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九十九章 父子谈话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下了飞机,回到孟家已经是晚上十点,萧雪妮被方依云以及柳冬霜几女拉入了后院,孟秋雨却被老爷子留在了主屋厅堂内。..

    明日就是孟宏亮出殡的日子,孟家核心层的人员全部在场,按照孟家习俗,今晚要安排晚辈守灵。

    孟宏亮一家死光光,现在守灵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孟家其余子弟的身上。

    “大伯,孟凡弟弟最近忙的事情多,秋雨又一路劳顿,我看今晚守灵的任务就让我和景天来吧。”孟昊天首先发言。

    孟景天也连连点头,看了眼孟秋雨笑道:“秋雨的女人刚怀孕,这时候也需要他晚上照顾,我和大哥以及子雄,子皓四人轮番守夜足够了。”

    “这一次,不同,你们所有人都要守灵,前半夜孟凡和秋雨,后半夜你们再轮换,孟家断绝了一脉,你们的二伯为孟家做出过巨大贡献,虽然临老犯了糊涂,可这最后一程,不能让他走的太冷清。”孟老爷子不容抗拒的说道。

    孟老三也点点头,对大哥的安排很满意,孟凡父子前半夜守灵,后半夜自然也能休息。

    孟秋雨张了张嘴,一肚子郁闷,自己晚饭还没吃呢,替一个毫无感情的老头子披麻戴孝,还要守灵,他这心里不太乐意。

    孟凡瞪了他一眼,沉声道:“走吧,我们守到一点、。”

    说完,孟凡转身走出了主屋,孟秋雨也不好再说什么,接过孟子皓帮他准备好的白色孝衣穿戴在身上,吊儿郎当的走了出去。

    灵堂就设在孟洪亮的院落中,冷漠带着十几名护卫守在这里,当孟秋雨赶到后,孟凡已经双膝跪在棺木旁,手里还在烧着冥钱。

    孟秋雨叹了口气,也只好挨着父亲跪下,死者为大,他这心里也就不和孟宏亮这老头计较了。

    现在才十点多,守到一点近三个小时,还要一直这样跪着,孟秋雨感觉很无聊,暗自想着要不要把柳冬霜喊来,陪着自己唱几首小曲,或者让孟清妃这丫头来,讲一些搞笑故事,这样和老子呆在一起,也没什么共同话题解闷。

    “秋雨,雪妮是萧家的长女吧?”孟凡突然开口问道。

    孟秋雨愣了一下,却也明白萧雪妮的身份想掩饰都难,如果连这点都查不出来,孟家也就没有资格成为京城五大家族之一。

    点点头,孟秋雨撇嘴说道:“但是她和家族有些恩怨,她已经不打算回归萧家了。”

    萧雪妮和青龙的兄妹丑闻,孟秋雨自然不愿意让太多人知道,就是自己的老子,他也不想告诉。

    孟凡皱了皱眉头,看了眼儿子,深吸一口气道:“萧雪妮十八岁突然辍学,从此以后下落不明,而萧家也从不提及此事,想必有不想让人得知的隐情。秋雨,如今雪妮为你怀孕,我们孟家却不能失礼于萧家,你二爷爷下葬后,我陪你去萧家提亲。”

    孟秋雨眼神一厉,转向父亲道:“爸,这是我和雪妮的事情,不需要多此一举。”

    “什么叫你们的事情,这是孟家的事情,雪妮的身份迟早会被京城人得知,萧家也会收到风声,到了那时,萧家来找孟家要说法,我们怎么应对?一个萧家我们虽然不怕,但别忘了萧家那可怕的青龙,他要找孟家麻烦,谁能挡得住?”孟凡沉声道。

    孟秋雨张了张嘴,却是无言以对,父亲的话不无道理,惹怒了青龙这个恐怖人物,自己也防不胜防,万一这混蛋大开杀戒,自己又能保护得了几个孟家人。

    想到萧雪妮的悲惨经历,萧家人对她的不闻不问,孟秋雨就为女人感到悲愤,去萧家为女人讨还一个公道,孟秋雨早心中有了这样的冲动。

    可是一旦到了那时,恐怕这件丑闻也就无法掩盖了。再次揭起女人内心中的伤痛,孟秋雨不忍心。

    看到孟秋雨脸色阴晴不定,孟凡摇头道:“秋雨,如果因为雪妮,而让你和青龙成为死敌,爸爸不会坐视不理。青龙虽然强大,可也只是一个人,孟家即使损失惨重,也会守护家族的女人。何况她已经怀上了你的孩子,我这个当公公的,也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孟秋雨心中一震,看向父亲沉吟了片刻笑道:“看来,您终于打算暴露孟家的势力了,赵家派人袭击孟家,您和爷爷都按兵不动,就是想看看我的势力如何吧?”

    孟凡脸色微微一僵,神色不自然的再次烧起了冥钱,随口说道:“能灭了云南王的人,自然也有能力保护孟家,没有真正和赵家开战前,孟家岂能随意暴露势力。”

    孟秋雨哭笑不得,很想说一句,你和老头子都是老狐狸,从自己回归孟家之前,恐怕就开始算计起了自己这点家底。

    不过孟秋雨却也暗自贼笑,想知道自己的势力,可也不那么容易,国外的势力自己根本都没动用过,也就带回来孤星几个高手,暗影一族更是自己最大的底牌,孟秋雨才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些秘密。

    “爸,这一次赵家老鬼一连死了两个儿子,想必不死也被气的剩下半条命,您打算什么时候对赵家动手?”孟秋雨咧嘴笑道。

    “赵家暂时不能动,赵家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动了赵家,会给孟家带来大灾难。”孟凡一脸严肃的看了眼儿子说道。

    孟秋雨撇嘴冷笑,盯着父亲看了几眼,说道:“您是想说赵家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势力吧?血蝴蝶是吗?其实我有很多事情都想问你,如果方便,告诉我想知道的一切,您和血蝴蝶有没有关系?”

    孟凡脸色一变,扫了眼不远处的冷漠几人,低声道:“臭小子,血蝴蝶的强大不是你能想象的,想要灭咱们孟家,只是弹指间。我警告你,不许再惹恼这个组织,你杀了云南王已经引起了这个组织的不满,只是为什么他们现在还容忍你,就是因为你是我儿子,如果你动了赵家,孟家都会被你牵连。”

    “呵呵,那看来我的猜测不错,我想咱们孟家,赵家甚至钱家,杨家,都是血蝴蝶的成员吧,八大宗师除了云南王,到底还有那几个?”孟秋雨沉声问道。

    孟凡一脸凝重之色,摇头道:“秋雨,你为了滨海韩家,三番五次和血蝴蝶作对,这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听我的话,不要再管韩家,他们的手中的家传宝物对血蝴蝶上面的人很重要,他们是一定要拿到手中。”

    “那慕雪的家传宝物呢?为什么会在您的手里?你又为何让母亲保管?”孟秋雨皱着眉头问道。

    “什么?你母亲把玉佩拿了出来?”孟凡惊得脸色煞白,随即双手挠着自己的脑袋呵呵笑了起来。

    “这会害了咱们孟家,你母亲是不是把玉佩给了慕雪,当做传家宝了?”

    “不错,玉佩现在就在慕雪的手中。”孟秋雨淡淡的说道,眼神却是犀利的看着父亲。

    “你要立刻把玉佩拿回来,这东西不能让人知道在慕雪手中,不然她会有危险。林一秋当年意外死亡,血蝴蝶一直在暗中调查慕雪,知道她根本不知道林一秋的家传宝物,所以才一直没有动她,不然她根本活不到现在。”孟凡急切的说道。

    孟秋雨看着父亲,沉吟了片刻问道:“那为什么慕雪父亲的玉佩会在您手中?为什么您不把这个玉佩交上去,而是要让我妈妈保管。”

    “我当年还没有加入血蝴蝶之前,就在滨海认识了林一秋。我俩一见如故,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他也知道我是孟家长子的身份。在你丢失后,我和你母亲回到了孟家,但我一直都和林一秋有联系。突然有一天,他告诉我有人在跟踪他,监视他,他偷偷联系了我,让我帮他找出幕后之人。”

    眼神中流露出了回忆之色,孟凡轻声道:“于是我安排人暗中调查,却发现这些人太神秘,随着调查,我越来越感到了这个组织的强大,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林一秋,他便让我答应他一件事,一旦他出事,让我保护好他的女儿林慕雪。”

    “就在他发生意外的一个星期前,他告诉了我一个地方,说有重要的东西藏在哪里,如果他出事,就让我将那东西拿走,永远不要交给他女儿。”

    摇了摇头,孟凡苦笑道:“他果然出事了,我原先也以为是这个组织干的,为了给他报仇,我便有了打入这个组织的想法。于是我便开始慢慢接触这个组织的人,终于有一天,他们找到了我。”

    “加入这个组织以后,因为我是孟家的长子,所以我的地位很高,帮组织做了一些事情后,我见到了其余人,包括杨家的杨军,赵家的赵天阳,钱家的钱多金,还有云南王杜云飞,以及东北王纳兰德。还有两人,一个是林子峰的父亲林云,最后一个则是九大常委中的另一人。我们被称为八大宗师。”

    “那你们的上面是那些人?”孟秋雨急切的问道。

    “四大护法,但是我们谁也没见过,所有命令都是使者下达。我们只知道四大护法都是绝顶强者,曾近我见过一人,一招灭杀一名玄阶高期强者,他戴着银色面具,所以我没看到他的真面目。”孟凡苦笑道。

    孟秋雨心中一惊,一招灭杀玄阶高期强者,自己都做不到,也只能是地阶中期或者地阶高期强者了,而能指使这些人的血蝴蝶头领,又是什么样的强者呢?天阶高手吗?

    想到这里,孟秋雨额头冒出了冷汗。

    PS:差一朵破210,有花的兄弟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