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百七十三章 瓮中捉鳖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这次来成都没有带孤星等人,甚至连刑烈等人也没带,他知道自己身边这些人早已经被各方势力知道的一清二楚,只要他们离开滨海,就会有人知道,孟秋雨可不相信滨海没有各大家族的眼线。..

    自己身边的高手不能用,但他并不缺人手,暗影一族个个都是高手,他暗中安排了二十名黄阶中期强者潜入了成都,昨晚在他赶赴九月阳光的时候,便让这些人暗中去保护冯怡然几女,就连冯家老人身边也派了几人。

    所以昨晚司徒圣失算了,安排人手去绑架冯怡然三女,却被暗影一族的高手全部击杀。

    有暗影一族在成都的人员协助,又有炎黄铁骑的情报信息,孟秋雨对于敌人的一举一动,可谓了如指掌。

    他唯一失策的地方,就是没有提前知道司徒圣此人的存在,也没想到对方丧心病狂到炸毁一家酒店来除掉自己。

    以孟秋雨一贯的作风,直接灭了成都林家和丁家,想必这件事也不会引起多大的麻烦,有孟家,杨家以及赵家在京城的牵制,京城林家和钱家这两个家族也不能把孟秋雨怎么样。有孙国涛帮自己撑腰,国家也暂时不会动自己。

    可孟秋雨不想让孙国涛面临压力,以前被蒙在鼓里,现在他却知道苏媚的身份,这女人名为孙国涛的妻子,实则控制了孙国涛,这堂堂一国的领导人也不容易,受制于人,孟秋雨有些同情对方。

    而且孟秋雨也知道,苏媚不会杀自己,如果她要对付自己,自己根本活不到现在,孟家,杨家甚至赵家也难逃一劫。

    这三个家族等于公然背叛了血蝴蝶,苏媚到现在都置之不理,不也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不想和自己成为死敌。

    作为男人,孟秋雨很自信,他知道到苏媚对自己的特殊感情,不到万不得已,苏媚是不会杀害自己。虽然这女人警告过自己不许和她作对,可现在这件事又不是孟秋雨主动挑衅,是钱家和林家蓄意伤害自己,自己只是反击而已,料想苏媚也不会为了林家和钱家为难自己。

    做事从不拖泥带水的孟秋雨,喜欢亲手灭杀敌人的他,这一次决定以德服人,以智力服人,你们不都说自己无法无天,只知道灭人满门吗?那咱这一次就换个方式,和你们玩玩计谋,正大光明的将你们打入地狱。

    所以孟秋雨这一次开动脑子,将所有事情深思熟虑,安排妥当,放出了鱼饵,准备钓鱼。不玩狠的,玩智商,你们照样不是对手,这就是孟秋雨这次的想法。

    一辆军用越野驶出军区大院,不远处,两辆黑色福特缓缓跟了上去,三辆车子离开不久后,另一辆别克也尾随而上,四辆车驶离军区大院,向着郊外而去。

    越野车行驶到一条车流稀少的上下道时,后面的一辆福特开始加速,冲着越野车撞了过去。将越野车撞的偏离道路窜入了逆行道。

    而此时,逆行道上一辆客货车迎面急速驶来,对着摇摇晃晃的越野车撞了过去。

    就在此时,后面的别克车突然冲了过来,车窗打开,探出一把黑色手枪。

    砰!一声枪响,客户车右侧轮胎炸开,客货车失去方向感,转向了旁边的道路,直接撞在了那辆福特上,将福特车撞的翻滚着掉入了马路边的深坑里。

    这时候,另一辆福特车也急速驶来,车窗打开,黑洞洞的枪口探出,对着别克车开了火。

    别克车内的人也不落后,密集的子弹噼里啪啦打碎了福特车的挡风玻璃,显然这些人枪法更胜一筹,打死了里面的司机和副驾驶的枪手。

    福特车失去驾驶员,左右摇晃也掉入了路边的深坑里。

    别克车上下来四名身穿军装的大汉,其中三人赶去检查伤亡情况,另外一人拎着枪械直奔熄火的军用越野车前。

    越野车车门打开,一名额头流血不止,脸色苍白的中年人一脸紧张的看着军人,气急败坏的大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我可是少校军官。”

    “赵少校,我是军区特战旅苍狼特战队的队长陈天霖,我们得到消息,有人意图伤害赵少校,上面派我们暗中保护赵少校,现在麻烦赵少校随我们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您的生命依旧面临着危险。”军人行了一礼,大声道。

    赵梦如捂着额头,眼里流露出愤怒之色,点点头,随着军人上了别克车。

    与此同时,军区医院一间特护病房前,站着四名荷枪实弹的军人,而在对面的休息椅上,还坐着两名便衣警察。

    一阵脚步声中,一名戴着口罩的医生带着一名身穿粉色护-士服,身材高挑的护-士小姐出现在楼梯口,两人被其中一名军人挡住了去路。

    “这里是特护病房,不能随意进入。”

    “军爷,这是我们的证件,我们需要进去给病人检查身体。”女护-士上前一步,递给了军人一本红色证件。

    军人拿起证件,翻开一看,随即看了眼女子,正要开口询问,突然眼前一花,身旁的男医生手腕一翻,一把手术刀划过了军人的咽喉,一篷血污喷溅,军人长大了嘴巴,一脸痛苦的向后倒去。

    突然的异变让另外三名军人乱了方寸,不过他们的反应也很快,迅速掏枪,两名坐在椅子上的警察也惊得站了起来,摸向了腰上的手枪。

    噗!噗!噗!女护-士端着的托盘下,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发出沉闷的声音,三名军人胸口被子弹射穿,倒了下去。

    而那名男医生手腕一翻,两把手术刀脱手而出,寒芒一闪,两名警察连掏出枪的机会都没有,手术刀便插-入了他们的咽喉。

    “执行任务,我给你把风。”女护-士冷冷的看了眼男医生,淡淡的说道。

    男医生眼里闪过一抹不屑,瞪了眼女护-士,沉声道:“你是来协助我的,你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再有下次,我的手术刀会割断你的喉咙。”

    说完,男医生迈步进入了病房,手中再次出现了一把手术刀,眼神冰冷的走向了病床。

    突然,男医生眼睛缩小成危险的锋芒状,深吸扭转,寒光闪烁,手术刀刺向了身后突兀出现的一人。

    那人脑袋一偏,避开了手术刀,一拳轰向了男医生的小腹。

    男医生手腕一翻,手术刀向下划去,另一只手中也出现一把手术刀,斩向了偷袭者的手腕。

    偷袭者身形后仰,飞起一脚踢中了男医生另一只手臂,而他身形凌空而起之际,闪电般踢出几腿,踹向了男医生的胸膛与面门。

    男医生身形连连后退,撞在了病床上,而他的胸口也被击中了一脚。

    就在男医生身形不稳之际,病床上的人突然跃身而起,一掌击中了男医生,男医生闷哼一声,口罩瞬间染红,显然他吐血了。

    还不等他做出反应,前面的那人一个扫堂腿便掀翻了男医生,一脚踩住了他的胸膛。

    “你的任务失败了。”身穿病服的人跳下床,一脸嬉笑的弯下腰,拿开了杀手的口罩。

    而此时走廊中,听到动静的女护-士脸色一变,她知道中了埋伏,不敢迟疑,拔腿向着楼梯口窜了过去。同时她对着耳麦大声喊道:“黑娃,立刻撤离,我们中计了。”

    但她刚奔到楼梯口的时候,咔咔咔一阵子弹上膛声,十几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她,人群内走出一名身材魁梧的军人,举着手枪露出一丝冷笑,一巴掌扇在了女人的脸上,沉声道:“抓起来。”

    同一时间,军区后门停着的一辆黑色奥迪车内,一名身材矮小,脸膛发黑的男人正要启动车子,突然车身一震,哗啦一声,车窗户被人一拳轰碎,随后一名俊美的青年站在车窗边,对着他呲牙冷笑。

    男子脸色一变,举起手枪对着青年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子弹出膛,青年却消失了身影,随即一颗黑不溜秋的东西从车窗内丢了进来,滚落在了男子脚下。

    男子眼睛邹然睁大,拉开车门窜了出去,倒地后刚要爬起来,一道劲风从腰上传来,他下意识的探出手臂阻挡,咔嚓一声,手臂折断,整个人被踢飞了出去。

    张嘴吐出一口血水,黑脸男人瘦小的身躯撞在了墙壁上,又弹落在地上。

    俊美青年冷笑声中,一步步走向了黑脸男人。看着眼前嘴里不时吐血的瘦小男人冷笑道:“就凭你们也敢来军区医院刺杀,不自量力。”

    这时候,一群军人迅速奔来,枪口对准黑脸男人,为首的军人对着俊美青年点点头,一挥手,两名军人架起黑脸男人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