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百二十一章 一人死,万人悲【五更爆发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家长孙死了,灭门王归天了,这一消息犹如一股旋风刮过华夏大地,震惊了国内的各方势力。阿甘小说网

    孟家上下一片哀痛,孟老爷子当即病倒了,孟凡吐出一口血,也伤了内附卧床不起。

    钱家则是举家欢庆,听到这个消息的钱富大笑一声,居然又会说话了,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苍天有眼啊!孟家逆子罪有应得,报应来了。”

    林云得到这个消息后,拍着桌面狂笑三声,一脸狰狞的冷笑道:“混蛋,恶有恶报,你一死,还有谁能阻挡我林家,孟家,赵家,你们等着没落吧。”

    赵家客厅内,和父亲,姑姑一起吃饭的赵语菲,听到这个噩耗,手中的筷子掉了下去,两眼无声的看着禀报这一切的赵家成员,身嘶力竭的吼道:“混账,你胡说什么,秋雨怎么会死,你骗人。”

    随后,赵语菲捂着脸痛哭失声,在姑姑和父亲的劝慰下才停止了哭泣,看着姑姑哽咽道:“姑姑,给我安排飞机,我要去滨海,亲眼看看他。”

    赵天凤陪着落泪,看了眼大哥,擦着泪水出去了。

    军区杨家,杨军夫妇一脸哀伤的走进了女儿的房间,看着父母的神色,杨冰凝放下了手中的一本书,讶然的问道:“爸,妈,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冰凝,你要沉住气,别激动。”语气哽咽的说完,杨冰凝的母亲流着泪扶住了女儿的肩膀。

    杨冰凝感觉到了不对劲,急切但看着父亲问道:“爸,到底怎么了?”

    “冰凝,秋雨出事了,他死了。”杨军一脸黯然的叹息道。

    杨冰凝身躯一颤,靠在了母亲怀里,紧紧咬着红唇半天没说话。

    看到女儿平静的神色,夫妻俩心中慌乱,郭文芳担忧的搂着女儿的肩膀,急切的说道:“冰凝,你想哭就哭出来吧,憋在心里会很难受,妈知道你心里难过。”

    杨冰凝没有哭,深深的吸了口气,酥胸微微起伏,看着父亲轻声道:“爸,消息可靠吗?”

    杨军叹息了一声,点点头。

    “爸,我要去滨海,看他最后一眼。”

    “好,爸爸给你安排。”

    紫禁城内,青龙背被长剑,眼神深邃的仰望着深宫之内,刚才,他察觉到了一丝强大的气息在波动,可那里却是几位国家领导人的寝宫之处,都是一些女眷,他不敢贸然闯进去,皱着眉头,青龙沉思起来。

    一阵脚步声中,警卫头领萧枫快步走到了青龙身旁,躬身道:“晨哥,刚得到消息,孟家长孙孟秋雨死了。”

    青龙身子一震,眉头皱起看向萧枫,沉声道:“怎么死的?谁杀了他?”

    “传说是练功走火入魔,心脉寸断,肌肤俱裂,死的很惨。”

    眼神眯起,青龙脸色凝重的闭上了眼,微微叹息了一声。

    深宫之内,白凤与红凤一脸惊惧的跪在地上,在她们的前方,是一具无头女尸,鲜血染满了地毯,要问头颅去了哪里?解刨尸体的话会发现,在身子里。

    死的这名女子叫天雪,十二鹰王中的老八。

    这女人死的也够冤屈,只因为从滨海二姐那里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消息,急匆匆赶来禀报,知道事态严重的双凤将天雪带进了苏媚的寝宫。刚把消息说出来,躺在床上的苏媚便状若疯狂的跃身而下,全身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势,一掌将天雪的头颅打进了身体里。

    此时的苏媚就站在女尸前方,她喜欢黑色,似乎除了黑色,她不愿意穿其他颜色的衣服,此时披着一件黑色睡袍,酥胸半露,雪白的肌肤上还溅落着点点血迹。

    苏媚妖娆的脸庞上一片铁青,紧闭着双眼一言不发,那无形中的杀气让双凤浑身感觉到冰冷。

    许久后,苏媚声音冷漠的开口道:“安排一下,即刻去滨海。”

    “是,夫人,两女不敢多言,更不敢在这里逗留,抬着女尸走了出去。”

    苏媚缓缓睁开双眼,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轻叹道:“小坏蛋,你真的死了吗?不会是不想给我玉佩,玩的计策吧?”

    滨海孟秋雨的别墅内,悲哀的气氛持续了三天,此时依旧一片愁云惨雾,不论是客厅内的孤星等人,还是房间内的林慕雪众女,三天都没有人吃过一口饭,张月彤和刘妈把饭菜热过几次后,来回的端上饭桌,再拿下去,始终没人动一筷子,最后只能倒掉。

    此时小琪依偎在刘妈的怀中,脆生生的问道:“奶奶,爸爸去哪了?我都几天不见他了。”

    当时孟秋雨的尸体被抬进来后,刘妈便抱着小琪回了房间,一直没让小丫头看到孟秋雨的死状,可家里大人们的悲伤也感染了小丫头,她也一直不开心。这样的问题,她问了好几次,刘妈每次都流着泪编着故事,说孟秋雨去了远方。

    方依云也病了,这么多年因为儿子的丢失,她悲痛欲绝,身心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念子成疾,身体本就不好。好不容易盼回了儿子,舒心的日子刚开始,儿子就没了,再次遭受巨大的打击,她除了昏迷,醒来后只剩下了哭泣。

    凯瑟琳和萧雪妮两位孕妇,这三天内也昏迷过几次,她们都没有被孟秋雨提升功力,身体那扛得住这样的痛苦,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只有她们每天会吃一些东西,剩下的时间就和众女一起,守护在孟秋雨的尸体旁,默默流泪。

    孟秋雨的尸体被放在了主卧室的床上,林慕雪众女这三天来滴水未进的守护在旁边,看着男人,她们流干了泪水。

    孟秋雨破烂的衣服已经被脱掉了,身上盖着雪白的软被,只有一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露在外面,就仿佛是睡着了。

    端来一盆温水,林慕雪掀起了被子,双手颤抖着拿着毛巾擦拭着男人身上的血迹,看着那丝丝裂开的肌肤,她的心仿佛被千刀万剐般痛楚。

    孟秋雨的身体说来也奇怪,除了面部没有损伤,全身上下只有一个地方完好无损,就是他的男根,虽然一直都是软绵绵的,可那一坨依旧很大,很完整。不过在场的女孩子们没有一个害羞的,就连韩雪和李小冉也没有羞涩之心,看着惨不忍睹的秋雨哥,两个丫头哭的眼睛都肿了。

    而更加奇怪的是,已经三天了,孟秋雨的身体没有僵硬,也没有变得冰冷,不同于任何死掉的人,依旧保持着常温,除了没有呼吸,心跳也没有,完全像是熟睡了一样。

    “慕雪,我来擦吧,你休息一下。”看到林慕雪虚弱的没擦一下,都微微喘息,司马清雅抓住了林慕雪的手。

    林慕雪点点头,坐在一旁抚摸着男人的脸,回忆着两人认识以来所有的事情,时而伤感,时而甜蜜。

    司马清雅擦拭着男人的身子,目光落在孟秋雨那男人的象征上,苦涩的笑道:“全身都烂了,这里还保存的这么好,不愧是流氓,做鬼也想风流。”

    其余几女也都随着司马清雅的话落在了孟秋雨的两腿间,看着男人身上唯一的完好之处,众女再次悲声哭泣起来。

    脚步声响起,铁娘子和影子等人走了进来,看着孟秋雨的这些女人们,铁娘子开口道:“少夫人,各位夫人,节哀顺变,少主已经离开三天了,不能让他死后不得安宁,我们把他放入棺木中吧。”

    林慕雪点了点头,看了眼柳冬霜道:“冬霜,去选一套最帅的衣服,咱们给老公穿上。”

    柳冬霜流着泪从衣柜里找出几个套衣服,选了一套,众女七手八脚给孟秋雨穿好。

    就在铁娘子等人要抬着孟秋雨离开之际,从醒来后就没说过一句话,双眼血红的跪在孟秋雨身边,两眼无神看着男人的妖女突然语气冰冷的喝道:“别动,谁也不许动他,他没死,他不会死的。你们谁敢把他带走,我就杀了谁。”

    妖女的激烈反应,让所有人愣住了,孤星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血姬,别胡闹,秋雨已经死了,我们需要安葬他。”

    “你胡说,秋雨不会死的,他不会丢下我而死,他是死神,只有他掌握别人的生死,他永远也不会死,他只是累了,他想要休息,他睡着了。呜呜呜……”妖女痛哭失声,抱起孟秋雨再次流下了血泪。

    随着妖女的痛哭,在场的人纷纷落泪,林慕雪众女也哭的一个个泣不成声。

    就在此时,苏雅莉脸色一变,从床上蹭一下站了起来,神情复杂的看着门口,惊声喊道:“姐,你要干什么?你怎么来了?”

    随着苏雅莉的呼喊,所有人转身向后看去,就见身穿一身黑色衣衫,美艳成熟的脸庞隐现着冰冷气息的苏媚就站在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