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百零六章 地下囚室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京城,苏媚经常逗留的幽静小别院内,白凤打开了地下仓库内的一扇铁门,躬身站在一旁开口道:“夫人,需要我们陪同进去吗?”

    “你们就留在上面吧,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进来。..”苏媚神色淡淡的扫了眼双凤,迈步踏上了通往地下的石梯,随着苏媚的走动,漆黑的地下室一盏盏声控灯自动亮起。

    这里竟然别有洞天,丝毫没有地下室的阴暗,破败,也不显得脏乱,反而十分整洁,墙壁是用涂料粉刷成的黑色,倒是有些诡异。

    走下石梯,在地下室的最里面站着四名身穿黑色衣衫的汉子,眼神十分的犀利,在他们身后是一扇金属门。

    “夫人。”四名汉子露出恭敬之色,弯腰行礼。

    “都退下吧。”苏媚挥了挥手,四名汉子弓着腰走向了不远处休息的房间。

    按动了一下铁门旁一块凸起的按钮,金属门一分为二向着两侧移动,里面竟然也全是由金属铸造而成,是银白色,看着十分刺眼。

    里面的空间十分宽敞,当中是一个体积庞大且透明的玻璃罩,里面有一把形状很独特的银色椅子,而在椅子上,坐着一名头发花白,长须及胸,容貌也略显苍白憔悴的老人,他的双手与双脚都被特制的锁扣固定在椅子上。

    苏媚站在玻璃罩外盯着椅子上的老人看了几眼,神色间无喜无悲,在一旁的几个按钮上按了几下,随即玻璃罩竟然也一分为二,露出了一扇门的宽度,停顿了下来。

    这时候,椅子山紧闭着双眼的老人缓缓睁开了眼睛,这双眼毫不犀利,也没有任何神采,可却给人一种看破俗世繁华的睿智与精明,瞳孔内隐隐闪现着一抹苦涩,老人语气低沉的开口道:“你似乎很久没下来了。”

    苏媚一步步走向了老人,站在椅子一米之外看着老人轻声道:“燕飞扬,我关了你五年,你都不肯告诉我五行玉佩的下落,可我已经知道了,现在我的手中就有三块,另外的两块也会很快被我拿到。”

    白发老人神色平静的看着苏媚,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摇头道:“苏媚,回头吧,就算你得到五行玉佩,你也不会改变什么,龙霸天你不可能放出来。”

    “燕飞扬,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莫非除了五行玉佩,开启封魔大阵还需要其他东西?”苏媚神色微微一变,急切的问道。

    燕飞扬微微一笑,盯着苏媚摇头道:“苏媚,我们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你又何必执着呢?自古邪不胜正,你的计划不可能会成功。”

    苏媚脸色抽搐了一下,冰冷的眼神中闪现着一抹寒意,沉声道:“燕飞扬,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就算你不怕死,但是你师妹青莲呢?如果你B我,我就再次杀上峨眉山,杀了你所有师门中人,包括你的师妹青莲。”

    “佛家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只要能阻止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就算我们都死了,也不会有任何遗憾。”

    看着一脸平静的燕飞扬,苏媚紧咬着银牙,握紧了双拳,深吸了一口气,随即脸上露出了妩媚的笑容。

    “飞扬,你知道我是怎么得到无形玉佩的下落吗?我想你记得你曾经有一个徒弟,他叫孟秋雨,他回了华夏,是他帮我找到了最后一块玉佩,原来它就藏在南京叶家。而我手中已经得到了夜不归后人和赵子有后人的玉佩,现在只要拿到韩家和林家的两块,五块玉佩就全部齐了。”苏媚一脸妩媚的笑道。

    燕飞扬神色微变,转向苏媚看了几眼,随即平静的问道:“你是说孟秋雨那小子成了你的人?”

    摇了摇头,苏媚轻叹道:“不得不说,你看人的眼光很好,这小子和你一样都是那么顽固,他刚回华夏就杀了我很多手下,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知道叶家居然也是五行玉佩的拥有者。”

    淡淡一笑,燕飞扬看着苏媚道:“所以你接近他,利用他帮你找出五行玉佩,而你的目的也达到了,是不也会杀了他?”

    “我本来想杀他的,可我却下不了手。”苏媚幽幽的叹息了一声,随即盯着燕飞扬脸上露出了娇媚的笑意,接着道:“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不但没有杀他,我还和他发生了一件事情,你想知道吗?”

    燕飞扬眉头一皱,随即眼神中露出了震惊之色,盯着苏媚打量了几眼,语气颤抖的开口道:“你,你不会是利用你的美色勾引他吧?”

    “他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也知道我的真实年龄。但在我从上海回来之前,我们在酒店里有了肌肤之亲。”苏媚闭上眼,脑海中不由自主回忆起了当天在酒店里的情况。

    她看得出孟秋雨不是贪恋她的身体,也对她没有爱意,反而充满了恨意,当时的孟秋雨就如同一头充满暴戾气息的野兽,粗暴而疯狂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在孟秋雨近乎折磨般的施虐下,苏媚久违的那种愉悦竟然占据了上风,她就如同一个YIN娃荡-妇一般,全身心投入到了孟秋雨的凌辱中,将近两个小时的激烈碰撞下,她也不知道攀登过几次云端,这是她有生以来最放纵的一次,却也是这辈子最欢愉的一次。

    事后的孟秋雨依旧没有表现出任何怜惜之情,就那样冷漠的穿上衣服,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苏媚几欲冲动下杀了孟秋雨,可她就是下不了手。

    看着苏媚脸上洋溢着如痴如醉的羞涩之情,燕飞扬眼神中涌现着一抹痛苦之色,脸上的肌肉微微在颤抖,浑身无力的靠在了椅子上。

    自己深爱了一生,却没有得到的女人居然和自己看中的徒弟有了亲密的关系,两人年龄上又差距这么大,这样的打击让燕飞扬心中如刀割般疼痛与愤怒。

    很快恢复了神色,苏媚嘴角勾起一抹娇柔的笑意,看着燕飞扬笑道:“近三百年了,自从龙霸天出事后,他是第二个碰过我的男人,不知为何,我却感觉他才像是我今生唯一的男人。这个小混蛋和你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不是正人君子,他胆大包天,他有一颗柔情似水却又狠辣的心。”

    “苏媚,你太不自重了,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既然知道他是我的徒弟,你却和他做出这种事情,你是想让我痛苦吧。”燕飞扬语气悲愤的说道。

    苏媚神色淡然的看着燕飞扬,哼哼冷笑道:“燕飞扬,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你喜欢我,可我从来没喜欢过你,自从龙霸天出事后,我的心就死了。可是遇到孟秋雨之后,他却让我心中起了涟漪,近三百年了,这种感觉却那么强烈,我克制不住自己的心。”

    “可你们不会有任何结果,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绝不会接受如今的你,只会和你成为敌人。”燕飞扬语气落寞的轻叹道。

    “那又怎么样?至少我有过一刻拥有他,这足够了,至于今后我会不会杀他,我不想去考虑。”苏媚神色再次淡然,看了眼燕飞扬沉声道:“五块玉佩齐聚后,如果你还隐瞒着什么不说出来,我就杀了你所有在乎的人。”

    说完,苏媚转身走出了玻璃罩,再次间玻璃罩恢复成球状,离开了地牢。

    与此同时,新疆一座云雾缭绕的深山前,一辆越野车停在了山脚下,车门打开,走下来一名身穿灰色西装的俊朗青年,只是他的脸色却有些阴暗,一双眼眸中隐现着浓浓的仇恨之色。

    不待青年上山,小路的一侧山林内,走出一名衣衫褴褛,头戴斗笠的络腮胡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恶臭,张开嘴,满嘴的黄牙,丑陋的面容笑起来,显得猥琐而阴森。

    “小哥,你要干什么?这山里可是住着一群野人,你要是进去了,细皮嫩肉的可就被煮着吃了。”上下打量了几眼青年,丑陋男人舔着嘴唇嬉笑道。

    青年看着眼前的男人,丝毫咩有厌恶之情,反而咧嘴笑了。

    “锋师兄,多年不见,你还是满身臭气,你这样子,那个女人愿意让你碰她。”青年呵呵笑道。

    “林师弟,多年不见,你不还是一副臭屁样,我喜欢男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丑陋男人开口笑道。

    青年正是林子峰,听到男人的话,哈哈一笑,开口道:“师兄,师傅他老人家在吗?”

    “你要见师傅?莫非你想重返师门?”丑陋男人好奇的问道。

    “不错,我要重返师门,学习本门的上乘秘法,我要成为人上人,我要报仇雪恨。”林子峰脸色狰狞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