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百五十七章 不自量力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丁奉明的脸色阴沉如云,一双犀利的眼睛盯着孟秋雨,沉默不语。阿甘小说网谁都能看得出来他很生气,堂堂成都三秀中的商界秀才,何时受过这样的挑衅,如果他退让,今晚他将颜面扫地。

    他虽然不愿意和冯家闹僵,但冯怡然已经撕破了脸,他丁家也只能接招了。

    只是丁奉明心中却也暗自疑惑,今晚的事情他觉得蹊跷,冯怡然明目张胆和丁家作对,这不得不让他谨慎起来。

    成都几大家族相互制衡多年,谁也不愿意轻易与其余家族开战,因为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事。而且其中两个家族开战,必然会将其余家族卷入进来,那后果将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成都将会陷入混乱局面,这样的局势引起的后果,谁能承担?

    而且五大家族也分为三个阵营,势力最大的冯家无疑是成都最强的霸主,而丁家,林家和韩家则紧抱成一团,与冯家分庭抗礼。势力最弱的则是姬家,但姬家一向中立,加上这个中医世家关系网庞大,也没人敢轻视这个家族的能量。

    只是眼前亲密无间的三秀家族也不再是铁板一块,韩家因为是京城赵家的附庸家族,赵语菲成了孟秋雨的女人,赵家已经和钱家产生了裂隙,韩家自然也跟随着主子,私底下开始有了小动作。

    这让林家和丁家都感受到了危机,一旦失去韩家这个盟友,对方加入冯家阵营,他们两个家族就要被动挨打了,即使有京城林家和钱家支持,在成都也要被冯家压制,这可不是丁家和林家愿意看到的情况。

    基于这样的局势,现在的丁家和林家最担心的就是冯家主动挑起事端,可不想今晚冯怡然果然高调挑衅,丁奉明心里岂能不担心。

    “怡然,我不知道你今晚这样做是冯家的意思,还是只是私人间的恩怨,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你应该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丁奉明自始至终也没把孟秋雨当做一回事,在他眼中,孟秋雨无疑就是一个有点身手的小人物,这一切都应该是冯怡然主使。甚至两人表现得这么亲热,也只是假象,迷惑自己等人。

    “随你怎么想,我可没时间在这里和你耗着,今晚是你弟弟坏了我和朋友相聚的雅兴,如果你不阻拦我们,那我们就告辞了。”冯怡然淡淡一笑,再次挽紧孟秋雨的胳膊,一脸媚笑的说道:“咱们走吧。”

    冯怡然虽然号称成都最魅惑性感的女人,可却一向不对任何男人表示亲近,而今晚她却和孟秋雨十分的亲昵,此时一脸娇媚的看着孟秋雨,声音又是那么的温柔,这让在场的所有人惊讶之余,暗自猜测起了孟秋雨的身份。

    他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冯家小姐如此亲近的男人,应该不是普通人,莫非他是冯怡然看上的男人?

    “站住,打了人就想走,冯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目中无人了?”丁奉明脸色一寒,对着身后一名中年人使了个眼色,后者身子一晃,挡住了孟秋雨和冯怡然的去路。

    “丁奉明,你要和我们冯家开战吗?”不待冯怡然开口,冯逸痕带着一群朋友走了上来,一脸气愤的质问道。

    “这要问你姐姐了,似乎是她在挑事。”丁奉明哼了一声,虽然知道这样做有可能真的引起两大家族开战,但现在不仅仅是他的面子问题,放走打伤自己弟弟的人,丁家颜面何存?

    冯怡然也不理会丁奉明,凑近孟秋雨浅笑道:“秋雨,如果我也扇他一巴掌,他要是打我怎么办?”

    “他打了你左脸,你再把右脸伸到他面前,他要是打你右脸,同样你再给他左脸。”孟秋雨哼哼笑道。

    “你舍得让人打我吗?现在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人家可是你的女人,如果让他们知道你是孟家长孙,看着自己的女人被打,你会被人取笑的。”冯怡然眨着媚眼笑道。

    孟秋雨一脸苦笑,他自然知道冯怡然打得什么主意,这是要给她自己造势,把自己和她的关系搞得暧昧不清。不管自己将来承不承认,一旦自己的身份曝光,成都上流社会都会认定冯怡然是自己的女人,那她将来不论在成都做什么,和她作对的人都要顾及一下自己。

    当然孟秋雨觉得今晚就是一场小儿科的游戏,以他现在的身份和眼界,这种欺负人的事他不屑为之。不过他又不得不佩服冯怡然的小把戏,因为她知道自己和京城林家,钱家不和睦,遇到这两个家族的附庸家族,怎么也得踩几脚心里才爽。

    “我虽然不承认自己是绅士,可也不愿意让人当着我的面打女人,明知道被你算计了,但我也只能按照你的剧本演好这场戏,只是当演员都有片酬,我应该也算是男主角,你打算拿什么回报我?”孟秋雨邪笑道。

    “人家都说了今晚要侍寝嘛,如果这个条件你还不满足,那我拿冯家当报酬,给你总可以吧。”冯怡然丝毫没有害羞之意,含俏带媚的眼神直勾勾看着孟秋雨,轻笑道。

    “你可真会算计,据我所知,冯家这一辈很快就要选出新一任家主,你虽然有能力,可却是女儿身,你的机会并不大,你是想让我插手你们家族的事情,扶持你上位吧?”孟秋雨脑子一转,便想明白了冯怡然的目的,不由得暗叹这女人心机不浅啊。

    “我只是不想让冯家落入无能之人的手中,再说,你是我看上的男人,我当了家主,就等于冯家成了孟家的附庸,这对你和孟家没有坏处吧?何况我这么娇滴滴的美女都主动向你投怀送抱了,你就舍得推开吗?”冯怡然眨着美目,说道。

    两人再次卿卿我我,贴在一起说悄悄话,却是把丁奉明给无视了,这让丁奉明气的紧紧握住了拳头,眼神越发阴霾了。

    “这么大的诱惑,我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看来我只能再次高调了,先拿这什么商界秀才开刀,让你今晚威风一回。”孟秋雨捏了捏女人的下巴,转身看向丁奉明笑道:“你确定要阻拦我们吗?不后悔?”

    “哼,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和我们少爷这样说话。”丁奉明不开口,他的贴身保镖方鹏开口了,他可是一名黄阶初期高手,孟秋雨一直没正眼瞧过他,被无视的感觉让他心里不爽。

    孟秋雨转向挡在前面的中年人,暗骂不知死活,一个黄阶初期也敢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这样的货色,他闭着眼睛都能捏死一群。

    “恭喜你,你成功的把我惹怒了,当奴才就要有当奴才的觉悟,你在姓丁的面前是条狗,在我面前,你连狗都不如,如果你想死,我不介意成全你。”孟秋雨眯着眼冷笑。

    “你找死!”

    方鹏眼里寒芒一闪,脚下一踏步,身子前冲,一掌对着孟秋雨的面门劈了过来。

    孟秋雨对他的侮辱让他恼羞成怒,他可从来不觉得自己是条狗,自己是丁家高价请来的保镖,是个人才。以自己的身手,去了地方上任何家族,也会受人尊重。

    其实方鹏这样想也无可厚非,黄阶高手也不是大白菜,这些地方上的家族拥有几位已经算是实力很强了。除了孟秋雨这样的变态,身边地阶高手都大批量培养,黄阶高手在华夏还是很吃香的,一般人也没资格请这样的高手当保镖。

    当初司马清雅身边不也只有一个黄阶初期的谭风,在滨海地下势力便占据了半壁江山。

    掌未至,掌风袭面,方鹏对自己的铁砂掌还是颇有信心,虽然刚才孟秋雨出手很猛,速度很快,但他并不觉得孟秋雨比自己高明。以孟秋雨这样的年纪,撑死了也就是黄阶初期的实力,只有面对同等级别的高手,自己将对方击败,才能体现出他的价值来。

    以他的境界,自然看不出孟秋雨的深浅,孟秋雨刚才一脚踢飞四名保镖,也只是随意而为,连真元力都没用,方鹏自然看不出孟秋雨有多厉害。

    冯怡然倒是丝毫不担心孟秋雨会吃亏,因为她知道孟秋雨的身份,方鹏此时的举动,在她眼里无疑是自寻死路。

    孟秋雨纹丝不动,眼看这一掌离着面门不足三公分,方鹏眼里甚至都露出了得意之色,可很快他感觉到了不对劲,他觉得自己这一掌打得也太轻松了,这小子不躲不闪,一定有鬼。

    可是他的猜疑刚刚升起,便感到自己攻出去的手臂再也无法前进一毫,这时候他才发现,孟秋雨的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腕。

    “不自量力。“孟秋雨淡淡的冷笑一声,手腕一抖,一股大力传来,方鹏连闷哼的机会都没有,整个身子便像被高速行驶的车子撞飞了一般,直直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