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八十五章 林慕雪的身世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上海飞鹰会所一间豪华包房内,一名精赤着上身,腰上裹着一条毛巾,满腿浓郁毛发,胸前有一头雄鹰纹身的光头男人一脸惬意的仰靠在沙发上。..

    男人的身材很高大,体格也十分健硕,刀削脸,鹰隼一般锋利的眼神,天生枭雄人物,面露三分凶恶之气,配上他的锃亮光头,给人一种彪悍,凶戾的气势。

    眼前的男人在上海提起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就是秃鹰陈风。十八岁出道,单人匹马硬闯上海滩第一帮会青帮,一把开山刀一夜屠戮上百人的狠角色,从而一夜成名,凶名昭著,控制了青帮二十多年。

    飞鹰会所是青帮名下产业,也是陈风最喜欢待的地方,因为这家会所的老板叫莺娘,一个在上海出了名的美丽成熟尤物,是秃鹰陈风最爱的女人。

    莺娘自然不是陈风的老婆,但却死心塌地当了陈风背后的女人,这么多年青帮势力越来越强大,成为国内第一地下帮派,莺娘在背地里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个女人绝不是花瓶美女,才智过人,是陈风身边最精明的智囊。

    端着两杯红酒,身着低胸睡裙的莺娘抬腿坐在了陈风怀中,睡裙很短,仅仅能遮挡住女人的大腿,两条白花花的美腿足以迷倒任何男人。

    莺娘年过四十,但却保养的犹如三十出头的美妇,风情万种,体态丰腴,饱满的双峰挤出一条深邃的沟壑,一脸媚笑的勾住陈风的下巴,娇笑道:“风哥,秦骅的儿子大喜,你这个当伯伯的给一对新人送什么礼物?”

    陈风一脸春风得意,眼光瞄了几眼女人的胸部,一只手已经沿着睡裙探了进去,哼哼笑道:“要不我送他们一盒‘真男人’,让他们洞房之夜好好开心一下。”

    莺娘咯咯娇笑,横了眼陈风笑骂道:“不正经,秦文书年轻力壮,那需要什么药物助兴,何况两人早就不知道上过多少次床,新婚之夜也没有太多的新鲜感。”

    陈风咧嘴一笑,摸着女人硕大的胸部邪笑道:“谁说的,只要是喜欢的女人,每一次都有新鲜感,我们每次不都像是第一次那么开心吗?”

    两人说笑间,一旁的手机铃声响起。

    莺娘将酒杯放在一旁,弯腰拿起了手机,看到是陈一龙的号码,呵呵笑道:“是你那宝贝儿子。”

    陈风拿过手机,接通后没好气的问道:“混小子,有什么事?”

    “陈爷,我是小宋,是陈少的手下,您快来一趟医院吧,陈少出事了。”话筒里,一个紧张的声音响起。

    陈风脸色一变,坐直了身子,语气冷厉的沉声道:“哪家医院?一龙出了什么事?”

    “长征医院。陈少帮秦文书去娶亲被人打了,四肢都被踩断了,正在医院抢救。”

    这时候莺娘也从话筒里听到了对面的声音,倒吸一口凉气,站了起来。陈风面部肌肉抽搐了几下,眼神阴冷的站起身,握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问道:“什么人下的手?”

    “不知道,应该是云家的亲友,秦文书应该认识对方。”

    陈风眼里寒芒一闪,挂了电话找出了秦骅的号码,他自然不会有秦文书的号码,拨通后沉声问道:“把你儿子的号码给我。”

    话筒对面的秦骅显然也知道了这件事,叹息了一声,开口道:“大哥,你要冷静,我刚才听文书说过此事,是一龙太过分,惹上了不该惹的人,调戏人家的女朋友。”

    “秦骅,少和我说这些话,你儿子在哪里?让他接电话,不管是谁,敢伤我陈风的儿子,我都要他死无葬身之地。”陈风青筋暴跳,怒声喝道。

    不多时,话筒对面响起了秦文书的声音,语气平淡的开口道:“陈伯伯,我是文书。”

    “打伤一龙的是什么人?”陈风咬牙切齿的问道。

    “孟秋雨,孟家长孙。”秦文书淡淡的开口道。

    啪!陈风手中的手机掉在了地上,惊得脸都变了。

    此时的卫生厅厅长办公室,一脸红润的黄文玉热亲的招呼着孟秋雨落座,亲自给孟秋雨倒了一杯茶,笑着开口道:“孟少爷,真没想到京城鼎鼎大名的孟少爷居然这么年轻,和我家亦菲应该相差不大。”

    孟秋雨微微一笑,看着眼前这位年过半百,白白胖胖的厅长,心中好笑,因为他没想到眼前这么一个其貌不扬,却又身材臃肿的男人,居然会有一个苗条而漂亮的女儿,黄亦菲应该长得像母亲,看来这黄文玉娶了一个俊俏老婆。

    看到孟秋雨并没有谈笑的意思,黄文玉也不再套近乎,拿起旁边一个文件袋,笑道:“孟少爷,你让我查找的仁育医院资料都在这里,这家医院十年前因为出了重大医疗事故而倒闭,不知道你想知道些什么信息,我可以让人帮忙查找。”

    孟秋雨暗自苦笑,十年前倒闭的医院,想必当年妇产科的一些资料也无从查找,看来这次希望再次渺茫了。

    “黄厅长,那仁育医院倒闭之后,原先的医院变成了什么?”孟秋雨问道。

    “废弃了很久,三年前被政府利用,那里如今成了敬老院。”

    孟秋雨心里一动,问道:“如果我想找到当年一个孩子的出生资料,不知道该从哪里找起?”

    黄文玉愣了一下,疑惑的问道:“孟少爷,那孩子多少年前出生?可知道当时的接生医生是谁?”

    摇了摇头,孟秋雨苦笑道:“二十五年前的事情,具体情况我也不明白,当时母亲难产,生下孩子后就离世了,我需要知道那个孩子的情况。”

    黄文玉点点头,随即眼前一亮笑道:“孟少爷,当年哪家医院的副院长如今就是敬老院的院长,或许她知道一些情况,不如我带你去问问情况?”

    孟秋雨点头笑道:“黄厅长,这多不好意思,岂不是要打扰黄厅长公务了。”

    “哈哈哈……,不碍事,反正我也经常去敬老院慰问一下老人们,就在我们卫生厅的后面一条街上,离这里不远。”黄文玉爽朗的笑道。

    两人走出卫生厅,孟秋雨开着马光的宝马带着黄文玉穿过一条街,果然看到一个敬老院,这里已经远离市区,环境还算幽静,大门上写着上海第三敬老院。

    “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孤寡老人没有子女赡养,政府只能妥善安排,我当上厅长的时候,上海还只有一个敬老院,今年第五敬老院都已经住满了老年人。”黄文玉一路都和孟秋雨聊着上海的民生问题,谈起老年人的赡养,不免感叹了一番。

    孟秋雨笑了笑,下了车随着黄文玉进入敬老院,直接来到行政大楼的五楼。

    敲响了门,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将二人迎进了办公室,一番寒暄后,黄文玉指着孟秋雨介绍道:“刘院长,这位是京城来的孟少爷,他有些事情想让你帮忙。”

    “哦,不知道孟少爷需要我做些什么?”刘院长惊讶的问道。

    “刘院长,我听黄厅长说起,您曾经是仁育医院的副院长,我想打听一件事,二十五年前有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女人来医院生孩子,后来女人难产去世,男人将女人的尸体带走,却没有带走那个孩子,不知道您还记得这件事吗?”孟秋雨问道。

    刘院长皱起眉头想了想,眼睛一亮点头道:“这件事我记得,当时在医院里还引起了很大的反响,那个男人很奇怪,女人生下孩子后他连孩子一眼也没看,抱着死亡的女人疯了一般跑出了医院,后来我们报了警,警察寻找那个男人却没有任何消息。”

    “那个孩子呢?后来医院是怎么处理的?”孟秋雨略有些紧张的问道。

    “那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公安局插手此事后,他们将女孩送到了孤儿院,这家孤儿院后来也倒闭了。不过我认识当年的院长,我们现在还是邻居。”刘院长笑着道。

    孟秋雨心情有些激动,急切的问道:“刘院长,那您知道这个小女孩后来怎么样了?”

    “这件事我听孤儿院的老王提起过,女孩两岁的时候,被人收养了,收养这个孩子的夫妇好像姓什么了?我这年纪大了,一时间想不起来,我帮你打电话问问。”

    刘院长也很热心,说完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随即和对方聊了起来。

    挂了电话,刘院长笑道:“老王说收养女孩的夫妇男人姓林,是滨海人,叫林一平。”

    听到这里,孟秋雨身子一震,傻了眼,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是林一平收养了女孩,那个孩子岂不就是林慕雪,林慕雪居然是薛天启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