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六十二章 痛诉悲伤事【一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轰,孟家老小惊呆了,孟秋雨的速度太快,以至于他将孟飞举到半空时,孟家老小才回过神来。..转眼间,孟青阳被踩在那个送礼的丑脸男人脚下,孟飞又被孟秋雨控制,这一变故,属实让孟家老小有些惊惶不安。

    孟青阳的四名黄阶高手下属也在孟家人群内,看到自己的主子被制住,四人对视一眼,四道人影跃出人群向着鬼脸扑去。

    鬼脸抬头看着扑来的四人,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身子凌空而起,犹如离弦之箭一般迎向了四人。

    在孟家老小与护卫下人震惊的眼神中,五道身影在空中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拳脚声,闷哼声中,四道身影来的迅疾,去的也快速,四道身影倒退着飞出,砰砰四声,溅起一片尘土,四名黄阶高手倒在地上,脸上已是一片死灰。

    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鬼面神清气爽的飘落在地上,再次抬脚将要爬起身的孟青阳踩在了脚下。

    “孟秋雨,你这个混蛋,放了我儿子。”孟宏亮气的老脸铁青,转向孟秋雨怒吼道。

    孟老爷子微微摇了摇头,眼神中流露出一抹不忍,但也只是一闪而逝,老爷子对着冷漠等护卫喝道:“还等什么,将孟宏亮一脉全部给我抓起来。”

    冷漠等一群护卫不敢再迟疑,纷纷上前将人群内孟宏亮一脉的直系,旁系成员控制了起来,而冷漠则与另一名护卫头目走到了孟宏亮面前。

    “大胆,你们敢抓我?”孟宏亮怒喝道。

    冷漠脸色未变,上前一步将孟宏亮的双臂扭在了背后。

    “孟宏宇,你丧尽天良,你欺师灭祖,你要杀害自己的兄弟,你不是人。”孟洪亮状若发疯,奋力的挣扎着,对着孟老爷子叫骂了起来。

    孟老爷子面如寒冰,扫了眼身旁脸色不安的孟宏兵,严肃的说道:“宏兵,将老二一脉所有人关进地下仓库,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放出来,大寿结束后,我要和他们算算老账。”

    孟宏兵张了张嘴有些不忍,但看到大哥冰冷的目光,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转头看着小儿子孟景天沉声道:“景天,你负责看管,出了事,老子为你是问。”

    孟景天不敢多话,心中却是暗自感叹,孟家看来真要变天了,孟凡这个儿子回归家族后,这是要大清洗啊。幸亏自己一脉这么多年安分守己,没有做出任何愧对孟家的事情,否则,今天恐怕也难逃孟大伯这一家人的铁血手段。

    看着孟景天将三十多号人带走,孟家其余旁系成员则个个心中不安,尤其是平日里手脚不干净,张扬跋扈者,仗势欺人的一些孟家子弟,更是腿肚子都在打颤,担心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

    孟秋雨此时依旧高举着孟飞,孟飞略显臃肿的身躯剧烈的挣扎着,脖子被锁住,他的呼吸已经开始不畅,双腿瞪着,双手舞动着想要挣脱。可无奈孟秋雨铁臂钢爪,任凭他使出浑身的力量,都无济于事,他的双眼已经泛白,氧气供给不足大脑都开始出现了混乱。

    突然,孟秋雨的手一松,孟飞扑通一声倒在地上,趴在地上剧烈的喘息着,这个时候他才觉得平日里不在乎的空气,此时呼吸起来居然这么美味。

    “将孟恬的死尸带下去处理掉,将这里打扫干净,所有孟家子弟回主屋。”孟老爷子目光犀利的扫了眼所有人,沉声说完,迈步离开了。

    孟凡看了眼儿子,此时心里也有些琢磨不透儿子到底想要干什么,隐约间他已经猜到自己父亲和这小混蛋私下里有什么计划,却没有告诉自己,他心中有些无奈。

    “凡哥,咱们也走吧,秋雨会处理好一切,咱们应该相信他。”杨舒云也看了眼孟秋雨,随即转向丈夫柔声道。

    “是啊,凡哥,秋雨虽然莽撞一些,可在大事上却有分寸,回主屋吧,爸的情绪不太好,别气坏了身子。”方依云也劝说道。

    孟凡长出一口气,扫了眼儿子,在两位夫人的陪同下随着孟家其余人赶回了主屋。

    “慕雪,带着大家回主屋,我很快过去。”孟秋雨看了眼留下的林慕雪几女,点头说道。

    目送着林慕雪几女离开,鬼面拎着孟青阳来到了孟秋雨面前,低声问道:“少主,接下来有什么指示?”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孟秋雨开口问道。

    “只等着宴会开始,紫枫已经带着独臂叟等候在了不远处,需要他现在将人带来吗?”

    “通知他赶过来。”

    鬼面点点头,随即拨通了紫枫的电话。

    一旁缓过气的孟飞听到独臂叟的名字后,一张脸顿时苍白如纸,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等了不足五分钟,紫枫开着车赶了过来,下车后,一脸紧张不安的独臂叟跟随在紫枫身边,看了眼地上的孟飞,脸色不自然的看向了孟秋雨。

    “走吧,去孟家主屋。”孟秋雨淡淡看了眼独臂叟,转身离去。

    鬼面和紫枫拎起孟飞父子,带着独臂叟跟随在了孟秋雨身后。

    进入孟家主屋,除了孟老爷子两兄弟坐在太师椅上,其余人全部站立在两侧,看到又多出一个一头紫发,长的俊美白净的诡异青年和一个独臂老男人,孟家老小都疑惑起来。

    杨舒云则眼睛睁大,她认出了紫枫,不正是那天夜里突然出现救了自己的年轻人吗?在她打量紫枫之际,后者则抬眼看了她一眼,微笑着点点头。

    杨舒云心里有些别扭,虽然丈夫理解并更加爱护起了自己,孟秋雨也替自己报了仇,可曾经的经历却是她永远也无法治愈的伤痕,她知道紫枫也知情这件事,表情有些不自然。

    孟秋雨指了指独臂叟,眼光扫了眼孟家老小开口道:“这位独臂男人,或许有人认识,或许有人听说过他的名字,王麻子剪刀铺,他就是老板。”

    “对,我想起来了,我去他那里买过剪刀,他家剪刀很好用。”孟家一个中年女人应和道。

    孟家很多人也恍然大悟,很多人也的确听说过王麻子剪刀铺的王独臂,只是大家心中很好奇,把这么一个带到孟家,这孟秋雨要干什么?

    “我八岁的时候就离开了父母,你们知道我是怎么丢失的吗?”孟秋雨语气略显低沉,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张开眼他脸上隐现着悲愤之色。

    “就是这个男人,当年是他把我掳走,送在了一艘破损的船上。”

    听完孟秋雨的话,孟凡夫妇眼睛睁大,浑身颤抖着看向独臂叟,夫妻两眼神中喷着怒火,孟凡的眼底都流露出了强烈的杀意。

    孟老爷子两兄弟也脸色阴沉,神色冷漠的注视着独臂叟。

    而孟家老小则惊讶中带着好奇,不解中充满疑惑,都想不明白这个卖剪刀的残疾人怎么会跑到滨海掳走孟凡的儿子。

    林慕雪几女也个个杏眼怒睁,对孟秋雨的遭遇痛心之余也气愤着独臂叟。

    面对孟家人愤怒的目光,独臂叟额头冒出了冷汗,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孟秋雨担心父亲暴怒下一掌劈了独臂叟,上前一步挡在了独臂叟面前,神情悲痛的仰天深吸一口气,语气低沉的开口道:“八岁,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的童真烂漫年纪,一个依赖父母亲人,毫无独立生活能力的孩子,但不幸却降临在我的身上。当我从船上醒来后,破损的船只已经漂荡在了大海中,船只在下沉。”

    听到这里,所有人的心揪在了一起,目不转睛的盯着孟秋雨,等他讲诉自己的遭遇。

    “我很害怕,海水已经淹没到了我的胸口,我从海水中挣扎着爬到了船的最高处,我放声的大喊着救命,我哭着喊着呼唤着我的父母,他们在哪里?但是周围都是茫茫的大海,没有一个人,我的声音在大海上回荡,最后又传回我的耳朵。”

    “船沉了,我在海水中拼命的挣扎,我抱住了一块船板爬了上去,那时候的我已经忘记了害怕,因为天已经黑了。我很饿,也很渴,我的肚子在咕咕的叫,我的嘴唇已经干裂,而我的大脑也开始混乱,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就在我要昏迷之际,海面上有亮光闪烁,有船只向着我这里驶来,那是一艘游艇,上面的人看到了我,好心的他们救了我。”

    听到孟秋雨得救,孟家所有人长出了一口气,但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为孟秋雨感到心酸,八岁的孩子经历了那些恐惧,这一辈子恐怕都会活在阴影中。

    孟秋雨深吸一口气,继续讲道:“可是这只是噩梦的开始,船上有两对夫妇,还有一个和我同岁的女孩子,她叫小娟。他们是在海上旅行的一家人,年轻的一对刚刚新婚不久,他们的哥哥和嫂子带着他们在海上度蜜月,他们对我很好,准备尽快赶到岸边,将我送到警察手里。但是就在当晚,却出事了。”

    孟家人的心是一阵轻松一阵紧张,被孟秋雨的故事彻底吸引了注意力,一个个紧张的看着孟秋雨,想知道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从睡梦中被子弹声惊醒,当我醒来后便闻到了血腥味,出现了两个高大的汉子将我和小娟带出了船舱,小娟的父母和叔叔婶婶已经被那些人射杀,他们倒在血泊中,都睁着眼睛,满脸的痛苦。这些人没有杀我们,把我们带到了另一艘船上,将我们带到了一个海岛上,那里就是地狱,我的童年就是在哪里度过,而在一个月之后,小娟死在了我的眼前。”

    孟秋雨没有再继续讲下去,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冰冷的转向孟飞,指着孟飞怒声道:“当年将我带走的是独臂叟,而这一切的幕后指使者便是孟飞。是他们一家人合计出来的阴谋,不但要杀了我灭绝我们这一脉的希望,也是要打击我的父亲。”

    PS:祝兄弟们情人节快乐,有情人终成眷属,单身者马年遇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