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三十九章 卑鄙的要挟【三更求花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三更到了,求各位帅哥兄弟们投几朵花花,菊花很痛,不好受啊。阿甘小说网」

    孟家大院,一间温馨整洁的套间内,杨舒云端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四十五岁的她保养的很好,风韵犹存的成熟更有一种青涩少女无法比拟的妩媚,肌肤还是那么白皙光滑,仿佛三十岁的女人,这是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引以为傲的事情。

    优雅的整理着自己的妆容,杨舒云心情格外的好,今晚有一个酒会,是她曾经的好姐妹举办的聚会,而她自然会被邀请。身为孟家的长媳妇,又是杨家的长女,杨舒云在京城上层社会的阔太太当中,有着很高的地位,一直都是被推崇羡慕敬仰者之一,不论出席任何场合,她都会成为焦点。

    一阵欢快的脚步声响起,一脸开心的孟秋风跑进了房间,看到母亲后笑着跑上前,双手托着下巴趴在梳妆台前看着母亲呵呵直笑。

    杨舒云疼惜的看着儿子柔笑道:“这么开心,有什么好事想和妈妈分享。”

    “妈,刚才我和大哥,嫂子们一起玩耍,大哥说明天要带我去八达岭玩。”孟秋风兴奋的讲道。

    杨舒云秀眉舒展,凝视着儿子沉吟了片刻,笑道:“秋风,你很喜欢你大哥吗?”

    “是啊,以前孟青书那些人经常欺负我,也没人帮我出头,现在好了,大哥回来后,孟青书死了,剩下旁系的那些小子们都对我尊敬了起来。”孟秋风得意的挺起胸脯,一脸的傲色。

    “孟青书他们欺负你?为什么不告诉妈妈和爸爸。”杨舒云秀眉一蹙,惊讶的问道。

    “男子汉大丈夫,被欺负了就找家长,那算什么男子汉,我可是孟家主脉的少爷,怎么会被他们小瞧。”孟秋风小脸上满是坚毅,一脸傲色的开口道。

    杨舒云心中隐隐一痛,探手将儿子拥入怀中,眼底深处闪过一抹苦涩,叹息道:“秋风,你要知道,你大哥回归孟家,你就不是唯一孟家的接班人,以你大哥的能力,将来他会成为家主。”

    “哪有什么关系,他是我大哥嘛,爷爷也是老大,二爷爷和三爷爷也没当家主,我大哥当家主也是理所当然的啊。”孟秋风不以为然的笑道。

    杨舒云深吸了一口气,眉宇间露出一抹欣慰,儿子的纯真让她满足,虽然孟秋雨回归,她心里也有些失落,为儿子的未来担忧。可杨舒云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女人,她知道孟秋雨比儿子更适合承担孟家大任,也足够有能力保护自己这一脉的亲人。

    就在母子俩温情暖暖之际,脚步声再次响起,一个让杨舒云没想到的人出现了,孟凡的堂哥孟恬。

    孟恬一脸温和的笑容,看着母子俩笑道:“舒云啊,你果然在家,找你有点事情。”

    “哦,他二伯,快坐,我给您端茶。”杨舒云是个贤惠的女人,丝毫没有大家族豪门千金的傲气,待人接物温婉端庄,在孟家一直很受所有人的好评。

    这也是孟凡当初愿意接受她的主要原因,如果是一个刁钻而心高气傲的女人,孟凡也不会爱上她。

    “秋风,去找你哥哥们玩,二伯和你妈妈谈点事情。”孟恬也不阻止杨舒云给自己倒茶,转向孟秋风笑着道。

    孟秋风心中疑惑,从来不蹬自己家门的二伯为何今天会来?不是找自己爸爸,而是找母亲,但他也没多想,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目送着孟秋风离开,孟恬眼里闪过一抹YIN邪之色,转向杨舒云后,目光落在了微微弓着身子的杨舒云的臀部,吞了口口水。

    杨舒云倒茶之际,眼角余光也在打量着对方,她心中也和儿子一样有相同的疑惑,突然看到孟恬的眼神不对劲,她急忙站直身子转向孟恬,微微皱着眉头问道:“他二伯,您找我有什么事?”

    “舒云,我给你看样东西。”孟恬脸上的笑容更浓了,而且丝毫没有收敛自己眼神中的垂涎贪欲,盯着杨舒云美丽的脸蛋,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照片来。

    被孟恬盯得浑身不自在的杨舒云,心里克制着怒火,孟恬今天的举动让她厌恶而反感,但是不明白对方的来意,此时她也不能发作。

    目光触及桌面上的照片,杨舒云眼睛瞬间睁大,惊得脸色煞白,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照片上有一个女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光着身子,只有片缕衣衫遮挡关键部位,微微闭着眼,神态娇媚而满脸红潮的女人。

    杨舒云之所以惊得花容失色,因为这个女人就是她自己。

    “孟恬,你卑鄙,你是怎么拍到的?”杨舒云气的身躯颤抖,一把抢过照片疯狂的撕扯成了碎片。

    “哼,哼,哼……”一阵阴笑声从孟恬口中发出,此时的孟恬也卸去了伪装,眼神贪婪的盯着杨舒云笑道:“舒云,想当年你可是京城所有男人梦想中的情人,可你却偏偏喜欢孟凡一人,即使他无情的对你,新婚之夜逃婚带着自己喜欢的女人私奔,你依旧死死的等待着他,知不知道那段时间,看到你憔悴悲凉的神情,我的心里有多痛,我也爱你。”

    “孟恬,你无耻,立刻滚出去,不然我就喊人了。”杨舒云气的脸色铁青,对着孟恬吼道。

    孟恬眼睛眯起,冷笑一声道:“那你喊吧,我可不在乎,你如果敢喊人,我就把你所有不穿衣服的照片公布出来,而且还有你和好几个男人欢好的视频发布在网上,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有京城第一忠诚夫人美誉的孟家媳妇,在那时候会被人们评论成什么样。”

    “孟恬,你……”杨舒云脸色煞白,身躯摇晃了几下,几欲摔倒,羞愤的怒视着孟恬怒声道:“你手中到底还有什么?”

    “你想知道吗?今晚你不是要参加聚会吗?我会在酒店内定好房间,你来了以后,咱们一起欣赏,已经十几年了,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那一晚你身体的美妙,可惜了,这么多年,你却便宜了孟凡那混蛋。”孟恬YIN笑一声站起了身子,再次贪婪的看了几眼杨舒云,哈哈大笑着走了出去。

    郊外的四合院内,一觉醒来的孟秋雨才发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鼻息间闻着如兰似菊的芬芳,他才注意到自己躺在玲珑的床上,身上盖着一张雪白的薄毯,芳香是从薄毯上溢出。

    转头看向床边,玲珑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秀美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正坐在床边凝视着他。而在玲珑身后长风三人也在。

    “你醒了,饿吗?我给你做点好吃的。”看到孟秋雨醒来,玲珑喜悦的问道。

    孟秋雨笑了笑,感觉到功力已经恢复了许多,随即坐起身伸了个懒腰,看着长风问道:“现在几点?”

    “已经七点半了,你这一觉可是睡了三个多小时。”长风脸上带着感激的笑容,孟秋雨救了妹妹,自己却累的昏睡过去,这让他心中十分感动。

    一拍脑门,孟秋雨暗骂不好,答应了今晚要宴请京城的有钱子弟们,自己这主人如果不到场,那明天孟家少爷放鸽子,请客却不到场的新闻就能铺天盖地席卷整个京城,自己丢人不要紧,孟家脸上都无光。

    “玲珑,长风兄,我要走了。”孟秋雨翻身下地穿上鞋对着两兄妹说道。

    听到他要走,玲珑有些失落,抿着嘴不满的说道:“孟家大少就这么忙吗?不能吃了饭再走。”

    玲珑自然不希望孟秋雨这么早离开,五年没有见面,期间虽然也通过网络聊过几次,但好不容易再次见面,她还有很多话想和孟秋雨说。

    今天孟秋雨为自己驱毒疗伤,还提升功力,性格的转变,这一切都牵动了玲珑尘封已久的心扉,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就是希望孟秋雨能多陪陪她。

    “是啊,孟少,时间还早,你可救了玲珑的命,让我妹妹炒几个小菜,咱们喝几杯再走不迟。”长风也劝说道。

    “原来你是孟家少爷,我叫蛮牛,你救了玲珑妹子,就是我蛮牛的恩人,说什么今天我也得敬你几杯水酒。”

    “孟少,喝几杯再走,以前不认识,现在咱们也算是朋友了。”

    蛮牛和蛤蟆也十分好客,纷纷对着孟秋雨笑道。

    孟秋雨摇头一笑,看着几人开口道:“今晚我邀请了很多人在迎宾楼吃饭,我这个主人如果不到场,会被人家背后骂我,所以现在我只能走了。要不这样吧,如果你们没什么事,那咱们一起,去了迎宾楼,咱们喝个一醉方休如何?”

    “好啊,风哥,你觉得怎么样?”蛮牛也是个酒鬼,听到孟秋雨要请客吃饭,满脸激动的看向了长风。

    长风点点头,看向妹妹笑道:“玲珑,既然孟少今晚有宴会,那咱们去蹭蹭热闹怎么样?”

    “你们一群酒鬼要喝酒,那我只能舍命陪臭男人了,孟秋雨,那就走吧。”玲珑也是个豪爽的女孩,拉扯了一把孟秋雨,一行人说说笑笑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