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两百五十三章 强势气走项胜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柳萧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副局面,老脸也有些激动,看向孟秋雨的眼神柔和了起来,孟秋雨这番话不但感动了女儿,同样让他也深深震撼而动容,视金钱如粪土的可贵真情,这是他最欣赏孟秋雨的地方,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痴情种。阿甘小说网

    宴会厅内大部分人再次看向孟秋雨的眼神也变得敬佩起来,面对如此巨大的财富,试问能做到不皱一下眉头,而慷慨的送给喜欢的女人,这一点能有几个人能做到。

    即使在场的都是亿万富翁,身价百亿的也大有人在,可也没有这样的魄力将一块价值连城的手表送人,而孟秋雨还仅仅是一个给别人打工的保安经理,这份气魄就足以让任何钦佩。

    当然,也有大部分精明之人开始怀疑起了孟秋雨的身份,一个小小的保安经理怎么会拥有这么一块手表,联想到孟秋雨一直表现的淡然与自身高贵的气质,很多人已经隐隐猜到孟秋雨绝不是表现出来的这么简单。

    宴会厅内脸色最难堪的要数项胜强父子,刚才还神态倨傲的项少龙再次被孟秋雨狠狠打了一个响亮的巴掌,一张黢黑的脸都羞得无地自容了。

    于世龙父子对视一眼,心中万分激动,不愧是老宗主选中的少主,不动神色间让宴会厅随着他一次次神奇的表现而惊人眼球。尤其是于小乐,心中对孟秋雨的敬仰之情犹如黄河泛滥一般,滔滔不绝了。

    “好,很好,秋雨,我答应你,冬霜今后的幸福就交给你了,不过我可警告你,如果你敢让我女儿受到委屈,即使倾家荡产,我也和你周旋到底。”柳萧深吸了一口气,满意的看着孟秋雨点头道。

    听到父亲同意了孟秋雨的求婚,柳冬霜嘤咛一声,开心的扑进了孟秋雨的怀中。

    项胜强脸色阴沉了下来,一挥衣袖对着儿子沉声道:“走,回家。”

    项少龙傻了眼,茫然的看着这一切,他有种要崩溃的感觉,只因他太喜欢柳冬霜了,失去柳冬霜他活着没有激情。

    “不可能,这不可能,混蛋,都是你,拿着一块不知道从哪来的破表来迷惑冬霜,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冬霜是我的,谁也抢不走。”项少龙情绪失控了,满脸狰狞的对着孟秋雨吼了起来。

    孟秋雨放下柳冬霜,脸色冷厉了下来,看着项胜强冷笑道:“项胜强是吗?把你这个发疯的儿子马上带走,再敢胡言乱语辱骂我,别怪我不客气。”

    宴会厅内一阵轩然大波,所有人吃惊的看着孟秋雨,暗叹这年轻人疯了,不但直呼项胜强的名字,还敢口出狂言威胁人家,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柳萧脸色也一变,一招手,宴会厅角落里走来四名气势凌然的中年汉子,这是他的贴身保镖,每一个都是黄阶中期的高手。

    项胜强皱了皱眉头,眼神阴霾的看向了孟秋雨,阴森森一笑道:“年轻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老子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和我这样说话。”

    “那是因为你没遇到我,敢骂我的人,还没有活着的。”孟秋雨眼神也变得冷然,毫不畏惧的对视着项胜强。

    孟秋雨突然变得强势,让宴会厅内充满了火药味,项胜强身后的四名高手剑拔弩张,神色冷厉的看向了孟秋雨。而柳萧身后的四名保镖也都蓄势待发,准备保护孟秋雨。

    项胜强也微微眯起了眼睛,这一刻他意识到眼前的青年不一般了,敢这样明目张胆挑衅自己,不是傻子就是有所依仗,而他可看不出孟秋雨是傻子。

    “你到底是什么人?一个小小的保安经理可没这么大胆子。”项胜强沉声问道。

    “你和你儿子一样自以为是,我是什么人凭什么告诉你,这里已经不欢迎你了,立刻消失。”孟秋雨冷冷的开口道。

    “好胆,你以为凭借柳家这些保镖能保得住你吗?惹怒我项某人的后果,是你无法想象的。”项胜强怒了,眼里闪现着杀意,阴沉着脸说道。

    “项胜强,你要干什么,当我保安局的人都是死人吗?”于世龙此时突然一声冷哼,面对着项胜强开了口。

    于小乐带着他父亲身后的两人也都上前几步,站在了孟秋雨身旁。

    宴会厅内顿时鸦雀无声,保安局的于世龙居然出了面,此时所有人也都看出来了,人家这位青年和保安局是一伙的。

    项胜强神色凝重起来,在场的人中唯一让他有所忌惮的就是这位冷面局长,不但位高权重,且一直不给自己交好的机会,刚才他也厚着脸皮上前和对方相谈,却不料于世龙只是淡淡嗯哈了几句,根本没给他什么好脸色。

    对于世龙这个人,项胜强摸不透,身边虽然只有两名黄阶高手,但据自己的属下暗中窥探,于世龙是一位深藏不漏的高手。而且于世龙一直有所怀疑,曾经自己庄园内闯入一位神秘高手,虽然被击退,但自己也损失了两名高手,几人受伤才重伤了对方。

    “于局长言重了,有于局长在这里,我自然不会和一个无知小儿一般见识。”项胜强忍着怒火,不阴不阳的说道。

    于世龙微微哼了一声,眼角余光看向了孟秋雨,孟秋雨迈步走了出来,脸色邪魅的走向了项胜强。

    孟秋雨这一举动,立刻让宴会厅再次紧张起来,项胜强也猜不透他要干什么,神色戒备起来,他身后的四名高手蹭一下挡在了项胜强面前。

    “你们紧张什么,我只是和项胜强说几句话而已,哼哼,堂堂香港一号人物,居然也是胆小如鼠之辈,你难道怕我在这里把你干掉。”孟秋雨哼哼一笑,戏谑道。

    “小子,你别欺人太甚。”项胜强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临界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孟秋雨奚落,他有些下不来台。

    “你还真别威胁我,我这个人不吃这一套,我只是需要确定一件事而已。”孟秋雨呵呵一笑,随即眼神一寒,沉声道:“冬霜在滨海被杀手刺杀,想必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

    项胜强眼神微微闪过一丝震惊,随即沉声道:“这件事整个华夏人都知道,我知道有什么稀奇。”

    “但愿这件事你不是提前知道,否则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小子,你敢诬陷我?”项胜强脸色狰狞了起来,眼神阴冷的对视着孟秋雨喝问道。

    “呵呵,没做亏心事,你何必心虚呢,我有说过是你背后搞的鬼吗?这是问问而已,这么激动干嘛,你想和我动手吗?”孟秋雨不屑的笑道。

    柳萧此时也脸色阴寒了起来,沉声喝问道:“项胜强,原来我女儿被刺杀是你在背后的搞的鬼。”

    项胜强气的浑身颤抖,怒声道:“柳萧,这件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可不要被这个小子胡言乱语蒙骗。”

    “既然和你没有关系,那就滚吧,除非你想和我动手,不过我看你似乎没那个胆量。”孟秋雨可不在乎气的要吐血的项胜强要吃了自己的表情,吊儿郎当的开口道。

    “小子,你会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项胜强几欲暴走,强压着怒火冷冷说了一声,带着四名手下转身离去。而傻了眼的项少龙也不敢再待下去,小跑着跟了上去。

    目送着被气走的项胜强,孟秋雨眼里的寒芒一闪而过,刚才一番试探,他已经确定柳冬霜被刺杀,和项胜强脱不了关系,同为血蝴蝶的成员,他让张一明在内地除掉柳冬霜,就连柳萧也怀疑不到他的头上。

    宴会到了这个份上,所有宾客也没有了待下去的心思,纷纷告别离去,片刻间,刚才还热闹一片的宴会厅只剩下了柳家人和孟秋雨以及于世龙父子。

    “柳董,给您添麻烦了,破坏了您为冬霜举行的宴会,实在不好意思。”孟秋雨歉意的看着柳萧,苦笑道。

    柳萧摆摆手,笑着看了眼于世龙道:“于局长,秋雨,不妨到我的书房一叙。”

    两人随着柳萧上了楼上书房,关上门后,柳萧看着孟秋雨一脸疑惑的问道:“秋雨,你到底是什么人?今晚你这样高调惹怒项胜强,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孟秋雨淡淡一笑,开口道:“柳董,当晚冬霜被刺杀是我出手相救,我是京城孟家长孙。”

    柳萧神色惊变,随即摇头感叹道:“原来你就是救了冬霜的那个神秘高手,京城孟家的人,好,这下我放心了。”

    “对了,你怎么还叫我柳董,你都向我家冬霜求婚了,我也答应了你的婚事,你该改口了。”柳萧得知孟秋雨是孟家长孙后,心中大定,满意的笑道。

    “爸,这次我来香港除了给冬霜过生日,还有一件事,就是杀项胜强,此人属于一个神秘杀手组织,而当初冬霜被刺杀,就是那个组织的人所为。”孟秋雨挠挠头,笑道。

    “果然是这个混蛋,秋雨,你今天公然和他结仇,如果杀了他,几乎所有人都会知道是你干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柳萧脸色一寒,狠狠的握紧了拳头,随即再次疑惑的问道。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这个组织太神秘,我只能打草惊蛇,将他们吸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