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百六十一章 勾心斗角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紫竹公寓是成都富人云集的别墅区,冯怡然在这里有一套私人的小别墅,上下两层,带独立小院,环境优雅,依山傍水。..

    一行人赶回别墅后,已经是凌晨四点多,冯怡然帮两女找了两套她没穿过的衣服,又让保镖找出一套崭新的西装,三人沐浴后,换上了衣服。

    看着小孩熟睡中稚嫩的小脸,孟秋雨几人心头都感到十分沉重,这是一个幸运的孩子,因为他在那种情况下居然活了下来。可他也是个不幸的孩子,或许他连自己父母的面孔都不记得,更不知道今晚发生了什么,可怜天下父母心,是他的父母舍弃生命,保护了他。

    “秋雨,我帮你们看着孩子,你们都去休息吧,你的两位朋友应该很累。”冯怡然眼神温柔的看着孟秋雨,扫了眼神情憔悴的张佳两女。

    沈雅晴和张佳的确很疲惫,她们又没有修炼过功夫,今晚和孟秋雨玩得十分开心,却不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此时她们的脸色还有些苍白,心情也比较低落。

    “不用,我看着他。”

    沈雅晴看也没看冯怡然一眼,仿佛和对方有仇,语气十分淡然,抱起孩子,带着张佳去了客房。留下一脸茫然的冯怡然,张着小嘴愣住了。

    孟秋雨微微苦笑,他明白沈雅晴为何这样无礼,她能进入这里,想必内心中也挣扎了很久。

    “秋雨,你朋友似乎对我有意见,如果我猜得不错,她应该也是你的女人吧?”冯怡然看向孟秋雨,一脸苦笑的问道。

    “她不是在吃你的醋,很快你就知道她为何会这样对你。今晚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明日带我去冯家。”孟秋雨没有解释,点点头,也进了另一间客房。

    冯怡然一个人站在客厅里,皱着眉头百思不解,她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冯家将会因为这个女人发生大事,只是她想不明白,对方和冯家会有什么仇怨。

    直到她返回自己的卧室里,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这个女人和自己有几分相似,莫非她是…………?

    龙腾酒店连锁爆炸,一夜坍塌,是天灾人祸还是人为事故?

    成都武警官兵,成都军区,成都各大医院连夜展开救援行动,这是一场战斗,为挽救生命拼搏的战斗。

    成都酒店重大爆炸事故,为死者祈祷,为生者祈福。

    新闻联播,网络帖子,一夜间,龙腾酒店爆炸案震惊了华夏,引起了多方关注,举国哀悼。

    翌日,当孟秋雨从房间内出来的时候,冯怡然身穿黑色职业装,一脸凝重的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新闻直播。

    画面上是一大片废墟,不时有人被抬出来,或死或伤,成都电视台记者现场直播,播音员现场解说。

    “情况怎么样?伤亡严重吗?”孟秋雨挨着女人坐下,掏出一支烟点燃。

    摇了摇头,冯怡然轻叹道:“营救工作依旧在进行中,死亡人数还在统计,目前已经找到了八十多具尸体,值得庆幸的是,在多方人员的努力下,已经营救了八十七人,他们被送往了医院接受救治。”

    孟秋雨吐出一口烟圈,瞄了眼冯怡然,女人显然昨晚也没睡,脸色有些憔悴,发生了这样的大事,龙腾酒店可是她冯家的产业,她自然忧虑重重。

    “看这情况,今天的营救工作也需要一天,埋在下面的人希望能坚持住吧。”孟秋雨轻声道。

    冯怡然盯着孟秋雨看了几眼,点头道:“去洗漱吧,我让人买了早点,吃点东西,我们去冯家。”

    吃早饭的时候,沈雅晴没有出现,张佳倒是出来了,只是把冯怡然当做空气,一直没和她说一句话,饭桌上,气氛很是沉闷。

    三人吃饭的功夫,传来了婴儿的大哭声,孟秋雨和张佳放下碗筷跑回了房间,就见沈雅晴一脸焦急,抱着孩子一筹莫展。

    “怎么了?哭的这么厉害,是不是尿了?”张佳上前撩起毛巾被,也没看到湿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醒来就开始哭,越哭越厉害。”沈雅晴红着脸看了眼孟秋雨,眼神中满是求助之色。

    孟秋雨上前抱起孩子,抱着摇晃了几下,孩子哭的更厉害了,急的他也没了主意。两个没生过孩子的女人,一个没当过父亲的男人,三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这孩子怎么回事。

    这时候房门开了,冯怡然拿着奶瓶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微笑说道:“孩子应该饿了。我让人买了奶粉,给我把,我喂他吃奶。”

    孟秋雨将孩子递给冯怡然,后者将奶嘴塞到小孩的嘴角,孩子张开小嘴*了奶嘴,大口大口吸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孟秋雨一脸尴尬,暗自苦笑,从昨晚把孩子抱回来,到现在八九个小时了,居然没想到小孩子也会饿。

    看着冯怡然一脸恬淡的笑容,这一刻,在她的身上有一种慈母般的温柔。

    沈雅晴和张佳也有些不好意思,对视了一眼,张佳开口道:“谢谢,把孩子给我吧,我喂他。”

    “孩子吃饭的时候,最好不要动他,容易呛着。”冯怡然笑了笑,继续喂孩子吃奶。

    孟秋雨点点头,牵起沈雅晴的手笑道:“去吃点东西,今天还有事情要做。”

    沈雅晴犹豫了一下,看到男人眼神中的温柔,她点点头,和张佳走了出去。

    一整瓶奶水吃完,小孩不哭了,趴在冯怡然的怀里,睁着黑白分明的小眼睛,来回看着两人。

    “看来你很会照顾小孩,要不是你,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孟秋雨捏了捏小家伙可爱的脸蛋,笑道。

    “我可没生过孩子,你不要误会,之所以懂得照顾小孩,是因为我姑姑家的姐姐去年生了孩子,我从她身上学的,女人都会有这一天,不会照顾孩子怎么行。”冯怡然咯咯笑道。

    孟秋雨耸耸肩,笑道:“你想多了,我没那么想你,只是堂堂冯家大小姐居然会照顾孩子,感到很意外而已。”

    “既然我这么会照顾孩子,你把我带回家当保姆吧,你那么多女人,将来生下孩子我都可以帮着带。”冯怡然眼神促狭的笑道。

    “算了吧,我可请不起你。”

    “我又不要你工资,洗衣做饭,收拾房间,我都可以。如果你愿意,我还可以帮你赚钱,帮你生孩子,这么尽职尽责的保姆,你去哪里找。”冯怡然眯着眼,嘻嘻笑道。

    “那我考虑考虑,如果家里缺保姆,你一定是第一人选。”孟秋雨打趣了一番,随后说道:“把孩子给我,你收拾一下,咱们去冯家。”

    如今的社会,穷人住市区,富人住郊区,开好车的基本都是司机,坐车的反而是老板。

    成都郊外一处幽静的庄园前,站着几名荷枪实弹的军人,而在庄园内,也随处可见身形笔直的保镖,从他们的气势上便猜得出来,这些人都是军人。

    这里便是成都冯家的老宅,除了冯裕祥老爷子的二儿子一家住在军区,其余子女和旁系成员几乎都在老宅中。

    此时主屋宽大的客厅内,围坐着老老少少一大群人,这些人议论纷纷,话题都是关于龙腾酒店爆炸案的事情。

    “逸痕,你爸爸什么时候过来?”人群中,一名四十出头,身穿高档西装的男人看了眼冯逸痕问道。

    “我爸还有些事情处理,应该也快到了。”冯逸痕靠在沙发上,随意的说道。

    冯逸痕不是冯家长子,他父亲冯玉彪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一个二伯,有两个儿子,现在开口询问的是冯家老四,也有一子一女,年纪都不大。

    冯家老大年轻时便吸毒死亡,也留下一子,叫冯逸龙,是个很憨厚的男人,此时也坐在客厅内。

    “昨晚听说你姐姐和丁家那小子发生了冲突,当夜咱们旗下的酒店就发生了爆炸案,逸痕,这件事如果是丁家所为,你姐姐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人群中,一名身穿阿玛尼西装,一脸苍白的青年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放屁,你别把屎盆子往我姐姐身上扣,这件事老爷子自会处理。”冯逸痕脾气比较火爆,张口骂道。

    “你才放屁,有点素质,我可是你哥,怎么说话呢。”青年怒骂道。

    “我就这样说话,不服气出去单挑。”冯逸痕蹭一下站了起来,气势汹汹的说道。

    冯家小一辈一向不和,冯逸痕最看不惯这些堂兄堂姐们背地里玩阴的,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就往姐姐身上波脏水,这让他十分不爽。

    “单挑就单挑,我怕你。”冯逸青也怒了,站起身就要和冯逸痕动手。

    “干什么呢?都给我坐下,一见面就吵吵闹闹,成何体统。”沙发正中间,冯家老二冯玉房一脸阴沉的怒斥道。

    冯逸痕两兄弟怒视着彼此,却也不敢放肆,冯家门规很严,长辈的话语还是很有威严的。

    “逸痕,听说你姐姐昨晚和一名青年在一起,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冯玉瑶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姐姐说是她的朋友。”冯逸痕坐下后,说道。

    “什么朋友可以那么亲密,听说一直和人家搂搂抱抱,真是给冯家丢脸。”冯逸青的妹妹冯婷婷撇嘴讥讽道。

    就在此时,一声冷笑传来,冯怡然带着孟秋雨等人走了进来。

    “你十八岁就堕胎三次,一年换了十几个男朋友,怎么就不丢人呢?我又没有男朋友,就算和男人交往,有错吗?怎么就丢人了?你给我说说。”冯怡然一脸冷笑的看着自己的堂妹,冷冷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