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闹祠堂【护法加更之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家祠堂就在孟家大院后面,离孟秋雨昨晚休息的地方并不远,两侧并没有其他建筑,看着闲得很冷清,但孟秋雨却暗自点头,想必修建这祠堂的时候,老孟家人也考虑的很周全,即使孟家大院不小心失火,这里也能保全下来。阿甘小说网

    想到这个念头,孟秋雨暗自呸了一口,暗骂自己不敬,毕竟里面供奉的可都是孟家先人,自己的老祖宗们,没有人家,哪里会有自己。

    在孟老爷子的带领下,孟家所有人紧随在后,就连孟宏亮一脉的子弟们也都跟着来了,孟青书的死虽然让他们一脉人悲愤,可孟秋雨却有铁证在手,孟青书死有余辜,他们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吞进肚子里。

    而且孟秋雨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也让这一脉的人忌惮,连他们一家人的骄傲孟青阳都被教训的没了脾气,其余人更是不敢表示出任何不满。担心惹怒了孟秋雨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将自己也给咔嚓了。

    孟老爷子身旁的管家刘伯和孟老爷子耳语了几句,随后转向身后众人笑道:“各位,请在祠堂外抖干净衣服,洗干净手,再按照辈分进入祠堂。另外,如果那位女眷身体不适,就留在祠堂外吧。”

    听完刘伯的话,人群内果然有两位女眷红着脸退出了人群,站到了后面,柳冬霜则一脸好奇的问孟秋雨:“秋雨,为什么身体不适也不能进去?”

    孟秋雨摇摇头,他也不明白什么意思。于是看向林慕雪,女人抿嘴一笑,趴在柳冬霜耳边低语了几句,柳冬霜张大小嘴,羞怯的小声道:“还好,人家昨天刚好结束。”

    此时方依云走到了几人身边,笑着看了眼三女,瞪了眼儿子小声笑道:“你不许听。”

    孟秋雨摸摸鼻子,将头转向了一旁,但却依旧竖起耳朵留意着母亲和三女在说什么。

    “慕雪,冬霜,小樱,你们有没有来那个例假?如果来了,按照规矩就不能进入祠堂,来了例假见了红,预示着血光之灾,不吉利。”

    “妈,我昨天刚结束。”柳冬霜红着脸羞声道。

    程樱和林慕雪则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看到三女都能进入祠堂,方逸云满意的笑了笑,走向了孟凡旁边。

    孟秋雨瞥了眼柳冬霜,心里暗自偷笑,难怪在滨海那几天,这丫头每晚都早早的回去房间,还锁上门,原来是身体不方便,担心自己半夜闯进去。

    不过孟家这规矩还真够多,进个祠堂都这么多事,想到以后自己也会处处束缚在破规矩中,他就一阵郁闷,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早点离开孟家回滨海了。

    最先进入祠堂的是孟老爷子三兄弟以及孟宏亮的夫人和孟宏兵的夫人,接着便是孟凡和孟飞等人,随后是一些旁系的长辈们,孟秋雨等人属于小辈,留在了最后。

    由于杨舒云提前进去了,孟秋风站在一群哥哥姐姐们当中,一直打量着孟秋雨,犹豫了片刻后一步步走向了孟秋雨。

    “大哥,我们一起进去可以吗?”孟秋风也有一米六的个头,但在孟秋雨面前却只能仰着脸,眼神中除了紧张还带着一丝崇拜。

    刚才孟秋雨狠辣的灭杀了孟青书,杨舒云母子也惊得傻了眼,但孟秋风很快便恢复了常色,平日里他就经常被孟青书处处为难,打又打不过对方,也没人替他出头,他一直对孟青书有些不满,今天孟秋雨杀了对方,孟秋风反而有些暗自开心。

    虽然和孟秋雨很陌生,但两人毕竟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突然间多了一个厉害的大哥,孟秋风心里也很欢喜,只是他也和孟家其余的年轻人一样,对孟秋雨有些畏惧,此时看着孟秋雨,孟秋风心中紧张而不安。

    “秋风,来,嫂子带着你。”林慕雪倒是挺喜欢腼腆的孟秋风,笑呵呵的抓住了对方的手。

    孟秋风脸上露出羞涩之色,不过心里却很开心,仰脸看着林慕雪道:“大嫂,你好美,和我冰凝姐姐一样美。”

    林慕雪愣了一下,随即瞥了眼孟秋雨,看着孟秋风笑道:“秋风,那你告诉大嫂,我和你冰凝姐姐谁更美?”

    孟秋风沉吟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道:“大嫂,冰凝姐姐有些高傲,不像大嫂你这么和蔼,不过要论相貌,冰凝姐姐倒是略胜半筹,身材嘛,你们差不多。”

    孟秋雨摇头苦笑,看了眼孟秋风笑道:“小家伙,小小年纪就能对女人评头论足了,长大了,绝对是情场老手。”

    孟秋风讪讪一笑,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孟秋雨再次和他说话,让他更加兴奋了。

    林慕雪白了眼男人,拉着孟秋风道:“别学你大哥,太花-心可不好。”

    说话间,这群小辈们也陆续进入了祠堂内,诺达的祠堂内一片萧穆,站着孟家五十多号人竟然还很宽敞,这里唯一的外人,就是管家刘伯,不过这位老者已经伺候了孟家一辈子,也没人把他当做外人。

    “列祖列宗,今日不孝子孙孟宏宇(孟宏亮,孟宏兵,)带着家族子女们前来拜祭各位先人,希望列祖列宗保佑我孟家世代昌盛,永享太平。”孟老爷子三兄弟跪在前方的蒲团上,一人捏着三炷香,异口同声的说道。

    “不孝子孙孟宏宇今日有喜事宣告各位先人,我儿孟凡生有一子孟秋雨,今日回归我们孟家,我们孟家又增添了一名子弟,孟宏宇在此恳请各位先人允许不肖子孙孟秋雨进入族谱。”

    嘴里念念有词,孟老爷子这番话声音不大,但也足够所有人听到,说完,对着前方几层牌位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在孟老爷子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孟秋雨众人早已按照顺序跪在了地上,也随着老爷子磕着头。

    此时,管家刘伯已经双手抱着丝绸包裹的族谱从祠堂里面走了出来,待孟老爷子三兄弟起身后,他打开了族谱,旁边早已备好了文房四宝,刘伯高声道:“孟秋雨上前给祖先上香。”

    孟秋雨急忙跪着挪到牌位前,这是母亲吩咐的,他也只能照做。接过了刘伯手中的三炷香,恭敬的再次磕了三个头。

    “秋雨,你可以在这上面写下你的名字了。”刘伯笑眯眯的指了指文案上的族谱。

    孟秋雨站起身,来到文案前,看到父亲的名字之后是杨舒云,下面是孟秋风,却惟独没有找到母亲方依云,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爷爷,为什么上面没有我母亲的名字?没有我母亲,怎么会有我?”孟秋雨转向孟老爷子,语气冷漠的问道。

    “秋雨,祠堂之内,不许胡闹。”孟凡低声呵斥道。

    “你住嘴,我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今天必须要给我母亲讨还这个公道,孟凡,亏我妈这么爱你,死心塌地的跟了你一辈子,她居然连家族的族谱中都没进去,你身为她的丈夫,居然不为她争取,你对得起她吗?”孟秋雨双眼含着怒火,直接冲父亲孟凡发了火。

    孟秋雨的再次举动惊呆了孟家一群人,这一次,连孟老爷子脸色都难堪了起来。

    孟凡羞愧的看了眼身旁的方依云,儿子这番话仿佛一把尖刀刺入了他的心,他的心都在滴血。这同样是他遗憾了十几年的事情,不是他没有给方依云争取过,而是家族规定,小妾是不准进入族谱。而他明媒正娶的女人只有一个,就是杨舒云。

    “孟凡,你知道吗?就在我妈去滨海之后,我们去了广州黄家,遇到了我妈的娘家人,我妈的大哥,这么多年了,方家依旧还不肯原谅我母亲,她的亲大哥还在羞辱她,说她败坏了门风,恶毒的话语我不想说。她这么多年跟着你得到了什么?是孟家人对她的另眼相看,还是你这位丈夫的忠诚与爱护?亦或是家族人的恭贺与思念?”

    讲到这里,孟秋雨深深的看了眼黯然落泪的母亲,他也心疼的眼圈红了,哽咽道:“她什么都没有得到,虽然母亲没告诉我这么多年她在孟家过的怎么样?但我能想象到,一个丢失了儿子的女人,她又有多少快乐?你们所有人睁大眼睛看看,我的母亲才四十多岁,但她已经有了白发。”

    “一个失去儿子的母亲,她内心中的苦楚和辛酸有谁能理解?你们孟家是怎么对待她的?孟凡,你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今日,我孟秋雨当着所有祖宗的面问你,你够资格当她的男人吗?”

    “不要说了,儿子,别说了。”方依云痛哭失声,林慕雪三女同样陪着落泪,搂住了自己的婆婆。

    “秋雨,这不怪你父亲,都是爷爷的过错,是我们对不起你母亲。”孟宏宇叹息了一声,黯然的开口道。

    孟秋雨目光转向孟老爷子,随后又看向了另外的两名孟家长辈,二人也都羞愧不安的低下了头。

    “呵呵,这就是大家族,毫无人情味。今日我孟秋雨算是看明白了,看在我母亲的面子上,我忍下了这口气。不过我告诉你们所有人,我母亲对得起孟家,对得起孟家的列祖列宗,她的名字有资格写在族谱上。”

    PS:兄弟们太给力了,鲜花涨的好猛,不过魂断更有激情了,今日护法的加更已经完成,明天继续还债,打赏破万加更两章,鲜花所欠的加更绝对会补上,如果你们够给力,这个月,魂断每天都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