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百六十四章 苛刻的条件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冯家客厅内气氛诡异般的寂静,冯家老小心都悬了起来,看着孟秋雨,不敢多说一句话。阿甘小说网

    而沈雅晴和张佳也望着孟秋雨,不知道他会做何回答,灭了冯家满门,虽然解气,但这种灭人满门的事情,她们听着就吓人,太恐怖了一些。

    孟秋雨被称作灭门王不假,但能知道这些内幕的人哪一个不是华夏国上层社会中的顶尖人物,非富即贵的一群人,普通老百姓有几个能接触这种内幕的,这就是圈子。

    这就是门槛,百万富翁接触的都是百万富翁,亿万富翁接触的也是亿万富翁,部长级高官身边跟随的小人物只能是跑腿打杂的,不会和部长级人物碰杯喝酒。

    为了和谐,为了稳定,像他们这种级别的人所做的一些事情,自会有人压下来,封锁消息。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今天曝光这个官员贪污,明天曝光那个官员包养情人,很多时候,这都是派系纷争的牺牲品,有人推波助澜,有人拉他们下马。

    这些人就是炮灰,权力斗争的牺牲者。那些雷声大,雨点小,被人捅出一堆违纪违法勾当的人,最后却沉冤得雪的事情也屡见不鲜,不是他们屁股干净,而是人家靠山强大,黑的也会变成白的。

    以沈雅晴和张佳的地位,两女虽然也算是小资,白领丽人,生活圈接触的人也都不乏有钱人,三四流家族的富二代成员,可孟秋雨灭人满门的事情,她们自然也没听说过。

    知情者谁敢拿这种事情说事,祸从口出的道理谁都懂。不知道的自然也没这种资格谈论这种大事。

    冯怡然也一脸紧张,站在爷爷的身旁,直勾勾盯着孟秋雨,欲言又止,忐忑不安。她心里很矛盾,她希望借助孟秋雨的力量打压冯家人,可他不愿意让冯家遭遇灭门之祸。

    事情出了意外,她也始料未及,今日带着孟秋雨来,是给她自己造势,压制家族反对她的人。可没想到扯出二伯私生女这一码事。她知道事情不再受她控制,她看得出来孟秋雨对沈雅晴的维护,这个男人重情重义,为了他在乎的女人,灭了冯家又有何不可。

    冯家老爷子这一句话,让气氛变得紧张,这老头也毫不示弱的直视着孟秋雨,个头不高,但却威严很足。

    孟秋雨也看着眼前的老头,嘴角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意,突然呵呵一笑道:“老爷子,你很幽默,今日来拜会冯老,却不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冒犯了。”

    冯裕祥皮笑肉不笑,点头笑道:“年轻人,你也很有趣,敢在我冯家胡来的,你是第一个。”

    “我也是正当防卫,是他们先动手的,我一紧张,就胡乱开枪了,希望冯老爷子不要怪罪。”

    冯家人面面相觑,暗骂这混蛋真不要脸,胡乱开枪杀了人难道不犯法吗?你堂堂孟家大少面对这样的小场面会紧张?

    “哦,对了,老爷子,我忘了告诉你,我和怡然是朋友,我是不会伤害自己的朋友。”孟秋雨耸耸肩,看了眼冯怡然笑道。

    看到孟秋雨似乎在自家老爷子面前服了软,冯家人纷纷松了口气,此时再次紧张起来,这什么意思?冯怡然是你的朋友,我们可不是,你不伤害朋友,莫非你要伤害我们?

    冯裕祥舒展的眉头也再次皱起,看了眼孟秋雨身边的沈雅晴,点头道:“刚才我在楼上已经听到了你说的话,是冯家对不起她们母女,她如果愿意回归冯家,我会认这个孙女。”

    沈雅晴自然不愿意回归冯家,如果不是今日孟秋雨要带着她来,她甚至这辈子都不愿意踏进冯家一步,她痛恨这个家族,不想和他们有任何牵涉。

    孟秋雨拍了拍沈雅晴的肩膀,眼神制止了她开口说话,呵呵笑道:“那我替雅晴谢谢冯老,既然您愿意让她回归冯家,作为冯家的子女,她应该也会得到冯家的一些财产吧?虽然分财产有些俗气,我们也不差这点钱,但给不给就是冯家的态度了。”

    冯家人再次愤怒,闹了半天是来要财产了,这可关乎到他们的切身利益,一个个看着老爷子,生怕老爷子一糊涂答应了这件事。

    不过他们也知道,有这杀神袒护沈雅晴这个野女人,冯家不出点血不好摆平这件事,毕竟激怒对方的后果,冯家承担不起。

    “那是自然,既然是我冯家的子女,我不会偏心,冯家产业的股份,怡然拥有百分之十,我也会给雅晴同样的股份。”冯老爷子开口道。

    冯家人傻眼了,冯玉房张了几次口,终究没敢反驳老爷子的话,不顾心里却是暗自滴血,自己才拥有百分之十的股份,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每人才百分之五,老爷子给的也太多了。

    冯家其余人心里也不平衡了,像冯玉瑶这个女儿才占有百分之五的股份,她的孩子每人只有百分之三。冯怡然是个孙女,之所以拥有百分之十,那是因为她有才能,打理着冯家产业。

    突然冒出来一个私生女,老爷子给百分之十的股份,她这心里岂能平衡。自己亲女儿莫非还不如一个私生的孙女。

    而且事情太突然,根本都没有有力的证据,证明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冯玉房的私生女,都没证明身份,就做出这样的决定,冯家人都觉得老爷子一定没睡醒,脑子糊涂了。

    虽然他们一个个义愤填膺,可没有人敢站出来说话,不仅仅畏惧自家老爷子,也不敢面对孟秋雨这位杀神。

    孟秋雨暗自点头,冯老头能做出这样的让步,已经不容易了,看来他也顾忌自己,这老头也是聪明人,他一来是担心和自己闹僵,自己对冯家下狠手;二来这老头也应该在打如意算盘,他岂能看不出自己和沈雅晴关系不一般。

    让沈雅晴回归冯家,也就等于和自己有了交情,百分之十的股份换来一个强大的孟家,和自己的友谊,这笔买卖是他们冯家赚了。

    不过孟秋雨可不觉得百分之十就能满足自己的胃口,不是满足他,是补偿沈雅晴母女所遭受的痛苦。

    “冯老,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雅晴母女所经历的痛苦我觉得不是钱财所能弥补的,当然冯老有这份心意,我还是很欣慰的。不过我觉得一个勾心斗角,自私自利的家族没有发展前景,对于害群之马,就应该快刀斩乱麻,一绝后患,不知道老爷子认不认同?”孟秋雨眯着眼笑道。

    “你想说什么?年轻人,不要欺人太甚,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冯老爷子已经听出了孟秋雨话里的意思,这是要让他大义灭亲,这老头火气也冒了出来。

    “老爷子,气大伤身,我也只是一个建议而已。冯家因为有您老在,可保平安,但说句不好听的话,您老一旦离开,怡然能管得住这些人吗?他们为了利益,为了掌权,不但不会辅助冯怡然,还会处处和她作对,内忧外患,冯家还能有现在这么风光吗?该断不断,反受其乱,您老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孟秋雨,你什么意思?你在诅咒我父亲吗?”冯玉房坐不住了,虽然心里畏惧孟秋雨,可他知道孟秋雨的意思,要让自己父亲清理门户,老爷子一旦听了他的话,第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

    所以他抓住了孟秋雨的语病,希望从这一点攻击孟秋雨,引起家里人都不满情绪,群起而攻之,让老爷子打消这个念头。

    “双方代表在谈判,你一个小人物插什么嘴,信不信我打烂你的嘴巴?何况我这是和老爷子谈肺腑之言,你心虚什么?要不要我把你这些年做的坏事拿出来说说,远的就不说了,昨天你儿子就安排杀手刺杀怡然,这件事你应该也知道吧?”孟秋雨转向冯玉房,冷冷的笑道。

    冯怡然眼睛睁大,愕然的看了眼孟秋雨,随即心里苦笑,果然是孟家长孙,这件事她目前只是怀疑,对方居然也猜到了。

    冯老爷子脸色阴沉下来,狠狠瞪了眼冯玉房,沉声道:“我对你很失望,孟公子说的不错,你已经无药可救了,自从怡然掌管冯家生意,经历了五次刺杀,和你都有关系吧?”

    “老爷子,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前后五次,有两次是竞争对手买凶杀人。还有一次是您这蠢货儿子被人利用,剩下两次他都有参与,是他儿子冯逸德通过多重关系请了杀手,这些详细资料,如果您想看,我可以让人给您送来。”孟秋雨微笑道。

    “你血口喷人,我还说是你觊觎我们冯家的产业,昨天和冯怡然演了一出戏,你没有证据,不要冤枉好人。”冯逸德沉声道。

    孟秋雨摇摇头,看着冯老爷子笑道:“冯老,看到了吗?您这子孙就这智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说句不好听的话,冯家这点产业我还真没看在眼里,我是为了雅晴才来冯家讨还公道。”

    冯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叹息道:“说出你的条件吧?”

    “冯家掌权人交给冯怡然,她拥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雅晴不参与冯家生意上的管理,但她拥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冯玉房一家老小赶出冯家,这是我的底线。”孟秋雨脸色一正,淡淡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