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六十九章 纳兰父女到来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看到赵语菲羞怯,孟秋雨哼哼一笑,身子凑近了赵语菲,眼里闪过一丝邪魅的笑容,盯着赵语菲精致秀美的脸蛋,舔了舔嘴唇,道:“如果你想亲我,那我就勉为其难,满足你一次,算是报答你送我回来的恩情。阿甘小说网”

    “孟秋雨,你这个臭流氓,花-心鬼,我才不想亲你呢,快走开啊。”赵语菲羞得满脸通红,连脖子都染上了红晕,小心脏更是砰砰直跳,被孟秋雨这突如其来的流氓话语晕的大脑都失去了思考力,紧张的向后仰着身子,双手推向了孟秋雨的胸膛。

    “哎呀!”孟秋雨突然闷哼一声,额头上再次现出了冷汗,捂着胸口,一脸的痛苦之色。

    “孟秋雨,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赵语菲吓坏了,急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心里是后悔而自责,暗骂自己不小心,明明知道孟秋雨胸口有伤还推他那里。

    孟秋雨痛苦的神色转眼间消失,嘴角再次扬起邪魅的笑容,看着快要哭出来的赵语菲笑道:“没关系,我原谅你的粗心大意。”

    “啊!你,你在骗我,你这个骗子,我打死你。”赵语菲惊愕的再次张大了小嘴,随即羞恼而气愤的要打孟秋雨。

    “慢着,我可是有伤在身。”孟秋雨呵呵一笑,将胸口挺起,一脸的坏笑。

    赵语菲扬起的手僵硬在空中,一张俏脸气呼呼的瞪着孟秋雨却是最终没有打下去。

    “哼,孟秋雨,你就是个大坏蛋,专门欺骗女孩子的大坏蛋。”赵语菲嘟着红唇,气得酥胸轻颤,恶狠狠的说道。

    孟秋雨眯着双眼打量了赵语菲几眼,轻笑道:“好了,开个玩笑,不然你太紧张了。现在下车吧,宴会已经开始了,咱们进去。”

    “我才不去呢,我要回去。”赵语菲堵着一口气,此时耍起了小性子。她有些委屈,满心急切的来见孟秋雨,看到他受伤,担心又心疼,此时却被他作弄,她的心里很气恼。

    盯着赵语菲看了几眼,孟秋雨深吸一口气道:“那好吧,注意安全,再见。”

    说完,孟秋雨迈腿下车,头也没回的进入了孟家大院。

    赵语菲错愕的再次张大嘴,委屈的顿时流下了眼泪,这混蛋太气人了,自己也只是耍耍小性子,想让他哄一下,没想到这臭流氓居然一点都不开窍,说走就走。

    满心的委屈与悲愤,让赵语菲痛哭失声,拍打了几下方向盘,又捂着小手哭的更厉害了,随后,狠狠的瞪了眼孟家大院,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进入孟家大院的孟秋雨仰望天空,轻轻叹息了一声,眼角流露出一丝不忍,他知道这样会让赵语菲难过,可他只能这么做,家族世仇横隔在自己和赵语菲之间,这是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自己和赵语菲注定会成为敌人,所以他也不想再招惹对方。

    在苏州的时候,他便猜到了赵语菲是赵家人,可那时的孟秋雨却不在乎这些,孟赵两家之间的怨隙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所以他对赵语菲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感。

    滨海的时候,虽然和赵语菲也没接触几次,可他看得出来,赵语菲性子很直率,也很善良,没有豪门千金的傲气,他欣赏赵语菲这种性格。加上女孩和刘中华教授辛苦数十日帮自己研究出了化妆品种类,所以孟秋雨心里也很感激赵语菲。

    即使这样,孟秋雨也只是将赵语菲当做了一个普通的相识者,连朋友都算不上。

    刚才遇到赵语菲的那一刻,孟秋雨甚至脑海中闪过要不要干掉对方的念头,他可不想让赵语菲将自己胸口受伤的事说出去,不然传到青龙耳中,青龙立刻可以确认自己就是死神。

    虽然青龙猜测自己是死神,但也仅仅是猜测而已,他没有证据。刺杀主席可是掉脑袋的大罪,青龙一旦确定了自己的身份,就会告诉主席,不但自己处境凶险,还会连累到孟家。

    在孟秋雨犹豫的那一刻,他从赵语菲眼神中看到了关切与紧张,孟秋雨的心动摇了,这种关切的眼神他意识到,赵语菲对自己似乎动了情。

    刚才的一番试探,孟秋雨确认了心中的想法,他心中没有窃喜,反而有些沉重,这是他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和赵家交锋已经拉开帷幕,自己将要做的事情,赵家每一个人都会恨自己,但是赵语菲除了仇恨自己却还会有痛苦,伤害一个爱上自己的女人,孟秋雨开心不起来。

    心情沉重的返回后大院,林慕雪几女自然已经不在这里,宴会已经召开,所有人都去了主屋。

    孟秋雨换了一身衣服,拿出手机拨通了妖女的电话。

    后者估计一直拿着手机,迅速接通了电话,惊喜的小声问道:“亲爱的,你终于回来了,你在哪里?”

    “我马上过去,你通知孤星,让他找时机离开宴会场,我去替他。”孟秋雨轻笑道。

    “好,你没受伤吧?”妖女语气关切的问道

    “受了些小伤,不碍事。”

    挂了电话,孟秋雨离开后院赶去了主屋。

    而此时的宴会场内,宾客们正在和孟家人纷纷祝贺,孟老爷子还在主屋中和一些尊贵宾客交谈,外面的客人也只有孟家其余人招呼了。

    孤星易容的‘孟秋雨’也在主屋厅堂中,林慕雪和柳冬霜两女坐在他左右,杨冰凝和程樱以及孟清妃几人也在这一桌上,知道孟秋雨是假扮的也只有程樱一人。

    林慕雪几女还一直很疑惑,平日里废话一大堆,嬉皮笑脸的孟秋雨此时却老神在在,一本正经,坐在那里文静的像个小姑娘。

    “老公,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林慕雪关切的抓住了男人的手臂,问道。

    “肚子有点难受,我去趟卫生间。”孤星很不自在,担心露陷,学着孟秋雨的声音说完,微微挣开林慕雪,低着头走了出去。

    林慕雪心中更加疑惑了,这个坏家伙搞什么鬼?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似得。

    走出主屋的孤星刚好看到了妖女在对他使眼色,于是随着妖女走到了一个僻静处,知道孟秋雨平安回来,孤星长出了一口气,随即跑去清洗脸上这些易容之物去了。

    当孟秋雨赶到宴会场后,妖女也看到了他,对着他点点头,孟秋雨便知道孤星离开了,于是吊儿郎当的进入了主屋厅堂。

    “这么快就回来了?”

    挨着林慕雪坐下,女人好奇的问道。

    “是啊,慕雪老婆,刚离开一会,你就这么思念老公,赏你一个鸡屁股吃,吃啥补啥。”孟秋雨哼哼邪笑,却夹着一块鸡胸脯递到了林慕雪碗里。

    林慕雪脸色一红,扫了眼碗里的鸡胸脯,想到吃啥补啥,暗骂男人流氓。不过她也很开心,上个厕所孟秋雨就恢复了本色,他终于踏实了下来。

    而就在此时,冷漠快步走了进来,走向旁边桌子上的孟凡,躬身道:“孟爷,东北纳兰皇爷的长子纳兰鸿宇带着女儿来祝贺了。”

    孟凡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笑容,东北王居然也派儿子来为父亲祝寿,他自然满意。只是心中担忧着儿子,他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带着冷漠走了出去。

    其余几张桌子上这些京城有头有脸的人也听到了冷漠的话,杨军笑道:“纳兰鸿宇那家伙来了,今天我可要让他钻到桌子底下。”

    孟老爷子坐在几位京城高官之间,轻抚胡须,嘴角也满是欣慰的笑容,只是老爷子眼角余光却瞥向了孟秋雨这里,他也不知道刚刚进来的这小子是不是真的孙子,心中也很担忧。

    孟秋雨刚塞进嘴里一块肉,听到纳兰鸿宇带着女儿来了,他的脸刹那间更白了,他知道事情坏了,这纳兰鸿宇可不仅仅是来祝贺这么简单啊。

    “又怎么了?怎么还流出了汗,是不是肚子又难受了?”柳冬霜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孟秋雨的额头,笑着问道。

    孟秋雨艰难的将一口肉咽进去,对着两女苦笑一下,摇了摇头。

    “秋雨哥,你今天怎么怪怪的?给我们讲一些好玩的事情呗。”孟清妃眨着眼睛说道。

    孟秋雨更郁闷了,讪讪一笑道:“不用我讲,很快就会有好玩的事情发生了。”

    说话间,纳兰鸿宇的朗笑声传来,在孟凡的陪同下,两人说笑着进入了厅堂。

    而在他们身后,纳兰小朵一身淑女打扮,文静而优雅,手中拎着一个很大的礼盒,俏生生的模样我见犹怜。

    看到这对父女后,孟秋雨直接将脑袋爬到了桌子上,心中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孟伯伯,恭喜七十高龄,多年未见,您还是这么硬朗,真是老当益壮啊。”纳兰鸿宇首先对着孟老爷子抱拳恭贺起来,一张脸都笑成了花。

    “呵呵,贤侄客气了,你爸爸也还好吧?”孟老爷子点头笑道。

    “很好,老爷子也很惦记您老,说要找个时间来和您老一起喝喝茶。对了,孟伯伯,这是我的女儿,叫小朵。”纳兰鸿宇恭敬的笑着,将女儿拉到了孟老爷子面前。

    “孟爷爷,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侄孙女给您拜寿了,这是我给您准备的贺寿之礼。”纳兰小朵略有些紧张,微微红着脸恭敬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