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两百四十八章 吓出一头冷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听着那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心头都不禁一颤,看向孟秋雨的眼神都流露出了惧意,活生生的踩断别人的脚腕,好残忍的手段。阿甘小说网同时有些同情起来惨嚎着满地翻滚的青年,这得承受多大的痛苦。

    但孟秋雨却丝毫没有任何怜悯之心,再次抬脚就要踩向青年的手腕。

    “够了,秋雨,不要。”方依云毕竟心善,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儿子暴露出这么狠辣的一面,于心不忍,开口喝止道。

    孟秋雨抬起的脚停在了半空中,犹豫了一下没有踩下去。

    以他曾经的行事风格,触犯自己底线的人,绝不会留情,杀人有时候不是最好的惩罚手段,而活活折磨人才能让他平息怒火。

    经历太多的孟秋雨,看尽了浮华世事的弱肉强食,他只知道谁拳头硬,谁更狠才能活得好,活的痛快写意,活的不被人欺负。

    今天的一切他那里猜不到是怎么回事,三角眼青年明显垂涎自己母亲的姿色,如果今天换做寻常老百姓,母亲三人就会被带走,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可想而知,敢打自己亲人的主意,孟秋雨亲能容忍,没有当街杀人也是不想让母亲受到惊吓而已。

    既然母亲开口了,孟秋雨也不愿让母亲担惊受怕,冷冷一笑,转身回到了三人身边。

    “妈,没事,别担心,儿子说过今后不会让您受到任何委屈,敢欺负咱们的人,儿子绝不留情。”孟秋雨看了眼林慕雪,对着母亲笑道。

    “秋雨,你也太狠了,怎么能把人往死里打呢,以后可不许这样了。”方依云担心儿子打死人被警察抓,忧心忡忡的说道。

    “妈,秋雨有分寸,不会出大事的。”林慕雪虽然也觉得自己男人有时候太狠辣,可也知道男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保护在乎的人,于是挽着婆婆的手臂安慰道。

    程樱此时走了过来,看了眼孟秋雨低声道:“有警察来了。”

    程樱的话音还没落,十几名警察便从人群外走了进来,看着地上倒下一片哀痛翻滚的人,带头的中年警察脸色阴冷了下来。

    “这些人谁打的?”警察盯着孟秋雨沉声问道。

    “我。”孟秋雨神色平静的看着中年警察淡淡说道。

    “出手挺狠啊,听你的口音应该是大陆人,跑到香港来闹事,都给我带回去。”中年警察一脸怒意的冷笑道。

    “警察先生,我儿子也是自卫,是这些人要抓我们。”方依云脸色一变,急忙挤到儿子面前,开口解释道。

    “到底什么情况你说了不算,带回去我们自会调查。”中年警察冷哼一声,却是不容方依云辩解。

    他身后的几名警察走了上来,掏出手铐就要拷在孟秋雨四人手腕上。

    孟秋雨眼神一冷,即使回去调查也用不着戴手铐吧,何况自己都承认是自己打的人,居然连老妈和林慕雪也要拷起来,这让他心中不爽起来。

    “谁敢动手拷人,老子第一个灭了他。”孟秋雨语气冰冷的开口道。

    “你敢拘捕,好大的胆子,给我抓起来。”中年警察也怒了,掏出手枪对天开了一枪,冷声喝道。

    其余警察也都满脸气愤之色,不容分说就探手抓向了四人。

    “打!”孟秋雨语气低沉的喝了一声,一拳已经将抓自己的警察打翻在地,随即飞起一脚,连环飞踹将另外三名警察踹了出去。

    同时,程樱也动了手,抓住两名警察的肩膀,手臂抖动,两人被她震的退出几步,重心不稳摔倒在地。原地跳起,程樱一个漂亮的飞踹,将面前的另一名警察给踢翻在地。

    孟秋雨打倒四人,身子已经窜出一步,抓住了剩下两名警察腰间的皮带,轮起来丢向了中年警察。

    中年警察看到孟秋雨和程樱拘捕,心中正暗自冷笑,现在开枪打死对方也属于秉公执法,正在他准备瞄准之际,迎面飞来两人,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撞得退出几步倒了下去。

    孟秋雨紧随而上,一脚便踩在了中年警察的心口,眼神冰冷的看着对方道:“你要打死我是吗?警察勾结黑帮分子,可惜了一身警服穿在了你这样的人身上,真是给香港警界抹黑。”

    “你敢袭警,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中年警察胸口被孟秋雨踩着,一阵疼痛感传来,脑门上都冒出了冷汗,却义正词严的说道。

    “袭警?你也配当警察吗?”孟秋雨不屑冷笑,随即一脚将对方踢出几米远,手中的警枪也掉在了地上。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算是开了眼界,心中不但惊惧孟秋雨的狠辣,更敬佩这位爷的牛B,打了黑社会,现在又袭警,这是不想混了还是咋地。不过大部分人也看出了苗头,那就是眼前帅气又有些邪气的青年绝不是寻常人,人家背后肯定有靠山,不然哪敢这么嚣张跋扈。

    被踢得翻了几个跟头的中年警察警帽也掉了,满身警服也沾满了灰土,一张脸青红不接,羞愤而恐惧,爬起身惊惧的看着孟秋雨掏出对讲机喊道:“所有单位注意,尖沙咀商业街有人袭警,请求支援。”

    孟秋雨也没拦着对方求援,吊儿郎当的返回母亲三人身旁,这次连林慕雪也脸色不安起来,心中无奈男人的作风,打一些流氓混混也不过分,可现在连警察也打,你当这里是大陆啊,人家可不在乎你是孟家人。

    呵呵一笑,孟秋雨给了女人一个安慰的眼神,随即看着脸色苍白的母亲笑道:“妈,这帮警察都不是好鸟,明显和黑社会勾结,刚才咱们遇到麻烦他们不出面,现在又要将咱们带回警局,儿子不教训他们,都对不起咱们国家的法律法规。”

    说完,孟秋雨笑着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小乐,我们在尖沙咀商业街,遇到麻烦了,东星帮找上了我,警察也出面了,都让我打趴下了,我需要你来收拾残局。”

    “少主,我马上就到。”话筒里的人没有任何犹豫,说完,挂了电话。

    耸了耸肩,孟秋雨看向了母亲三人,呵呵笑道:“妈,别担心,我有朋友在这里很有地位,他会解决这一切,咱们不会有事的。”

    方依云虽然心中无奈而担忧,可事情都发生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十几名警察此时也都聚拢在了中年警察身旁,孟秋雨打电话他们听的清清楚楚,此时也意识到可能麻烦了,心中有鬼的这些人开始忐忑起来。

    不多时,警报声响彻在了商业街两侧,无数警车纷纷赶了过来,大批警员跳下车将孟秋雨等人围了起来。

    “阿国,怎么回事?”一当中一辆警车内走下一名四十多岁的警察,从制服上明显看出级别很高,一脸威严的走进场内,对着中年警察问道。

    “刘局,我们接到报警这里发生斗殴,赶来后就看到这些人被打成了这幅摸样,我们要带这四位回警局做笔录,但对方拘捕,将我们也给打了。”中年警察不敢隐瞒,唯唯诺诺的说道。

    被称作刘局的警察扫了眼还在地上爬不起来的一群混混,目光落向了孟秋雨几人身上。

    “这些人是你们打得?”

    “是我打的,但你们的警员我怀疑和黑帮分子狼败为奸,不问青红皂白就要给我们戴上手铐,所以我打了他们。”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很好,当街行凶,不管你因为什么原因,都有义务配合警方调查,现在居然敢袭警,看来你是目无王法,立刻给我带回去,再敢袭警,就地击毙。”刘局脸色阴沉的冷喝道。

    事关警察的荣誉,当着这么多人自己的手下警员被打,这位刘局长动了怒火。

    就在此时,人群外涌入一群人来,个个身穿黑色西装,为首的是一名二十七八岁,浓眉大眼,根根直立的毛寸短发,长相颇为帅气的青年。

    “刘副局长,这是要干什么?”青年呵呵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刘局脸色微微一变,尴尬的笑道:“原来是于处长,让你见笑了,有人袭警,我来处理一下。”

    青年点点头,随即看向孟秋雨惊喜的叫道:“表哥,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孟秋雨也被对方的称呼弄的一愣,随即看到青年对着他眨眼,随即微微哼道:“遇上麻烦了呗,黑帮混混要抓我们,警察也不问青红皂白要抓我,小乐,这件事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不会罢休的。”

    听闻两人的对话,刘局当时脸色就垮了,那名中年警察双腿一颤差点坐倒在地上,脑门上瞬间豆大的汗珠子滚落而下。

    青年脸色一寒,转向刘局沉声道:“刘副局长,我表哥刚从内陆到了香港居然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你们警务处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局额头上现出了冷汗,心里却是将中年警察骂了个狗血淋头,眼前这位于处长虽然职务和自己算是平级,都是保安局直属下的部门,可人家的老子就是保安局的一把手,自己顶头上司的上司。

    “于处长,是我治下不严,发生了这样的误会,我一定会给令表哥一个满意的交代。”刘局微微愣了一下,陪着笑脸说完,瞪了眼中年警察沉声道:“立刻回去写一份检查给我。”

    “刘副局长,我表哥一家刚到这里,就遇到了黑社会寻衅,你这里的治安还需要治理啊。”于小乐淡淡的看了眼刘局,转身走向了孟秋雨几人。

    “表哥,让你受惊了,咱们先回去再说。”

    PS:兄弟们有花的支持一下,小菊花又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