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两百五十四章 相爱却不能相守【一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送走了于世龙父子,孟秋雨被柳萧带入了餐厅,而柳冬霜和甜甜小姐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羞喜的看了眼孟秋雨,柳冬霜还沉浸在喜悦中,随即看着父亲撒娇道:“爸爸,快开饭吧,人家都饿了。”

    柳萧开怀大笑,欣慰的看了眼女儿笑道:“你这丫头,居然瞒着爸爸,你不是说救你的神秘高手,你也不知道是谁吗?”

    柳冬霜尴尬的吐吐香舌,随即横了孟秋雨一眼,嘟嘴道:“哼,是你出卖我的吧,讨厌,不是你让我不告诉任何人的嘛。”

    “我是不让你告诉任何人,可也没说过瞒着咱爸。”孟秋雨揶揄道。

    “喔,你耍赖,你可没说过可以告诉爸爸。”柳冬霜嗔怪道。

    看到女儿一副小女儿神态,好久没有在自己面前撒过娇,也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柳萧心情愉悦,点头笑道:“女大不中留啊,现在爸爸放心了,以后有秋雨照顾你,你可不能太孩子气。”

    柳冬霜再次羞红俏脸,低下头看着孟秋雨送的手表,心中满是甜蜜。

    甜甜也一脸羡慕的看着柳冬霜手中的表,心中暗自叹息,要是有一个男人送自己这么一块表,自己会幸福的昏死过去。

    看到孟秋雨看向自己,甜甜心有余悸的睁大了眼睛,不安的问道:“孟公子,你不会还要让我昏迷吧?”

    孟秋雨憋着笑摇头道:“不会,只要你以后不出现在不该出现的时候,我不会让你昏迷的。”

    柳萧茫然的看着两人笑问道:“怎么回事?”

    柳冬霜也笑的前仰后合,想起孟秋雨两次将甜甜弄得昏迷,就感到好笑,随即绘声绘色的讲述了两次的经过,同时也讲了那一晚被刺杀的凶险,听的柳萧是不时惊叹,时而脸色紧张。就连甜甜小姐也张大了嘴巴,当时她被孟秋雨弄昏迷,根本不清楚事情的经过。

    “对了,冬霜,你是怎么和孟公子认识的?”听完柳冬霜讲述了这些经过,甜甜小姐好奇的问道。

    柳冬霜抿嘴一笑,横了孟秋雨一眼,脑海中回忆着两人在飞机上认识的一幕,嘴角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随着柳冬霜的讲述,甜甜小姐惊呼道:“不会吧,孟公子,你居然连冬霜的大名都没听过,你还是不是华夏人啊?你不会是为了吸引冬霜的注意力,故意那样勾起冬霜的好奇心。”

    “我以前都在国外,那天是我刚回华夏,也算是和冬霜有缘,居然会坐在一起,当时我的确很困,上了飞机我就睡着了,却不料被冬霜误以为我占她便宜。”孟秋雨笑道。

    “对了,秋雨,你真的认识丽茨?凯瑟琳吗?她可是我的偶像,你要帮我引荐。”柳冬霜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呵呵,当然,有机会我让她出席你的演唱会,和你同台合唱一曲。”孟秋雨自信满满,心中却是有些苦笑,回到国内这么久,都没联系过那女人,估计对方已经恨死了自己。

    饭后,柳萧借故喝多了,需要休息离开了客厅,甜甜小姐也意识到再不离开又要被弄昏迷了,随即很识趣的溜走了。

    柳冬霜开心的拉着孟秋雨去了自己的闺房,看着布置温馨,房间内充斥着淡淡清香的卧室,孟秋雨心想今晚如果能留在这里过夜该多好,可是向林慕雪保证过要在十二点前回去,自己该怎么和柳冬霜解释。

    “秋雨,今天是妈妈去世后,我最开心的一天。”柳冬霜眼里闪现着一层水雾,凄然的笑着道。

    孟秋雨听柳冬霜讲过母亲飞机事故的事情,心中疼惜,拉着女孩坐在了身边,伸出一只胳膊拥住了柳冬霜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咱妈在天有灵,今天也会很开心,她现在就看着你,只要你过得开心,过的幸福,咱妈也会含笑九泉。”

    点点头,柳冬霜将头靠在了孟秋雨的肩膀,闭上美目平复了一下情绪,呢喃道:“秋雨,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今晚的一切,这不会是做梦吧,你真的向我求婚了?”

    孟秋雨很想说我也是脑子一热,被你今晚的美丽吸引了,又为了帮你解围才冲动了一下,可他知道这些话不能说出口,会伤了柳冬霜的心。

    而且孟秋雨也很矛盾,说不喜欢柳冬霜是假,可来的时候他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事情走到了这一步,他也只能顺其自然接受柳冬霜的爱意。

    孟秋雨喜欢柳冬霜的单纯和可爱,也心疼女孩这么多年缺乏母爱的孤独,可自己已经是有了妻子的人,现在不告诉柳冬霜这件事,他又觉得不妥,他不愿意欺骗自己喜欢的女人。

    心中叹息了一声,孟秋雨还是决定尽早告诉柳冬霜事实,如果对方无法接受,他也不用心理承受太多负罪感,不然以后被柳冬霜知道,只会伤的女孩更深。

    将柳冬霜扶正,盯着女孩的脸,孟秋雨一脸歉意的苦笑道:“冬霜,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希望你能冷静,即使你不原谅我,我也不会怪你。”

    眨了眨美目,柳冬霜柔笑道:“这么严肃,到底什么事?我听着。”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你知道宏宇集团的林慕雪吧?”

    “知道啊,是你的老板嘛。”柳冬霜嘻嘻一笑,随即脸色微微僵硬了起来,虽然她单纯,可却不是傻子,她已经意识到孟秋雨要说的事情和林慕雪有关了。

    而且她知道孟秋雨救自己的时候是刚进入宏宇集团当保安,一个月不到就当了保安部经理,她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冬霜,在我回到滨海后,有一天晚上我遇到了林慕雪,她喝多了,被几个流氓灌了迷药和春-药,是我救了她,当时情况有些特殊,虽然那不是我的本意,可是当晚我们睡在了一起。”孟秋雨苦笑道。

    柳冬霜怔怔的看着孟秋雨,她的心一阵疼痛,嘴角抽搐了一下,轻声问道:“那后来呢?”

    “我进入宏宇集团,不久后才发现她竟然就是宏宇的老总,随后我们之间又发生了一些事情,是我的冷漠与无视让她一次次伤心悲愤,一天晚上她醉酒出了车祸。”

    “啊!那她怎么样?有没有事?”柳冬霜心善,听到林慕雪出了车祸,紧张的拉着孟秋雨急声问道。

    “只是受了一些轻伤,当我赶到后,她已经昏迷了,在我送她去医院的途中,她清醒了过来,对着我痛苦而悲愤的发泄着她的不满,那一声声肝肠寸断的哭泣和痛诉让我意识到,我已经爱上了她。”

    “哦,那她爱你吗?”柳冬霜松了口气,紧张的问道。

    “她也爱上了我,只是她没有自信和我在一起,故而一直在冷落我,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我和她走在了一起。而这次来香港,我带着她过来的。”

    柳冬霜娇躯微微一颤,大脑一时间一片空白,她感觉自己的心好痛好痛,痛得让她好想大哭一场,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凄然的一笑道:“所以你告诉我这些,是想告诉我,你爱的人是林慕雪,今晚你之所以向我求婚,完全是因为你一时冲动,你为了帮我解围是吗?”

    孟秋雨一阵苦涩,看着女孩苍白的脸蛋摇头道:“冬霜,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可能我太多情吧,我也喜欢你。而今晚我表白的时候,我是认真地,我不是在欺骗你的感情,我也不敢奢求你原谅我,我只是不想欺骗你任何事。”

    “那你喜欢我又能怎么样,你又喜欢林慕雪,为了我,你不可能抛弃她是吧?你告诉我这一切,只会是让我尽早死心,让今晚的一切美好成为我痛苦的回忆。”柳冬霜泪流满面,轻声哽咽了起来。

    “对不起,冬霜,我不是有心伤害你,我真的喜欢你,可我现在没有资格接受你,我更不能无耻的要求你无名无分的跟着我,那样对你是一种亵渎。”

    孟秋雨已经预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局,可他不后悔自己的决定,长痛不如短痛,他可以接受萧雪妮和司马清雅,只因两女都表示过不要求名分,这两个女人已经让他觉得愧对林慕雪了,他现在实在不敢再贪心的获得柳冬霜的爱,那样只会让他更加无法面对林慕雪,也愧疚着柳冬霜。

    “秋雨,我想林慕雪还在等着你吧,你回去吧,让我冷静一下好吗?”柳冬霜紧咬着嘴唇,泪水沿着脸颊流入了嘴角,又苦又涩,犹如她的心。

    “冬霜,我答应你的几个承诺我会兑现,有任何需要我帮忙的,你都可以联系我。”孟秋雨站起身,心中深深叹息了一下,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

    离开柳家庄园,孟秋雨也不知道是轻松还是压抑,他没有回头,因为他知道,在二楼的一扇窗户前,有一个消瘦的倩影在凝望着自己,他担心回头之后,他无法狠心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