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六十一章 孟家内变【加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慢着!”

    一声颤巍巍的老嗓子喝止了要动手的冷漠,随即孟宏亮在两房媳妇的搀扶下,老脸紧张的走到了石膏人前。..

    他越想越觉得心里不安,小儿子失踪,现在突然有人送来了一个被石膏裹着的人,他隐约间猜到这里面有可能就是儿子孟恬,这一顿邦邦邦敲下来,好人都得被敲成死人,何况是一个被困在里面的人。

    孟飞沉吟了一下,也带着儿子孟青阳走了过来,随着孟宏亮三人检查起了石膏人。

    冷漠拿着铁锤看了眼孟秋雨,孟秋雨也没说话,这石膏是妖女特制,里面加了乳胶以及另外的黏性东西,想要慢慢刮下来可不容易,也只有像自己这样的高手用强大的真元力才能震碎石膏,而不伤到里面的人。

    以孟青阳的功力也办不到,他可不担心孟宏亮找到办法弄开,因为不伤到里面的人弄开是不可能的,妖女的手段他再清楚不过,不管怎么弄开,里面的孟恬都是一个死人。

    孟宏亮一家人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上摸摸,下碰碰,左瞧瞧,右看看,却是除了看到一双被血水模糊的眼睛和黑漆漆的鼻毛之外,再也看不到里面人的一丝肌肤,更别说判断出里面的人是孟恬。

    “飞儿,有办法弄开吗?”孟宏亮并不愿意让孟秋雨动铁锤敲开,所以看向了大儿子孟飞。

    孟飞皱着眉头转动着脑子,却也想不到合适的办法,于是看向自己的儿子问道:“青阳,你有办法吗?”

    孟青阳刚才也检查了石膏,发现很坚-硬也很坚固,可能除了用锤头砸开,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他摇了摇头,脸色有些深沉。

    孟秋雨暗骂装13,却也抱着膀子一点也不着急。

    孟家其余人也都围了过来,纷纷发表着意见,却也没有什么可建设性的好意见,还有一个脑子不开窍的青年说道:“要不送去医院或者公安局吧。”

    “你脑子进水了,这是送给咱们孟家的,再送出去,岂不是被人家笑话我们孟家无能。”脑子不开窍的青年被长辈训斥,涨红着脸闭嘴不敢再开口了。

    “好了,秋雨,砸开吧。”孟宏宇老爷子语气淡然的发表了意见,却是一锤定音,没人再敢反对了。

    孟秋雨哼哼一笑,对着冷漠点点头,后者拎起铁锤再次敲了起来,随着第一块石膏脱落,所有人脸色都变了,石膏果然是粘着身体,掉下来的石膏上沾满了血肉,而血水顺着石膏缺口便流了出来。

    冷漠不敢再敲了,不安的看向了孟秋雨。

    事已至此,在场的人都看的明白,里面的人弄出来以后估计也活不下去,石膏粘连着身体,这可是活活去掉一层皮肉。

    “大爷爷,还要继续敲开吗?”孟秋雨没有霸道的吩咐冷漠继续敲,而是看向了孟宏亮问道。

    孟宏亮老脸微微抽搐,这种情况孟秋雨问自己,还这么尊敬,这让老头子更加感到了不对劲,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沉声道:“敲吧。”

    冷漠再次拎起锤头又是一番敲打,很快,石膏一块块脱落,一个全身是血的血人暴露出来,当将脑袋上的石膏掰开后,所有人都惊呆了,这还是人吗?两个耳朵都没了,全身所有的皮都被扯了下去,血水犹在流出,血人也直挺挺倒了下去。

    所有女性都捂着眼睛不忍再看下去,而一些孟家青年则惊呼声不断,因为他们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这个血人按理说是女人,但是胸部平平,毫无突出之处。说是男人吧,两-腿间也看不到凸起,只有一个血洞。

    很快,聪明之人猜到了是怎么回事,这就是一个被割掉了卵蛋的男人而已。

    孟老爷子面色平淡,沉声道:“看看有什么证明身份的东西。”

    冷漠点点头,上前检查了一下还在抽搐没有死绝的血人,从脖子上扯下了一条红绳项链,拿到了孟老爷子面前。

    孟老爷子眉头深锁,淡淡看了眼红绳项链,吊坠是一个墨玉飞翔的骏马,他转向不远处的孟宏亮叹息道:“宏亮,过来看看吧。”

    孟宏亮也不用媳妇们搀扶,快走几步到了孟老爷子面前,接过冷漠手中的项链,看了几眼,全身剧烈颤抖,捂着胸口,满头冒出了冷汗,这老头心脏病又犯了。

    孟飞几人急忙奔了过来,扶住了脸色铁青,口吐白沫的孟宏亮,大声呼喊着爸爸,开始给老头吃起了速效救心丸。

    孟恬的老婆眼睛直直的看着公公手中的项链,这是丈夫贴身的东西,她一眼便认了出来。

    “啊!阿恬……”孟恬已经身材变形的老婆悲天忽地的痛哭失声,也顾不上再管公公,跌跌撞撞的奔向了血人,本想扑倒抱起血人,可能害怕或者不想脏了自己崭新的衣服,只是蹲在血人面前嚎啕大哭了起来。

    孟家其余人也都纷纷色变,闹了半天这居然是二老太爷的儿子孟恬,所有人面面相觑,浑身都感到一阵发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孟恬得罪了什么人?会在孟家大喜之日给孟家送了这么一份大礼。

    人群内的杨舒云身躯轻颤,她猜想过里面的可能是孟恬,但也不确定。此时知道果然是孟恬后,她的脸色变得煞白,心中既感到悲哀又觉得解气,紧紧咬着嘴唇极力克制着内心中的不平静。

    孟凡眼角余光瞥到了妻子的情绪变化,伸出一条手臂搂住了杨舒云的肩膀,杨舒云仰脸看了眼丈夫,心中温暖,一颗心也渐渐踏实了下来。

    孟凡深吸了一口气,也没有厚此薄彼,另一只手臂也拥住了方依云的身子。

    孟秋雨脸色淡然的掏出一支烟点燃,也没看地上快要死掉的孟恬,一脸笑容的回到了脸色同样苍白的林慕雪和柳冬霜身边。

    孟凡和杨舒云双双看向孟秋雨,三人对视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杨舒云心中感激而温暖。

    就在孟秋雨也学着老子左拥右抱,搂住林慕雪两女时,吃了速效救心丸的孟宏亮换过气来,在孟凡夫妇的搀扶下站起身,老脸气得都扭曲在了一起,冲着孟秋雨怒骂道:“畜生,是不是你干的?”

    孟宏亮这一嗓子吼得声音可十分洪亮,吓得孟秋雨差点将嘴角的香烟掉下去,这让孟秋雨的火气腾一下就冒了上来。

    孟老爷子和孟凡的脸色也变得阴沉下来,孟宏亮骂孟秋雨是畜生,那自己父子不也成了畜生,孟老爷子第一个不爽了,咳嗽一声,沉声道:“老二,你要干什么?”

    “孟宏宇,虽然你是我大哥,你也是孟家一家之主,但你如果今天还要护着这个畜生,我孟宏亮和你没完。”孟洪亮急火攻心已经失去了理智,孙子刚刚惨死,转眼儿子又死的凄惨,他都不用思考这件事和孟秋雨脱不了关系,这时候他岂能忍得下这口气。

    “放肆,你要造反不成?”孟老爷子眼睛一瞪,一家之主的威严不容侵犯,怒喝一声,所有孟家人的脸都变了。

    孟宏亮也豁出去了,挣开了儿子和媳妇的搀扶,迈步走到了孟老爷子面前,声音悲愤的大声道:“大哥,就算你是一家之主,但也要讲理吧?你这是要将我一家满门给灭了是吗?先是我孙子青书,现在又是我儿子孟恬,自从你这个野种孙子回来,我们家已经死了两个人,你给我一个交代?”

    孟老爷子神色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孟宏亮,沉吟了片刻,沉声道:“你要一个交代是吗?这么多年我一直容忍着你,可你却丝毫没有觉悟之心,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要不是你是我亲弟弟,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你,这么说,这一切都是你在指使孟秋雨这个畜生干的了?”孟洪亮气的张了张嘴,怒视着孟老爷子怒声道。

    “混账,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就算是我指使的又怎么样?你不是要一个交代吗?那我就给你一个交代,将孟宏亮一脉的人全部给我抓起来,等候我的发落。”孟老爷子一脸怒容的冷喝道。

    “大伯,你不能这样做,我们做了什么错事?你这是残害同族,独霸家族,我们不服。”孟飞急了,涨红着脸大声喊道。

    孟秋雨冷笑一声,身子已经窜了出来,犹如一道闪电般眨眼间便到了孟飞面前,一旁的孟青阳眼神一厉,凝聚功力攻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冷喝一声,一拳轰了出去,这一次下手却是丝毫没有留情,在他强大的力量下,孟青阳犹如脱了线的风筝,口吐血水飞了出去。

    孟青阳跌落在地上,刚好落在了鬼面的脚下,还没等他爬起来,鬼面已经一脚踩住了他的胸口,一股大力再次震得孟青阳仰天喷出一口血水,一张脸顿时变得死灰,却是无力再挣扎。

    一拳轰飞了孟青阳,孟秋雨嘴角噙着冷笑,转向孟飞冷笑道:“今天我就要让所有人看看,谁才是野种。”

    说话的同时,孟秋雨已经一把锁住了孟飞的脖子,单臂高举,将孟飞提到了半空中。

    PS:吐槽几句,魂断不争什么,也不抢什么,可有些人真的不太自觉,逐浪网的鲜花榜已经出现了病态现象,作者相互刷花支持,很多优秀的作品却得不到公正的位置,如果大家支持魂断,觉得魂断更新够给力,就献出你们手中的花花,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憋着一口气码字,实在窝心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