好吗?”

    “好,好,姑妈一切安好,你看你,二十多年不见,竟然有了白头发。”老妇人疼惜的抚摸着侄女的脸颊,打量着方依云,摇头叹息道。

    随后目光落向孟秋雨三人,老妇人眼里露出惊喜之色,指着孟秋雨惊讶的问道:“依云,这是你的孩子吧?”

    “嗯,姑妈,他叫秋雨,秋雨,来,见过你姑奶奶。”方依云擦了把泪水,拉着孟秋雨上前笑道。

    孟秋雨心中苦笑,这姑奶奶还真有点拗口,却也不敢失了礼数,笑了笑道:“姑奶奶,您好,初次见面,我给您请安了。”

    “好,太好了,依云啊,这么多年不见,你的孩子都这么大了?这两位漂亮的女孩子又是谁?”老妇人满意的点着头,看向了林慕雪两女。

    “姑奶奶,我是秋雨的媳妇,我叫林慕雪。”林慕雪落落大方,点头自我介绍。

    “姑奶奶,我叫樱,是秋雨的干姐姐,早就听干妈说起您老慈祥,对干妈疼爱有加,这是我们准备的一点心意,孝敬姑奶奶的。”樱笑着走上前,将手中的几个礼盒放在了旁边。

    老妇人开心的拉着两女的手,摇头感叹道:“依云啊,你可真有福气,秋雨找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干女儿也这么美丽,看着这么紧俏的两个孩子,姑妈太开心了。”

    孟秋雨嘴角带着淡笑,目光却是一直在留意客厅内众人的神色,两个中年男人和两名青年看着林慕雪两女,眼睛都直了,而在场的其余两名中年女人则是一脸不悦,还有一名打扮庸俗的年轻女子眼神中流露出嫉妒之色。

    而在客厅沙发上,除了一名白发老者外,还有一人引起了孟秋雨的留意,年近五十,相貌和母亲有几分相似,坐在那里,脸色有些阴沉。

    “依云表姐,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有才,比你小两岁,我妈常提起你,说你长的漂亮文静,没想到你这儿媳妇和干女儿,也一个个美貌如花,哈哈哈,不错。”其中一名中年人走上前,和方依云笑道。

    方依云和两名中年人一一见面后,随即目光看向了沙发上的两人,突然身子一震,盯着那名脸色阴沉的男人惊呼道:“大哥。”

    “哼,你还记得我这个大哥吗?我似乎没有你这样的妹妹。”男人冷哼一声,语气不善的沉声道。

    方依云脸色变得苍白,身躯微微颤抖着,哽咽道:“大哥,这么多年了,我时时刻刻想念着家人,当年是我让方家蒙羞,可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原谅我。”

    “原谅你,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三个字?从你跟着孟家那小子私奔后,你就不再是方家人了。不要在这里破坏我的心情,赶快带着你那野种离开这里,别让我发火。”男人怒声道。

    林慕雪和程樱脸色气愤的上前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孟母,林慕雪忍无可忍的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就算你是长辈,但也不能这么欺负我妈。”

    “就是,什么叫野种?这里是方家还是黄家?我们是来拜访姑奶奶一家,可不是蹬你方家门的,你又有什么资格让我离开这里?”程樱也一脸寒霜,冷冷的呵斥道。

    “大胆,两个黄毛丫头也敢教训我,方依云,立刻带着这两个没教养的东西滚出这里,不然,别怪我不客气。”男人气的脸色铁青,被两女一顿训斥已然恼羞成怒,蹭一下站了起来怒吼道。

    “干什么?阿天,你也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说你妹妹,都是一家人,几十年不来往有意思吗?当着姑姑的面,就不能好好相处吗?”老妇人悲痛的呵斥道。

    男人脸色阴郁不定,冷冷扫了眼方依云撇嘴道:“丢人败兴,跟了孟家那混蛋私奔,还给人家生下了野种,到最后连个名分都没有,方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光了。”

    孟秋雨早已憋了一肚子火,男人无情对待母亲的话语,深深的震怒了他,眼里闪现着杀机,冷笑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最好把你这张臭嘴闭上,今天我们是来黄家做客,我懒得和你这种人渣理论,再敢出言不逊,我让你以后都没机会骂人。”

    PS:鲜花榜竞争越来越激烈,菊花很紧,兄弟们有花的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