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七十七章 血染厅堂【二更求花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那小子在哪里?”为首的老者脸色阴寒的盯着林慕雪几女,眼神中却隐现着贪婪之色。阿甘小说网

    面对老者,林慕雪虽然心慌,可神色间没有丝毫害怕之色,眼神直视着老者摇了摇头,绝美的容颜上露出嘲讽的冷笑,开口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让你知道他在那里。”

    “呵呵……,看来你是那小子的女人,如果我杀了你,他想必会出现吧。”老者上下打量了林慕雪几眼,阴笑道。

    听到老者要杀林慕雪,方依云紧张的手心中都是冷汗,就要上前保护自己的媳妇,却被杨舒云紧紧抱住。后者摇了摇头,同样一脸的紧张,可她更加理智一些,这个老者可是高手,要杀孟家这些人,不费吹灰之力。

    如果让对方知道方依云是孟秋雨的母亲,很有可能会用方依云和林慕雪的性命一起来B着孟秋雨现身。

    现在孟秋雨身受重伤,还在内堂中疗伤,知道母亲和妻子命在旦夕,也只能出现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如今的孟秋雨已经成了孟家人的希望,这些人是来杀害孟秋雨的,杨舒云自然不愿意孟秋雨出事,能拖一时是一时。

    “你那就动手吧,孟家的媳妇不怕死,想让我出卖自己的男人,你做梦。”林慕雪一脸坚定之色,怒视着老者大声道。

    老者眼帘一挑,哈哈笑道:“很好,既然你不怕死,那老夫就成全你,我会一个个杀,直到孟秋雨出现。”

    “大家和这个老鬼拼了,孟家男人岂能贪生怕死。”孟景天突然在人群内大喊一声,第一个拎着板凳走出了人群。

    林慕雪一句话让他很震动,孟家的媳妇都不怕死,自己这些孟家男人岂能当缩头乌龟,让几个女人来面对危险,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

    随着孟景天的出头,其余孟家年轻人也都个个气势高涨,呼啦一下,十几个年轻人拿着板凳,攥着烟灰缸站到了孟景天身旁。

    由于孟家所有人全部挡在内堂门前,所以这三名老者都没看到后面还有屋子,不然他们也会猜到孟秋雨应该在里面,此时为首的老者并不知道孟秋雨受伤,还以为他在孟家别处和自己人在打斗。

    他虽然凶狠,可他还真不敢将孟家所有人给杀了,孟家灭门,华夏高层绝对会雷霆大怒,彻底调查此事,赵家都保不住自己三兄弟,甚至会为了平息这件事,将自己三兄弟推出来绳之以法。

    虽然不能灭门,但杀几个孟家人震慑一下却无妨,于是老者眼里凶光一闪,扬手拍出一掌,对着孟景天几人轰了过去。

    看到老者要行凶,程樱心急如焚,可被两名老者缠着,她是分身乏术。

    孟家所有人惊呼声响起,却也一个个不再恐惧,纷纷奔出就要和老者拼命。这些孟家年轻人那一个不是他们的子弟,孟家未来的希望,一旦被杀光,孟家那还有未来。

    老者这一掌凝聚着排山倒海一般的气势,一名玄阶强者要杀这些普通人,自然一掌就能让孟景天等人骨肉碎裂而死。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从孟家人群后凌空跃出,仿佛一座大山般挡在了孟景天众人面前,神色冷漠的挥出一拳,庞大的气势爆发而出,挡下了老者这一掌的攻势。

    “(老公)秋雨!”林慕雪几女惊喜的热泪盈眶,孟秋雨终于出现了,她们一颗心激动而欣喜,紧张的心也踏实了下来。

    孟家老小也停止了要和老者拼命,再次退后,看着孟景天等人面前一脸杀气的孟秋雨,孟家人同样神情激动。

    扫了眼和程樱激战的两名老者,孟秋雨眼神冰冷的看向为首的老者,眼神中闪现着浓浓的杀意,沉声道:“你要找我是吗?敢来孟家行凶,你会死的很惨。”

    老者脸色变得凝重,自己六层功力的一掌居然被眼前的小子轻易挡下,他不敢轻视孟秋雨,上下打量了孟秋雨几眼,冷笑道:“你就是孟秋雨?”

    孟秋雨没有回答老者,而是暗自凝聚着功力,准备一招将对方解决。以他现在恢复了五层功力的身体,也只能速战速决。

    刚才在内堂中疗伤,却也将外面发生的所有事听的一清二楚,他同样心急,担心程樱出事,更担心林慕雪几女被伤害,可是功力只恢复了不到两层,以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连一人也挡不住。

    程樱不顾危险动用忍者球拖住三名老者,孟秋雨心中担忧却也感动,不敢分心,快速的修复着伤势。而程樱给他的恢复拖延了时间,直到刚才情况危急时,孟家人终于展现出了他们不怕死的精神,团结一心起来。

    这样的情况孟秋雨也很满意,这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状况,想要让孟家强大,靠他一人不够,只有孟家所有人团结起来,才能无往不利,无坚不摧。

    眼看着孟家年轻一辈就要遭到毒手,孟秋雨自然不敢让这种惨剧发生,于是停止疗伤出现了。

    看到孟秋雨不理会自己,为首的老者脸色一寒,怒声道:“黄口小儿,大言不惭,我先杀了你再说。”

    话音未落,老者全身功力运转,浑身衣衫无风摆动,厉喝一声,快如疾风,眨眼间便到了孟秋雨面前,双掌翻飞,漫天掌影,强大的气劲将孟家周围的人都刮的脸皮生疼。

    “找死。”孟秋雨眼神眯起,冷哼一声,雷霆神拳最霸道的一拳轰向了老者,一声惊雷震得孟家人都耳膜生疼。

    拳掌相交,孟秋雨虽然只有五成功力的一拳,却也不是一名玄阶初期高手可挡,而雷霆神拳更是一种威力强大的拳法,内劲吐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涌向老者胸口,他张嘴喷出一口血水,身子直直退出七八步,撞翻了几张桌椅。

    还不等他站稳身形,孟秋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已经出现在了老者面前,手臂一闪,一抹血雾飞溅,老者浑身一颤,双眼圆睁,眼神中尽是不甘和难以置信,而他的脖子却被孟秋雨掌刀划过,生生割断了他的咽喉。

    飞起一脚,孟秋雨踹在了老者的胸口,老者犹如一脉出膛的炮弹,直直飞出了主屋厅堂。

    用功调息着体内紊乱的气息,孟秋雨暗自苦笑,功力不足太憋屈,仅仅杀一个玄阶初期高手居然再次耗损了他两层的功力。

    此时的程樱已经陷入了危机,再次凝聚出忍者球和两名强者对敌,这种攻击手段十分耗损她的精气,缠斗了这么久,她已经后力不济,身体开始变得虚弱。

    两名老者也不再怜香惜玉,下了狠手要辣手摧花,两人的联手又十分默契,以至于程樱累的香汗淋漓,娇喘吁吁。要不是孟秋雨出现让她无了后顾之忧,不再分心,早已被两名心狠手辣却又好色成性的老鬼给害了性命。

    孟秋雨一招要了为首老者的性命,激起了两名老者的怒意,双双暴怒下要灭杀了程樱,再给自己大哥报仇,程樱闷哼一声,一条右臂一个不留神被使剑老者剑气擦伤,鲜血刹那间浸染衣袖,疼得她整条手臂都抬不起来。

    看到程樱受伤,孟家人纷纷惊呼,一个个为她担心起来。这女孩虽然只是孟凡的干女儿,但今天舍身保护孟家人的勇气,却也让孟家人不再将她当做外人。

    孟秋雨停止调息,跃身扑入战圈,挡下用刀老者的攻击,一把将程樱拉入怀中,飞起一脚击退使剑老者,眼神关切的问道:“伤得重吗?”

    “不碍事,只是擦伤。”程樱秀眉紧蹙,额头流着冷汗,酥胸剧烈起伏的摇头道。

    “辛苦了,到一边疗伤,我来对付他们。”孟秋雨松开程樱,转身看向两名老者,眼里已是一片冰冷的杀意。

    “混蛋,杀了我们大哥,纳命来。”使刀老者怒视着孟秋雨骂了一句,厚背大刀高举,浑身气势怒涨,一道实质化的刀芒凌空斩下,便欲将孟秋雨劈成两半。

    同一时间,使剑老者也带着仇恨的杀意,一片剑芒闪烁,横扫孟秋雨的腰腹。

    孟秋雨身子邹然跃起,全身旋转擦着刀芒而过,擦身而过使刀老者之际,一记鞭腿扫向了对方的后背,而他则凌空扑向了使剑的老者。

    使刀老者一刀落空,背后风声传来,不敢转身,身子直直向前窜去。

    而使剑老者攻击无效,来不及变招,孟秋雨便到了他的面前,霸道的一拳轰向了他的脑袋。

    他知道孟秋雨的厉害,此时也只能用功抵挡,已经被程樱伤了的手臂抬起挡在了面前。

    卡擦一声传来,孟秋雨含怒的一拳直接斩断了他的手臂,拳势未减轰在了老者面门。

    血光喷溅,红白之物飙射,使剑老者被一拳击中面门,整张脸都炸裂而开,一颗头颅也四分五裂,死的凄惨而悲壮。

    孟秋雨一拳轰杀一人,却是丝毫没有停顿,身子反扑使刀老者。

    而使刀老者此时也转过身形,却是一眼便看到自己三弟脑袋都被打碎了,惊得脸色煞白,心中恐惧代替了仇恨,竟有了逃跑之念。

    但孟秋雨的攻击眨眼而至,他长刀劈出十几刀试图挡下孟秋雨。

    孟秋雨岂能让他有逃跑的机会,身形诡异的扭动,所有攻击被他化解,一只手已经诡异的从刀芒中探出抓住了对方握刀的手腕。

    “来孟家行凶,只有死路一条。”冰冷的话语中,孟秋雨手掌吐出内劲,生生折碎了老者的手腕,另一只手握拳击向了对方的胸膛。

    剧烈的疼痛让使刀老者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当他反应过来之际,只觉得胸口一痛,随即一股凉风涌入身体,他全身力量都被抽空了一般,低头一看,孟秋雨的整条手臂都进入了自己的胸口,从背后穿出。

    孟秋雨冷笑声中,手臂抽出,抬起一脚将老者踹出了厅堂。

    PS:谢谢兄弟们花花,继续投花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