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二十八章 闭门不见【二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一夜,杭州城内草木皆兵,月明星稀的夜晚却仿佛乌云压顶,让人喘不过气来,沉闷而压抑。阿甘小说网

    虽然有些夸张,但杭州城内的各大家族就是这种心情,一整夜,有人欢喜有人愁,只因为一个人,一件事,孟家长孙到了杭州,还被一群有眼无珠的杭州富少们给得罪了。

    当事人孟秋雨却根本不知道事情居然这么严重,和慕容博几人找了一家高档酒吧,一直喝到凌晨三四点,才结伴离开,去了叶柔订下的酒店。

    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孟秋雨摸了摸还有些发昏的脑袋,暗自苦笑,曾几何时,自己哪敢贪杯,这似乎是第一次喝成这种德性。

    猛然坐起,孟秋雨看向了身旁,只有自己一人,衣服也好端端穿在身上,他才松了一口气。此时孟秋雨的心态仿佛醉酒的少女一般,生怕被人给酒醉后占了便宜。

    其实他和少女的心态又不同,他是担心自己醉酒后把叶柔的便宜给占了,不是他不敢,也不是不愿意。而是他更希望在清醒的状态下,浪漫的氛围中,浓情蜜意之后和叶柔水到渠成,水*融,这样才能体会到两人第一次的美妙,也不会让叶柔觉得委屈。

    毕竟女孩子嘛,都很重视自己的第一次,不管是不是自己喜欢的男人,都渴望在愉悦的心情下,感受那成为少妇的美妙过程,以及男人对自己的体贴。稀里糊涂被一个满是酒气的男人给强行占有,即使心里愿意,可也会留下遗憾。

    翻身从一旁拿过外套,孟秋雨掏出了红双喜烟盒,里面刚好还有一支,他心满意足的叼在嘴上,准备点燃。

    房门突然打开,叶柔身穿白色束腰连衣裙,雪白细腻的小腿没有包裹在丝袜内,光洁的小脚上套着一双酒店拖鞋,神情慵懒而性感。

    在她的怀里抱着一套衣服,盯着孟秋雨翻了翻白眼,叶柔啐骂道:“刚醒来就抽烟,不许抽,快去洗澡,把这身衣服换上。”

    说着,叶柔走到床边,放下衣服后,从孟秋雨嘴里将烟给拿掉了,仿佛贤惠的小妻子一般,拉着孟秋雨让他去洗澡。

    “小柔,你还没嫁给我呢,就开始管着我,是不是迫不及待想要成为我的小娇妻?”孟秋雨嬉皮笑脸,被叶柔推着走出房间,扭头看着女孩笑道。

    “臭美,谁想当你的小娇妻,我是替慕雪在照顾你。”叶柔俏脸上绽放着一抹娇晕,却也神态羞喜。

    “可是慕雪每次都伺候我洗澡,给我擦背揉腿,这个你能做吗?”被叶柔推进了浴室,孟秋雨转身嬉笑道。

    “滚,流氓,慕雪会给你擦背,揉腿,你想的美。”叶柔红着脸骂了一句,砰一下把门给关上了。

    孟秋雨讪讪一下,叶柔还是比较了解林慕雪的性格,小夫妻一起洗澡多次,林慕雪似乎也只给自己擦过一次背,至于揉腿,那是自己讨好林慕雪,想让那女人这么温柔的对待自己,似乎不太可能。

    “衣服放在门外,洗完后自己拿。”不多时,叶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孟秋雨应了一声,已经脱光衣服站在淋浴下冲洗起来。

    穿戴整齐离开浴室,孟秋雨坐到了沙发上,看了眼坐在旁边看电视的叶柔笑道:“今天有什么安排?”

    “办公楼上午就能收拾妥当,我让张佳去现场负责,剩下就是招聘新人,负责培训上岗,等一下要不你陪我去招聘会吧,好歹你也是高层之一,现在既然你来了,可不能让你轻松了。”叶柔一本正经的说道。

    孟秋雨笑着点点头,哪里不知道叶柔的小心思,不就是想让自己陪着她,反正也没事干,这次来杭州还不是为了陪她。

    “走吧,带你去吃早餐,也不知道那两个醉鬼起了没?咱们先去吃。”看到孟秋雨答应自己去招聘会,叶柔开心的起身拉着孟秋雨向外走去。

    此时门铃响起,打开门,张佳眼神诡异的看着两人,随即笑道:“楼下停了好多车,有一群人已经上来了,似乎要找孟经理。”

    叶柔脸色有些不自然,她自然看出张佳在猜想什么。昨晚将孟秋雨带回来,这家伙喝的找不到东南西北,叶柔让他睡在了自己的床上,叶柔则在沙发上凑合了一晚。

    昨晚三个男人都醉了,是她和孪生姐妹把三人带回了酒店,凌氏姐妹也是杭州人,是凌天南家族的远方堂妹,老大凌舞与白永元订了亲,老二凌月则和慕容博互生情愫,这次来杭州玩,也是两人来偷偷私会。

    只是没想到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凌舞和白永元的婚事也将名存实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杭州凌家自然会远离白家。

    “来找我,你怎么知道?”孟秋雨疑惑的问道。

    “我刚下楼去超市买了点东西,在大厅听到他们打听你在那个房间。”张佳耸肩笑道。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楼梯口出现了一群人,大约三十多号,为首的是几个老头子,在他们的后面,孟秋雨还看到了白永元以及马俊峰一群人。

    眉头一皱,孟秋雨转身返回了房间,两女也跟着他走了进来。

    三人刚坐下,门铃声响起,两女看着孟秋雨,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小柔,给凌天南他们打电话,看看醒了吗?让他们过来。”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叶柔点头,拿起酒店电话打通了内线,不多时,凌舞接起了电话,说几人已经起床了。

    “张佳,去开门,先让凌天南他们进来。”

    张佳点头,打开房门,外面已经围了一群人,当中的白家老爷子白金源立刻陪着笑脸问道:“这位小姐,孟少在里面吗?”

    “在,不过他让你们先等一下。凌天南是谁?孟经理让你们先进去。”张佳高傲的挺着胸部,语气很平淡。心中却是暗自得意,虽然她不认识这群人,可也看出这些人不一般,此时一个个恭敬的看着自己,她自然感到自豪。

    凌天南四人随着张佳进入房间,慕容博摸着脑袋苦笑道:“好久没喝这么多了,头疼。”

    “外面那些人怎么回事?我又不是政府领导,也不是来视察工作,他们来要干什么?”孟秋雨看着几人问道。

    “孟少,昨晚他们得罪了您,是来赔罪的。”凌舞苦笑道。

    “赔罪?”孟秋雨眨眨眼,笑了,摇头道:“多此一举。”

    “昨晚在KTV那些人的家族老人都来了,白家老人白金源说带着孙子亲自来负荆请罪,我爷爷也来了。”凌月抿嘴看了眼慕容博,小声道。

    孟秋雨皱了皱眉头,看向凌天南问道:“杭州的白家和京城白家有什么关系?”

    “白金源是京城白家的旁系,两个儿子一个在杭州市委中任职,一个在军区,白家在杭州就是土皇帝,跺跺脚整个杭州都要颤三颤。”凌天南语气淡然,显然对白家没什么好印象。

    “京城白家的旁系?”孟秋雨嘴角露出了冷笑,白玉堂的事情让他心里一直不爽,这时候又牵涉出白家,心里更不满了。

    “那仅次于白家是哪个家族?”孟秋雨再次问道。

    “是我们凌家。”凌舞忐忑的说道。

    “孟少,凌舞的爷爷是我爷爷的堂弟,另立门户在杭州发展,但和苏州凌家依旧是一家。”凌天南开口道。

    “那就好办了,凌家取代白家,今后苏杭两城,凌家和慕容家说了算,出去将他们打发走,我还有事情要办,可没时间和他们啰嗦。”孟秋雨挥手道。

    凌天南脸色一喜,凌氏姐妹也满脸兴奋,慕容博则微笑着抓住了凌月的小手,看着孟秋雨笑道:“孟少,我和凌月这个月订婚,你可要留下来喝喜酒。”

    孟秋雨玩味的看着两人笑道:“订什么婚,直接结婚不就得了,说不定我还能早点喝上你们孩子的满月酒。”

    凌月羞喜的低下头,慕容博则哈哈大笑,眨眼道:“那我一定努力满足你的愿望。”

    叶柔看着几个男人又贼眉鼠眼起来,没好气的笑骂道:“一群流氓,招聘会就要开了,再不去可就迟了。”

    孟秋雨哼哼一笑,示意凌天南出去解决外面的事情,他则掏出烟丢给了慕容博一支,后者接住红双喜摇头笑道:“孟少,你这爱好很特别,以你的身份抽这烟,有些掉价。”

    “你懂什么?这叫怀旧,男人嘛,虽然可以花天酒地,但不能忘本,总不能发了财,就忘记了糟糠之妻,这烟我抽着才有味道。”孟秋雨吊儿郎当的笑道。

    “那你和红双喜过一辈子吧,娶什么老婆。”叶柔白了他一眼说道。

    “不娶老婆咋生娃?生儿育女也是为了延续后代嘛。”

    “原来娶老婆就是为了给你生儿育女,你怎么这么庸俗。”叶柔红着脸反驳道。

    “呵呵,当然也不止如此,晚上搂着还能相互取暖,彼此解决需求。”

    “流氓,就知道胡说八道。”叶柔羞红了脸,偷偷掐着他的腰间软肉。

    张佳和凌氏姐妹也满脸通红,被孟秋雨这么流氓的话语说的很害羞。

    走廊中,看到凌天南出来,凌正风老爷子急忙开口道:“南天,孟少什么意思?会不会追究昨晚的事情?”

    凌天南瞥了眼同样一脸急切的白金源,转向凌正风摇头道:“孟少是我朋友,不会和凌家计较,所有人都回去吧,孟少还有要事处理。”

    凌正风老脸激动,其余人则神色紧张,尤其是白金源额头都冒出了冷汗,凌天南的话已经暗示出孟秋雨要追究责任,但是人家凌家无事,可自己白家可就麻烦大了。

    “凌公子,拜托告诉孟少,我想亲自见他一面,当面带着不肖子孙给他赔罪。”白金源也不再端着架子,以他的身份,面对凌天南这样的小辈,这样说话已经是自降了身份。

    “白老爷子,我的话很明白了,孟少有要事处理,没时间见你。怪就怪你孙子有眼无珠,方保色迷心窍,打孟少女人的主意,谁都救不了你们。”凌天南冷冷的说完,掉头返回了房间。

    白金源浑身颤抖,既感到恐惧,又觉得悲愤,白家真的完了吗?他不甘心。

    马俊峰等人的长辈也一脸不安,纷纷转身看着各自的子孙,气的脸都白了。

    “都散了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各家命运如何,自有分晓。”凌老爷子此时心情舒畅,也不再看白金源一眼,淡淡的扫了眼其余人,带着自己的儿子离开了。

    PS:兄弟们,求花花支持,老书榜竞争同样激烈,能不能占有一席之地,靠兄弟们了,你们给力,魂断依旧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