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两百四十五章 兄妹反目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冷厉的话语让客厅内众人都睁大了眼睛,方依云吃惊的看着儿子惊呼道:“秋雨,住嘴,你怎么可以这样和你舅舅说话。阿甘小说网”

    “妈,虽然我不想让您难过,但我不得不说,您把这家伙当人看,人家可不领情,什么舅舅,对自己妹妹都恶言冷语的谩骂,这样的人不配当我舅舅。”孟秋雨看着母亲淡淡的开口道。

    方逸云痛苦的闭上了双眼,两行热泪已经滑落而下。这么多年盼着和亲人有朝一日化解隔阂,得到家人的谅解,却不曾想刚见大哥的面就闹的面红耳赤,这让她伤心难过的泣不成声,

    林慕雪两女急忙安慰,她们可不觉得孟秋雨过分,都为孟母的遭遇感到痛心而气愤。

    黄家一家人面面相觑,几个子女也开始劝慰着自己的母亲,老妇人痛心的捂着面,这样的场面让老妇人寒心。

    神情尴尬羞恼的方天脸都绿了,恶狠狠的怒视着孟秋雨气的浑身颤抖。

    “孟家野种,你敢辱骂我爸爸,立刻道歉,不然我让你横着出去。”

    看到自己老子被羞辱,方天的儿子方允堂不爽了,上前一步,指着孟秋雨吼了起来。

    看到方允堂替老子出头,孟秋雨乐了,嘴角荡起阴森森的冷笑,抱着双臂笑道:“你是何方妖孽?小心爷收了你。”

    方允堂气的差点吐血,一张脸更是涨的血红,又羞又怒,孟秋雨这句话算是戳中了他的痛脚,本来方允堂很帅气的,可是几年前却出了车祸,右边脸被擦起一片皮来,以至于他成了阴阳脸,半边脸成了黑红色,虽然这么多年没少治疗,可也有些不忍目睹。

    背地里他就被人叫做鬼脸,妖怪,很长时间他都没脸见人,这次随着父亲来广州,算是他抛开了心中的阴影,却不料被孟秋雨再次羞辱,顿时让他怒了。

    “混蛋,我和拼了。”方允堂怒骂一声,抬脚就踹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依旧抱着双臂,轻松的躲开了对方,眼神戏谑的叹息道:“长得这么丑你也出来见人,我要是你,我就买二斤豆腐,一头撞死得了。方家居然出了你这样的妖孽,我看才是脸面无光。”

    林慕雪两女安慰着方依云,却也被孟秋雨戏弄方允堂的这番话逗得忍俊不禁,两张美丽的脸蛋憋着笑意,看着越发美艳妩媚,性感迷人。

    黄家老人紧靠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在自己家里闹成这样,他虽然心中不满,可也不好出面训斥,不论是方家还是孟家,都不是他这样的家族能得罪的,所以很明智的选择置之不理,静观其变。

    方允堂已经彻底被激怒了,以他酒色掏空了的身躯,孟秋雨站着不动,他也打不住。一脚落空,差点自己没站稳摔倒,狼狈的站稳身形,羞愤的大吼一声,再次扑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依旧轻描淡写的后退一步,嘴角带着冷笑,这一次他却脚尖勾住了一张椅子腿,将椅子拉到了自己面前。

    方允堂一拳落空,身子失去重心向前抢出半步,却被椅子绊了一下,整个身子直接扑倒在了孟秋雨的脚下。

    “不用行这么大礼了,看你怪可怜的,平身吧。”孟秋雨戏谑一笑,对着林慕雪喊道:“老婆,有零钱吗?给他几块钱,去韩国整整容,以后也能出来见人,不然这鬼模样半夜出来,还不吓死人。”

    林慕雪两女扑哧一声娇笑出声,随即捂着嘴脸色有些尴尬,双双娇嗔了孟秋雨一眼,心里却是笑开了花。

    黄家众人也有些哭笑不得,看了眼整张脸都绿了的方天,一家人也不好出面,孟秋雨这小子这是要往死气方天父子。两方都是亲戚,他们也不好帮哪一方。

    “方依云,你就任由你这野种儿子这样折腾吗?方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不要脸的东西,立刻滚出这里,以后都不要让我看到你。”方天气儿子不争气,斗不过方依云的儿子,只好将怒火转向自己的妹妹。

    方依云抬起头深深看了眼自己大哥,脸色抽搐着哽咽道:“大哥,你可以骂我,但我希望你自重,方家大少爷可不要自降身份,秋雨他是我儿子,可不是什么野种。”

    孟秋雨长出了一口气,母亲终于反击了,这让他感到心中痛快。

    “哼,我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别以为跟了孟家人,就身份高贵了,京城有谁不知道,你只不过是孟凡的一个小老婆,无名无分,凭你还不配教训我。”方天沉着脸冷哼道。

    “大哥,你何必咄咄B人呢?一母同生的亲兄妹,二十多年不见,刚一见面,你就字字如刀,你就是再不待见我这个妹妹,也没必要在我的心口上撒盐,既然你无情无义,那我方依云也没什么好说的,从今以后,我也不会认你这个大哥。”

    “哼,你以为我很稀罕吗?我需要高攀你吗?”方天不屑冷哼。

    方依云没有再理会方天,转向姑姑苦涩的叹息道:“对不起,姑姑,让您为难了,早知道是这样的场面,我一定不会来打扰您。就此告别,以后有机会,我会再来看望您。”

    “依云,姑妈老了,管不了你们这些事情,是姑妈无能,不论任何时候,姑妈都是你的亲人。”老妇人泣不成声,摇头叹息道。

    凄然一笑,方依云看了眼林慕雪两女和孟秋雨,点点头道:“走吧,秋雨,别再闹了。”

    孟秋雨随在母亲身后,快要走出别墅门的时候,转过身看着方天露出了邪魅的冷笑。

    “我们还会见面的,下一次,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方家对我母亲的冷血无情,我会讨回来。”

    离开黄家,几人再次打了一辆车赶往了最近的酒店,一路上方依云情绪低落,两女却是心中忐忑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孟秋雨心中暗自恼怒,他虽然知道大家族有时候就如古代的帝王之家,为了利益和地位,没有多少亲情可言,可是事情发生在母亲身上,也让他心里压着一块石头一般,郁结难舒。

    尤其是方中恒还牵涉进了血蝴蝶,自己以后必然要面对方家,他倒是不介意狠辣出手将方家也给灭门,可他知道那样只会让母亲更加心痛。

    想到母亲的一生,孟秋雨心中悲苦,为了爱情背叛家族,以至于和方家脱离关系,而亲生儿子又幼年丢失,那时候母亲所承受的打击和痛苦,孟秋雨无法想象母亲是怎么熬过来的。

    而更不幸的是回到孟家,母亲居然成了无名无分的小老婆,跟随在父亲身边,过着寄人篱下的卑微生活,四十多岁的年纪,却已经有了白发。想起这些,孟秋雨就心如刀割,为母亲感到不幸与悲愤。

    在酒店订了两间房,孟秋雨叫了客房服务要了很多母亲喜欢吃的菜,可是方依云心中痛苦,根本吃不下。

    在孟秋雨三人的劝慰下,方依云也不忍心让孩子们担心,草草吃了几口便去休息了。

    留下三人大眼瞪小眼吃着东西,林慕雪气愤的嘀咕道:“真想不到这世上居然有这么冷血的人,血浓于水的亲妹妹都这样对待,妈好可怜。”

    “秋雨,我也没想到干妈这么多年过的如此辛苦,你以后可要好好孝顺她,如果你让干妈不开心,我饶不了你。”程樱眼圈泛红,警告着孟秋雨。

    微微苦笑,孟秋雨叹息道:“放心吧,我和慕雪会好好照顾她,让她下半辈子都开开心心。”

    “对了,秋雨,凡叔还有一个老婆,这件事你知道吗?”程樱点点头,抿嘴问道。

    “已经知道了,听说是和我爸拜过堂名正言顺的老婆,是杨家的长女。”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杨家和孟家世代交好,杨家的长女自然也会得到孟家的认可,干妈不但把你丢了,还在家中没有地位,这么多年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想起来就让人痛心。”程樱叹息着,渐渐流下泪来。

    林慕雪扫了眼两人,挽着孟秋雨的胳膊忧心道:“老公,如果你将来回到孟家,孟家人也不认可我,给你找一方门当户对的媳妇,那我情愿去死。”

    “傻女人,我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就是国家主席的孙女要嫁给我,我也不屑一顾,我孟秋雨的老婆只有一个,就是你林慕雪,谁也抢不走你的地位。”孟秋雨正色道。

    林慕雪心中感动,眼神柔和的看着男人抿嘴笑道:“老公,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

    “好了,你们甜甜蜜蜜,肉麻死了,我还是回去陪干妈睡觉吧,你们也早点休息,可别玩的太晚,明天早点离开去香港。”程樱促狭的一笑,扭着妖娆的身姿笑着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