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八十章 香舌喂酒【求花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大闹叶家婚礼,强势而血腥的击杀行动三组的十一名强者,连韩应天这位曾经的国防部部长都当场击杀,最后不可一世的带走了新娘赵家家主,这一重磅消息当天就传遍了整个京城,闻者色变。阿甘小说网

    林家丢尽了颜面,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林家老头一气之下卧床不起,林云当即便联系了其余几位常委,紧急召开常委会议,针对孟秋雨的凶残霸道严厉提议铲除这样的暴徒。

    可会议中几大常委却意见不合,以孙国涛为代表的几人反对动用国家武力讨伐孟秋雨,这只是两个年轻人为了争女人闹出的一场惨剧,孟家小子虽然手段狠辣了一些,可在当时的情形下,也属于正当防卫,毕竟是行动三组没事找事,挑起事端,怪不得孟秋雨。

    而孙国涛也提出了建议,孟秋雨这小子在国外拥有很大的背景,很有可能还知道隐形机的内幕,他提议给与孟秋雨一些警告,并让对方为国做出一些贡献,比追究他的责任更合适。

    赞同孙国涛想法的常委占据多数,这些人有的是和孟家关系不浅,有的则是忌惮孟秋雨的势力,担心被这小子记恨,将来找机会报复自己。也有人则意识到铲除孟秋雨并不容易,不提这小子的个人战斗力很恐怖,他的底牌有多少没人知道。

    而且可能还会引起孟家的不满,一旦孟家和国家起了冲突,杨家也加入进来,京城必将动乱,华夏也会陷入混乱,后果不堪设想。

    另一方以林云为代表的常委则据理力争,这样目无国法,对国家以及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威胁的恐怖之人,留下来必将是祸患,放任这样的人存在,是对国家政权的威胁,会危及更多人的生命。

    两方争论不止,最后却也不了了之,孙国涛放了话,不能动孟秋雨,至少现在不能动他。

    满心怒火无法释放的林云最后将希望放在了血蝴蝶组织,可是联系了使者后,使者却告诉他,不许再招惹孟秋雨,这是上面的意思。

    不提京城闹的满城风雨,孟秋雨将赵语菲带回孟家后便离开了京城,此时已经坐在了飞往上海的专机上。

    本来苏媚让他上午就陪同赶往上海,孟秋雨为了赵语菲只好和苏媚请求推迟到下午,后者居然也痛快的答应了他的请求。

    这是一架小型商务机,但整个客舱内此时却只有苏媚和孟秋雨二人,苏媚穿着很单薄,黑色贴身衣衫,披了一件很宽大的亮色外套,整个人透着一股成熟的魅惑风情。

    此时又将外套脱下,玲珑浮凸的身材曲线尽显无疑,孟秋雨隐约间都能看到女人里面的内衣颜色,一套粉色,而且都很小巧,想必还是蕾丝,甚至还有可能是情趣套装。

    孟秋雨没敢多看苏媚,心跳却是莫名加快,两人并排坐在一起,鼻息间不时传来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他突然想到和萧雪妮在飞机上相互恩爱的画面,孤男寡女在这辽阔的天际上,很容易让人情不自禁。

    这时候的孟秋雨心里一直在猜疑,苏媚让自己贴身保护,居然连自己的两个侍女都不带,和自己共处一架飞机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莫非她在含蓄的勾引自己?万一她表现出对自己有意思的举动,那自己该不该答应呢?是满足她呢还是满足她呢?

    这个问题,孟秋雨感到很为难,给孙国涛戴顶绿帽子的大胆想法有些疯狂,不过苏媚这样的成熟尤物实在太诱人,估计没有几个男人能抵挡这样的诱惑,自己女人虽然不少,但孟秋雨不得不承认,即使萧雪妮这样的御-姐也比不上苏媚,这个女人一个勾魂的眼神都能让自己沦陷进去。

    “孟秋雨,你可是越来越放肆了。”苏媚突然转向孟秋雨,笑着开口。

    孟秋雨正胡思乱想着,听到苏媚的话,微微一愣,转向苏媚不自然的笑道:“夫人,何出此言?”

    苏媚一双媚眼直勾勾盯着孟秋雨,咯咯笑道:“自从你回到京城,京城就没消停过,今天又大闹林家婚礼,抢走了人家的新娘子,这个世上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做的?”

    孟秋雨尴尬的笑了笑,挠着脑袋说道:“夫人,赵语菲对我有情,我又怎么能忍心看着她掉进火坑,嫁给一个对她家族有觊觎之心的男人,她又怎么会幸福。”

    苏媚抿嘴一笑,摇头道:“古往今来,男人都一样,明明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却要找出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与其说想要说服别人,倒不如说是为了说服自己。孟秋雨,你也不能免俗。”

    孟秋雨一脸苦笑,倒也没有反驳的理由,自己本就是俗人一个,何况大千世界,又有几个圣人,生在俗世中,又有几个能超脱俗世的种种诱惑,能做的,也就是求得一个心里痛快。

    看到孟秋雨沉默,苏媚幽幽叹息道:“孟秋雨,你知道吗?有一种感情叫一见钟情,有一种缘分叫妙不可言。可你不知道,有一种缘分叫做遇见,蝶,是为花而来;而花,独为蝶开。如果没有缘,即便望穿秋水,近在咫尺也不能相遇。每一个女人,都是一朵深谷中的幽兰,会在那个男人心中美得倾国倾城,美得纤尘不染,谁又能叩开女人紧锁的心扉?”

    孟秋雨眨了眨眼,盯着苏媚苦笑道:“夫人,我小学还没毕业,这么高深的话语我可不理解。但我听得出来,夫人心中有很多思念,也有很多无奈与期盼,我只知道,每个女人都有柔情,这份幸福与悸动,会为那个男人绽放,这就是缘分。缘尽缘散总有时,又何必强求那本就不属于自己的幸福?到头来,平添无数烦恼与痛苦。”

    苏媚眼神中闪过一抹异彩,盯着孟秋雨看了几眼,柔媚的笑道:“原来你也是个谦虚而滑头的小家伙,你的眼界与心理成熟,超出了你的年龄,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能磨练出这样的你,现在时间还很宽裕,不妨和我谈谈你的过去,打发这无聊的时间。”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摇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堪回首的往事,夫人想必也有很多深埋在心里的痛苦经历,如果我说出我的事情,你会和我分享你心中的秘密吗?”

    苏媚眼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寒意,隐晦的让孟秋雨都没有察觉,随即咯咯笑道:“说你就是个小滑头,居然还想探听女人的小秘密,那好吧,只要你的故事精彩,我也不妨告诉你一些我的经历。”

    孟秋雨这时候的心情平静下来,轻叹道:“我是一个本应该在八岁就死掉的孩子,遭人绑架对方却没有痛下杀手,丢弃在茫茫大海的破船上,却很命大的被人得救。本以为这场意外已经结束,却没想到地狱正在向我招手。”

    讲道这里,孟秋雨闭上了双眼,语气低沉的将自己的经历缓缓道来,这一次,孟秋雨将自己在撒旦组织训练基地所经历的磨难都讲了出来,他没有隐瞒苏媚,只是没有告诉对方自己那些年执行过什么任务,后来又如何背叛撒旦组织,更没有说出自己就是死神。

    静静听着孟秋雨讲诉,苏媚眼神中不时闪过一丝惊讶,直到孟秋雨结束那痛苦的回忆,她才开口道:“你果然不是一般人,那样的情况下你都能活下来,不是你命大,而是你有一颗不屈又坚韧的心,你有信念,回华夏,寻找父母是你的精神支柱,只要有信念,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情,所以你现在回来了。”

    “夫人,我讲的这些会不会吓到你?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是一个杀手。你现在让一个杀手保护你,你就不担心我突然发疯,对你做点什么恐怖的事情?”孟秋雨盯着苏媚笑道。

    苏媚如水的眼波中流露出一丝媚笑,看着孟秋雨咯咯笑道:“我还怕你吃了我不成?杀手也是人,你还是个男人,而且据我所知,你还是个好色的男人,面对我这个弱质女流,你不会有其他不良的想法吧?”

    说着话,苏媚身子慢慢凑近孟秋雨,阵阵幽香扑入孟秋雨的鼻息,他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身子微微后仰,盯着苏媚。

    苏媚突然娇笑一声,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饱满的双峰都开始波涛汹涌,颤巍巍跳动着,越发刺激的孟秋雨浑身都燥热起来。

    “男人都一样,每个看到我的男人,都对我表示的很恭敬,可是他们脑子里都在幻想着将我按在床上好好蹂躏,如果不是我的身份,不知道会有多少男人想得到我。孟秋雨,你敢不敢告诉我,你对我有没有这种想法?”苏媚突然看着孟秋雨嬉笑道。

    孟秋雨额头冒出了冷汗,苏媚这么直白的话语让他有些难为情,苦笑道:“你不说我是一个俗人吗?我自然不能免俗。”

    “咯咯咯……你很坦诚,比其他男人还算可爱。”苏媚再次娇笑一声,随即转身从一旁的小包里掏出一个白色小瓷瓶。

    举到孟秋雨的面前笑道:“还记得我请你喝过的美酒吗?你帮它取名春露白,现在这里有一些,我请你喝。”

    说完,苏媚打开瓶塞,孟秋雨再次闻到了那股沁人心脾的酒香味,此时苏媚却将瓷瓶对准自己的樱唇,仰脖子喝了一口,随即递到了孟秋雨面前。

    孟秋雨倒吸一口凉气,看着瓷瓶口还残留着一丝唇膏,心里暗叹这是啥意思,算间接接吻吗?

    就在孟秋雨犹豫间,苏媚轻笑道:“我知道你喜欢怎么喝?”

    在孟秋雨疑惑间,苏媚再次喝了一大口,身子凑近孟秋雨,搂住了他的脖子,靠近孟秋雨的脸蛋,吻住了孟秋雨的嘴。

    孟秋雨有些傻眼,随即便察觉到苏媚香甜的舌尖撬开了自己的牙关,滑腻的香舌夹着一丝酒气涌入喉咙,苏媚整个人坐在了孟秋雨怀中。

    孟秋雨脑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抱住了苏媚的柳腰,双臂搂紧恨不得将这女人揉碎在怀中,激烈的吸-允着女人的香唇。

    就在他迫不及待的要撕开苏媚的衣服,狠狠的蹂躏这女人时,他感到脑袋有些昏昏沉沉,随即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