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百六十三章 你想灭我冯家满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的语气很平淡,但他的表情却很丰富,紧皱着眉头,眼神犀利而冰冷,搂着沈雅晴的手臂紧了紧,说话的时候,还不时看一眼沈雅晴,眼底深处带着一丝疼惜。阿甘小说网

    是的,当沈雅晴告诉了她所经历的事情后,孟秋雨为她们母女的遭遇愤怒之余,也对沈雅晴多了一份疼惜,十三岁就独立的女孩,她能坚强的活下来,还没有走入歧途,这个女人身上那种坚强,自强自立的精神让他很欣赏。

    或许在沈雅晴的身上他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两人的遭遇虽然不一样,但都是经历过磨难,过早的接触社会阴暗面的苦命人,算得上是同病相怜。

    而且从那以后,沈雅晴就不相信任何男人,更不相信爱情。母亲的经历告诉了她一个道理,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爱你的时候甜言蜜语,百般呵护;得到后就不再珍惜,弃之如履。这也是她和张佳成为拉拉的原因。

    她本以为这辈子都不再相信爱情,不会和任何男人亲近,可孟秋雨的出现,却让沈雅晴对男人的态度有了改观,孟秋雨虽然多情,可他却珍惜,爱护他所有的女人,他是一个有责任感,敢爱敢恨的真男人。

    不管多要强,独立的女人,内心中也是脆弱的,张佳能给她的只有温暖,和彼此间的依靠,却给不了她想要的正常生活,这个社会是不允许两个女人结合,这种事情也被视为不道德的,有伤风化,见不得光。

    她知道自己配不上孟秋雨,尤其是知道孟秋雨的身份后,她不敢奢望得到对方的爱,更不敢奢望成为孟秋雨身边的女人,但孟秋雨无疑是她第一个想要亲近的男人。

    而张佳这女人却是男女通吃,因为家里给她订的亲事不满意,她便自己寻找快乐,知道沈雅晴的遭遇后,她也同情,怜惜自己的好姐妹,她像一个男人一般照顾着沈雅晴,两人在一起的关系渐渐有些不正常,却也让她们发现这样也很开心,彼此体贴,呵护比和臭男人在一起更温暖。

    两人都对孟秋雨有意思,也都不隐瞒彼此对孟秋雨的好感,于是她们商量过,这辈子要找男人,只找孟秋雨,哪怕和他没有结果,有过一段感情这辈子也不枉此生。

    只是她们没有机会亲近孟秋雨,这次来成都,让她们看到了希望,两女主动地挑逗下,孟秋雨也终于没能逃出她们的手心,三个人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

    孟秋雨没有抗拒她们,不仅仅是对她们有好感,也是因为得知了沈雅晴的身世,一个男人一旦疼惜女人,那他的心门就会打开,容易接受这个女人。

    当然,孟秋雨接受了两女,也是出于男人本色的本性,那个男人能抵挡两女共伺一夫的诱惑。

    可孟秋雨就是一个有责任的男人,他有勇气不管好自己的命根子,他自然也有勇气承担责任。

    而他又是一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男人,沈雅晴有此遭遇是因为冯玉房,为了沈雅晴,他也不惜一切为她讨回公道。

    他虽然知道大家族的人不在乎亲情,有的甚至变态而冷血,可他亲眼看到冯玉房的表现后,心中越发的愤怒,明明猜到沈雅晴是他的女儿,依旧漠然对待,毫无愧疚之情,还要让人赶出家门,这种无情无义之人,孟秋雨已经动了杀心。

    孟秋雨的这番话,让冯家人纷纷变色,一些女性脸色微红,暗骂这小子什么素质,这么粗俗的话也说得出来。

    同时也让他们感到愤怒,仿佛揭穿的是他们的丑陋行为,一个个怒不可歇,也有人露出了看好戏的神态,除了冯怡然姐弟眼神中隐现着同情之色,在场这些人的反应,更加让孟秋雨怒火中烧。

    “你算什么东西,凭你也敢指责我?”冯玉房恼羞成怒,铁青着脸喝骂道。

    “一派胡言,你说她是我爸爸的私生女,有什么证据?我们冯家可是大门大户,决不允许有人污蔑。”冯逸德冷冷的开口。

    “将这疯子和这野女人赶出去,编一个可怜的故事,就想博得我们的同情,冯家人可不是傻子。”冯逸询也撇嘴冷笑道。

    “怡然,你带回来的都是些什么人,这不是给冯家泼脏水吗?这可有关你二伯的清誉,也影响我们冯家的声誉。”冯玉青也沉着脸开口道。

    “够了,是非曲直,自有公论,我去找爷爷,她老人家会秉公处理。”

    冯怡然虽然早就怀疑沈雅晴和冯家有关系,却没想到是二伯的私生女,听完她们母女的故事,她心里也有种揪心的难受,作为女人她同情这对母女;而作为亲人,她为她们的遭遇气愤。

    她自然知道自己这些家人不愿意让一个私生女进入冯家的原因,一旦进了冯家,就会有家族股份分红,影响了其他人的利益,这个时候,大家自然形成统一战线,不会允许一个私生女进入冯家。

    而冯怡然也担心这帮蠢货激怒了孟家长孙,一旦这杀神大开杀戒,冯家就完了。

    孟秋雨也没阻止冯怡然上楼,眯着眼扫了眼冯家所有人,嘴角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呵呵一笑道:“据我所知,冯家的生意都是冯怡然在打理,你们在公司不享有管理权,坐着拿分红。冯家的产业这几年膨胀的很厉害,这都是冯怡然的功劳,是她在帮你们赚钱。”

    因为她的商业才能,你们的腰包才鼓鼓囊囊,一个个身穿名牌,男的人模狗样,女的花枝招展,在外面养女人,开豪车,到处装13.。如果你们没有分红的话,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活的这么潇洒?

    “混蛋,你算什么东西?敢在冯家胡言乱语,给我拖出去,打残了。”冯逸询怒了,站起身对着保镖吩咐道。

    这时候,进入客厅的保镖有十几人,纷纷掏出手枪指着孟秋雨,离着孟秋雨最近的两名保镖扑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眼里寒芒一闪,在两人扑到面前的时候,他手臂探出,一巴掌扇在了两人的脸上,两声惨叫声中,两名保镖飞了出去,而他们手里的枪也不知道何时到了孟秋雨手中。

    “该死,开枪,给我打死他。”看到孟秋雨还敢动手,冯逸询再次大声喊道。

    十几名保镖枪口对准孟秋雨,却在犹豫该不该开枪,他们是军人,虽然坚决服从命令,可他们只听从老爷子的命令,让他们抓人可以,但开枪杀人,他们需要冯老爷子的命令。也是因为他们的犹豫,才逃过了一劫。

    孟秋雨冷冷的看着这些保镖,抬起手啪啪扣动了扳机,子弹出膛,打在了他们的手枪上,巨大的冲击力,震裂了这些保镖的虎口,手中枪械纷纷掉落在地上。

    “如果你们敢开枪,你们已经是死人了,这里没你们什么事,都给我乖乖呆着,谁敢乱动,我就让你们尝尝爆头的滋味。”看着面露惊恐之色的一群保镖,孟秋雨淡淡的开口。

    十几名保镖捂着流血的虎口,心中却是震惊,他们都是部队里的精锐,枪法了得,可眼前的青年根本不用瞄准,随意的开枪就打掉了他们的手枪,这样的枪法,他们见都没见过。

    不理会一群震惊的保镖,孟秋雨转身看着脸色煞白的冯家人,嘴角露出残忍的冷笑,再次开了两枪,血花喷溅中,冯逸询惨嚎一声,扑通跪在了地上,他的膝盖被子弹射穿,疼的他脸都扭曲了起来。

    “早就看你不爽了,今后你就在轮椅上忏悔吧,杀了你,太便宜你了。”孟秋雨冷笑道。

    “你……你敢开枪。”冯玉房气的脸都绿了,却也担心这家伙开枪打自己,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

    孟秋雨枪口对准冯玉房,哼哼笑道:“里面还有两发子弹,你想让我打你那里?眉心,胸口还是膝盖?”

    “住手!”

    就在此时,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冯家老爷子在冯怡然的搀扶下出现了。

    冯家老人七十多岁,身穿一袭深红色唐装,头发已经花白,身材中等,脸色微微泛白,但一双眼睛依旧有神,站在楼梯处,一脸深沉的直视着孟秋雨。

    孟秋雨没有移开枪口,抬头望着这位华夏国曾经的军委副主席,一脸坦然。

    “很好,不愧是孟家长孙,有胆色,你要射杀我儿子吗?”冯裕祥一步步走下楼梯,声音宏亮的开口道。

    “那要看他的表现?一个猪狗不如,无情无义的畜生,杀了他也是为民除害。”孟秋雨淡淡的笑道。

    冯老爷子眉头皱起,脸色阴沉下来,孟秋雨当着自己的面说儿子是猪狗不如的畜生,那自己又是什么?

    这时候冯家人都傻眼了,直到此时他们才知道眼前这个狂妄的家伙居然是孟家长孙,想到这家伙的所作所为,无法无天,冯家人一个个脸色煞白,脑门上冒出了冷汗。

    “你想灭我冯家满门吗?”冯老爷子走到孟秋雨面前,沉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