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四十一章 悲苦的女人【五更鲜花加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九点之际,如意大酒店前驶来了一辆深红色奥迪,车子停下后,另一辆黑色奔驰也停在了不远处。..

    奥迪车内,身穿一身鲜亮晚礼服的杨舒云痛苦的咬着嘴唇,无声地抽泣着,泪眼模糊中看着手中的手机短信,如家酒店,1018房间。

    她颤抖着双手熄灭了车子,却依旧坐在车子里没有下车,她在犹豫,也在痛苦的回忆着十五年前那不堪回首的一夜。

    身为杨家长女,杨舒云无疑有着让人羡慕的身份,更有让任何女孩子嫉妒的容貌,天之骄女的她是在二十岁的时候许配给了孟家长孙孟凡。

    当年的孟凡是京城第一帅哥,不但玉树临风,还性格温和,正直而善良,如果仅凭这些,孟凡也不会成为京城所有女性梦想中的丈夫,他最让女人们爱慕的一点是他不花-心,不像其他大家族的少爷,身边美女环绕,夜夜当新郎。

    孟凡很专情,大杨舒云两岁的孟凡上大学时便喜欢上了一个女孩,而那个女孩则不是校花杨舒云,而是学校的两大校花另一个女子方依云。

    而在孟凡的疯狂痴情攻势下,方依云也陷入了他的深情中,两人牵手走在了一起,两人被誉为学院内郎才女貌的一对。

    那时候的杨舒云却已经偷偷暗恋着孟凡,无奈孟凡对她没有任何感觉,一直在回避着她的暗示与仰慕之意。

    看着孟方两人花前月下,浪漫缠绵,温情蜜意,杨舒云的心失落而悲哀。

    饱受苦楚爱慕却得不到对方回报的杨舒云三年大学都在失落中度过。而喜欢她,追求他的男生又何其多,但杨舒云一颗心彻底给了孟凡,她看不上任何人。

    就在他们毕业后,孟杨两家的老头已经私底下商量好了两家联姻,知道这个消息后,杨舒云开心的一晚上没有入睡,因为她知道,既然两家长辈决定的事情,孟凡是无法改变这种安排,他只能娶自己作为孟家的媳妇。

    虽然知道孟凡深爱的女人是方依云,但爱情是自私的,杨舒云爱的太辛苦,她也无法顾忌方依云会怎么样,一颗心沉浸在幸福中,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等待着大喜之日的到来,开开心心嫁入孟家,当孟凡的妻子。

    杨舒云很自信,她相信自己终有一天会用自己全部的爱来感动孟凡,让孟凡爱上自己,所以她也不担心嫁入孟家会不幸福,比起其他家族的女孩子,自己能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她是幸运的女人。

    可是杨舒云远远低估了孟凡的专一与痴情,就在结婚当夜,洞房之际,孟凡却溜出了孟家,赶往东北带着方依云私奔了。

    惊天霹雳般的打击让杨舒云几欲寻死,他很想恨孟凡和方依云,但她恨不起来,她只能羡慕方依云比自己幸运,遇到了一个傻瓜般的痴情种。

    那段时间杨舒云不敢踏出孟家一步,因为她无法面对京城人对她背后的指指点点,一个新婚之夜连丈夫都逃走的女人,讥讽她的人多余同情者。

    她很想一死了之,但她知道自己一旦死了,孟家和杨家就会彻底决裂,这对两个家族都是毁灭性的打击,孟杨联盟一旦破除,下场只有被赵钱两家逐一击破,在京城权势的舞台上黯然的落幕。

    而杨舒云没有选择轻生还有一个原因,她要等着孟凡回归孟家的那一天,即使等到头发白了,牙齿掉了,她也要等到这个负心的男人,她要亲口告诉对方,自己真的爱她,生是孟家人,死是孟家鬼。自己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

    就这样,杨舒云没有离开孟家,依旧以孟家媳妇的身份留在了孟家,过着深夜落泪,孤独痛苦的生活

    而这种日子持续了九年,孟凡带着方依云回了孟家,见到孟凡的那一刻,杨舒云憋了一肚子的委屈与幽怨都在看到男人那一刻时烟消云散,因为这时候的孟凡落魄凄凉的让她心疼而辛酸。

    曾经的俊美青年已然消瘦不堪,两眼空洞而无神,满脸的胡渣让人很难一眼分清他的年龄,儿子的丢失,一年来孟凡四处寻找,愧疚而自责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知道孟凡丢了儿子才成了这幅摸样,杨舒云也暗自为孟凡痛心,那段时间孟凡和方依云都病了,是她亲手照料着两人,她尽到了孟家媳妇的职责,尽心尽责的守护着孟凡夫妻,直到他们都好转。

    而知道自己逃婚后,杨舒云依旧等候在家中,承受着一个女人最大的痛楚,孟凡的心彻底感动了,面对杨舒云的贤惠与善良,他觉得用一辈子来弥补都不够,和方依云商量过后,他接纳了杨舒云。

    苦尽甘来,杨舒云终于得到了孟凡的心,也得到了孟凡的爱,虽然这一天来的晚了很多年,但她依旧感到满足。

    而幸福的杨舒云或许命中注定要经历多种磨难,在她和孟凡结合的半年后,一天夜里,孟凡去了外地办事,她和几个好姐妹晚上去参加聚会,途中她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后就感到头有些晕,也有些恶心,于是她决定提前回家。

    可是就在她走出酒店后,来到自己的车子前,打开车门的一刻,她眼前一黑,身子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当她迷迷糊糊的醒来后,她只感到浑身燥热难耐,脑海中满是那种让她羞愤的画面,而她也感受到自己的身上有一个男人在耸动身体,她很想睁开眼看清上面的男人是不是自己的丈夫,也很想清醒过来,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可是她的大脑中仿佛一团浆糊,不但无法保持清醒,全身还仿佛爬满了蚂蚁,酥痒难耐的刺激着她全身的神经,潜意识中她只想好好的发泄自己。

    就在这种迷迷糊糊中,身体上传来无群无尽的欲-望渴求下,那一晚她在高亢的快乐中度过,直到昏迷。

    第二天,杨舒云才清醒过来,醒来后她整个人都懵了,因为她不是在自己的家里,而是睡在酒店的床上。

    身体上传来的痛楚让她痛苦的知道经历了什么,她挣扎着爬起身发了疯的呼喊着孟凡的名字,因为她多么希望昨晚那一场噩梦中的男人是孟凡。

    可是她失望了,寂静的酒店客房内除了她没有任何人,她在痛苦的哭泣中看到了旁边凌乱的床单上放着一封信。

    她拿起信,急切的打开后,看到了里面有一张她一丝-不挂的照片,还有一张纸,上面给她留了言。

    读完了信上的内容,杨舒云咬碎了银牙,羞愤而痛苦的嚎啕大哭,她多希望这是一场噩梦,她冲进卫生间站在淋浴下清洗着自己的身体,她的皮肤都要被她磨破了。

    打碎了浴室内的镜子,杨舒云想到了死,拿着碎玻璃割脉的那一刻,她犹豫了,不是她怕死,而是她又想到了信上的内容,只要自己敢将这件事宣扬出去,甚至告诉孟凡,对方就会杀了孟凡。

    杨舒云哭着坐倒在了浴室内,任凭水流冲刷着她潺潺发抖的身躯,她的眼泪和水流混合在了一起,经历如此屈辱的她,却连选择轻生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她不想害了自己的男人,她担心自己死后,那些昨晚玷污过自己的混蛋们真的会伤害孟凡。

    那天,杨舒云在酒店内想了很多,她只能将这件屈辱的经历埋藏在内心深处,失魂落魄的离开酒店后,她给家里人留了言说要出去散散心,她离开了京城。

    当杨舒云去了外地不久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当然这个孩子她很确定是孟凡的,本想不再回到京城,不敢去面对孟凡的她,这个小生命让她挣扎了起来。

    方依云生下孟秋雨后,医生便告诉了孟凡夫妇,方依云不能再生育了,否则母子必将有一个不保。眼看着孟凡已经人到中年,唯一的儿子又丢失了,生死不知,杨舒云怀上了孟凡的儿子,她不能自私的选择将孩子拿掉。

    于是她又返回了京城,回到了孟家,克制着内心中的痛苦,她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孟凡,孟凡激动的将她拥入怀中,开心的抱着杨舒云笑的像是一个孩子。

    那一刻,杨舒云的心里都在滴血,这本是一件幸福开心的事情,却因为有了那一夜的阴影,她却丝毫快乐不起来。

    这么多年来杨舒云一直在担惊受怕中度过,她一直担心有一天那些羞辱过自己的混蛋出现,用那一晚的事情要挟自己。可是十几年过去了,让她担心的事情一直没有发生。

    有时候杨舒云自己都会不自觉去想,那是不是自己做的噩梦,其实这一切都没有经历过。

    如今家庭幸福,儿子健康成长起来,丈夫孟凡又对自己体贴入微,杨舒云也渐渐快要忘记了那段不堪回首的痛苦。

    可是没想到,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当看到孟恬交给她的那张照片时,杨舒云感觉天都要塌了下来,而更让她悲愤羞辱的是,孟恬说的话已经让她知道,那一夜,其中的一个混蛋就是孟恬。

    坐在车里,杨舒云痛苦的回忆完了自己的经历,擦干了泪水后,她已经决定要弄明白一切,即使死,也不会让孟恬这个畜生好过。

    下了车,杨舒云心情悲哀的向酒店走去,此时的她大脑一片混乱,她知道进去后,迎接自己的很有可能是地狱。

    突然,旁边一个一身皮衣,染着紫发的年轻人从她身边擦肩而过,轻轻撞了一下杨舒云,回头看着杨舒云歉意的说道:“对不起。”

    杨舒云也没心思和对方说话,失魂落魄的进入了酒店。

    身后的紫发年轻人嘴角掀起一抹邪笑,调试了一下耳麦,哼着口哨也走进了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