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八十四章 孟家长孙的威名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清脆的巴掌声格外响亮,陈一龙原地转了三个圈,一头栽倒在地,爬起来还有些迷迷糊糊,一侧脸蛋却已经红肿起来,五个清晰的手指印留在了他的脸上。..

    看着这一幕,云家亲友纷纷睁大了眼睛,黄亦菲几个女孩子则忍不住惊呼出口。

    孟秋雨这一巴掌并没有留情,他使了巧力,有多痛苦只有陈一龙自己知道,可连他一颗牙也没打掉,那种钻心的剧痛在脸上荡开,疼的陈一龙整个脑袋都像要炸裂一般,清脆的声响直接震破了他的一侧耳膜,脑子里都嗡嗡作响。

    这时候的陈一龙才发出了惨叫,凄厉而痛苦,捂着被打的脸蛋,眼泪都流了出来。

    看到孟秋雨打人,叶柔心中暗自叫好,一脸甜蜜的挽着男人的手臂,嘴角翘起,犹如骄傲的孔雀。即使孟秋雨不动身,她都想教训一下这个登徒子。敢对她叶柔耍流氓,这是叶大小姐无法容忍的。

    此时秦文书已经抱着云霓走出了房间,看着地上惨嚎的陈一龙,秦文书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云霓则握了握拳头,很想喊一声打得好。

    “混蛋,你TM敢打我,老子让你不得好死。”陈一龙很快便站了起来,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指着孟秋雨咬牙切齿的怒道。

    孟秋雨嘴角再次露出残忍的冷笑,扫了眼秦文书和云霓笑道:“这可不能怪我,我尽量不让你们的大喜之日流血。”

    说完,孟秋雨上前一步再次扬起手臂,陈一龙看到孟秋雨又要打自己,恶向胆边生,怒吼一声竟然掏出了一把军刀,双眼血红的吼道:“老子今天让你死无全尸。”

    锋利的军刀闪着寒芒,陈一龙直接身子前冲刺向了孟秋雨的胸膛,在周围众人惊呼声中,孟秋雨手臂诡异的扭动,竟是徒手抓住了军刀的刀刃。

    陈一龙只感到军刀受阻,再也前进不得分毫,孟秋雨一脸冷笑的抓着军刀,仿佛根本无视这锋利的利器,手腕一扭,陈一龙只感到虎口一阵剧痛,手中的军刀脱手,捂着手掌再次痛叫起来。

    孟秋雨掂了掂手中的军刀,突然挥手而出,一道寒芒直接划过了陈一龙的脑袋,凉飕飕的感觉从头皮传来,陈一龙吓得脸都白了,几欲尿了裤子。

    军刀贴着头皮而过,一片红毛在空中划过,撒落在了地上,陈一龙头顶的红发居然被刀锋削落,却没伤到他的头皮。

    云家亲友倒吸一口凉气,个个惊得脸色发白,看到陈一龙没事才纷纷松了口气。他们也不想看到大喜之日发生流血事件,何况很多人也都知道陈一龙的身份,却不知道孟秋雨的身份,伤了青帮老大的儿子,那事情就闹大了。

    陈一龙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惧意,腿肚子都开始打颤,刚才那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要死了。感觉到孟秋雨没有伤到自己,只是在吓唬自己,这让他恼羞成怒之余,却也觉得孟秋雨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小子,你会后悔的,咱们走着瞧。”陈一龙虽然丢尽了颜面,感到愤怒,可也看出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撂下一句狠话,准备出去告诉父亲,派帮会里的高手来收拾孟秋雨。

    孟秋雨却冷笑一声,上前一步,在陈一龙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便抓住了他的脖子。

    “该后悔的是你,你不是要搬救兵吗?咱们出去聊聊。”孟秋雨冷笑声中,拎着陈一龙的脖子,像抓一只小鸡一般,拖着大骂不止的陈一龙走出了别墅。

    秦文书和云家人也都纷纷跟随了出来,孟秋雨直接拖着陈一龙出了大门外,一脚便将陈一龙踹翻在地。随后抬起一只脚狠狠的踩落而下。

    咔嚓一声,陈一龙歇斯底里的惨嚎不止,一只手臂被孟秋雨生生踩断。

    在周围所有人惊恐的眼神中,孟秋雨没有停止,再次踩了三脚,同样的三声骨头碎裂声中,陈一龙的四肢被他生生踩断,痛苦的嚎叫着,随后昏死了过去。

    孟秋雨一脸淡然,转身看着脸色不自然的秦文书笑道:“派一辆车将这小子送给秃鹰陈风,你可以带着新娘子回家了,如果他问起来,你就说是我打伤了他儿子。”

    秦文书点点头,吩咐几名青年抬着陈一龙上了一辆Q7,他则抱着云霓钻进了法拉利。

    叶柔几女都是伴娘,自然要随着车队离开,叶柔挽住孟秋雨的手臂问道:“老公,你不和我们去吗?”

    “我先去办点私事,中午咱们在酒店见面。”孟秋雨笑着说完,亲了亲叶柔的脸蛋,在女人娇羞声中,扶着女人上了一辆劳斯莱斯,他则转身对马光招了招手,后者一脸崇拜的跑了上来。

    “带我去一趟卫生厅。”

    马光一脸喜色,孟秋雨指使他做事,他觉得这是他的荣幸,屁颠屁颠跑去开车了。

    这时候云逸聪走了过来,云霓没有告诉父亲叶柔的男朋友就是孟家长孙,她自然不好意思告诉家人同学聚会自己差点被玷污了,所以也没提到孟秋雨的身份。

    但云逸聪却知道叶柔的家世,自然觉得能得到叶家小姐青睐的男人不是寻常人,何况孟秋雨本就骨子里透着高贵的气质,所以昨晚见到孟秋雨和叶柔他很客气。

    刚才孟秋雨教训陈一龙的一幕让他再次震惊,以她的眼光自然看出孟秋雨不简单,何况女儿和女婿看向对方都带着恭敬之色,这让他心里开始猜疑起来,所以这时候想要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身份。

    “不好意思,小女的婚礼却让小柔受了委屈,我这个东家有些失礼。”云逸聪久经商场,八面玲珑的人物,说起话来也自然不同,首先便表示了歉意。

    “云叔叔,您客气了。云霓是小柔的朋友,也算是我的朋友。何况在南京我和秦文书也一见如故,本来我是不想在他们的婚礼上闹出什么不愉快,但有人欺负我的女人,我自然不会放任不管。放心吧,这件事不会牵涉到云家,陈风那里我会处理。”孟秋雨轻笑道。

    云逸聪本想再次了解一下孟秋雨的底细,此时马光开着宝马停在了一旁。

    “云叔叔,我先去办点事,中午我会去酒店参加他们的喜宴,咱们到时候见。”孟秋雨点点头,转身上了车,宝马车离开了。

    望着走远的宝马,云逸聪皱起了眉头。

    他老婆和几个亲友也围了过来,此时云家人自然都有些担心,陈风的儿子被打断了四肢,秃鹰一怒,他们也担心云家会受到连累。

    “老公,小柔的男朋友到底什么来头?”李凤一脸忧心的问道。

    云逸聪沉吟了一下,急忙掏出手机拨通了秦文书的电话:“文书,叶柔的男朋友什么来头?”

    当从秦文书口中得知孟秋雨的身份后,云逸聪一脸震惊,看着妻子和一干亲友,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哈哈笑道:“云霓这丫头居然这么大的事情瞒着咱们,这下咱们云家要飞黄腾达了。”

    “老公,怎么回事?咱闺女瞒着咱们什么?”李凤急切的问道。

    “哈哈哈……,咱女儿女婿结交了大人物,这小柔的男朋友可不简单啊。”云逸聪哈哈大笑,心头的所有担忧一扫而空,居然也卖了个关子,没说出孟秋雨的身份。

    马光开车之际,偷偷打量着孟秋雨,心中却是暗自激动,他觉得自己很幸运,一场误会得罪了孟家长孙,现在居然戏剧性的成了孟家长孙的私人司机,今后即使得不到对方的友谊,说出去自己给孟家长孙开车,那也足够他在上海富家子弟中威风一回。

    如今整个华夏各地的上层社会,这些人的消息自然比老百姓灵通,孟秋雨回归京城发生的很多大事,已经传遍了这个圈子,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孟家长孙的大名。

    孟秋雨的威名早已压过了京城另外四大公子,甚至比五大家族的家主都要让人忌惮。尤其在一些富家子弟的心目中,孟秋雨的狠辣与霸道,让他们崇拜而敬畏,能成为孟秋雨的朋友,那绝对风光而骄傲。

    “马光,你又走神了。这几天我在上海期间,如果你没什么事,就将车子借我用几天,每次也不能让你开车接送,太麻烦你。”孟秋雨突然开口道。

    “孟少,能给您开车是我的荣幸,一点都不麻烦。”马光一愣,随即开心的说道,但很快他便意识到自己有些傻帽,人家孟少或许要带着叶小姐出去玩,两人还有可能玩玩车震,自己当电灯泡不合适。

    于是他尴尬的笑道:“那我等一下就把车钥匙给您,我自己打车回去,您这几天尽管用这辆车,即使撞坏了都没关系。”

    “呸,我说的这是什么话,孟少怎么会撞车。不好意思啊,孟少,我太激动了。”马光有些语无伦次,扬手拍了自己一巴掌。

    孟秋雨呵呵一笑,倒也觉得马光有点意思,点头笑道:“那谢谢你,把我送去卫生厅,你就先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