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七十五章 骂的很爽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金华名都的套房内,侯天明脸色苍白的看着孟秋雨众人,嘴角露出了阴森森的冷笑,却是没有开口。阿甘小说网

    “侯天明,我有几件事询问你,你该知道你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会让你少受一点痛苦。”孟秋雨坐着一把椅子,淡淡的开口道。

    “哼哼,孟秋雨,反正也是死,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侯天明阴笑道。

    孟秋雨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眼神眯起笑道:“你一定心里在想,我们抓你回来就是为了给影子拿到解药,只要解药不到手,我们就不敢杀你,是吗?”

    侯天明瞥了眼影子,微微一哼:“孟秋雨,不要和我玩心理战术,你还太嫩,这丑八怪毒素压制了功力,他空有一身强大的实力,却发挥不出来,这么多年想必也没少承受痛苦,想让我给他解药也可以,只要你们放了我,我就给他解毒。”

    “侯天明,其实你和我没有什么仇怨,可是你当年除了下毒暗算过影子,你还暗算过另一个人,洪拳宗师马清风老爷子,他是我的干爷爷。可是前不久,我已经帮我干爷爷解除了毒伤,他还功力有了突破,所以你的这个筹码已经没什么要挟力。”孟秋雨冷笑道。

    侯天明神色微变,沉声道:“孟秋雨,我不相信你能解毒,你骗不了我。马清风所中之毒不同于影子,即使你凭借强大的功力清除了马清风身上的残毒,但影子所中之毒,这个世上除了我,没人能解。”

    孟秋雨暗骂老狐狸,侯天明所言不假,影子中的毒很诡异,虽然可以压制住,可是他的玄天九变的确清除不掉,当时在云南他帮影子尝试过,毫无效果,反而会激发影子体内的毒素发作。

    “侯天明,你知道赵天霖是怎么死的吗?你一定看过他的死状,如果你想和他有同样的下场,我可以成全你。机会只有一次,你选择合作还是死扛到底,我给你一分钟考虑。”孟秋雨冷冷一笑,站起身来。

    侯天明眼神中闪过一抹心有余悸,当时赵天霖的尸体被快递送回赵家时,他也亲眼目睹,大卸八块,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他能想象到赵天霖经历过什么样的折磨,此时,心中不免有些恐惧。

    但侯天明也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底牌,帮影子解了毒,自己也就离死不远了,所以这时候他情愿赌一把。

    看到侯天明沉默不语,孟秋雨看了眼妖女点点头,后者一脸娇笑的走向侯天明,在侯天明不安的眼神中,手里突然掏出一把钢针,手腕翻飞,钢针纷纷刺入了侯天明身上多处穴位,侯天明强忍着剧痛,脸色抽搐起来。

    “呵呵,现在还不是疼痛的时候,所以你忍得住,只是热身而已,下面我就开始将这些钢针打入你的体内,到了那时,你连呼吸都会感到疼痛难忍,可你又动不了,也死不了,更别想着用功力B出这些钢针,那样只会让你更痛苦。”

    妖女嬉笑一声,手掌再次翻飞,刚才还能看到的那些钢针全部被她用掌力拍入了侯天明的体内。

    随着妖女的每一次动作,侯天明都痛苦不堪的惨叫一声,可他全身力量都被封住,动弹不得,连惨叫都显得有气无力。

    看到侯天明依旧在死撑着,妖女哼哼一笑,将自己的锯齿弯刀拿了出来,围着侯天明转了一圈,随即一刀挥出,刀锋擦着侯天明的头皮而过,掀起一蓬血雾,侯天明为数不多的头发也掉落在了地上。

    “现在剃光了你的头发,我开始帮你做开颅手术,放心吧,我很有经验,保你死不了,我会把你的眼珠子取出来,放在桌子上,让你亲眼看着自己的脑袋被刨开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妖女呵呵一笑,看了眼孟秋雨嬉笑道:“亲爱的,帮人家去拿手术箱怎么样?”

    孟秋雨微微苦笑,随后带着夜叉走了出去,到了妖女的套房,找出一个皮箱让夜叉拿下去,他则躺在床上和柳冬霜几女发起了短信。

    几女也没想到孟秋雨居然会发来短信,纷纷问他什么时候回去,孟秋雨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多了,于是回复几女他也不确定,或许会很晚,也可能今晚不回去。

    几女纷纷不满的发来短信质问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孟秋雨苦笑着回复几女,自己孤枕难眠,此时在一张床上想着她们。

    发着短信之际,孟秋雨突然想到了林慕雪,也不知道这女人此时在干嘛,心中隐隐一痛,于是给叶柔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叶柔的短信很快便发了过来,内容为:“老公,对不起,现在我没时间和你聊天,我们在围城墙,人家都输了好多,都被慕雪给赢了,我要赢回来。”

    看着短信,孟秋雨一脑门黑线,不过心里却是暗自偷笑,几女居然在家里打麻将,他还没发现林慕雪有这样的爱好,既然都玩得这么开心,想必心情也很好。

    想了想,孟秋雨再次给韩雪发了一条过去,以他的猜测,韩雪这丫头应该不会玩,最多在一旁观战。

    韩雪的短信也来得很快,内容同样让孟秋雨哭笑不得“秋雨哥,现在不方便,晚上给你打电话好不好?我和慕雪姐,小柔姐以及小冉在打麻将,她们嫌我出牌慢,我没时间和你聊天。”

    孟秋雨拍了拍脑门,觉得最有可能玩牌的韩琳居然没上桌,于是给韩琳发了一条过去。

    可是韩琳显然懒得发短信,直接将电话打了过来,孟秋雨看着号码接通了电话。

    “大半夜你发什么骚扰短信,有事打个电话不就得了,孟家大少难道还知道节省电话费不成。”韩琳语气不满的嘀咕着,但孟秋雨听得出来,韩琳的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喜悦。

    “小琳,你在哪里?怎么不和小冉她们玩麻将?”孟秋雨好奇的问道。

    “我在慕雪的别墅里,现在正躺在浴缸里泡澡,这么大的浴缸好舒服,我都已经快睡着了,却被你的短信给吵醒了。”韩琳抱怨道。

    孟秋雨眼前一亮,脑海中开始猜想着韩琳一丝-不挂躺在浴缸里的情形,那堆累赘般的丰满在温水下想必也依旧挺立,不知道会不会变成粉红色?想到这里,孟秋雨夹紧了双腿,呵呵笑道:“韩大警官,你说的这么暧昧,岂不是让我想入非非?”

    “你本来就是流氓,都不知道想过多少回了,废话少说,有什么事找我?”韩琳啐骂道。

    “我想你了不行吗?难道非得有事才能找你。”孟秋雨顺口笑道。

    “呸,你会想我,我看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回了一趟滨海居然连家都不回,将滨海折腾的鸡飞狗跳只为了你的小秘书,说起来我就来气,小冉和小雪眼巴巴等着你回家,你居然连面都不间,现在还说想我,你以为我韩琳就那么傻,被你骗来欺骗去。”韩琳显然满肚子委屈,被孟秋雨一句话激起了火气,没好气的数落起来。

    孟秋雨一脑门冷汗,听完韩琳的一顿牢骚,苦笑道:“小琳,有些事情你或许还不清楚,当时的情况有些复杂,慕雪正在气头上,我不敢回去。”

    “哼,现在我们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说你还真够无耻的,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你居然连慕雪的好姐妹都搞,说你是流氓你还不服气,这种事情换做那个女人受得了,我都替慕雪感到气愤,嫁给你是她最大的悲哀。“韩琳越说越来气,情绪已经有些激动起来。

    孟秋雨也自知理亏,可被韩琳这番毫不留情的话也说的心里有些不爽,打个电话而已,居然被骂的体无完肤,他深吸了一口气,没好气的开口道:“大胸妞,是不是觉得我在京城,没法治你了,信不信我现在就赶回去,将你就地正法了。”

    “你简直就是个流氓,懒得理你,有什么话快说,清雅还等着洗澡呢。”韩琳羞恼的骂道。

    孟秋雨再次一愣,这是啥情况,韩琳在慕雪的别墅里洗澡,司马清雅居然也在,什么时候这些女人关系这么又好了?

    “清雅也在那里?”孟秋雨好奇的问道。

    “不行吗?这个家已经把你清除了,现在我们几个姐妹在一起过的很开心,你最好不要回来了。”韩琳语气不善的说道。

    “小琳,慕雪最近情绪怎么样?有没有提到过我?”孟秋雨抹着鼻子苦笑道。

    “想知道吗?我凭什么告诉你,既然这么关心她,为什么不亲自打电话问她呢?一个被深爱的男人伤的鲜血淋淋的女人,你觉得她能真正快乐吗?行了,我懒得和你废话,气得我肚子疼,没什么事情挂了吧,反正在京城你的大情人,小美人一大堆,也不差慕雪一个。”

    话音刚落,韩琳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拿着手机,孟秋雨半天没回过神来,这女人居然挂自己电话,还将自己臭骂了一顿以后,翻身坐起,孟秋雨郁闷的掏出一支烟点燃,抽了几口,才摇头苦笑起来。

    而话筒另一边,挂了电话的韩琳长出了一口气,胸前的两团都荡出了水面,转头看向一旁捂嘴偷笑的司马清雅,眉飞色舞的笑答:“怎么样,换做是你,你敢骂那混蛋吗?太爽了,真想看看那家伙此时的表情,一定和吃了苍蝇一样,脸色很难看。”

    司马清雅摇头轻笑,心里却是猜测着孟秋雨会不会气的今晚睡不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