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八十一章 诱惑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房间的床上,窗外夜色撩人,房间内却显得有些黑暗。阿甘小说网

    思绪转动,孟秋雨心中充满了疑惑,自己为何会昏迷?苏媚对自己做了什么?他没有动弹,暗自调息真元力感受了一下内息,并无其他异样。

    于是他慢慢坐起身,身上却只剩下了一条四角底裤,于是他下了地,打开房间灯,随即看到自己的衣服都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

    快速穿好衣服,孟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发现已经调成了震动,有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叶柔打来的。

    他脸色微变,急忙在衣兜里翻找,却没有发现叶老爷子给自己的那块玉佩,心中咯噔一下,孟秋雨眼神中流露出了一抹冰冷之色。

    推开房间门,孟秋雨大步走了出去,外面却是灯光明亮。这是一间酒店的豪华套房,客厅里传来了电视的声音。

    孟秋雨走向客厅,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苏媚听到脚步声站起身来,转向孟秋雨,脸上露出了柔媚而娇羞的笑容。

    女人只穿着一件黑色蕾丝睡裙,酥胸半L,秒态毕现,里面居然是真空,睡裙仅仅挡住了苏媚雪白的大腿,曼妙的身材曲线足以让任何男人喷血,可现在的孟秋雨却没有任何感觉,神色淡然的盯着苏媚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苏媚横了孟秋雨一眼,浅笑道:“上海的一家酒店,你怎么了?似乎怨气很大。”

    孟秋雨走向苏媚,却一眼看到那块叶家玉佩放在茶几上,他急忙弯腰拿起,装进了衣兜里,转向苏媚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女人露出了不解之色。

    苏媚耸了耸肩,翻着白眼娇哼道:“我帮你脱衣服的时候,掉了出来,我觉得很漂亮,就拿着欣赏了一下,看你这么紧张,该不会是以为我拿了你的东西吧?”

    孟秋雨皱着眉头问道:“我为什么会昏迷这么久?你对我做了什么?”

    盯着孟秋雨冷漠的脸孔,苏媚一脸委屈的咬住了红唇,犹如受了冤屈的小媳妇,小声道:“我在酒里下了迷药。”

    “为什么?寻常迷药根本对我起不了作用,你用了什么迷药?”孟秋雨语气低沉的问道。

    苏媚缓缓走向孟秋雨,脸颊微红,柔声道:“秋雨,我只是想让你好好休息一下,并没有其他恶意。而且,而且我感到和你做那种事很羞耻,我不好意思让你看我的身子,所以我不想让你保持清醒。”

    盯着苏媚羞涩而幽怨的神情,孟秋雨有种无力发泄的憋屈感,暗自却也在猜测,这女人到底在干什么?自己昏迷的那段时间,莫非她和自己发生过关系?

    “我不喜欢这种被愚弄的感觉,苏夫人,如果再有下次,我不会再客气。”孟秋雨语气冷淡的说完,看了眼手表淡淡说道:“我今晚有事,你自己注意安全。”

    看到孟秋雨要走,苏媚略显慌乱的上前一步,一把抱住了孟秋雨的腰,仰着脸急切的说道:“秋雨,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我保证再也不会给你胡乱喝东西,你别离开我好吗?”

    温香暖玉在怀,孟秋雨甚至都能感受到苏媚娇躯传来的温暖,饱满而柔软的双峰挤压在自己胸膛,说实话,孟秋雨很享受这种感觉,可今晚他必须去见叶柔,自己昏迷之际,叶柔打了那么多电话,那女人一定急坏了。

    而且孟秋雨这时候还有些思绪胡乱,苏媚做的事情太诡异,他需要冷静的思考一下。

    盯着苏媚妖娆的脸庞,眼神中尽是祈求之色,孟秋雨苦笑道:“苏夫人,我今晚真有重要的事情,这次来上海我也有些事情要处理,明天我给你打电话。”

    苏媚紧紧凝视着孟秋雨的眼睛,紧张的问道:“你真的没有生气?”

    孟秋雨心中郁闷,自己不生气吗?谁TM莫名其妙被下了迷药,事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能不生气。

    可苏媚此时的神态让他也狠不下心来责备对方,嘴角露出一抹邪笑,孟秋雨扬起手拍在了苏媚的翘臀上,在女人惊呼声中,孟秋雨顺势大力揉-捏了几把,心中暗呼真TM的爽,不给这女人点教训,自己都觉得窝囊。

    苏媚搂着孟秋雨的手臂突然紧了一些,一张娇颜荡漾着妩媚的羞晕,红唇张合,羞急的将头埋进孟秋雨的怀中,小声啐骂道:“小色鬼,你好坏。”

    孟秋雨没有松开苏媚,另一只手臂托起女人的翘臀,将女人抱着放在了沙发靠背上,哼哼邪笑道:“夫人,你给我下了迷药,占了我的便宜,居然还说我坏,现在我是不是该索要一些利息?”

    苏媚娇羞的望着孟秋雨,小声道:“小坏蛋,你想要什么什么利息?”

    孟秋雨不再废话,一只手已经从睡裙下摆探了进去,苏媚里面真空,孟秋雨直接攀附住了女人柔软的臀部,沿着臀-缝向前方游走。

    苏媚紧咬着红唇,鼻子里发出一声魅惑的呻-吟,全身不安的扭动着,搂住了孟秋雨的脖子。

    孟秋雨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这么容易动情,桃源深处已然洪水泛滥,他不敢再继续挑逗苏媚,担心自己也欲-火焚身,今晚不想离开。

    孟秋雨撤回了自己作怪的手,苏媚却是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失落之色,羞涩的说道:“秋雨,你还是要离开?”

    孟秋雨抱着苏媚坐回沙发,点点头笑道:“夫人,如果明晚有时间,我会陪你,但今晚不行。”

    说完,孟秋雨松开了苏媚,不再看苏媚眼神中的幽怨,转身离开了房间。

    目送着孟秋雨离开,苏媚眼神眯起嘴角露出了诡异的媚笑,自言自语道:“小家伙,好久没有男人能让我有感觉了,你还真够特别,居然敢打我的屁股,我都有些不舍得杀你了。”

    话说孟秋雨,走出酒店还有些心跳加速,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情不自禁的放在鼻尖闻了一下,淡雅清香中带着一丝其他味道,这股味道不同于林慕雪几女,很特别。

    孟秋雨浑身一颤,体内的那股邪火再次升腾,他甚至有种立刻返回房间,今晚好好享受一番苏媚娇躯的冲动。

    理智战胜了冲动,孟秋雨抛开脑海中的邪念,走出酒店拨通了叶柔的电话。

    叶柔很快便接通了电话,急切的问道:“秋雨,你在干嘛?你到上海了吗?”

    “小柔,在飞机上手机调成了震动,没看到你打来电话,这一次我不是一个人来,我负责保护一个重要人物,刚安排好了一切,现在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孟秋雨撒着小谎言,和苏媚发生的事情,他自然不会让其他人知道,尤其是自己的女人们。

    “我在酒店里,不过云霓今晚让我去陪她,她让人家当伴娘,你来找我吧,咱们今晚一起去他家。”叶柔听完孟秋雨的解释,开心的说道。

    孟秋雨暗自苦笑,今晚叶柔陪自己的好朋友,那自己岂不是要孤枕难眠了。

    “你在那个酒店?”孟秋雨问道。

    “天翔酒店606房间,离云霓的家不远,她说等一下会来接我。”

    挂了电话,孟秋雨打了一辆出租车,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问了孟秋雨去哪里,随即启动车子后说道:“听你的口音不是上海人,来这里是旅游呢?还是出差?”

    孟秋雨笑了笑,说道:“参加朋友的婚礼,就在明天。对了,师傅,您是本地人吗?我和您打听一个事。”

    “啥子事?”司机好奇的问道。

    “您知道二十多年前上海有一个仁育医院吗?”

    “仁育医院?没听说过,不过你想了解以前的医院,你可以去卫生厅查一下,那里都有档案。”司机想了想摇头道。

    孟秋雨暗自点头,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卫生厅想必都保留着曾经各大医院的档案,这个仁育医院可能保存着资料。

    一路和司机聊着上海这几年的变化,不觉间天翔酒店到了,孟秋雨一看表不到三十块,给了司机一百块,下了车。

    天翔酒店也是一个三星级酒店,孟秋雨进入酒店上了六楼,按了几下门铃。

    房门打开后,叶柔俏生生的站在门前,看着孟秋雨嬉笑道:“讨厌的家伙,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都无人接听,急死人了。”

    孟秋雨笑着搂住了叶柔,盯着眼前美丽的脸庞笑道:“几天不见,就这么想我,那以后万一我离开你,你怎么活?”

    “呸,不许说不吉利的话,我才不会让你离开我。”叶柔娇嗔道。

    孟秋雨关上房门,抱着叶柔哼哼笑道:“这次你大姨妈应该走了吧?办正事要紧。”

    “哎呀,讨厌,放我下来,云霓就快来了。”叶柔惊呼着,羞急的说道。

    孟秋雨抱着叶柔坐在沙发上,一脸郁闷的看着女人,不满的说道:“你这朋友也太不厚道了吧,她明晚要当新娘,和秦文书卿卿我我,今晚还要打扰咱们亲热,你就忍心让我独守空房,寂寞难耐吗?”

    叶柔羞喜的看着男人,娇笑声中笑骂道:“你这个流氓,不就是一晚上嘛,忍一忍,明晚我好好陪你。”

    “那怎么忍得住?给她打电话让她晚来两小时,先让咱们开心一下。”孟秋雨邪笑声中,抱着叶柔便亲吻起来。

    叶柔也思念着孟秋雨,被男人一吻,浑身都如触电了一般,这时候也顾不上其他,欲拒还迎的抱紧男人,两人在沙发上便激烈缠绵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