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六十四章 疯狂逆子【三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京城五大家族虽然阵营鲜明,彼此间也是明争暗斗,但明面上却不是争锋相对,老死不相往来,这是大街上小流氓干架的小儿科行为,像五大家族这种有身份的家族,更注重形象与气度。..

    所以当初孟洪亮出葬之日,赵家和钱家也都派了人来祭拜,当然不可能是赵天阳,钱多金这种一家之主亲自来,派一个家族内身份不高不低之人,也算是给足了孟家面子。

    赵家老人祭拜仪式已经接近尾声,孟家派来的代表是孟景天,正与杨军的堂弟杨庆春站在一起,两人自然在等着仪式结束,好尽快离开。

    孟秋雨三人的出现,很快便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这些京城名流巨富们纷纷好奇的看向了三人,不明白孟家这风头日盛的长孙带着混世魔王来这里干什么?

    赵家人也都转过身来,赵天阳见过孟秋雨,看到对方这时候出现,悲痛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赵航和赵语菲也都直直盯着孟秋雨,前者一脸颓废,两眼无神,在看到孟秋雨的一刹那,眼神中流露出了怒意。

    而赵语菲则娇躯微微一颤,几欲落泪,强忍着内心中的情绪波动,不敢让周围人看到自己的异样。但一张憔悴苍白的俏脸却在微微颤动,红肿的双眼中竟是哀痛与莫名的复杂神色。

    孟秋雨这时候也看到了赵家父女身旁的林家父子,林云这样的国家总理居然也会参加赵家老头的葬礼,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而这时候,孟秋雨也感受到了赵家父女另一侧几道愤怒仇恨的目光,眼光移向那几人,嘴角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原来是钱多金和他的两个胖儿子。

    “孟秋雨,你来这里干什么?”赵天阳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

    “今天我来祭拜几个部下,得知赵家老爷子今日出殡,所以过来磕个头,莫非赵家主不欢迎?”孟秋雨神色平静的开口道。

    赵天阳很想说不欢迎,可这种话他自然说不出口,人家一番好意,如果赵家反对,这会让整个京城人笑话赵家没气度。

    可是赵天阳却不认为孟秋雨会有这样的好心,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他想不明白。

    抱着这样想法的不止是赵家人,在场的几乎没几个人会认为孟家长孙这么有礼貌,这家伙该不会是来捣乱的吧?已经有很多唯恐天下不乱的无聊之人开始等着看好戏,也不再迫切的希望尽早离开了。

    孟景天也心中紧张,担心孟秋雨真的在这里闹事,正所谓死者为大,这时候和赵家闹事,孟家也会落人口实。

    孟秋雨不再理会赵家人,带着杨家兄妹走到墓碑前,看着上面赵洪峰的遗照,孟秋雨心情很复杂。这老头虽然不是自己亲手所杀,可也是被自己活活气死的,此时盯着赵洪峰的照片,孟秋雨并没有任何开心之意。

    微微轻叹了一声,孟秋雨与两兄妹弯腰拜了三拜。

    转过身来,孟秋雨目光落在了赵语菲的脸上,昨晚她听杨舒云提起过,赵天阳突然将家主之位传给了女儿,他就颇感惊奇,和京城所有人一样,想不明白赵天阳此举何意?

    此时看着赵语菲凄美的脸蛋,神情憔悴而痛苦,孟秋雨心中有些不忍,也有些歉疚。

    赵语菲没想到孟秋雨会直勾勾看向自己,眼神中闪过一丝异彩,紧紧咬着红唇也望着孟秋雨,四目相对,她眼角的泪花终究没有克制住,潸然而落。

    孟秋雨此时的举动让所有人讶然,赵天阳惊讶的看向了女儿,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

    林子峰则目光在两人身上扫了几眼,眼神中流露出了怒意,他可不是傻子,赵语菲看向孟秋雨的眼神不对劲,饱含着爱恨之色。

    这让林子峰心里生出一股无名火,赵语菲可是他深爱的女人,显然和孟秋雨关系不一般,看着两人眉目间的爱恨情仇,他仿佛脑袋上扣了一顶绿帽子一般,怒火在胸中升腾。

    一旁的林云也蹙起了眉头,微微咳嗽了一声,眼神示意儿子稍安勿躁。

    杨冰凝也一脸惊讶,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在京城和自己齐名的赵家千金会和孟秋雨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此时看着两人的神情,她的心扉也不再平静。

    赵语菲眼神中的哀怨与凄苦让孟秋雨有些心疼,强忍着这股情愫,他挤出一丝笑容开口道:“赵小姐,听闻你已经成了赵家家主,恭喜。”

    赵语菲没有说话,无声地哽咽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泪眼模糊中,只剩下了孟秋雨俊美的脸庞,深深的刻印在她的脑海中。

    此时,赵航突然疯了一般大吼道:“孟秋雨,拜祭完了吗?你给我滚。”

    赵航这一嗓子让所有人惊得傻了眼,很多人看到怒不可遏的赵航都在暗自摇头,一向城府极深的赵家公子居然也是一个心理脆弱之人,这几天传闻赵航因为父亲传位给妹妹,而一蹶不振,一度消沉,此时看来,果然打击不小。

    孟秋雨皱了皱眉头,倒也没有发火,淡淡的看了眼赵航,摇头冷哼道:“赵航,今日是你爷爷入土之日,我不和你计较。不过下一次,如果你敢对我这般无礼,我可就不客气了。”

    “不客气又怎么样?你要杀了我不成?来啊,有种你一巴掌将我的脑袋也打烂。”赵航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面色狰狞的大声道。

    “小航,不得胡闹。”赵天阳气的一脸惨白,本来还担心孟家小子在这里闹事,但人家没什么举动,自己这混蛋儿子居然挑起事端,这让赵天阳恨不得一巴掌将这不孝子打进坟墓中。

    “哈哈哈……!”赵航突然仰天大笑,状若疯癫的看向父亲冷笑道:“爸,我敢闹事吗?我在赵家还有什么权利闹事?我是您唯一的儿子,更是赵家主脉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可我怎么也想不到,您会把家主之位传给我妹妹,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还是不是您的亲生儿子?今日当着全京城这么多人,您给我一个解释。”

    赵航疯了,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不过很多人也深表同情,一直是赵家老爷子大力培养的孙子,更是赵家主脉这一辈唯一的男性,他的头顶上已经被冠名了赵家未来家主的光环。

    可是突然间爷爷去世,父亲将家主之位传给了妹妹,这种打击搁在谁身上也会发疯。

    所有人这时候都将目光投向了赵天阳,赵航这番话也是很多人心中的疑问,赵天阳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为什么要将家主之位传女不传儿?何况以赵天阳的年纪,至少也能执掌赵家十几二十年,这么早做出这样的举动,属实怪异。

    林云面色深沉,看向赵航眼神中闪过一抹阴寒之色,虽然只是一闪即逝,却被孟秋雨敏锐的扑捉到了,心中咯噔一下,他预感到情况似乎不怎么对劲。

    “大哥,你别闹了,如果你要当家主,我把家主之位给你,不要在爷爷的葬礼上让他老人家走的不得安宁。”赵语菲这时候痛哭道。

    “你住嘴,我现在问的是咱爸,你给我的家主之位我不稀罕。”赵航一脸狰狞,大声呵斥着妹妹,随即看向了父亲赵天阳。

    赵天阳额头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子,心中一阵绞痛,他的身形有些摇摇欲坠,气得脸色煞白。

    “爸,您怎么样?”赵语菲急忙扶住了父亲,她知道父亲心脏不好,吓得脸都白了。

    赵天阳摇了摇头,深吸了几口气,神色渐渐缓和了过来。

    “孽畜,你要闹事尽管回家里闹,不要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赵天阳手指颤抖着指了指儿子,艰难的说道。

    赵航依旧情绪激动的大笑一声,只是这笑声中充满了不甘和悲凉,摇头说道:“爸,你就是不告诉我,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晚你和人打电话的时候,我听的清楚,你有什么见不得光的把柄被人掌握在手里,是对方要挟你这样做,所以你才会牺牲我,而为了保全你的名声。”

    听到赵航这番话,所有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今日算是开了眼界,原来赵天阳是有把柄被人掌握,难怪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只是此时所有人都在疑惑,赵天阳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被人掌握?对方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

    听到儿子爆出了这样的内幕,赵天阳眼前一黑,喉咙一阵涌动,一口鲜血脱口而出,喷了赵航一脸。

    随后,赵天阳身子一软,倒在了赵语菲的怀里,昏死了过去。

    “爸……!”赵语菲吓得六神无主,痛哭失声。

    赵航擦了把脸上的血水,脸上露出了疯狂的冷笑,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父亲昏死过去而流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你这个不孝之子,来人,将这小子给我带下去。”林云一脸怒容的沉声说道。

    随即有几个赵家旁系年轻人蜂拥而上,架起赵航的胳膊,将赵航给拖了下去。

    这时候墓地前一片混乱,赵天阳吐血昏迷让赵家人乱了阵脚,前来祭拜的宾客们也一脸唏嘘感叹,赵家这一次算是出尽了风头,不过却是丑闻,儿子气的老子吐血,赵航这小子已经疯狂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听着赵语菲悲戚的哭喊声,孟秋雨心中不忍,排开人群走到了赵语菲身边,缓缓蹲下身开口道:“语菲,让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