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六十三章 孟家耻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飞?”

    孟秋雨说出孟飞的名字后,孟家老小惊呼声四起,一些脾气火爆的年轻人甚至都开始怒火汹涌,嚷嚷着要惩治家族败类。阿甘小说网年长者也满脸愤慨之色,这可是天大的阴谋啊,十几年前就开始执行,下手的目标还是一个八岁的孩子,这让他们个个震惊之余感到怒不可歇。

    孟凡悲痛的脸空有些扭曲,怒视着地上一脸死灰的孟飞,拳头握的嘎嘎直响。方依云刚才就泣不成声,听着儿子所讲的经历,她的心都碎了,此时更是满腔悲哀,杨舒云紧紧拥着她的肩膀,此时也是满脸泪水。

    林慕雪几女也已热泪盈眶,看着场中那身形挺拔,但却满眼忧伤的男人,孟秋雨到底经历过什么磨难,她们无法想象,但是男人那满身的伤疤,却让见过的林慕雪和柳冬霜心痛而疼惜,两女已经捂着嘴巴哽咽出声。就连程樱都眼圈泛红,看着孟飞,眼神中闪现着阴寒的杀意。

    孟老爷子一脸深沉,浑浊的老眼中却也隐现着滔天的怒意,握在手中的茶杯微微轻颤,茶水溢出却仿若未知。

    “畜生,家门不幸啊,孟宏亮生的好儿子啊!”孟老三一拍桌子,老爷子情绪很激动,胡子都翘了起来,脸色铁青的指着孟飞,气的浑身哆嗦。

    扫了眼孟宏兵,孟老爷子深吸一口气道:“老三,你也听到了,指使者是孟飞,但幕后却是孟宏亮一家的阴谋,现在,你还觉得我这个大哥不公吗?我抓他们一脉不对吗?”

    “大哥,你没有错,这些欺师灭祖,丧尽天良的混蛋就该满门灭绝,孟家容不得这种卑鄙小人。”孟老三语气颤抖的说道。

    孟老爷子点点头,一双老眼凝视了片刻孟秋雨,随即扫了眼其余孟家老小,沉声道:“我孟宏宇执掌孟家之后,唯一的心愿便是将孟家发扬光大,带领孟家一族永享太平,庇荫子孙万代。这么多年我这个家主公不公道,你们都清楚,孟家在我掌管几十年中,经历过很多险难风云,是你们的团结,保住了我们孟家的长盛不衰,老头子今天在这里谢谢大家。”

    孟老爷子说话的时候,已经站了起来,七十岁的老头,堂堂孟家之主,佝偻着身躯对着四周所有人鞠了一躬。

    孟家老小心神震荡,却也个个含泪。虽然有些人曾经没有受过重用,甚至有些人被老爷子惩罚过,但这一刻,得到老爷子一句谢谢,一个郑重的鞠躬,所有人都不再有任何怨言,他们只有感动和对老爷子的敬畏。

    所有人心里都明白,孟家之所以还能坚持到现在,挺住了赵钱两家的多年打压,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的老者,在他的英明领导下,孟家才没有在势力纵横的京城没落,没有退出五大家族的舞台。

    孟秋雨也颇为感动,老头子居然会唱出这么一出戏,他也很意外。不过这时候他才明白,老爷子为何能被这么多人敬畏,因为老爷子赏罚分明,铁骨铮铮;也因为老爷子不畏强势,运筹帷幄;更因为老爷子威严中还有一种不屈的精神,和他这能屈能伸,一颗公正却坦荡的心。

    “今天是我老头子的七十大寿,这本该是一个喜庆之日,但却发生了这种令人痛心的事情,说实话,老头子我也一直不知道我的孙子到底经历过什么惨痛的磨难,但我听依云说起过,秋雨满身都是伤疤,今天,我也想看看。”

    老头子话锋一转,看着孟秋雨开口道:“秋雨,脱掉你的上衣。”

    孟秋雨心中一阵苦笑,这煽情的戏码老头子用的可是炉火纯青啊,经过自己刚才一番悲痛的讲诉,此时再被孟家老小看到自己的伤疤,那效果必然惊人,情绪激动的孟家人很有可能立刻撕碎了孟飞全家人。

    苦笑之余孟秋雨还有些腼腆,被这么多人看自己脱掉衣服的样子,他也有些难为情,虽然不脱裤子,但也很害羞。

    所以,孟秋雨俊脸露出一抹羞涩,扭扭捏捏的脱下了外套,看了眼老爷子尴尬的问道:“爷爷,真的要脱掉?”

    “少废话,脱!”老爷子沉声道。

    孟秋雨满脑门冷汗,这怎么有种小姐面对强势嫖客的架势,不脱都不行。于是他只好解开衬衫衣扣,褪去衬衫之后,露出了他健壮的上肢,以及健美的肌肤。

    只是在他的胸前以及后背上,却是犹如蜘蛛网一般,纵横交错爬满了各式各样的伤疤。虽然孟秋雨突破了悟道境界,血肉再次淬炼,很多细小伤疤已经若隐若现,可这恐怖的疤痕却也让孟家老小惊得目瞪口呆。

    看到效果达到了,孟秋雨急忙穿上了衬衫,眼神中再次流露出了哀痛之色,那忧伤的神情看的孟家所有女性都心生怜惜,恨不得将他涌入怀中好好疼惜一番。

    “大家都看到了,这就是秋雨的经历,一个八岁的孩子经历了什么样的磨难才能留下这么多疤痕,这么多年他是怎么活下来的?老头子我无法想象。这一切都是孟宏亮一家造成的,是他们的野心和狠毒给了秋雨这么多伤害。”孟老爷子语气沉痛的叹息道。

    孟老爷子的话音刚落,孟家老小疯狂了,义愤填膺的纷纷怒骂声不断。

    “畜生,猪狗不如的一家人,杀了他们。”

    “孟飞,你这个杂-种,垃圾,点了他天灯。”

    “去死吧,你这王八蛋。”一个脾气火爆的孟家青年脱下了鞋子砸向了孟飞,跳着脚要冲进来干掉孟飞。

    “好了,大家都安静,还有一件事更加可恨,是我们孟家的耻辱。”孟老爷子大声喝止道。

    待孟家老小安静下来后,孟老爷子看着孟秋雨道:“秋雨,告诉大家吧。”

    孟秋雨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了一张五十多年前的医院病患记录,由于年代已久,已经有些泛黄,同时他也拿出了另两份DNA化验单。

    “我手中拿着的这份是五十多年前一家医院一位妇科大夫记录的怀孕报告,而患者叫李翠云。”孟秋雨扬起那份泛黄的纸张,高声说道。

    孟家年轻一辈还有些茫然,李翠云的名字很多人都很陌生,可是孟家长者们却脸色微变,他们自然知道李翠云就是孟宏亮已经过世的妻子,也就是孟飞的母亲。

    “或许你们会奇怪,为什么我要拿出这份怀孕报告?”孟秋雨目光扫过所有人,陈茵了片刻道:“因为报告上李翠云怀孕的日期是嫁入孟家前一个月,也就是说李翠云未婚先孕。据我打探的情况,当初孟宏亮迎娶李翠云也是家族联姻,他们在婚前只见过一面,也是在双方家长陪同下商量婚事的细节,他们没有过任何接触。”

    孟秋雨的话引起了轩然大波,事实已经很明显,李翠云怀孕,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孟宏亮的骨肉,所有人看向孟飞,眼里流露出了鄙夷与厌恶之色,这绝对是孟家的耻辱,孟飞居然才是一个野种。

    “为了证实这件事,我先后得到了孟宏亮和孟飞的DNA化验结果,结果证实,他们不是父子。”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原来这个混蛋才是野种,给我们孟家蒙羞啊。”孟家长者们纷纷悲呼,指着孟飞越发的怒不可歇。

    孟老三神色最为愤慨,看向孟老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大哥,孟飞的亲生父亲是什么人?我们居然抚养培育了一个野种五十多年,耻辱啊!二哥这个糊涂虫居然养虎为患,给别人养大了儿子,还让这个野种残害咱们孟家子弟,是可忍孰不可忍呐。”

    “老三,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糕,因为这一切都是阴谋,要不是秋雨发现这件事,孟家就要大祸临头了。”孟老爷子紧闭着双眼悲声道。

    孟家老小纷纷震惊,厅堂内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孟老爷子,静等着他说出大祸临头的内幕。

    “秋雨,告诉大家吧。”孟老爷子神色颓丧的坐回了太师椅,缓缓闭上了双眼。

    孟秋雨清了清嗓子,众目睽睽下指着独臂叟开口道:“这个王独臂的母亲就是当年给李翠云检查身体的妇科大夫,也是李翠云的好友,他母亲知道李翠云的隐私。李翠云喜欢一个男人,嫁给孟宏亮之前,她怀的孩子就是这个男人的野种。”

    吊起了所有人的胃口,孟秋雨眼神冰冷的沉声道:“这个男人就是赵家的老不死赵洪峰,孟飞是他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