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七十六章 忍者球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家内堂中,孟秋雨盘腿坐在老爷子平日里休息的木床上,他的额头布满汗珠,浑身也像是被水蒸了一般冒着丝丝白气,俊美的脸庞依旧苍白,时而还流露出痛苦之色。阿甘小说网

    从进入主屋后,他便让几女将自己扶进了这里,这种孟家关键时刻他却伤势严重,只能被保护起来,这不是孟秋雨的风格。所以他要尽快修复伤势,恢复功力出去主持大局。

    孟秋雨知道这可能是赵家派人来营救孟飞父子,既然赵家主动来犯,那必然来势汹涌,他也在担心孟家能否抵挡住。

    虽然孟家不可能没有隐藏势力,可谁知道那些势力隐藏在何处?或许就在京城某处,也可能在外地。就算在京城之中,远水解不了近渴,当那些势力赶来后,孟家早已损失惨重了。

    孟秋雨最近状态一直不好,云南一战之后,虽然意外突破,但他的旧伤却未彻底痊愈,最近又连番的耗损功力,和青龙大战的时候,他并不是最佳状态。

    当然,孟秋雨也知道自己最佳状态时也不可能是青龙的对手,境界上的差距可不是依靠所练功法的强大能弥补,不过这也让孟秋雨心里很自傲,至少他感觉得到自己和青龙的差距并不算离谱,只要再突破一个境界,越级挑战青龙即使不敌,估计也不用再逃跑。

    孟秋雨这想法也属于自娱自乐,天知道他突破需要多久,他突破的时候,人家青龙就不再突破。

    孟秋雨现在之所以打不过青龙依旧不怕对方,那是因为自己小弟多,这就叫小弟多,气势足,自己虽然打不过青龙,但可以群殴他。以孟秋雨的判断,自己和影子联手,加上孤星和妖女牵制对方,青龙也只能憋屈的逃跑。

    不得不说,孟秋雨有时候也很奸诈,早在心中盘算过,所以现在他也不想再低调,青龙胆敢来找自己麻烦,呼啦一群人上去群殴对方,青龙不逃就得把命留下来。

    为了给孟家人树立一个强大的形象,这一次孟秋雨玩的有些过火,把自己给弄得差点昏迷过去,不过他当时那肉身接子弹,势不可挡的威风也足以让孟家人对他的强大感到敬畏了。

    青龙的剑气可不同于一般强者的真元力,以孟秋雨玄天九变的强悍自愈力也短时间内无法修复伤势。此时又耗尽功力,他再次恢复起来就有些艰难,而且胸口处的剑伤更是让他疼痛难忍,现在的孟秋雨所承受的痛苦,不比自己突破时轻松。

    在他修复伤势之际,外面发生的事情他也听得清晰,却是丝毫不敢分心,现在任何突发情况都有可能让他真元力逆流,走火入魔。

    三名面色阴冷的老者进入厅堂后,只看到程樱一人站在前方,使剑的老者当即眼里便闪现出了赤果果的贪欲。好一个身材美妙的骨感美人,那曼妙的身材曲线以及那带着煞气的绝美容颜,让这个老家伙恨不得立刻将程樱给就地正法了。

    其余两名老者也露出惊艳之色,以他们这种年纪还能见到美女有想法,年轻时那绝对是色魔中的饿鬼。不是同道中人岂能臭味相投义结金兰,三人自然是一丘之貉,都贪恋美色,只是使剑的老家伙更比较沉迷这方面而已。

    “小美人,孟秋雨在哪里?让他出来,我就不伤害你。”为首的老者目光扫过孟家老小,眼睛再次一亮,人群内方依云和杨舒云让他也动了邪念,而林慕雪和柳冬霜同样让他感到这一趟没白来。

    “哼,秋雨如果在这里,你们只有惨死的下场。”程樱厌恶的看着三人,冷哼一声道。

    “大哥,这个美人让我来对付,你们找孟秋雨。”使剑的老者阴笑一声,身子已经窜了出去,即将到达程樱面前的时候,长剑向着程樱的胸部刺来。

    他自然不是要伤害程樱,而是要挑开程樱的衣衫,这老流氓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程樱美丽的身子。

    程樱眼里寒芒一闪,身子诡异的扭曲躲开了这一剑,双手快速摆动,似乎在画着符咒一般,在程樱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实质化的光球,光球直奔使剑老者胸口砸来。

    使剑老者神色微变,他没想到这个娇滴滴的美人居然还这么厉害,这个光球中仿佛凝聚中庞大的力量,让他感到莫名的不安。

    他不敢硬接,身形闪动,光球擦着他的身体飞了过去。

    嘴角露出一丝阴笑,使剑老者哼哼笑道:“小美人,你喜欢玩球是吧?那我陪你好好玩。”

    说着,他就要再次向程樱使出流氓招数。

    就在此时,那名使刀的老者急声道:“老三,小心。”

    随着对方的警示,使剑老者只感到背后一股凌厉的劲风袭来,吓得他浑身冒出冷汗,身子也应变迅速,弯腰前倾堪堪躲过了砸向他后背的东西。

    原来砸向他后背的东西是程樱刚才攻击他的光球,居然又返了回来,再次回到程樱手中,闪现着莹润的光泽,在程樱的手中缓缓转动。

    “忍者球,她是忍者中的隐忍。”为首的老者眼里露出惊讶之色,张口喊道。

    忍者球,顾名思义是忍者使用的一种攻击手段,是由体内精气凝结而成的光球。寻常忍者是没有这种实力可以凝结出光球的,但是隐忍可以。

    这种忍者球由于是隐忍本身的精气聚集而成,也是她身体的一部分,所以可以随心所欲的被使用者控制,用来与高手相拼,既可以当做暗器,也能当做兵器。

    但是由于忍者球是隐忍的精气凝聚,一旦被敌人破损掉,那隐忍就会身受重伤,轻则功力耗损,重者当场毙命,如果不是生死攸关的时刻,隐忍不会使用这种手段。

    这时程樱居然铤而走险使用了忍者球,也是她不得不和三名老者拼命,动用忍者球之后,隐忍相当于多了一个强大的帮手,以她的功力应付一人容易,想要阻挡三人,她也只能使用忍者球了。

    被吓出一声冷汗的使剑老者眼里露出了怒意,长剑指向程樱怒声道:“好一个小丫头,居然还是隐忍,今天就让你功力尽废而死。”

    说话间,长剑轻颤发出一阵剑鸣之声,老者已经舞动长剑攻向了程樱。

    程樱手中的忍者球快速弹出,而她也擦着长剑而过,手掌翻飞,锋利的指甲划向了老者的胸口。

    老者身子偏移躲开忍者球,却没有躲开程樱的攻击,胸口传来一阵疼痛,衣衫裂开之处,已经溢出了血水。

    这时候用刀的老者也感觉到自己兄弟一人不是程樱的对手,看到忍者球再次翻转着攻向使剑老者后背,他斜刺里窜出,刀芒涌动,一刀劈向了忍者球。

    程樱可不敢让他斩到忍者球,心念意动,忍者球忽左忽右闪避,突然拐了一个方向砸向了为首的老者。

    而程樱却是丝毫不给使剑老者喘息的机会,身形鬼魅般的到了他的另一侧,手中银芒一闪,手心中已经多了一脉忍者镖,当做兵器刺向了对方握剑的手臂。

    为首老者看到忍者球袭来,浑身凝聚气势,一掌拍了出去,但忍者球却像是顽皮的小孩,忽上忽下突然又转变方向砸向了用刀的老者。

    用刀老者一刀劈空,刚转过身来看到光球又直奔面门而来,气的怒喝一声,再次扬刀斩落,却依旧没有斩到,光球再次弹向了为首的老者。

    为首的老者也大为恼火,以他们的功力可也不敢被忍者球砸中,里面凝聚的庞大力量足以让他们受伤。

    看到光球再次袭来,他怒声道:“老二,老三,这丫头古怪,我们摆阵。”

    说话间,他已经拍出一掌,身子弹落在了用刀老者身边。

    使剑老者这一次又被程樱暗算,手臂中招被忍者镖刺中,疼痛下也不敢继续和程樱单打独斗,虚晃身形,到了两位兄长身旁,三人呈三角形阵型与程樱对峙起来。

    看到三人要合力对付自己,程樱手中的忍者球突然消失不见,双手再次摆动,也不知道在凝聚什么强大的攻击手段。

    看到她的动作后,三名老者面色凝重,都不敢轻举妄动,害怕中了暗算。

    可是等了足有五分钟,程樱依旧在摆动双手,用刀的老者等得不耐烦了,怒声问道:“臭丫头,你玩什么花招?”

    程樱咯咯一笑道:“我在锻炼双手的灵活度啊。”

    三名老者气的差点吐血,闹了半天被这丫头给耍了,这哪里是要凝聚什么强大的攻击,这是在拖延时间啊。

    程樱的确是在拖延时间,以她一人之力绝对挡不住三名强者,一旦有两人缠住自己,另一人大开杀戒,厅堂内的孟家人无一幸免,而在里面用功疗伤的孟秋雨也会被伤害。

    看到三名老者不主动攻击,她也自然乐得故弄玄虚。

    “臭丫头,她在拖延时间。老二,老三,你们缠着她,我去找孟秋雨。”为首的老者咒骂了一声,身形弹起,已经落在了林慕雪和柳冬霜面前。

    而其余两名老者一左一右已经攻向了程樱。

    PS:新的一周,花花和票票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