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四十四章 宽容与理解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杨舒云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平静下来,怒到极致已经无法怨恨,神色淡然的看着孟恬开口道:“你想让我干什么?”

    孟恬脸上露出得意的冷笑,此时下面的疼痛也渐渐消散,在药力的作用下,再次膨胀而起,将浴袍都撑起了一片隆起。阿甘小说网

    “只是一件小事,我这里有一瓶无色无味的药,整个孟家除了刘总管,孟老头只信任你和清妃那丫头,把这些药放入老头子喝的茶里,这应该不难。”

    杨舒云脸色惊变,难以置信的看着孟恬,她想不明白对方竟然丧心病狂到这般地步,这么狠毒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孟恬,你连畜生都不如,你让我帮你害我公公,你觉得我会答应你吗?”

    “哼哼,那你就是不顾及自己和孟杨两家的名誉了,公开那些东西,你的下场只有被孟家处死。这种有辱门风的丑闻,会让孟杨两家陷入什么样的处境,你心里明白,你敢尝试吗?”孟恬一副吃定了杨舒云的表情,哼哼阴笑起来。

    杨舒云身躯再次颤抖,悲愤的泪水再次涌现,怒声道:“就算死,我也不会答应你。一旦我公公出事,孟家将会大乱,你想对付谁?”

    “当然是孟凡那该死的儿子,到时候只要你和我们配合,我们就把这个黑锅背在他身上,他刚回京城孟老头就被毒死,他想洗脱清白都没机会,不止我们孟家所有人不会放过他,国家也不会允许这种人活着,成为过街老鼠的孟秋雨只有被处死的命运。”

    杨舒云冷笑一声,摇头道:“孟恬,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种把戏,秋雨回归孟家,我丈夫有了得力的助力,你们一家担心秋雨对付你们,所以要伤害我公公,陷害秋雨,我想这些只是你们计划的第一步。接下来你们就会想尽办法除掉我丈夫,孟家就会落入你们手中,这才是你们最终的想法。”

    孟恬神色微变,阴声道:“杨舒云,现在由不得你,如果你不答应,我会让人立刻杀了你儿子,接着再杀了你丈夫,让你失去两个最亲的人之后,再身败名裂。”

    “你……!孟恬,你敢伤害他们,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杨舒云惊得脸色煞白,身嘶力竭的怒吼道。

    “哈哈哈……!”

    孟恬仰头大笑,从睡袍衣兜里掏出一个红色小瓶,看着杨舒云道:“杨舒云,这里面的药你分成七份,每天给老头子喝一份,他会慢慢发作。如果一次性服用,当场就能丧命。”

    说完,孟恬一步步走向无力软倒在地上的杨舒云,蹲下身子笑道:“你别无选择,是要看着你儿子和丈夫死,还是看着其他人死,你应该会有选择。”

    将药瓶塞进杨舒云的手中,孟恬眼神再次变得贪婪,一只手已经抚摸向了杨舒云白皙的小腿,嘴里赞叹道:“好美的肌肤,舒云,一切结束后,我不会让你受苦,孟凡给不了你全部的爱,但我可以。”

    眼看着孟恬短粗白胖的手掌即将碰触到杨舒云大腿时,杨舒云突然惊呼一声,奋力的推开孟恬,狠狠的两巴掌扇在了孟恬的脸上,另一只手已经抓起了地上的手枪。

    “孟恬,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我杨舒云不会做出对不起孟家的事情,更不会伤害我丈夫的儿子。是你毁了我,我没有脸活在这个世上让孟杨两家蒙羞,临死前,我也会拉着你。”

    话音刚落,杨舒云已经拧开了药瓶,仰头将里面全部的毒药灌进了嘴里,一脸悲哀的看着傻了眼的孟恬,嘴角露出了解脱的笑容,举枪对着孟恬的脑袋哭泣道:“孟恬,我杨舒云真的很悲哀,临死前看到的人却是你这个畜生。”

    “杨舒云,你疯了,不要杀我,求你,不要杀我。”孟恬慌了,吓得跪在了地上,脸色惨白的求饶了起来。

    就在此时,早已将两人对话听的一清二楚的紫枫一脚踹开了房门,神色悲愤的走进了房间,一掌将孟恬击晕,看着杨舒云叹息道:“孟夫人,别做傻事,让我帮你解毒。”

    杨舒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不过此时毒药已经发作,剧烈的疼痛让她脸色再次变得惨白,豆大的汗珠子从额头滑落,痛苦的弯下腰,手中的枪掉落在地上。

    看到杨舒云的毒性发作,紫枫脸色大变,一个箭步窜上前扶住了杨舒云,手指连点封了杨舒云身上的几处大穴。

    紫枫可也是玄阶强者,功力运转想要帮杨舒云祛除体内的毒药,一番努力后却也只能将小部分毒药B出体内,毒性太强,他的功力不足以清除掉。

    心急如焚的紫枫急忙拨通了孟秋雨的电话,杨舒云的遭遇让他同情,他也是有血性,有正气的汉子,不忍看着杨舒云就这样不明不白死得冤枉。

    听完了紫枫的讲述,孟秋雨心中震动,眼神冰冷的扫了眼昏迷中的孟恬,对着紫枫沉声道:“将这混蛋带出去,我不想看到他,送到血姬那里,让血姬好好招待他,我不希望他的身上有一块完整的肉,顺便从他嘴里得到另外几个人渣的资料。”

    看到孟秋雨动怒,紫枫也心中憋着一股火,拎起死猪一般的孟恬,犹豫了一下看着孟秋雨道:“少主,孟夫人真的很可怜。”

    孟秋雨淡淡看了眼紫枫,沉声道:“这件事你知我知,不准第三个人知道。”

    “属下明白。”紫枫严肃的点点头,拎着孟恬离开了。

    目光盯着床上昏迷的杨舒云,孟秋雨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柔和,看着杨舒云因毒性发作青紫的脸色,他叹息了一声,坐下扶起了杨舒云。

    孟秋雨功力本就强大,玄天九变又具有独特的治愈能力,他自己便是百毒不侵,寻常毒性进入他的体内,丝毫对他造不成影响。

    杨舒云虽然服用了剧毒药物,但在孟秋雨强大的真元力祛除下,也全部排出了体外,她的脸色也逐渐好转,呼吸也平稳下来。

    这番用功驱毒,孟秋雨也不轻松,毒性很强,几乎耗费了他全部的功力。今天一天先是给玲珑驱毒再提升功力,他的身体其实还没有复原,此番救治之后,孟秋雨脸色再次变得苍白,体内的真元力已经再次接近枯竭,不过看到杨舒云平安无事,他也松了口气。

    杨舒云缓缓张开眼,本以为自己已经毒发身亡,可却发现此时身体安然无恙,还坐在酒店的床上,她紧张的看了眼自己的衣服,心中才稍微平静下来。想起昏迷前所发生的一切,她急切的翻身而起,却在看到背后脸色苍白的孟秋雨之后,惊得大叫了一声。

    “秋,秋雨,你怎么在这里?”杨舒云惊慌失措,茫然的看着孟秋雨,脸色变了几个颜色,有羞愧,有疑惑,更有一种紧张与不安。

    “大妈,我很累,也很渴,可以给我倒杯水吗?”孟秋雨挤出一丝笑容,嘴唇干涩的笑道。

    杨舒云再次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孟秋雨居然会喊自己大妈,傻愣了片刻,才急忙道:“好,你等着,大妈给你倒。”

    快步跑出房间,杨舒云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孟秋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也不清楚她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

    跑到套房的客厅内,杨舒云看到了沙发上自己的包,也在地板上看到了自己的手枪和空了的药瓶,只是却没有了孟恬的身影,就连那个突然闯进来的紫枫年轻人也失去了踪影。

    紫发年轻人?想起这些,杨舒云已经隐隐猜到对方是孟秋雨的手下了,而且是孟秋雨派来监视自己的人,不然对方也不会及时出现,事后孟秋雨又突然出现在房间内。

    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杨舒云已经明白纸包不住火,自己曾经的不贞被孟秋雨知道了,不过此时她也能坦然面对,在茶几上倒了一杯温水,杨舒云返回了房间。

    “秋雨,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这么虚弱?大妈身上的毒是你治好的吗?”亲手端着水杯喂了孟秋雨几口,杨舒云神色尴尬的问道。

    孟秋雨点点头,看着杨舒云轻笑道:“大妈,所有事情我都知道了,希望你原谅我派人监视你,人活着才最重要,死亡不会解决任何事情,反而会给生者造成悲痛,你出了事,不但我爸会痛苦,秋风也会一辈子都悲伤难过。”

    听着孟秋雨的话,杨舒云痛苦的闭上双眼,再次睁开已经是泪流满面,羞愧的看了眼孟秋雨,哀声道:“秋雨,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对不起你爸爸,我给你们孟家蒙羞了。”

    “大妈,这不是你的错,如果我爸爸知道了,我想他不但不会责怪你,反而会更加心疼你,你的伤痛也有一部分是他造成的。不开心的事情都会过去,每个人都会有痛苦的经历,但我们依旧要笑着面对人生。放心吧,如果你不想告诉我爸爸,我会替你保密,你也可以放心,那些伤害过你的人不会有好下场,我也不会让事情暴露,一切都交给我好吗?”

    孟秋雨微微一笑,探手抓住了杨舒云的手,眼神中满是鼓励与安慰之色。

    杨舒云震惊的看着孟秋雨,神情凄苦的抿着嘴,随即将孟秋雨拉入怀中,抱着孟秋雨的脑袋哭泣道:“秋雨,好孩子,谢谢你,大妈谢谢你。”

    ps:差一朵花花破七十,兄弟们加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