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两百五十二章 表之皇者【二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看到风头被孟秋雨抢尽,项少龙一脸憋屈的走到了父亲身边,眼神中满是祈求之色。..

    项胜强微微瞪了眼儿子,嘴角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诡笑,高声笑道:“各位朋友,今晚借着冬霜小姐的生日宴会,我在这里宣布一件事。”

    项胜强突然的举动让所有人转移了注意力,全部将目光投向他们父子。柳萧眼里闪过一抹不悦,这可是自己女儿的宴会,又是在自己家里,项胜强这是鸠占鹊巢,在自己的面前出风头啊。

    “各位,不日我就要担任咱们香港岛南区的区议员,届时我会在家中举办一场慈善晚会和晚宴,到时候希望在场的各位前去捧场。”项胜强一脸得意的笑道。

    宴会厅内短暂的沉寂后,恭贺奉承之言此起彼伏,大部分宾客已经纷纷举着酒杯准备去和项胜强拉近关系。

    柳萧则脸色变了几变,自己大部分的产业都在南区,今后项胜强当了区议员,那还不费尽心思的和自己过不去。想到这么多年的明争暗斗,自己从没有被对方骑到头上,今后却要处处被对方牵制,他的心中窝着一团火,想发却又发不出来。

    压了压手,项胜强春风得意,哈哈一笑道:“我这个人喜欢喜上加喜,双喜临门,今日特意带着犬子来参加冬霜的生日宴会,也是有一件大好事想和柳兄商谈。”

    说着话,项胜强带着儿子走向了柳萧父女,项少龙得意洋洋的瞥了眼柳冬霜身旁的孟秋雨,项胜强则看了也没看孟秋雨一眼。

    “柳兄,这么多年我们之间或许有些不愉快,但你是我项某人最敬佩的人之一,冬霜和我儿少龙年纪相仿,少龙又对冬霜爱慕已久,不如我们两家喜结良缘,成全孩子们美好的姻缘,今后项柳两家强强联手,这岂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美事。”

    柳萧脸色顿时变得阴晴不定,心中暗骂项胜强卑鄙,这是来B婚啊,高调宣布自己即将成为区议员,让自己心中不安,现在又言辞恳切的想要结为秦晋之好,这老狐狸果然来者不善。

    以项胜强在香港的地位和势力,这件事本来是门当户对的大好事,项胜强只有这一个儿子,又对自己女儿情有独钟,女儿嫁过去也会幸福。可项胜强的为人柳萧再清楚不过,这家伙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娶自己女儿当儿媳绝没安好心,这是在打自己柳家家产的主意。

    而且两人在年轻时候就是死对头,当年因为柳冬霜的母亲,两人争风吃醋,闹的整个香港都无人不知,自己最后讨得美人芳心,这项胜强引以为耻,这么多年处处和自己暗中作对,这样的人,打死柳萧都不想和对方有任何关系。

    看到柳萧面色阴郁,沉思着不开口,项胜强面色诚恳的开口道:“柳兄,当年冬霜的母亲选择了你,没有选择我,这件事让我们彼此不和这么多年,为什么不乘此机会化解这段不愉快,旁人尚可以一笑泯恩仇,我们何不喜结秦晋之好,当一对至交亲家。”

    “这……”柳萧为难了,项胜强摆出如此架势,这已经是相当于当着整个香港名流向自己低头了,此时拒绝对方,必然会让项胜强颜面无存而恼羞成怒,今后可就成了不死不休的死敌。

    “爸,你可不能答应啊,我根本不喜欢项少龙。”柳冬霜早就急的心都快跳了出来,看到父亲犹豫,顾不上其他,声音激动的说道。

    “冬霜,那你喜欢谁?”项胜强紧接着柳冬霜的话,转向她笑呵呵的问道。

    “我……我,我喜欢秋雨。”柳冬霜紧张而慌乱,一把抓紧孟秋雨的手臂,红着脸羞声道。

    哈哈哈……,项胜强仰天大笑,摇着头笑道:“冬霜啊,冬霜啊,你太单纯了,不要被一些人的外表所蒙骗,会品品酒,调调酒,这就是一些下等人干的工作,你身为柳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又是国内当红歌星,怎么可以嫁给一个小小的保安经理,他有什么资格拥有你,拿什么让你幸福?”

    看着柳冬霜说完,项胜强再次看向柳萧道:“柳兄,孩子们可以胡闹,但我们当长辈的可不能失去理智,柳兄可不要为了赌一口气,而毁了冬霜一生的幸福。”

    孟秋雨一直脸色淡然的看着这一切,瞥了眼柳冬霜,女孩都快急的哭了出来,心中怜惜,抓紧了柳冬霜的小手笑道:“冬霜,如果你不愿意,谁也无法强迫你,我只问你,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柳冬霜怔怔的看着孟秋雨,神情羞喜而紧张,她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了孟秋雨,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但自从被孟秋雨救了之后,她的脑海中便深深烙下了这个男人的身影,挥之不去,日思夜想的想要见到他,想让对方陪在身边。

    “我,我也不知道,我好像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柳冬霜羞怯的低声道。

    孟秋雨一脑门冷汗,哭笑不得看着这位大明星,心中暗叹这丫头,怎么这么单纯可爱呢,喜欢居然还会说成好像。

    柳冬霜的话让柳萧等人也听得清楚,项胜强神色阴冷的看着孟秋雨,眼神阴郁不定,他很想知道眼前这个从没有正眼瞧过自己的小小保安有什么能耐,敢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孟秋雨神色一正,转向柳萧开口道:“柳董,刚才您也听到了,冬霜喜欢我,而我也喜欢她,所以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向您请求,把冬霜许配给我。”

    不待柳萧做出抉择,一旁的项少龙撑不住气了,冷笑一声道:“我呸,你以为是拍电视剧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有什么资格喜欢冬霜?你有什么资格求婚?你拿什么养活冬霜,想当小白脸吗?凭你一个小小的保安经理,也敢向柳叔求婚,你算什么东西。我今天给冬霜准备了几百万的项链和钻戒,你有什么拿得出手的?”

    孟秋雨眼神眯起,淡淡扫了眼面红耳赤,神情激动的项少龙,随即抬起手将手腕上那块黑色皮链,看着很古朴的手表拿了下来。

    “冬霜,这是我身上现在最值钱的东西,送给你当做生日礼物。”孟秋雨拉起柳冬霜的小手,笑呵呵的开口道。

    宴会厅内一群人瞠目结舌,心中暗叹这小子还真够穷的,戴的手表都是这么一块扔到大街上都没人要的破烂。

    但是当中有一名老者却眼前一亮,随即神情激动的上前几步,走到了孟秋雨两人面前,目光直勾勾盯着柳冬霜手中的破表,惊呼道:“柳小姐,可否给老夫看看这块表。”

    柳冬霜倒是不在乎孟秋雨送自己什么东西,欣喜的拿着男人给的手表,满心欢喜,此时却看到有人要看这块表,神情茫然的看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看了眼老者,对着柳冬霜点点头。

    老者颤颤巍巍的接过手表,掏出了一块放大镜仔细的观摩起来。

    而此时宴会厅内所有人也都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如果换做旁人,大家只会认为是有人要戏谑孟秋雨,但这位老者却是香港著名的钟表制造大师,一生喜欢研究收集名表,看此老的神情,显然是遇到了名贵的手表。

    气氛凝重的等待中,老者神情激动的大笑了几声,随即颤抖着双手捧着那块黑色手表大笑道:“今生终于见到了这块表,老夫就是死了,也能瞑目了。”

    “陶老先生,这块表有什么名堂?”柳萧也颇为震惊,看着老者问道。

    “大家或许都知道,当今世上最昂贵的三款名表无非是江诗丹顿Tourdellle,1735Blancpain以及帕玛强尼ToricParmigianiFleurier,任何一款都是限量级的昂贵名表,即使有钱不一定买的上。但这块表却是世上独一无二的表之皇者,是理查德?米勒大师为了纪念妻子,全部纯手工制作,耗费十年的精品,命名为米勒?凯利。这款手表曾经在巴黎国际钟表展览上出现过,有人出价一亿美元,都没有买到手。”

    老者的话让宴会厅响起一片吸气声,著名国际钟表大师理查德?米勒专门为妻子制作的一款手表,被誉为表之皇者的名表,居然出现在了这个小小保安的身上,这是多大的一种反差。

    “年轻人,这可是一件珍贵无比的收藏品,用价值连城形容也不为过,你可要慎重对待。”陶老先生看着孟秋雨提醒道。

    孟秋雨淡淡一笑,从对方手里接过手表,毫不犹豫的再次放到了柳冬霜的手中,笑道:“再珍贵的东西,也比不上冬霜你在我心中的珍贵程度,这块表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以后就是你的了。”

    柳冬霜喜极而泣,再次握着这块意义重大却又价值昂贵的手表,感动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尤其是孟秋雨这番话,让她幸福的都有种飞上天的感觉,没有任何言语能够形容此时的心情,耳边依旧在回荡着孟秋雨对自己重视的每一个字。

    PS:临近年关,都开始忙了,但每天保底三更不会少的,周六,周日各爆发五更,兄弟们有花的继续支持,让魂断过个好年,码字也更有激情,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