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五十一章 就地枪决【二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听完儿子对事情前因后果的讲诉,杜文怡脸色变了几个颜色,心中暗叹坏了,儿子居然对叶家的大小姐意图不轨,虽然是受人挑唆,可叶家的怒火,整个南京也没人承受得住。阿甘小说网

    这个儿子可是他唯一的骨肉,杜文怡心里怨怪自己那该死的老婆,都是这娘们平日里娇宠着这小混蛋,这么胆大包天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今日想要和平解决此事,看来不容易啊。

    想到这里,杜文怡脸色一怒,扬起手啪啪打了杜涛两大巴掌,他没有留情,自己的手掌都有些生疼,打在儿子脸上,他这心里也心疼,可这时候只能做足样子,希望能平息叶家小姐的恨意。

    “你这个混账,马彪这个小人的挑唆你也信,这就是交友不慎的下场,你TM没脑子啊。”怒骂了儿子几句,杜文怡一脸惭愧的看向叶柔,义愤填膺的开口道:“叶小姐,都是我教子无妨,这小子太混账了,幸好叶小姐无事,不然我一定打死这个混蛋。”

    叶柔冷眼看着这对父子,俏脸上满是羞怒之色,云霓也气的酥胸颤抖,咬牙切齿的说道:“杜文怡,你儿子罪该万死,我们是不会放过他的。”

    杜文怡皱了皱眉头,对于云霓直呼自己名字有些不满,他不敢得罪叶家,可却不怕云霓的家族,本想发作,可看了眼叶柔,又压下了心头的不悦,急忙点头道:“对,都是我这个混蛋儿子的错,他听信了小人的谗言,差点酿成大祸,伤害了你们,我向你们赔罪,对不起。”

    这时候,一道人影冲进了包厢,正是秦文书,满脸怒容的秦文书手里拎着一根软胶棍,紧张的奔到云霓面前,急切的问道:“老婆,你怎么样?”

    看到男人赶来,云霓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扑进秦文书的怀中泣不成声。

    秦文书搂紧女人,一张脸都气的扭曲了起来,额头上青筋暴跳,他以为自己的女人被玷污了。

    刚才两人进入浴室后,便搂抱在一起激烈的亲吻起来,彼此撕扯着对方的衣服,准备在温泉内激情缠绵一下。

    就在那时,服务员敲门走了进来,同样放下一盒熏香离去。两人被打扰之后,对视一笑,继续完成刚才的事情,眼看着两人的衣衫尽褪,突然两人感到头昏目眩,随即双双倒在了地上。

    孟秋雨在大厅内出手教训马彪后,楼上也乱了套,那名服务员害怕下跑进来查探情况,看到秦文书昏迷不醒,便用水泼醒了他,告诉他快去救自己的女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秦文书怒不可歇,却又焦急如焚,急匆匆随着很多看热闹的人赶到客房部,直接冲到了这里。

    有两名保安试图拦截他,秦文书也有些身手,暴怒下三拳两脚将两名保安打翻在地,拎起了一根软胶辊继续向前冲。

    其余保安这时候也不敢拦他,谁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一个月两三千的工资,让他们和人拼命他们可不乐意。

    于是,秦文书便直接冲进了这里,抱着女人他转向杜涛父子,咬牙怒声道:“云霓,谁欺负了你?”

    “文书,你别激动,云霓没事,我们及时赶到救了她。”叶柔看到秦文书情绪太激动,急忙解释道。

    秦文书松了口气,松开云霓擦了擦女人的泪水,随后身子突然窜了出去,凌空跃起,软胶辊掀起一股劲风,砰的一下就砸在了杜涛的脑袋上。

    杜涛惨嚎一声,身子踉跄着向后退出两步,脑门上血水喷溅而起,这一棍直接砸出一道口子来。

    杜文怡惊得脸色煞白,看到秦文书似乎还要动手,护住儿子,大声喊道:“来人,都给我进来。”

    门外一群保安听到老板召唤,纷纷闯了进来,挡在了父子面前,另外一对男女也是度假村的高层管理,也吓得脸色惨白,那个男人急忙捂住了杜涛的脑门,示意女人快去赵急救箱。

    孟秋雨冷眼看着这一幕,暗自点头,这秦文书也是个血性汉子,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有胆子杀人。

    “你要干什么?你敢伤我儿子?”杜文怡怒了,他可不认识秦文书,云霓的男人他更没放在眼里,冲着秦文书怒喝道。

    秦文书温文尔雅的脸上满是煞气,冷声道:“伤他又怎么样?我要杀了他。”

    “你敢。”杜文怡大喝道。

    孟秋雨冷哼一声,这时候不想在看热闹了,身子扑向前,抬脚将面前的两名保安踢翻在地,身子已经到了杜文怡面前,一把锁住了对方的脖子,将杜文怡抬了起来,冷声道:“有什么不敢,不只是你儿子,杀你又何妨?”

    就在孟秋雨要下杀手干掉杜文怡的时候,杂乱的脚步声中,叶展龙和叶飞带着几名警卫走了进来。

    “秋雨,先放下他,怎么回事?”叶展龙看到孟秋雨要行凶,这杜文怡虽然只是一个商人,但在杭州也是一个名人,急忙喝止道。

    孟秋雨将杜文怡丢在地上,后者吓得脸都白了,浑身颤抖不已,刚才被孟秋雨毫无感*彩的眼神凝视,他全身都感到寒冷彻骨。

    “爸……”叶柔看到爸爸和大哥来了,哭着奔到了叶展龙面前,一五一十将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父亲。

    听完女儿的讲诉,叶展龙气的眼珠子都快爆了出来,他和自己的父亲一样,同样的性如烈火,怒喝一声,从腰上掏出了手枪,转向同样气的咬牙切齿的叶飞大声道:“给老子带人砸,整个度假村都给我砸光。谁敢阻拦,格杀勿论。”

    叶飞大声领命,气呼呼的冲了出去。

    “谁是杜涛和马彪,给老子滚过来。”叶展龙手里拎着枪,一脸煞气的怒吼道。

    杜涛已经被那名女经理用纱布包扎住了脑袋,但血水依旧往外渗着,整张脸都是血迹。马彪这时候也苏醒了,知道形势不妙,跪着到了叶展龙的面前,嘴巴红肿,没有牙齿说话都不清楚,跪在叶展龙的面前呜呜的求饶起来。

    杜文怡也急忙拉着儿子跪在了叶展龙面前,恐惧的开口道:“叶军长,都是我管教无妨,是这马彪挑唆我儿子,求叶军长网开一面,饶我儿子一命,什么样的补偿我都接受。”

    “去你妈的,老子女儿差点被欺负了,今天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他。”叶展龙气不打一处来,一脚将杜文怡踹翻在地,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杜涛的脑门。

    看到父亲要杀杜涛,叶柔心中没有不忍,拉着云霓转过了身子,不想看到那血淋淋的一幕。

    孟秋雨这时候上前一步,探手抓住了叶展龙的胳膊,摇头道:“爸,您不能动手。”

    “你要阻拦我?为什么不杀了这该死的人渣?”叶展龙气呼呼的喝问道。

    “爸,您误会了,不是饶了他,而是我来杀,叶柔是我的女人,为她出气,也该是我这个男人。”孟秋雨神色淡然的说完,已经从叶展龙手中接过了手枪。

    低头看着吓得瘫软成软泥的杜涛,冷笑道:“杀你本来会脏了我的手,可你罪该万死。”

    话音未落,孟秋雨扣动了扳机,子弹直接从太阳穴穿过,擦着马彪的耳朵而过,一股腥红的血水夹着红白之物溅了马彪一脸。

    杜涛眼神恐惧而不甘的倒在了一旁,马彪也吓得昏死了过去。

    看到儿子被一枪打穿头颅,杜文怡眼前一黑也倒了下去。

    现场爆头,血腥的一幕吓得一群保安浑身都开始剧烈颤抖,恐惧的看着孟秋雨,大气都不敢踹,哪个酒店女经理更是吓的也昏了过去。

    叶展龙满意的看着女婿,心中点头,他自然知道孟秋雨为何要亲自出手,他是不想让自己惹下麻烦,身为军区的军长,叶展龙一旦枪杀杜涛,即使他为女儿出气有理,可也难逃悠悠之口,军部迫于社会舆论,恐怕会那他问罪,到时候职务都有可能不保。

    但孟秋雨就不在乎这些了,反正他已经凶名昭著,杀一个杜涛和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也没人敢找他问罪。国家都不管,谁管的了他。

    神色平静的看了眼秦文书,孟秋雨一脸玩味的笑道:“文书兄弟,剩下一个你来。”

    秦文书愣了一下,扫了眼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马彪,他自然知道孟秋雨为何要让自己杀人,马彪看上的可是自己的女人。孟秋雨为他的女人出头,枪杀杜涛。自己如果是个男人,自然也要为自己的女人出头,杀人虽然犯法,但这时候秦文书敢不敢为自己的女人杀人,这是考验他胆量的时候。

    一狠心,秦文书上前接过了孟秋雨手里的枪,上前拎起马彪的头发,将马彪拖了起来。

    马彪受到疼痛,又清醒了过来,可随即便看到秦文书一脸怒容的用枪指着他,他吓得就要再次昏死过去。

    秦文书也不说话,眼神一冷,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蓬的一声,马彪的头颅炸开,红白之物溅了他一身。

    “呵呵,好样的,你这个朋友我交了,国庆的时候,我会带着小柔去参加你们的婚礼。”孟秋雨呵呵一笑,上前牵起叶柔的小手笑道:“小柔,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