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五十六章 程樱当贼【五更求花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凡的出现让杨舒云惊得脸色煞白,惊慌失措的看着丈夫,紧张的开口道:“凡哥。阿甘小说网”

    孟秋雨却神色未变,看着父亲阴晴不定的表情,眼神淡淡的直视着父亲。

    “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到底有什么事在瞒着我?告诉我,孟恬他们做了什么?”孟凡情绪有些激动,在门外听的一知半解,但也隐隐猜到一些不敢去想的事情。

    “凡哥,我……”杨舒云悲从心来,捂着脸庞已经泣不成声,她想将那段痛苦的经历深埋在心里,永远不想让丈夫知道,但此时纸包不住火,她不知道孟凡能不能承受这样的打击,这种事那个男人碰上,估计都会暴跳如雷,红了眼睛去杀人。

    而杨舒云最担心的则是丈夫无法原谅自己,好不容易得到了孟凡的宠爱,如果现在失去孟凡,她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支撑自己活下去。

    “孟恬,赵天霖和钱多利他们做了什么?告诉我,秋雨。”孟凡看到杨舒云痛哭,转向儿子怒吼了起来。

    孟秋雨缓缓起身,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到了孟凡面前,孟凡蹭一下抢了过去,看着上面的内容,一张脸时而愤怒,时而苍白,看完后,他身子一晃,倒退了两步。

    此时,杨舒云泪眼婆娑的看着丈夫,摇头哭泣道:“凡哥,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蒙羞了。”

    说着,杨舒云眼前一黑,身子软软向下倒去,孟秋雨一个箭步窜了上去,抱住了杨舒云。而孟凡则似乎恍若未闻,捂着脑袋浑身在颤抖。

    “孟凡,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大妈的错,她忍受着什么样的痛苦你根本不知道。这么多年她暗自流了多少泪,每天活在提心吊胆中,她度日如年。她担心那些畜生再次来要挟她,她更担心你知道这件事承受不住打击而发疯。”

    “一个女人经历这样的悲惨,这是她一生的耻辱,就是因为她深深爱着你,不想离开你,所以她隐瞒着这件事,这不是背叛,这是命运对她的不公。这么多年她同样不容易,爸,如果我是你,我不会在乎这一切,我会更加的疼她,爱她,守护她,不会让她再让她经历任何痛苦。”

    孟秋雨情绪也很激愤,看到父亲陷入痛苦与愤怒中,他大声的咆哮了起来,心中既有着对父亲的不满,又带着对杨舒云的怜悯。

    在儿子的怒斥声中,孟凡渐渐从震怒与悲愤中回过神来,脸色抽搐了几下,看了眼孟秋雨,快步上前抱住昏迷的杨舒云,将孟秋雨推了出去。

    “今晚去杀那些混蛋的时候,告诉我。”孟凡语气冰冷的说完,抱着杨舒云进入了里面的卧室。

    孟秋雨嘴角露出微笑,耸耸肩走出了房间。

    孟秋雨一脸轻松的离开杨舒云的房间,他相信父亲和自己一样,绝不会让杨舒云再遭受痛苦。

    溜达着回到了后院,听到房间内传出悦耳的欢笑声,孟秋雨心情愉悦的推开房门进入了外屋,就看到林慕雪几女都坐在沙发上,杨冰凝竟然也没回去,孟秋风和孟清妃也不知道在争辩着什么,两人瞪着眼,脸红脖子粗,其余几女则捂着嘴娇笑不已。

    看到孟秋雨进来,杨冰凝眼里闪过一抹柔笑,林慕雪笑着道:“老公,你快过来给评评理,这两孩子快要打架了。”

    “秋雨哥,秋风太气人了,明明是他输了却不承认,还污蔑我的人品。”孟清妃转向孟秋雨气呼呼的说道。

    “大哥,是清妃姐玩赖,她偷看我的牌。”孟秋风也满脸气愤,眼神期待的看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摸了摸鼻子,此时才发现几人在玩扑克,摇头一笑坐在了两人对面。

    “清妃,你可是姐姐,让着秋风一些不就好了,偷看牌也要讲究技术,你技术太差被发现了,那只能怨你出老千的水品差劲。”孟秋雨看着孟清妃笑道。

    孟清妃脸色一红,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孟秋雨呵呵一笑,转向脸色欣喜的孟秋风道:“你笑什么?你可是男子汉,让着女孩子一些才能体现出你男人的魅力,你看大哥,你嫂子胡搅蛮缠的时候,我都是陪着笑脸,事后再摆道理,讲事实,直接让她羞愧的主动道歉,这才是男人的度量。”

    林慕雪脸色一寒怒视向了孟秋雨,暗骂这混蛋说什么呢?自己什么时候胡搅蛮缠了,还主动给他道歉了?

    孟秋雨说完这些话急忙对着林慕雪使眼色,挤眉弄眼的滑稽模样让柳冬霜几女再次娇笑出声,林慕雪也被他无赖的模样气的哭笑不得。

    孟秋风也不好意思起来,看了眼大哥,点点头道:“大哥,我错了。”

    “这就对了,懂得讨好女孩子,才能找到好媳妇,就像大哥一样,你看你嫂子多漂亮,多贤惠,绝对的贤妻良母型。”孟秋雨眉角一样,冲着林慕雪讨好的笑道。

    “无赖。”林慕雪娇嗔了孟秋雨一句,一张绝美的脸庞却已经满是笑容。

    解决了家庭小纠纷,孟秋雨颇为自得,他是越来越佩服自己思维应变的能力,暗自得意了一番,笑呵呵的坐到了程樱身旁。

    程樱谨慎的看着他,身子向后挪了挪,戒备的看着他道:“干什么?以我多年人生阅历的经验以及对你的认识,你这表情背后没什么好事。”

    “樱姐,我有事找你帮忙。”孟秋雨尴尬的一笑,讨好的说道。

    “你看,被我猜中了吧,说吧,什么事?”程樱抿嘴一笑,白了一眼孟秋雨。

    孟秋雨看了眼其余众女,拉着程樱的胳膊道:“走,出去说,很重要。”

    程樱被他拽出屋子,没好气的说道:“孟秋雨,我现在可是你的姐姐,你老让我帮忙保护你的老婆,也从不谢我,这次又是什么事?我可告诉你,跑腿打杂的小事不要找我。”

    孟秋雨呵呵一笑,拍了拍程樱的肩膀笑道:“樱姐,看你说的,老是请你帮忙,只能说明你在我心目中有很高的地位。小事那能让你去做,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大事,我想让你帮我去偷点东西。”

    “啊!孟秋雨,你让我去当贼啊,我可是你姐,更是堂堂隐忍的高手。”程樱不满的惊呼道。

    孟秋雨急忙捂住程樱的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随即脸色一正道:“樱姐,孟恬那里有一件对我很重要的东西,他现在已经被我控制了起来,保险箱密码我也问了出来,现在我需要你帮我进入他的房间,以你的隐身术,不会有人发现,我帮你吸引那里的护卫。”

    程樱也只是在逗弄孟秋雨,和孟秋雨也相处了这么久,自然知道他的为人,去偷的东西一定重要,此时听到是从孟恬那里偷东西,也不再开玩笑,点头道:“现在行动吗?”

    “乘着现在整个大院都混乱,我帮你把风,你进去偷东西。”

    程樱点点头,于是随着孟秋雨离开了后院,向着孟家大院东侧的几个院子走去。两人一路躲躲藏藏,避开了所有护卫赶到了孟宏亮一家子人所在的大院落。

    “孟恬的房子在西边那排第三间,不管发生什么事,务必拿到保险箱内的东西,如果情况允许,将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两人展在一棵茂盛的树干上,看着下面的院落,孟秋雨小声叮嘱道。

    “知道了。”程樱应了一声,身形快如疾风,蹭一下就窜出了树干,在院墙上借力弹起,几个起落间便落入了院落中的石桌之旁。

    而此时,几名孟家护卫从一旁的过道中走出,孟秋雨亲眼看着这一幕,程樱的身形突然消失不见,当然他却感应到了程樱的藏身之处,竟然贴着石桌底躲了起来,孟秋雨除了能感应到程樱的气息,却是根本看不到女人的身形。

    几名孟家护卫沿着石桌而过,背影远去之后,程樱才现出身形,再次几个起落便进入了孟恬的房间。

    孟秋雨暗自感叹这忍术的高明,程樱还没有突破影之极限就已经有了如此高明的隐身术,那阴阳王如果来到自己面前,凭借对方对气息的隐藏,估计自己很难发现对方的藏身之处。想到这里,孟秋雨一阵唏嘘,阴阳王能成为黑榜前三的高手,看来绝不是浪得虚名。

    此时的程樱进入孟恬房间后,房间内孟恬的老婆正在换衣服,只感到一阵微风划过肌肤,她身子感到一凉,茫然的看了眼四周,急忙捂住了下垂的胸部,发现什么也没有后,才再次穿起了衣服。

    隐身于一张椅子后的程樱暗自鄙夷这女人臃肿丑陋的身体,眼角余光打量了几眼房间内的设施,目光落在了墙角一个镶嵌于墙壁内的仓储小柜,柜门被铁锁锁着,想必保险箱就在里面。

    悄无声息的来到孟恬老婆背后,程樱手中已经出现了一块手帕,对着女人抖了一下,孟恬老婆打了一个喷嚏,随即眼前一黑,倒在了床上。

    程樱现出身形,快步到了仓储小柜之前,也不知道身上哪里能藏得下,她竟然掏出一个挎包,从里面取出钢丝,小刀,轻描淡写的打开了铁锁,里面果然有一个银白色保险箱。

    根据孟秋雨提供的密码,程樱打开了保险箱,此时的程樱已经戴上了白色手套,看着保险箱上层内有一些首饰,金条以及现金,房契,合同等,她一股脑装进了一个黑色袋子中。

    看了眼下层,程樱的脸黑了,孟恬变态的竟然在这里放了很多情趣用品,居然还有一个飞机杯,她犹豫了一下,没有按照孟秋雨的指示把这些也拿上。而是目光落在了里面的一张U盘上,将U盘收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程樱再次回复了原样,将黑色袋子背在背上,从打开的窗户里窜了出去。

    PS:魂断一直在坚持,在努力,希望兄弟们也大力支持,鲜花很缺啊,求花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