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二十九章 孟家长孙【求鲜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京城京都医院重症室内,十几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满头大汗,看着眼前依旧在抽搐的钱乐乐是束手无策,老院长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不安的看了眼旁边的钱多金,摇头道:“钱先生,对不起,我们院方无能为力,令郎的病情太诡异,不像是中风,也不像是先天性癫疯。..”

    钱多金阴沉着老脸,冷漠的看着院长哼道:“堂堂京都医院,狗屁权威医师,教授一大堆,居然连这么一个突发病情都解决不了,你们还有什么脸面当医生。”

    “对不起,钱先生,令郎的病症我们从未见过,事情耽搁不得,要不您去军区医院看看。”院长浑身都哆嗦了起来,不安的颤声道。

    钱多金此时也满心焦虑,儿子被抬进医院都快两小时了,各种方法都试用过了,却依旧抽搐着口吐白沫,此时都虚弱的连抽搐都没了力气,再耽搁下去,他也担心儿子一命呜呼,去见钱家老祖宗。

    “大哥,乐乐的病情发生的诡异,我估计根本不是病,而是孟清妃身边那几个人使了手脚,不如我们请赵家的候总管来看看情况,或许他有办法让乐乐恢复。”

    钱多金身边站着的几人也都是钱家成员,除了他的两个老婆,还有他弟弟钱多利以及另一个侄子钱米米。开口提议的是钱多利,也是一个胖子,只是个头中等,不如大哥钱多金魁梧一些。

    说起钱家不愧是和金钱挂钩的家族,一家子都膘肥体厚,肥胖而发福,就连钱多金的两个大小老婆曾经如花似玉,如今也是脂肪成堆,失去了往日的风华正茂。

    钱乐乐是小老婆所生,此时的小老婆哭的妆都花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坐在儿子身边,黑乎乎的眼影被泪水冲下,整张脸惨不忍睹。

    钱多金深吸了一口气,此时也无计可施,点头看了眼二弟道:“多利,立刻给赵家打电话,请侯总管来这里一趟。

    钱多利也不敢怠慢,走出重症室拨通了赵家家主赵天阳的电话,将情况简短叙述了一番,并请求对方让侯总管来一趟。

    赵钱两家也是世代联盟的家族,一家有难,另一家自然援助,赵天阳毫不犹豫应承了下来。

    钱家兄弟等候了半小时不到,重症室的门推开,走进两人来,为首的是一名年近六十多岁的老者,个头不高,尖嘴猴腮,穿着一身朴素的黑色衣裤,轻抚着下巴上的几缕山羊胡,一双三角眼闪现着深邃的精光,看面相,就看得出来,这老头和正派人物挂不上钩。

    此人正是赵家的总管,所有人都知道他姓候,但却不知道他叫候大还是候二。

    在侯总管的身后,是一名脑袋尖尖的中年人,是赵家旁系的一名成员,叫赵小宝,是赵天阳最信任的一名本家堂弟。

    “侯总管,你来了太好了,快帮我瞧瞧我儿子怎么回事?突然抽搐倒地,医生也查不出是怎么回事。”

    以钱多金的身份,本来是瞧不上一个总管的,可如今有求于人,他也客气了许多。

    胡总管依旧轻抚着自己的山羊胡,呵呵一笑道:“钱先生不必顾虑,先让老朽查看一下。”

    说着,侯总管将衣袖挽起,迈着小步走向了病床,医院的一群医生早被钱多金轰了出去,所以现在病床周围只剩下钱家人和等候差遣的院长老头。

    候总管搭住了钱乐乐的手腕脉门,闭上了三角眼,另一只手却依旧轻抚着自己的山羊胡,煞有介事的模样让钱多金直皱眉,他这人最讨厌那些江湖郎中了,眼前的候总管很像算命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骗子。

    不过钱多金也听说过这位赵家总管精通医术,很受赵家老头子的看重,此时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对方的身上了。

    候总管搭着脉搏查看了片刻,三角眼骤然睁开,来上露出了惊骇之色,转向钱多金问道:“钱先生,令郎惹了什么人?”

    钱多金皱了皱眉头,心里暗想,要说儿子是个老实人,从不惹事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他最清楚,朋友很多,都是酒肉朋友;仇家不少,都是被儿子祸害过的,得罪的人有多少,恐怕连儿子自己也不知道。

    “大哥,据赵义兵所讲,乐乐当时要打一个青年,却突然抽搐倒地,一定是那几个人所为。”钱多利看到大哥犹豫,急忙提醒道。

    “钱先生,令郎是被人暗算了,上肢的曲池、内关、外关、合谷等穴位;下肢的足三里、悬钟、三阴交昆仑穴位都被人用真元力命中,下手的可是一位高手,而且是独门手法,恐怕不好医治啊。“候总管皱着眉头说道。

    “什么?被人暗算了?候总管,既然您查出了原因,那一定有办法医治,只要救好我儿子,先生有什么要求,我钱某人一定照办。”钱多金神色颇为震惊,急切的看着侯总管说道。

    侯总管沉吟了一下,一脸为难的开口道:“不是老夫不愿意施救,只是这种真元力打入穴位的手法很不好治理,一旦出现差池,令郎的性命堪危。”

    “那侯先生可有其他办法?”钱多金额头也冒出了冷汗,这次称呼也变了,紧张的问道。

    “这样吧,老夫先试试,但是不保证能治好,如果治不好,那你们只能去找伤他的人医治了。”候总管想了想再次道。

    “那谢谢候先生了。”

    候总管从怀中掏出一盒银针,银针在手闪电般弹射向了钱乐乐上肢的曲池穴。

    已经虚弱的钱乐乐突然浑身抖动起来,一口血水喷出,整个人抽搐的更加厉害了。

    看到这一幕,侯总管脸色微变,快速出手连点钱乐乐身上几处要穴,钱乐乐才平静了下来。

    “对不起,钱先生,我也治不好,他的时间有限,两个时辰内必须医治,否则神仙也救不了他。”候总管三角眼眯起,一脸凝重的摇头道。

    钱多金脸色大变,眼里闪现着怒意沉声道:“立刻带着乐乐,咱们去孟家。”

    而此时的昊天会所内,林子峰听完手下的汇报,双腿一颤差点栽倒在地,一张俊脸都扭曲了起来。

    看到林子峰神色不对劲,杨军皱眉道:“林贤侄,发生了什么事?”

    “杨叔叔,没什么,小事。”林子峰强自挤出一丝笑容,看着杨军道:“杨叔叔,我先处理一些私事,就不招呼你们了。”

    就在林子峰要转身离开之际,孟秋雨带着林慕雪几人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孟秋雨开口道:“林少,我刚才押了你赢,果然让我押中了,呵呵,六千万赔三十倍,十八亿赚的很轻松,我要谢谢林少了。”

    孟秋雨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整个拳击场所有人听到,他的话音一落,整个拳击场都炸了锅,所有人都输了,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赢了,而且赢了十八亿,虽然在场的都是有钱子弟,但十八亿是什么概念,所有人羡慕的眼睛都红了。

    杨军父女也惊得神色一变,父女三人全部看向了孟秋雨,都在猜测他的身份。

    林子峰眉角跳动,脸色青红不接,看着孟秋雨又气又怒却又发作不得,今天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这场赌盘下来,他预计自己能有近两个亿的收入,这绝对是一笔大收入,林家虽然也不缺钱,但比起钱家这样的金钱家族,上亿的收入已经非常可观了。

    可是现在不但没能赢钱,还赔了十八亿,抛去其余人的赌资,自已也要贴进去十二三亿,就算是他和钱乐乐一人一半,可六七个亿对于他们林家那也是一笔巨资,他林家可承受不起。

    看着眼前的孟秋雨,林子峰也很好奇,这小子那里冒出来的,赢了钱尼玛居然还敢跑到自己面前显摆,这是在挑衅吗?

    “那恭喜你了,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林子峰沉着脸盯着孟秋雨,深吸了几口气才压制住怒火。

    “呵呵,林少,这笔赌资拜托林少让这里的老板明天送到孟家,到时候如果我没见到钱,那我就让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昊天会所欠下巨额赌资,而且我也不会放过这里的老板和他幕后的老板。”孟秋雨一脸淡笑的说道。

    杨军父子眼睛一亮,杨冰凝则神色变得复杂起来。

    “你是孟家人?”林子峰也神色微变,错愕的问道。

    而周围的京城子弟们也都纷纷惊呼,原来这小子是孟家人,难怪有这么大的手笔,只是所有人再次好奇起来,孟家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这样的年轻人?

    “他是我堂哥,他叫孟秋雨,我孟凡叔叔的儿子,孟家长孙。”孟清妃一脸傲然的开口道。

    PS:今天继续加更爆发,只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