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百六十二章 可耻的男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客厅里所有人脸色难堪,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冯婷婷私生活的确很难让人恭维,可这些话冯家人也只是私底下唏嘘一番,她的父母都不管,其余人也懒得惹人家讨嫌。阿甘小说网

    可今日冯怡然当面说了出来,就让冯家人感到难为情了,尤其是她身后还带着一男两女,三个外人,这种家丑传扬出去,实在有损冯家形象。

    “冯怡然,你这个该死的,你才堕胎三次呢,你血口喷人。”冯婷婷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站起身叫骂了起来。

    冯怡然一脸淡然的摇了摇头,轻哼道:“你就是每天换男人,都和我没关系,我也懒得管教你。可你不该针对我,整个成都谁敢说我冯怡然私生活不检点,就算我和男人亲近,那又怎么样?我难道不该找男朋友吗?”

    “怡然,怎么说话呢,你妹妹也是关心你,冯家可是大家族,你又是冯家长女,现在还打理着冯家的生意,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冯家的声誉。就算找男朋友,也要门当户对,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当冯家的女婿。”冯玉房脸色阴沉的开口道,女儿当场被羞辱,这让他的老脸也挂不住了。

    冯怡然面对自己的二伯也不收敛,淡淡笑道:“二伯,你是在质疑我的眼光,认为我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吗?”

    “你……!”冯玉房气的脸都青了,他没想到这丫头居然敢和自己顶嘴,吃了枪药还是没睡醒,句句话带着攻击力,这是在嘲讽自己女儿随便啊。

    “好了,怡然,一家人何必吵吵闹闹,让你爷爷听到又该生气了。”冯玉瑶看到二哥下不来台,急忙劝说道。

    冯家人都在打量孟秋雨几人,有几个青年眼神贪婪的开始在沈雅晴两女身上扫视,那丑恶的嘴脸,看的张佳一肚子火,狠狠地回瞪了几眼,抱着小宝,不看这些人。

    孟秋雨也不开口,不管是被无视还是被轻视,他都等着看好戏,这时候还不是他出场的时候。

    冯怡然见好就收,看了眼冯玉青说道:“四叔,龙腾酒店那边让李经理盯紧点,另外让张经理再送一批救援物资过去,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冯家不能不多做一些事情。”

    “这恐怕不妥吧,我们已经捐助了不少东西,现在责任还不明,如果是酒店责任,我们自然承担,不是酒店责任,我们也不该付出太多。”冯玉青一脸为难的说道。

    “就是,凭什么让冯家出钱出力,冯家也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就算做慈善,也要分情况,现在媒体都在报道救援工作,谁会报道我们冯家捐助了多少财物,拿着大家的钱打水漂,我不同意。//..”刚才那名和冯逸痕吵架的青年再次开口。

    这家伙叫冯逸询,是冯玉房的二儿子,一个没脑子,却喜欢张扬出风头的蠢货。说完这番话,还一脸得意的瞅了沈雅晴和张佳几眼。

    其余人也都纷纷点头相应,现在冯家根本没人担心这件事会牵连冯家,酒店虽然是冯家旗下的产业,可现在管理生意的人是冯怡然,他们巴不得冯怡然因为这件事承担责任呢。

    看着一家人都在排斥自己,一个个鼠目寸光,冯怡然眼神中有些落寞,心中更是悲哀,家族产业落在这些人手中,只有没落的下场。

    轻叹了一声,冯怡然转向孟秋雨微微苦笑道:“让你见笑了,我带你上去见爷爷吧。”

    “爷爷今天身体不舒服,不想见客。何况这家伙又是谁,有什么资格见爷爷。”冯逸询再次开口。

    沈雅晴从进来后,就一直死死盯着冯玉房,这时候突然开口道:“冯玉房,你还记得沈舒吗?”

    冯玉房皱起了眉头,刚才他就觉得这个女孩有些面熟,只是想不起来在那见过,此时听到沈舒的名字,突然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有过这样一个女人,沈舒和眼前的女孩有几分相似。

    “你是谁?”冯玉房沉着脸问道,这女人直呼自己名字,让他很不满。

    “我是沈舒的女儿。”沈雅晴咬牙说道。

    这时候冯家人都察觉出了不对劲,而冯玉青和冯玉瑶对视一眼,他们也想起了沈舒是谁,一个穷苦人家的女孩,和冯玉房交往过,二十多年前还来过冯家,似乎说怀孕了,被冯家赶出了家门。

    想到这里,两人脸色微变,打量着沈雅晴,心中暗自惊讶,莫非眼前的女孩就是沈舒当年怀孕的孩子,那岂不是她是二哥的女儿。

    冯玉房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上下打量着沈雅晴,越看越觉得和自己女儿沈婷婷有相似之处。

    “你叫什么名字?你父亲是谁?”冯玉房问道。

    “我叫沈雅晴,我没有父亲,因为他是一个人面兽心的禽兽,他不配当我的父亲。”沈雅晴怒视着冯玉房,神情悲愤的开口道。

    冯玉房脸色一沉,他已经意识到眼前的女孩应该是自己的女儿,就算是自己女儿,他也没想着让对方回归冯家,可他无法忍受沈雅晴对他的辱骂。

    “没有教养的东西,你在骂我吗?”

    “心虚了吗?你怎么知道我在骂你,你做了那么可耻的事情,居然还能活到现在,真是老天不开眼,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替我的母亲感到悲哀,当年她瞎了眼,看上了你这种猪狗不如的畜生。”沈雅晴情绪越来越激动,想起母亲过的生活,她就恨不得撕碎了眼前这个混蛋男人。

    “放肆,这里可是冯家,轮不到你来羞辱我。来人,将这个野女人给我赶出去。”冯玉方恼羞成怒,对着门外喊道。

    进来四名保镖,不由分说就要带走沈雅晴。

    孟秋雨一挺身挡住了四名保镖,将沈雅晴护在了身后。

    沈雅晴一脸冷笑的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愿意进入这个肮脏的地方,不用你们赶我走,我自己会走。”

    说完,沈雅晴转身就走,却被孟秋雨一把拉住了胳膊。

    “既然来了,走得这么急干嘛?为了你母亲,你也应该留下来。”孟秋雨一脸微笑的拍了拍沈雅晴的肩膀,给了女人一个安慰的眼神。

    “哼,这是我冯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小子多管闲事了,将他们全给我赶出去。”冯玉房一拍面前的大理石茶几,怒声道。

    四名保镖得到主子的授意,他们更恼怒孟秋雨刚才对他们的阻拦,当先两人探出手臂,抓向了孟秋雨的肩膀。

    孟秋雨一脸冷笑,在两只手即将扣住肩膀的那一刻,他出手了,闪电般抓住两名保镖的手腕,一拉一推,咔嚓两声传来,两名保镖闷哼一声,倒退出几步,捂着手腕,满脸的痛苦之色。

    他们的手腕被孟秋雨生生折断,疼的冷汗直冒,怒视着孟秋雨,眼神中隐现着震惊之色。

    “好狂妄的小子,敢在我冯家打人,给我抓起来,胆敢反抗,就地击毙。”冯玉房怒了,站起身大喝道。

    剩下的两名保镖双双掏出怀中的手枪,一脸戒备的走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神色淡然,转向冯玉房冷笑道:“你确定要开枪射杀我?”

    “哼,这里不欢迎你,立刻离开,我不会为难你们。”冯玉房沉声道。

    “如果我不愿意呢,我倒要看看你们敢不敢开枪。”孟秋雨撇嘴笑道。

    冯怡然这时候神色微变,她虽然厌恶家里的这群亲人,可她担心惹怒了孟秋雨,给家族带来灾难,上前一步挡在孟秋雨面前,对着冯玉房开口道:“二伯,他是我的客人,你凭什么赶他走。”

    “他是你的男人吧?这里是冯家,我们不欢迎他。如果你看不过去,你也可以走。”冯玉房的大儿子冯逸德淡淡的说道。

    “少和他废话,把他赶出去。“冯逸询再次开口。

    “怡然,既然这群蠢货不把你当回事,这件事你就不要插手了。何况这是雅晴和他们的恩怨,让我来处理吧。”孟秋雨看着冯怡然笑道。

    冯怡然张了张嘴,终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叹息了一声,退到了旁边。

    “雅晴从小就没有父亲,和她母亲相依为命,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她的母亲就的病去世了,因为她们没有钱医治。

    爱上一个无耻而无情的男人,是她母亲最大的不幸,因为她的母亲未婚先孕,还要坚持生下孩子,被家人赶了出来。

    心灰意冷,伤心欲绝的她在地下室住了十几年,孤女寡母过着凄凉而苦楚的生活,雅晴是她活着的唯一希望,可病魔依旧夺走了她的生命,没能看着女儿长大成人,成家立业。”

    轻轻拥住低声抽泣的沈雅晴,孟秋雨冷冷的注视着冯玉房道:“一个无父无母的女孩子,一边打工一边学习,你能想象到她过的是什么生活吗?被人欺负的时候,她只能一个人偷偷流泪,她连一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累了,痛了,病了,也没有人心疼她,更没有人照顾她,她就是一个孤儿,一个无父无母的可怜人。”

    “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既然没有承担责任的勇气,为何不管好自己的J8,为何要祸害一个心思单纯的女人?你毁了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你还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孩子,她的出生是一个错误,有你这样的父亲更是她的悲哀。如果你还有一点良心,你就应该感到自责,而不是明知道她是你的女儿,你还要将她赶出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