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八十三章 尤物苏媚【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苏媚眨眼看着孟秋雨,柔笑道:“国涛叫它百花酿,我称之为忘忧,只是这两个称呼都有些不尽人意,不如你给起一个名字怎么样?”

    孟秋雨抹了把额头冷汗,自己小学都只上了一年级,虽然平日里也没少班门弄斧,可让自己起一个好听的名字却有些为难。阿甘小说网

    但面对苏媚一双柔媚秋波中的期待之色,孟秋雨也不好意思让人家知道自己没文化,于是沉思了起来,脑海中将自己知道的那点墨水搜肠刮肚一番,突然让他想到了一个名字。

    “色比凉浆犹嫩,香同甘露永春,这样的美酒想必采用的水质就是这太液秋波中的清泉水,不妨叫做春露白。”孟秋雨呵呵笑道。

    苏媚眼波微转,点点头自言自语道:“唐人喜欢用‘春’字来为酒命名,故而有富水春,蓬莱春酒等美名,一宵露白几度生死,执子之手笑泯情仇,意涵我这美酒甘甜中又带有辛烈,只是这情仇何在?又有谁能与我执子之手,与之偕老呢?”

    说这番话的时候,苏媚眼波中荡漾着一汪秋水,眼眸流转,深深的看着孟秋雨。

    孟秋雨浑身一阵不自在,暗自苦笑这女人不会是勾引自己吧?自己也只是随意想到的名字,哪里会想到苏媚引申出这么伤感的意境。

    “呵呵,自古多情空余恨,一朝生死两茫茫,人世界太多的无奈无从选择,夫人身份尊贵,主席可是万金之体,放在古代那可是真龙天子,夫人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孟秋雨苦笑道。

    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苏媚摇头道:“我和国涛认识的时候,他刚当上主席,前妻因病去世,他比我大了一纪,其实我们没有感情,现在也只是相敬如宾,或许在世人眼中,我身份很尊贵,大多女性羡慕我,可我内心中的孤寂与情丝又有谁能了解?”

    孟秋雨心中微动,虽然他自贬没文化,可他的见识与所学绝不比一些才高八斗的文人墨客少,如果他没记错,古人一甲子六十年,这一纪可是十二年,这种说法现代人已经很少有人所用,这苏媚通古博今,算得上一个奇女子。

    苏媚内心中到底有什么忧伤?现在直言和孙国涛没有感情这又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孟秋雨一时间心中胡乱猜测,随即一个邪恶的想法诞生,莫非这女人是夫妻生活不满足,有些春心荡漾?

    以孟秋雨的想法,孙国涛毕竟已是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夜以继日,呕心沥血的为国家大事辛苦,这身体状况肯定不怎么样,而这苏媚可是刚刚年过四零,正是女人如狼似虎的年纪,两人在一起办事肯定也不能尽人意,苏媚心中会有这样的不满足也是人之常情。

    想到这里,孟秋雨目光扫了眼苏媚成熟诱人的身体,暗叹可惜,这样的尤物嫁给一个老男人白瞎了。

    就在孟秋雨心思不良之际,苏媚轻笑道:“秋雨,来,吃点桂花糕,这也是我亲手做的,你尝尝。”

    孟秋雨急忙收敛心神,夹起一块桂花糕送入口中,味道滑软油润、软糯甘饴,浓郁的桂花香气已经是花香袭人,的确比很多街头小贩卖的更加可口美味。

    “好吃,夫人,您可真是玲珑心,有着一双巧手,不论这美酒,还是桂花糕,都是极品啊。”孟秋雨由衷的赞美道。

    “嘻嘻,难得听到有人夸赞,那就再喝一杯,对了,现在应该叫做春露白,这个名字我很喜欢。”苏媚略显顽皮的眨眼一笑,再次给孟秋雨斟满了一杯。

    孟秋雨也不推拒,属实这美酒让他很享受,比一些所谓的珍酿名酒更加芬芳可口。

    再次一杯进肚,孟秋雨只觉的浑身四肢百骸都有种暖洋洋的感觉,舒坦之余身上的血液也再次流动加快,他微微晃了晃脑袋,暗叹这酒后劲不小啊,两杯就上头了,再喝下去,估计就要离醉不远了。

    看到孟秋雨俊脸微微泛红,苏媚娇笑道:“秋雨,你的酒量不错哦,知道国涛每次喝多少吗?”

    孟秋雨眼神疑惑的看向苏媚,后者却是抿嘴娇笑,端起自己面前的一杯酒,浅尝辄止,随后笑道:“国涛每次喝半杯,一杯就醉了。”

    孟秋雨心中一震,随即便感到自己真的有些头脑发晕起来,眼前的苏媚也变得有些朦胧,不过这朦胧之中却是更加的妖娆而妩媚。

    此时,孟秋雨也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似乎要沸腾了一般,全身逐渐变得燥热起来,这种现象他突然想到了被下药后的效果,他脸色微变,看着苏媚惊呼道:“你给我下了药?”

    摇摇头,苏媚柔笑道:“你想多了,是这酒的作用,现在身体一定很热是吧?那就把外套脱了吧,我给你喝点东西,很快你就会清静下来。”

    说着,苏媚缓缓起身,两截笔直纤细的小腿在孟秋雨眼前晃悠,看的孟秋雨更加浑身燥热,连一双眼睛都似乎要喷火一般,他的兄弟也在逐渐膨胀,裤子起了帐篷。

    苏媚微微一笑,转身从旁边的木头柜子里取出一瓶蓝色玉壶,再次坐下身给孟秋雨面前的酒杯倒满,这次酒杯中的却是浅蓝色液体。

    “喝了吧,不然你会很难受,除非你想做点什么,不然就乖乖喝掉,我是不会害你的。”苏媚轻笑道。

    孟秋雨此时已经暗自运转起了玄天九变,以玄天九变的特殊功效,他的身体丝毫不怕任何毒药,任何毒药进入体内都对他造不成伤害,可是此时却是无法将体内的酒气B出体外,他不由的暗自惊叹,这酒真的有这么大的后劲?

    而最让孟秋雨感到惊奇的是,他的确没察觉到自己有中毒的嫌疑,这酒水居然还有壮-阳的功效,这的确神奇。

    抬眼盯着苏媚打量了几眼,孟秋雨不敢多看,一狠心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这次的液体清甜而爽口,像是饮料,但却绝不是饮料,犹如清凉的甘泉,进入独自后通体都传来了一丝凉爽,他身上的燥热也逐渐消减了许多。

    “一杯恐怕不够,再喝一杯吧。“苏媚眼神揶揄的一笑,再次给孟秋雨倒了一杯。

    孟秋雨也不客气,再次喝了进去,浑身再次变得舒坦起来,丝丝凉气沁人心脾,果然那股燥热气息消散,不由的心中震惊,这苏媚给自己喝的有什么东西?比解药还管用。

    “怎么样?现在身体舒服了吧?”苏媚一脸狡黠的笑容,望着孟秋雨咯咯笑道。

    孟秋雨心中无奈而苦笑,这苏媚身上有太多新奇的东西,自己又一次体验到了冰火双重天的感觉,就如纳兰小朵调制的美酒一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是苏媚这春露白更加的妙不可言。

    “夫人,如果我说你差点害得我犯了杀头的大罪,你相信吗?”孟秋雨咧嘴笑道。

    苏媚秀眉一挑,盯着孟秋雨脸色微红,娇嗔道:“原来你也是一个小坏蛋,是不是刚才心里有不好的念头?”

    孟秋雨也不再装什么正人君子,也不再怕苏媚恼怒,眼神扫了眼苏媚迷人的身体笑道:“夫人的魅力自己难道不知道吗?是个正常男人喝了这春露白,估计都会生出亵渎之心。”

    “只是没有人敢表现出来,更没有人敢说出来,孟秋雨,你胆子很大嘛,就不怕我生气,告诉国涛?”苏媚娇笑道。

    “我想你是在故意让我出丑,更是在试探我的定力,如果我有冒犯的动机,你早就大喊一声,外面的保镖冲进来将我就地击毙了,我可不敢死的稀里糊涂。”孟秋雨摇头笑道。

    苏媚咯咯一笑,点头道:“原来大名鼎鼎的孟家长孙也有害怕的事情,我还真以为你无法无天呢。”

    孟秋雨神色一怔,看着苏媚却不明白这女人又想说什么。

    “昨天孟家宴会,国涛和我去参加宴会的途中遇到了袭击,那个人如果我猜得不错就是你吧?”苏媚突然盯着孟秋雨笑道。

    “夫人,这种事情可不能乱猜,刺杀主席可是杀头的大罪,我可不敢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孟秋雨心中暗惊,却是故作惊慌的苦笑道。

    苏媚眼神幽深的望着孟秋雨轻笑道;“我有一种能力,过目不忘,凡是被我见过一面的人或者物,即使他变换任何形态,我都能一眼认出,虽然你蒙着黑布,但你的眼睛我不会认错。”

    说话间,苏媚从身旁拿起一粒纽扣放在了方桌上,笑呵呵的盯着孟秋雨道:“记得这枚纽扣吗?上面有指纹,如果我拿着指纹去鉴定,就知道谁帮你系的纽扣,不是你自己,就是你的妻子林慕雪,要不就是那个大明星柳冬霜,你还不承认吗?”

    孟秋雨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当时被青龙一剑划伤胸口,纽扣也掉了一颗,没想到居然被对方拿到了手中。早上穿衣服的时候,的确是林慕雪帮自己整理的衣服,上面自然会有林慕雪的指纹,只要一鉴定,结果自然一目了然。

    看到孟秋雨神色凝重,苏媚柔笑道:“不用害怕,你对国涛没有杀意,你也只是为了阻止我们赶去孟家,估计你也猜到孟家宴会会有惊变,不想让国涛犯险,也是为了孟家不承担责任,所以我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

    孟秋雨紧紧盯着苏媚,语气低沉的问道:“夫人,你今天请我来恐怕还有其他用意吧?现在不妨明说吧。”

    “很好,我想让你帮我做点事情,作为回报,孟家成为京城第一家族,这个条件你愿意吗?”

    PS:兄弟们花花支持一下吧,好几天没动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