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三十三章 什么才叫霸气【三更求花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杭州歌德大酒店的豪华包厢内,足以容纳三十人同时进餐的大转盘圆桌前,已经坐了十大几人,但主位上却空着两把椅子。..

    如果让人看到在场的这些人,一定会惊讶不已,在座的每一个都是杭州够分量的人物,官方代表是市委书记王风,陪同他前来的是纪检委书记与公安局局长。

    而另外的一批人则不是商界大腕就是大家族当家人,代表人物便是白家老人白金源,以及凌家的老家主凌正风。

    王风没有摆着官腔,谈笑风生,一一和每一个人寒暄着,可是在场的一群人却神态不一,有人欢喜有人愁,凌正风老脸上满面春风,白金源则是额头隐现汗珠,时不时掏出手绢擦了擦脑门,心事重重已经写在了脸上。

    “王书记,等孟少来了,还望您帮着美言几句,老夫感激不尽。”白金源这时候也顾不上自己的老脸,眼神恳求的开口道。

    微微一笑,王风点头道:“白老爷子放心,我会尽力当好和事老。”

    眼看着从八点等到了八点半,孟秋雨依旧不到场,白金源可就心中着急了,看了看表,有些坐立不安。

    看到白金源的神色,王风嘴角闪过一抹冷笑,与一旁的市委书记袁俊对视了一眼,后者也微微笑了笑。

    此时的酒店前,孟秋雨找到车位停下,转向一脸绯红的叶柔轻笑道:“该下车了,小柔。”

    后者娇羞的瞪着他低哼道:“讨厌,都快九点了,让你磨蹭。”

    “我也没想到路上堵车嘛,只能说明杭州的道路还不够宽敞,有车人太多,这也怨不得我。”孟秋雨哼哼一笑,熄火下车。

    叶柔翻着白眼走下车,上前挽住孟秋雨的胳膊,羞声道:“流氓,你要不使坏,咱们早就到了,现在饿的人家胃痛。”

    “啊,那就是我的错了,早知道带你先去吃一碗拉面再来。”

    叶柔哭笑不得,扯着孟秋雨走向酒店。而在酒店前,早有一群人等候在哪里,为首的就是白永元,剩下的还有马俊峰等人以及凌家姐妹。

    “孟少,您来了。”白永元急忙迎了上来,弓着身一脸讨好的笑容。

    孟秋雨淡淡的点点头,也没说话,倒是对后面的马俊峰众人笑道:“前面带路。”

    “叶姐姐,你今晚好美。”冯芊芊几女急忙讨好着叶柔。

    叶柔一一和几女说笑几句,没有任何架子。

    孟秋雨偷偷看了眼紫玉,后者倒是神色平静,眼底深处却隐现着一抹落寞,看到孟秋雨看她,脸上立刻露出甜美的笑容,眼神也绽放出了神采。

    孟秋雨暗自苦笑,也不好让人家难过,微笑着点点头。

    白永元这位曾经杭州说一不二的大少,此时却只能一脸涨红,神色尴尬的走在众人的身后。

    打开包厢门,孟秋雨带着叶柔走了进去,白金源等人纷纷站起身,一个个满脸堆笑的打着招呼,王风是最后一个站起身,笑着道:“孟少爷,叶小姐,欢迎光临,今晚可要和你喝一杯。”

    “呵呵,一杯怎么能够,至少也得三杯。”孟秋雨哈哈一笑,拉着叶柔坐在了主位。

    白永元一群人则没有一个人敢进来,都站在包厢外,等待着各自的命运。

    “来,孟少,第一杯我要自罚,孟老爷子七十大寿,我没能亲自赶去恭贺,这一杯我祝他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王风端起酒杯,出人意料的第一杯居然自罚,仰脖子喝了个底朝天。

    孟秋雨一脸笑容,已经隐约猜到了这位杭州一把手想干什么了,点头道:“谢谢王书记,这第二杯有什么说法?”

    “第二杯,我要恭喜孟少,孟少爷回归孟家此乃一喜,这二喜听说孟少爷已经有了未出生的孩子,就要成为父亲,喜上加喜,双喜临门,这一杯,咱们一起喝。”

    孟秋雨心中点头,不愧是一个市的一把手,居然连萧雪妮怀孕的事情都知道。不过这件事自然也瞒不了有心人,萧雪妮被接回孟家,孟老爷子便请了京城最有名的妇产科医生给萧雪妮检查身体,恐怕整个京城都知道孟家长孙要当爹了。

    在两人说笑喝酒之际,白金源众人则只能陪着笑脸,在一旁看热闹,这时候还不是他们插话的时候,人家主角是孟家少爷和杭州一把手。

    两杯酒进肚,王风的脸膛便呈现出了红晕,这样连着干杯,酒量再好的人也扛不住。

    “呵呵,这第三杯,我要感谢孟少,今晚能给我王某面子,来参加酒宴。”王风放下酒杯,一旁的公安局局长再次给斟满,他又端起酒杯说道。

    两人再次碰杯喝光,王风整张脸就开始变得通红,夹了一口菜,转向一群人笑道:“下面,我们所有东道主,敬两位客人一杯。”

    众人纷纷响应,端起酒杯看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也拿起了酒杯,叶柔可是从来不喝白酒,但这时候也只能端起了杯,看着手中的白酒一阵反胃。

    “小柔,你不能喝酒,意思一下就好。”孟秋雨看了眼女人,笑着说道。

    碰杯之后,众人一饮而尽,叶柔沾了一小口辣的嗓子都火辣辣的,急忙夹了口菜吃了起来。

    四杯酒下肚,王风身子微微晃了一下,眼睛也微微发红,显然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二两五的酒杯,这四杯刚好一瓶,可也算是海量了。

    “大家吃菜,别光喝酒。”王风招呼着,刚要开口说话的白金源只好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一群人开始对着山珍海味动了筷子。

    “孟少,承蒙你看重我们凌家的晚辈天南,我代表凌家敬你一杯。”早就瞅着机会的凌正风抢先一步端起酒杯,白金源拿着酒杯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呵呵,凌老爷子客气了,我和天南贵在交心,我们以兄弟相称。这一杯,我也敬您。”孟秋雨举杯笑道。

    凌正风老脸激动,孟秋雨可算是给足了他面子,身份一下放到了晚辈一份,这一杯酒是他这辈子喝的最舒心的一杯。

    看到凌正风放下杯子,白金源这一次速度很快,举起杯陪着笑脸道:“孟少爷,这一杯,老朽自罚,是老朽管教不严,家族不肖子孙冒犯了孟少爷,老朽给孟少赔罪。”

    说完,白金源仰脖子喝光了杯中酒,一张老脸刹那间变得赤红,以他的年纪,已经很久不沾酒了,刚才众人一起喝了一杯,这第二杯已经让他全身像火烤一般不舒服起来。

    孟秋雨一言不发,神色淡然,也没端起酒杯,也不抽桌子上的软中华,掏出红双喜自顾自点燃一支。

    看到孟秋雨这幅神情,一桌子人面面相觑,王风则似乎酒力不胜,已经眯着眼睛有些昏昏欲睡的模样。

    白金源放下酒杯,神色尴尬而不安,对着门外喊道:“白永元,你给我滚进来。”

    房门打开,白永元一脸不安的快步走到爷爷身后,紧张的不敢看所有人。

    “你这个混蛋,给我跪下,向孟少赔罪。”白金源转向孙子,怒声呵斥道。

    白永元虽然心中不甘,可也只能跪了下来。其实他也很委屈,昨晚自己可是什么也没干,罪魁祸首可是表弟方保,只是方保此时还在医院,这个黑锅就只能他扛下了。

    “让其他人也进来吧。”孟秋雨眯着眼睛淡淡的说道。

    不多时,马俊峰一行人也都个个紧张的走进了包厢,看到白永元跪在地上,他们也纷纷跪了下来。

    “我又没让你们下跪,都起来吧。”孟秋雨转向马俊峰众人笑道。

    一群人再次站了起来,却是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轻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事,我和小柔被杭州的几位朋友热亲招待,中途却有人进来仗势欺人,那家伙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可我却听说这小子最大的爱好就是欺男霸女,喜欢糟蹋女孩子,白家也算是大户人家,家族有这样的子孙,为何不管管呢?”

    “孟少教训的是,我回去立刻将我那不成器的外孙赶出白家。”白金源急忙开口道。

    “哼哼,至于你孙子,为何得知表弟被打,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对我动手,如果昨晚不是我,而是一个普通人,是不是结果就是被你孙子打个半死,然后丢进西湖呢?”孟秋雨冷笑道。

    “孟少息怒,我昨晚并没有伤您的想法,我只是一时看到表弟受伤,气糊涂了。”白永元急忙解释。

    “是吗?白少爷居然还是一个仁慈的人,你以为我是傻子,昨晚你明知道叶柔是叶家的人,还要打断我的两条胳膊,谁给你这样的权利?这样的事情,想必你也没少干吧。”孟秋雨撇嘴冷笑。

    白永元脑门上冷汗直流,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白金源则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扑通一下跪了下来,一脸决绝的开口道:“孟少爷,是老朽管教不严,我会将这个不肖子孙赶出家门。”

    包厢内众人纷纷色变,叶柔都有些不忍,年近七十的老头子给一个年轻人下跪,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孟秋雨眉头也微微皱起,心中暗自点头,这白家老头有气魄啊。如果不是因为京城白家让自己不爽,他还真不忍心继续对付白家。

    王风依旧眯着双眼,昏昏欲睡,眼不见心不烦,他这位杭州一把手,先把自己给灌醉了。

    “白老爷子,要怪就怪白玉堂那小子吧,是他害了你们白家,明人不说暗话,既然你这么诚恳,我就给你白家一条活路,从今以后杭州不会再有白家,另谋生路吧,你们白家所有的产业该捐给政府还是变卖,你自己决定。在我离开杭州前,希望你能做到。”孟秋雨冷冷的开口道。

    包厢内鸦雀无声,白金源则身躯颤抖,眼神中满是落寞与无奈,可也暗自松了口气,孟秋雨已经放过了白家,不然白家就会家破人亡,现在只是让白家离开经营了几十年的杭州城,他已经知足了。

    “谢谢孟少爷。”白金源声音颤抖着说道。

    杭州其余家族的人看着孟秋雨,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恐惧,什么才叫霸气,一句话能让一个家族生,也能让一个家族死,这才是霸气。

    叶柔美目闪现异彩,芳心涌动着一股崇拜之情,看着男人平静的脸庞,她觉得自己很幸福,能够陪伴在这样的男人身边,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人群内的紫玉也心情难以平静,紧紧抿着红唇,眼神中满是仰慕之情,放眼整个华夏,也唯有眼前的男人才是真男人,值得任何女人去追随。

    “好了,大家坐下吃饭,白老爷子,我和你喝一杯。”孟秋雨一挥手,举起酒杯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