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五十七章 留我一命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晚十点,孟秋雨如约来到了龙谭湖,碧波荡漾的湖水,高楼间霓虹闪烁映入湖心,这里的夜景美丽怡人。..夜风吹拂,站在湖畔,整个人都会感到轻松而惬意。

    点燃一支红双喜,孟秋雨的心情微微有些波动,就要揭开当年被掳走的真相,他有些期待,也有些难以压抑的愤怒。

    龙潭湖是京城一处观赏夜景的好去处,所以今晚的这里,不仅仅是孟秋雨一人,在他四周一家三口,亲密恋人,暮暮催老的老夫老妻很多,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孟秋雨眉角微微抖动了一下,没有转身,依旧看着前方的湖心。

    脚步声在他的右侧停下,一个戴着灰色呢绒帽子的男人站在了他身边,空荡荡的左衣袖随风微微摆动。

    “你很愤怒?很想杀了我。”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身旁的人同样没有看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你既然知道还敢来,想必是当年幕后指使你的人做了让你愤怒的事,杀人灭口没有成功,你逃了一条狗命。”孟秋雨冷声道。

    “聪明,不愧是孟凡的儿子,你比你老子更出色。既然你猜到了我的处境,那你应该也猜到了我为什么要来?”

    孟秋雨缓缓转身看向了身旁的男人,而后者也转过身来,抬起满是皱纹的老脸,一双鹰隼般的目光直视着孟秋雨。

    看着眼前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脸庞,孟秋雨心潮汹涌,就是眼前的男人让自己八岁离开了父母,也是这个男人将自己丢在了破损的船上,更是这个男人害的自己经历了多年的阴暗生活。

    仇人近在眼前,孟秋雨有一刹那的冲动当场捏碎对方的脖子,挖出对方的心肝,砍掉对方的四肢,这似乎都无法让他平息内心的怒火,怒到极致他冷静了下来。

    幕后指使者是谁,他隐隐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可是他依旧要亲耳听到。另外他也想知道这个独臂男人来见自己的真实目的,他可不觉得对方只是来寻死,必有所依,也必有所图。

    “你想报复当年指使你的人,所以你来见我应该会拿一些自认为能让我感兴趣的东西,说出你的筹码吧,乘我没有杀你之前,你还有机会和我谈条件。”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说道。

    独臂叟眼里闪现出一抹精光,点头笑道:“痛快,这么多年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像你这么高深莫测的年轻人了,当年的事情,我也是出于无奈,是我欠了孟飞一个人情,他帮扶过我一把,所以在他请我帮忙之际,我没有拒绝。”

    “这是废话,我不会同情你。”孟秋雨沉声道。

    “不是废话,这里面有隐情,我知道孟飞的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对于你们孟家很重要。”独臂叟阴笑道。

    “你是想说孟飞其实不是孟家人,而是赵家人吧?”孟秋雨撇嘴冷笑道。

    独臂叟眼里惊现震惊之色,难以置信的看着孟秋雨睁大了眼睛,摇头惊呼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猜的,你现在还有什么筹码?”孟秋雨冷笑道。

    “虽然你猜得到,但是你没有证据,即使你说出去孟家人也不会相信,而我却有孟飞不是孟家人的证据。”独臂叟很快恢复了平静,看着孟秋雨说道。

    “我要杀他,不需要任何证据。你的所谓证据,在我眼中没有任何价值。”

    独臂叟怔了一下,随即冷笑道:“孟秋雨,你以为你说这些话我就会感到恐慌吗?只要你答应放过我,并给我一笔钱,我就告诉你一切,我会远走高飞,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孟秋雨玩味的看着独臂叟,摇头笑道:“看来你根本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曾经有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在电刑,拷打,鞭笞,甚至割掉*的情况下都没有吐露过一个字,但是在我面前,他没有坚持五分钟,便告诉了我想要的东西,你知道我对他做了什么吗?”

    独臂叟脸色微变,眼神中隐现着不安和慌乱,后退了半步盯着孟秋雨道:“你想说什么?”

    “你知道躺在成千上万蚂蚁中的后果吗?那些蚂蚁会噬咬你全身的每一处肌肤,虽然可能一只蚂蚁咬你,你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但是上万只蚂蚁咬过之后,你的皮肤会烂掉。而这成千上万只蚂蚁会从你全身每一处孔洞,伤口中钻进去,吞噬你身体内的血液和骨髓,那种痛苦不知道你受得了吗?”

    孟秋雨呵呵一笑,看着独臂叟继续道:“当然,我只是在打一个比方,寻常蚂蚁是不会咬人的,但是你应该听说过一种食人蚁会咬人,而我手里也没有食人蚁。但我有一种拷问犯人的手法,真元力打入你的几处经脉之中,效果会比上万蚂蚁吞噬你还要痛苦百倍,就是在我这种手法下,那个杀手没有坚持五分钟。”

    听着孟秋雨这番话,独臂叟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这一刻的孟秋雨,在他眼中比魔鬼还要恐怖,他的心开始慌乱恐惧,再次后退了半步,强作镇定的冷声道:“孟秋雨,你想吓唬我,可没那么容易。”

    看着独臂叟的神色反应,孟秋雨身上邹然爆发出一股强大而阴冷的气势,牢牢的锁定了独臂叟,摇头笑道:“你一个黄阶初期高手,即使你离我千米之外,我也能眨眼间抓到你,你就别妄想着逃走,还是想想有什么筹码能让我暂时不杀你。”

    独臂叟脸如死灰,在孟秋雨的气势下他身子不由自主的再次佝偻着,颤抖起来,仿佛被一座大山压着,任凭他使出浑身功力,也无法抵御孟秋雨对他的威压。

    这一次他彻底慌了,眼神中流露出恐惧和震惊之色,他并不知道孟秋雨的厉害,只是听闻孟家长孙回归的消息。

    可此时一眼便被孟秋雨道破自己的实力境界,仅凭气势似乎都能将自己压碎的恐怖身手,他害怕了,恐惧的看着孟秋雨声音颤抖道:“孟秋雨,你如果要杀我,也不会让我说这么多废话,我真的不想死,不是我怕死,而是我不能死。我有一个女儿,她又聋又哑,一条腿还行动不便,当年就是因为我女儿,我才欠下了孟飞的人情,如果我死了,我女儿就没有了经济来源,她会饿死在街头。”

    孟秋雨眼神犀利的盯着独臂叟,冰冷的眼眸中杀意时隐时现,语气高亢的怒声道:“你有女儿,你会心疼。可我也是别人的儿子,我的父母难道不心疼吗?你把我带走,我的母亲有多思念你知道吗?我的父亲有多自责你又知道吗?十五年,我离开父母,我在外面又过的是什么生活?当我在破船上醒来,那时候的恐惧与无助你又知道吗?”

    近乎咆哮的怒吼让独臂叟整张脸都白了,周围一些观赏夜景的人也纷纷将目光投向他们,不明白这个年轻人和一个独臂残废发生了什么争执。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可我当年真的没有办法,本来孟飞是要我将你直接投进海里淹死,可我于心不忍才将你放在了船上,我知道这件事对你造成的伤害很大,对你的家人也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但我真的求求你,放了我,留我一命可以吗?”

    独臂叟声泪俱下,说着说着扑通一声,跪在了孟秋雨的面前。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握紧的拳头缓缓松开,凝视着眼前苍老的男人,沉声道:“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明天在孟家所有人面前说出你当年掳走我的真相,我会考虑放过你。但是如果你敢骗我,甚至存有任何侥幸之心,那我会让你尝试到人世界最惨痛的痛苦。”

    独臂叟眼里闪过一丝惊喜,急忙点头道:“我说,我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孟秋雨点点头,带着独臂叟上了不远处停着的车上,车子发动赶往了金华名都。

    到了金华名都后,孟秋雨带着独臂叟来到1012房间,房间内只有鬼面一人在,其余人都有任务在身,还没有回来。

    看到孟秋雨带着一个独臂男人回来,鬼面虽然心中疑惑,却也没有多问,而是神色淡然的打量着独臂叟。

    “说吧,孟飞是赵家人你有什么证据?”孟秋雨一脸冷漠的开口道。

    “我的母亲是一个妇科医生,她认识孟宏亮的妻子,孟宏亮的妻子当年爱着一个男人,却不是孟宏亮,她嫁给孟宏亮之前,就已经怀了身孕,而这个孩子就是孟飞。”独臂叟开口道。

    孟秋雨面色淡然,轻哼道:“那个男人应该就是赵家的赵洪峰吧?孟飞是他的儿子。”

    “不错,那个人的确是赵洪峰。”

    “那你手中保留着证据吗?”孟秋雨沉声问道。

    “有,有孟洪亮妻子怀孕的证明,而她嫁给孟宏亮则是在一个月之后。”独臂叟说完,从怀中拿出了一张发黄的医院证明。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眼鬼面道:“今晚你看着他,明天将他带到孟家。”

    说完,孟秋雨将医院证明揣入兜里,接通了孤星打来的电话。

    “好,我马上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