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零七 震惊华夏【上】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血姬是在孟秋雨怀中睡着的,失血过多,又伤势严重的她一直在强撑着,或许只有在孟秋雨身边,她才会平静,才会觉得安全。阿甘小说网

    躺在孟秋雨的怀中,当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每一次,对于血姬来说都难能可贵,因为她知道,只有在自己伤重的时候,孟秋雨才会抱着自己,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是她第三次躺在男人的怀中,而每一次,她都会睡得安详,睡得满足。

    孟秋雨擦拭净了血姬身上所有的血迹,就那样静静搂着只穿着三点式的女人,拉过被子盖在女人的身上,他缓缓的闭着双眼,除了呼吸和心跳,他一动不动,而内心中也没有任何邪念,他的脸上只有温柔的笑容。

    夜幕沉睡,黎明醒来,破晓的晨光掀起万道金光从窗外洒落进房间,整个房间变得温暖如春。

    缓缓睁开眼,孟秋雨便迎上了一双秋水般的眸子,黑白分明的眼瞳中尽显满足之色,一夜过后,血姬的神色好了许多,妖媚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柔声道:“醒了?”

    点点头,孟秋雨轻笑道:“气色不错。”

    “抱我去卫生间,我要尿尿。”血姬微微红着脸道。

    孟秋雨笑了笑,保持一个姿势坐了几个小时,他浑身都麻木了,于是将血姬放下,轻笑道:“我去给你找一套衣服,这个样子你怎么出去。”

    走出房间,云海夫妇以及其余十几名暗影一族成员都等候在外面,昨晚孟秋雨等人都受了伤,这些人一夜未睡,都在外面负责警戒,同样经历了一场血战的众人,一夜没有休息,此时脸色都有些疲惫。

    见到孟秋雨之后,在云海的带领下,所有人全部跪下行礼,面对他这位少主,每一个人都眼神感激而恭敬,孟秋雨不让众人参加行动,爱护他们的心意让他们深深的感动。

    因为他们都知道,昨晚如果去了云南王府,以他们这些人的实力,只有当炮灰的命运,虽然他们不怕死,可能活着,总比死了要强。

    这么多年隐居在世俗界,他们早已习惯了平凡人的生活,而且都有了家室,有了牵挂,带着遗憾去死,只能是死不瞑目。

    孟秋雨让大家先去休息,随即看向黄莉问道:“家里有多余的衣服吗?”

    “少主,早就给您和您的朋友们准备好了,我这就去拿。”黄莉笑着说完,带着妹妹返回了房间。

    孟秋雨没有亲自给血姬换衣服,而是让黄莉和妹妹去代劳,他则去清洗干净身子,换上衣服才想起应该给家中的林慕雪打个电话,昨晚行动开始的时候他便关了手机,这是他的习惯。

    开了机,显示有几十个未接电话,都是家中众女和司马清雅打来的,孟秋雨心中温暖,于是拨通了林慕雪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林慕雪急切的声音响起:“老公,是你吗?”

    “慕雪老婆,只是一个晚上不见,你就开始两眼泪汪汪的思念老公了?”

    听到话筒里女人颤抖哽咽的声音,孟秋雨心中一暖,调侃了起来。

    话筒对面的别墅内,林慕雪香肩颤抖,喜极而泣,听到男人的声音,她好想大哭一场,可又不好意思。旁边司马清雅众女也都一双双美目紧张的盯着她,一夜没睡的几女,每一个都双眼隐现血丝。

    昨晚众女气走了赵航,林慕雪便迫不及待的拨打了孟秋雨的电话,但是提示用户已关机,她本就着急的心越发焦虑,连着打了几次都是同样的情况,想到赵航说的那番话,她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看到林慕雪昏倒,司马清雅众女慌了,将她救醒后,司马清雅一脸凝重的问道:“慕雪,怎么回事?”

    林慕雪悠悠醒来,摇头抽泣了起来,看到她悲伤,司马清雅看向了叶柔,后者也双眼含泪,将赵航说的话告诉了司马清雅和韩琳,惊得韩琳当场就傻眼了。

    本来韩琳还在气恼孟秋雨又放她鸽子,答应今晚会给她提升功力,却突然跑去了云南。此时知道孟秋雨有危险,她内心中的不安和担心不比其他几女少。

    在场的几女中,只有司马清雅了解孟秋雨到云南所为何事,而且她也是唯一一个知道孟秋雨隐藏身份的人,虽然对男人的强大很自信,但云南王也不是小角色,设好了圈套等着男人去钻,此时她也不免心中担忧牵挂。

    但司马清雅这时候却很冷静,扶住林慕雪的肩膀,一脸严肃的开口道:“慕雪,我知道你担心秋雨,我也担心他,但我们要相信他,秋雨一定不会有事。”

    林慕雪也逐渐平复了情绪,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眼周围所有人,语气平静的说道:“今天的事情,任何人不许回家让妈知道。”

    当晚,司马清雅也留宿在了林慕雪的别墅,几女没有在方依云几位老人面前露出任何异常,只是在吃过晚饭后都去了林慕雪的别墅,叶柔,韩琳和柳冬霜不时打着孟秋雨的手机,林慕雪则和司马清雅回房间谈了很久。一整夜,五女都没合一眼,五颗心牵挂着同一个男人。

    此时收到孟秋雨的电话,林慕雪激动的紧紧咬着红唇,担忧了一夜的心终于踏实了下来,擦了把眼角的泪痕,问道:“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中午坐车,不出意外,今晚我会搂着慕雪老婆,睡一个香甜的好觉。”孟秋雨调笑道。

    林慕雪俏脸微红,却又不好意思当着其余几女和孟秋雨说什么柔情蜜意的话,点头道:“老公,清雅也在这里,和她说话吗?”

    话筒这边的孟秋雨愣了一下,现在才早上,林慕雪应该还没去公司,司马清雅这个时候在自己家,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昨晚司马清雅就留宿在自己家里。一时间,他有些激动起来,两女能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和睦相处,这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转而,孟秋雨眉头皱了起来,他隐隐察觉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莫非发生了什么事?

    “慕雪老婆,昨天没发生什么大事吧?”

    “没有啊,只是有些事情想和清雅商量,就把她叫来了。”林慕雪回答的很干脆。

    “哦,那就好,这里出了点小状况,我要处理一下,先不和你们说了,下午回去我去公司接你。”孟秋雨也没再多疑,笑着说完,挂了电话。

    拿着手机,孟秋雨沉吟了片刻,也没再联系司马清雅,而是拨通了金宝的号码,从后者那里了解了一下云骑镇的情况,当听闻那些镇上的居民就让花雨堂折损了上百人,他也一阵唏嘘感叹,幸亏是偷袭,炸了自卫队的军营,否则正面交锋,伤亡会更加惨重。

    滨海,政府办公大楼,刚进入办公室的赵春来便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接听了片刻,赵春来一脸震惊的挂了电话,拿着手机的手都在微微颤抖,掏出一支烟,打了几次火,才将烟点燃。

    焦虑不安的在办公室来回走着,一支烟燃尽,他才急切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爸,不好了,云南王的庄园被毁,王府上下无一活口。”

    “我们已经知道此事了,整个京城现在都震惊了,春来,老爷子现在病危,一旦有什么三长两短,赵家很有可能要发生权力之争,你在滨海这段时间一定不要招惹孟秋雨那小子,我们现在的重心是要在家族内争取到更大的利益,这时候的赵家已经出现内忧,经不起外患。”

    “我知道了,爸。赵航在离开滨海前,他去见了孟秋雨的女人,却被孟秋雨的女人们强势气走,他和孟秋雨的仇怨恐怕无法化解了。”赵春来一脸平静的说道。

    “哼哼,赵家掌权者也该是时候花落我们旁系了,赵航太傲气,成不了什么大器,如果老爷子将家主之位传给他父亲,赵家必然大乱,就是他两个亲叔叔,也会主动挑起事端的,我们这一系静观其变就好。”

    “爸,我知道该怎么做,滨海的大局,我会稳定下来。”赵春来眼神幽深的看着窗外,淡淡的说道。

    京城孟家,孟凡的住处,一名雍容华贵的美丽妇人一脸温柔的端着一杯茶进了书房,埋头看着一堆文件的孟凡仰起脸,对着女人微微一笑,轻声道:“舒云,秋风还在老爷子那里吗?”

    杨舒云点点头,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凡哥,老爷子喜欢秋风,那孩子也总是粘着爸爸,都让我这个当妈的吃醋了。”

    孟凡摇头一笑,瞥了眼妻子;“舒云,这几天家里事情多,依云不在,你一个人辛苦了”

    杨舒云轻叹了一口气:“凡哥,依云姐快回来了吧,她会把秋雨带回来是吗?”

    孟凡仰脸看着女人,点点头道:“舒云,秋雨和秋风都是我的儿子,这么多年,秋雨失踪,依云一直活在痛苦与思念中,好不容易找回了儿子,我孟凡的儿子,是一定要认祖归宗的。”

    “凡哥,我明白,不过最近咱们孟家风言风语很多,都是谣传秋雨的,说他放荡不羁,心狠手辣,做了很多可怕的事情,老爷子这次大寿,希望他回来,不要闹出什么大乱子吧。”杨舒云一脸忧心的看了眼丈夫,小声道。

    就在孟凡皱眉之间,抽屉里的手机响起,他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听了片刻,脸色大变。

    PS:今天的更新会晚一些,抱歉了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