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九十四章 孟秋雨的粗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青帮帮主秃鹰死在了自己的别墅,不到第二天天亮,这个消息便传的沸沸扬扬,闻者色变。..

    青帮死了多少人,警方没有对外透露,可是有人却看到三十多辆军用卡车进入了陈风的别墅,随后去了火葬场。火葬场已经停止了给市民火化尸体,大门外还留下了军人警戒,禁止普通市民进入。

    一时间上海暗波涌动,人人色变,灭门王的名头再次躁动一时,名震上海滩,深深震慑着每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可是没有人知道,这一次孟秋雨却是给人背了黑锅,知情者却又不能透露这一内幕,孟秋雨也只能保持沉默,反正他也凶名昭著,不在乎多这么一笔血债。

    中午,孟秋雨带着叶柔和秦文书夫妇吃了一顿饭,在秦文书面前,孟秋雨也没有透露陈风之死的真相,更没有将苏媚的身份告诉对方,对于他们来说,不知道反而安全一些。

    陈风一死,秦骅以副帮主的身份接管了青帮,秃鹰的心腹部下昨晚几乎全部死亡,铁娘子安排了周密的部署,没有几个人逃生。混乱的青帮,也很快在秦骅的安抚下稳定了大局。不过秦骅让儿子带话,青帮从今以后会誓死效忠于孟秋雨,如有差遣,万死不辞。

    孟秋雨倒也没有表示什么,一个小小的青帮,他还没看在眼里,不过既然认了秦文书这个朋友,他也就心领了秦家父子的心意。

    知道叶柔和孟秋雨下午要离开,云霓依依不舍,说要带着叶柔去逛街给她买些礼物,孟秋雨也刚好要去见苏媚,于是同意让叶柔和云霓去逛街。

    不过在两女离开后,他联系了铁娘子,让人暗中去保护两女。虽然他不认为苏媚会让人对付叶柔,玄阶以下的高手也伤不了叶柔,可也不敢大意。

    孟秋雨将宝马车还给了马光,后者再次见到他,除了恭敬之外,眼神中还带着一丝畏惧。

    孟秋雨拍了拍后者的肩膀,轻笑道:“今后在上海,有什么困难去找秦文书,他会帮你。以后有时间也可以带着黄亦菲来滨海玩,我接待你们。”

    马光在听到孟秋雨这番话后,感激的点了点头,眼圈有些泛红。虽然外界传闻孟秋雨心狠手辣,手段凶残,但他看得出来,孟秋雨有一颗洒脱豪爽的心,对朋友绝对讲义气,能得到孟秋雨这样的承诺,他也知足了。

    孟秋雨独身一人来到了天凤大酒店,话没等按门铃,房门便打开,苏媚一脸妩媚笑容的望着他。

    此时的苏媚身穿酒店浴袍,显然刚洗过澡,长发还未干,随意的搭在肩头,整个人透着一股慵懒明媚的风情,细腻白皙的肌肤不施粉黛,平添了一份天然艳丽,脱俗而清新。一双如水的眼波注视着孟秋雨,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沉默了片刻,孟秋雨轻笑道:“夫人难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我还以为你不愿意进来,请进吧,这里也有你一个房间,只是你却没有在里面留宿。”苏媚嫣然一笑,媚态丛生,不过孟秋雨却再也感受不到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随着苏媚进入房间,后者示意孟秋雨坐在沙发上,她则从一侧酒柜上拿来一瓶波尔多红酒以及两个高脚杯。

    拧开瓶塞,苏媚弯腰倒了两杯,这一弯腰之际,浴袍领口大开,以孟秋雨这样的角度清晰的看到了一片雪白,峭立的两团柔软圆润而饱满,甚至都能看到那两点凸出的殷红,这女人居然又是真空。

    孟秋雨目测了一下,足有36D,犹如两个刚出锅的白面馒头,端的是诱惑无限,足以能让任何男人的眼睛深陷进去。孟秋雨只是瞄了几眼,便将目光移开,虽然眼前的女人很美,美得连他都会想入非非,可他丝毫生不出任何占有的邪念。

    仰脸瞥了眼一本正经的孟秋雨,苏媚突然咯咯娇笑道:“干嘛这么拘谨,我又不会吃了你。”

    孟秋雨摇头苦笑,心里却是佩服苏媚的这番心态,面对自己,她竟然丝毫没有任何不自在,随即孟秋雨也就豁然了,一个活了三个世纪的女人,什么样的世事沧桑,人生百态没有经历过,她的心性早已坚如磐石,岂会在乎凡尘俗世的各种困扰。

    “来,喝一杯,这次我保证不会在酒力给你添加其他东西。”苏媚莞尔一笑,坐在孟秋雨对面的沙发上,眼神揶揄的笑道。

    孟秋雨也不客气,端起酒杯仰脖子一口喝干。他也不担心苏媚会再次下药,在对方面前自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苏媚又何必多此一举。

    横了孟秋雨一眼,苏媚红唇微张,浅尝了一口,随即笑道:“这么好的红酒都被你糟蹋了,哪有你这样喝酒的,一口就把几千块喝没了。”

    “夫人难道还在乎钱财这些身外之物吗?我就是一个俗人,装不了高雅。”孟秋雨撇嘴笑道。

    “你心里在恨我,甚至想要杀我,可你也知道你根本没有一丝机会,所以你感到很没用。大名鼎鼎的杀手之王死神却只能在一个女人面前委曲求全,你感到很窝囊。孟秋雨,我说的对吗?”苏媚柔笑着开口道。

    “现在酒也喝了,你要的东西我也带来了,夫人,临走之前我想奉劝你一句,自古邪不胜,多行不义必自毙,希望夫人有朝一日能够悔悟。”孟秋雨淡淡的说完,随即从怀中掏出了叶家的那块玉佩,放在了茶几上。

    看到孟秋雨要起身离开,苏媚眼神幽怨的轻叹道:“你就不能陪我多说说话吗?”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苦笑道:“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共同的话题吗?”

    “为什么不能有,就算是敌人,也会相互尊重。而我并不希望和你成为敌人,或许我们可以做朋友,无话不谈的朋友。”苏媚眼神期待的看着孟秋雨。

    孟秋雨微微苦笑,拿起红酒瓶又帮自己倒了一杯,端起酒杯点头道:“苏媚,在我喝完这杯酒之前,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吗?华夏的政权吗?你似乎看不上这些。为了报仇吗?可你的仇人又是谁?只因为曾经受过的伤痛,就把仇恨转移在世人的身上,就算你将整个华夏颠覆,甚至毁灭,你又能得到什么?只为了一时之快,却要置万千生灵于不顾,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苏媚愣怔了一下,眼神中隐现着一抹哀痛,大口喝了一口红酒,摇头道:“你的问题我给不了你答案,因为我也没想出来原因。到底是为了什么?谁又能帮我回答。孟秋雨,我们不谈这种沉重的话题好吗?”

    “那我们谈什么?谈情说爱吗?你觉得我们之间会有这种美好的感觉吗?”孟秋雨语气低沉的说道。

    苏媚神情黯然的看了眼孟秋雨,一口喝光了杯中酒,点头道:“孟秋雨,你说得对,你对我已经没有了那种美好的感觉,是我太过奢望了,走出这道门,我们就不会再有任何关系。我最后也警告你一次,不要意图阻止我,更不要与我作对,不然我连自己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让你痛苦的事情来。”

    孟秋雨心情莫名的一阵烦躁,眼神冰冷的看着苏媚,却没有说话,站起身就要离开。

    苏媚却突然站了起来,不顾一切的抱住了孟秋雨的腰,将脸贴在孟秋雨的后背,语气悲哀的说道:“不要说话,让我抱一下可以吗?”

    孟秋雨身子有些僵硬,心里却是乱麻一般,仰着头不知道该作何是好,感受着苏媚双峰挤压在后背的柔软,他突然心中生出一股无名火,这女人到底把自己当做什么了?一个慰藉她灵魂的男宠吗?

    转过身来,孟秋雨眼神犀利的盯着苏媚艳丽的脸庞,突然托住了女人的脸颊,不过一切的吻住了苏媚的樱唇。

    苏媚显然也没想到孟秋雨会亲吻自己,身子微微一颤,双臂搂住了孟秋雨的脖子,激烈的回应着孟秋雨的霸道,张开了小嘴,接纳了孟秋雨搅动的舌头。

    孟秋雨恶向胆边生,此时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既然你把老子当做宠物,那老子就把你当做发泄的工具。

    吻着苏媚,孟秋雨一只手已经再次探进了女人的浴袍内,准确无误的掌握了苏媚胸前的柔挺,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心,孟秋雨大力的揉-捏把玩着。

    本以为自己的粗暴,苏媚会羞恼,却没想到苏媚身躯逐渐变得滚烫,紧紧贴着孟秋雨不安的扭动起来,鼻息间的呼吸也变得浓重起来。

    孟秋雨抱起苏媚,大步走向沙发,一把将女人推在沙发上,双眼变得炙热,不顾苏媚的反应,一把扯开了女人身上的浴袍,苏媚雪白而曼妙的身躯毫无遮挡的暴露在了他的眼前。

    盯着眼前足以让任何男人都疯狂的身躯,孟秋雨嘴里发出一声低吼,退下长裤的一刹那,毫不犹豫的直接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