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三十八章 懵懂情 两心相依【求花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一脑门黑线,被美女质疑自己不行,这可有损男人尊严,居高临下眼光瞄向了玲珑胸前雪白的诱人壕沟,嘴角露出了玩味的邪笑。阿甘小说网

    看着孟秋雨眼神邪恶起来,玲珑羞急的捂住了胸部,紧张的低呼道:“死神,我可有伤在身,你要敢欺负我,咱们绝交。”

    孟秋雨哼哼一笑,双手抓住了玲珑的肩膀,女孩身子一颤,羞得满脸通红,紧紧咬着嘴唇,眼神幽怨的瞪着孟秋雨,小声道:“我大哥在外面呢,你不能这样。”

    “那样?我有说过要干点什么吗?”孟秋雨戏谑的一笑,随即正色道:“转过身去,我帮你恢复一下功力。”

    “你,你真讨厌。”玲珑错愕的看着孟秋雨,才明白自己会错了对方的意思,越发羞涩而气恼,嘟着嘴转过身子,将自己柔美的背部面对着孟秋雨。

    不过在她转过身子后,嘴角却隐现着一丝羞喜的笑容,时隔五年再次见面,两人的关系不但没有疏远,反而更加亲近随意,这是玲珑感到开心的事情。

    “凝神静气,不许胡思乱想,虽然我是帅哥,但哥们已经有老婆了。”

    看着女孩的背部曲线,孟秋雨也不得不暗叹玲珑的身材真的不错,当年或许自己太单纯了,身边有这么一位美女,自己却没有动过任何心思。现在性情逐渐转变的他,却是不再抗拒对美女的欣赏,嬉笑人生,随心所欲了起来。

    “呸,你就臭美吧。我知道你有老婆,红颜知己还很多,但本小姐可不喜欢有妇之夫。”玲珑啐骂一声,随即深吸一口气笑道:“死神,你真的变化好大,现在的你,比以前更有人情味了。”

    “注意力集中,想赞美我以后有的是机会。”孟秋雨微微一笑,真元力游走,已经开始修复起了玲珑的身体。

    玲珑也不敢多言,闭上美目感受着身体内的气息变化,所剩无几的真元力在孟秋雨的引导和修复下,逐渐浓郁了起来,而她的功力也渐渐恢复。

    就在玲珑感到自己真元力已经达到了饱满之际,孟秋雨强大的真元力依旧源源不断的输入,她心中一惊,想要喝止孟秋雨,但此时却根本不敢分心,只觉得身体一阵膨胀感传来,全身的经脉扩张,她的大脑一片混沌,砰的一声,脑海中再次一片清明,她惊喜的发现,自己居然突破了,黄阶中期的境界。

    巨大的惊喜感席卷着玲珑的身心,她无法相信孟秋雨居然会帮自己提升功力,这可是耗损功力的事情,她突然又担心起了孟秋雨。

    但孟秋雨仿佛着了魔一般,依旧没有停手,庞大的真元力再次涌入,玲珑由惊喜变为震惊,刹那间她又觉得身体的膨胀感再次降临,身子一颤,强大的力量在体内流窜,她又突破了。

    “别分心,继续用功。”孟秋雨平淡的话语在玲珑耳边响起,继续给玲珑输送着真元力。

    玲珑此时也平静了下来,她知道孟秋雨的身手有多恐怖,既然对方敢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那一定是有把握,伤害自己的事情,孟秋雨应该不会做。

    随着孟秋雨庞大真元力的输入,玲珑的境界犹如坐上了火箭一般,黄阶高期,黄阶高期巅峰,直到一举突破到了玄阶,玄阶中期,孟秋雨才停了下来。以玲珑的体质和武学基础,孟秋雨感觉到应该能帮对方突破到玄阶高期,可他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

    帮玲珑祛除体内的毒素已经耗费了他很多功力,此时他的真元力已经不足,强行提升,很有可能会让两人陷入走火入魔的境地。

    感觉到孟秋雨停止了传功,玲珑也顾不上感受体内的变化,急切的转过身来,却看到孟秋雨俊美的脸庞已经变得苍白,脸上也布满了汗水,身上的衬衫都已被汗水再次打湿,沾到了身体上。

    “死神,你怎么样?有没有事?你傻了,你干嘛要帮我提升功力,这多危险啊。”紧张的扶住了孟秋雨,玲珑又气又感动的呼喊道。

    嘴角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孟秋雨属实有些疲累,顺势靠在了玲珑的肩膀上,轻笑道:“怎么样?玄阶境界的高手,放眼华夏,你也算是顶尖高手了。”

    玲珑眼里噙着泪花,哽咽着骂道:“嬉皮笑脸,告诉我,你不会有事的。”

    “休息一下就好,玲珑,听你大哥说你出事了,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天都要塌了,我孟秋雨的朋友不多,你算是一个,我不想让你出事。现在帮你提升功力,只要不是遇到绝顶高手,你自保应该没有问题,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孟秋雨无力的笑道。

    玲珑身躯剧烈的颤抖着,眼里的泪花已经汇聚成线,沿着眼角滑落,滴滴清泪滴落在了孟秋雨的脸上,她无声的抽泣着,这一刻,她真的很感动,紧紧拥着孟秋雨,也顾不上男女有别,低声柔笑道:“孟秋雨,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是啊,男人对女人如果殷勤讨好,那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骗对方以身相许。”孟秋雨玩味的笑道。

    “讨厌,你想的美,我才不会被你迷昏了头。”玲珑笑骂声中,抚摸着孟秋雨的脸庞柔声道:“死神,在我离开格陵兰的雪原后,你在哪里一个人待了多久?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去找撒旦王拼命。”

    深吸了一口气,孟秋雨眼神变得忧伤而悲哀,轻声道:“你走后的两个星期,他们找到了我,雪原上我被三十多名组织一流杀手围杀,战斗整整持续了三天两夜,从雪地厮杀到林海,又从林海到了冰谷之地,我身上受了十几处伤,我也杀了他们所有人。我的小腿摔断,在雪地中爬了一夜才爬回了那个小屋子。”

    讲道这里,孟秋雨呵呵笑道:“躺在小屋子里,我才突然觉得你这烦人的丫头如果在就好了,至少可以给我弄碗热汤,我每天吃的东西只有冰冷的羚羊肉,渴了就吃点雪,一个星期后我才能下地走动。”

    “那几天我想了很多,与其被动的被他们一直追杀,还不如杀回去,和他们拼命。而那一战之后,我的功力又再次突破,所以伤好后,我就离开了那里,开始暗中破坏撒旦组织的所有分部,一直杀向了撒旦王的老巢,运气不错,我杀了他,取代了他的位置。”

    孟秋雨虽然讲的轻描淡写,但玲珑却能想象到那一次次惨烈的厮杀,孟秋雨浴血奋战的悲壮,浑身是伤,断了腿的人从冰谷之地爬回那破旧的小木屋,当中所承受的痛苦与严寒侵袭,想到这里,玲珑早已泣不成声。

    “呵呵,这可不像我认识的玲珑,那时候你受了伤,肋骨都断了几条,你都没流一滴泪。”孟秋雨看到女孩哭泣,戏谑道。

    玲珑紧咬着红唇,再次搂紧了孟秋雨,心疼的哀声道:“对不起,我那时候真的不该离开你,让你一个人承受那么多痛苦。”

    “傻丫头,你如果在哪里,咱们俩一个都活不了,凭你这点本事,根本帮不上我的忙,还会拖累我。”孟秋雨满不在乎的笑道。

    玲珑也知道孟秋雨说的是实情,破涕为笑瞪了眼孟秋雨笑骂道:“不识好人心,活该你吃冰冷的肉,睡冰冷的木板,要不是你赶我走,我可能不会离开。”

    孟秋雨哼哼一笑,仰脸看着女孩笑道:“你不会当时想和我在哪破屋子里生活一辈子吧。”

    “想得美,谁要和你生活一辈子了,我巴不得离开你这个冷冰冰的木头呢。”玲珑啐骂一声,俏脸羞红,连脖子都染上了一抹羞晕。

    孟秋雨呵呵一笑,一阵倦意袭来,眼皮也沉重的抬不起来,靠在玲珑的怀中沉睡了过去。

    而此时的房屋外,长风一脸的焦虑,身材魁梧的蛮牛无聊的蹲在地上画圈圈,蛤蟆则抱着双臂靠在墙上抽烟,时间都过去了两个小时,里面却没有动静,三人的眼神中都隐现着担忧。

    “风哥,那小子靠谱吗?他不会伤害玲珑吧?”蛤蟆扔掉了烟头,看着长风问道。

    “是啊,风哥,这家伙当初在苏州就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一看就不是好人,让他和玲珑单独待在一起,万一他欺负玲珑怎么办?”蛮牛也站了起来,闷声闷气的说道。

    长风摇头苦笑,却又不好和两位伙伴解释孟秋雨的身份。妹妹玲珑和他讲诉过两人在一起共度难关的事情,两人在一个屋子里度过了两个月,那时候的死神都没有占妹妹便宜,长风敬佩孟秋雨的为人,所以也丝毫不担心孟秋雨有不良的企图。

    他担心的只有妹妹能不能好转,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他担心孟秋雨无能为力。

    “风哥,这么久了,都没动静,要不咱们进去看看吧。”蛤蟆提议道。

    长风沉吟了一下,也抵制不住心中的不安,点点头三人走了进去。

    推开房门一看,三人傻眼了,就见玲珑抱着孟秋雨,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玲珑的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温柔的抚摸着孟秋雨的头发。而孟秋雨则脸色微微泛白,沉沉入睡了。

    PS:被爆菊了,有花的兄弟们投几朵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