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百九十五章 可怜的白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穿着打扮装饰出来的外表美,总是肤浅而短暂的,就如天上的流云,转瞬即逝,看得久了,就会感觉乏味。阿甘小说网

    一个人的形象,最主要体现在气质上,气质高雅之人,即使粗布裹身,但依旧会展现出他不凡的个人魅力。

    而一个五官俊美,气质优雅的男子,他的个人魅力无论是同性还是异性都会被他吸引,为他所迷。

    换了一个发型的孟秋雨,一头飘逸的银发配上他这套青布长袍,给人一种洒脱,高雅且风度翩翩的美感,修长的身材体现的淋漓精致,既看着赏心悦目,又穿出了复古风范,整个人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帅!

    不错,孟秋雨本就帅气,玉面银发,一袭青袍裹身之下,他更帅了,帅的让冯怡然和沈雅晴几女看到他后,激动的美目中都流出了惊喜的热泪。

    除了激动于情郎的回归,也被他的新形象给迷住了,三女拉着他的胳膊,前后左右围着他转了几圈,一个个像是花痴少女般惊呼不断,随后才扑进了他的怀里。

    一番相思之苦,羡煞旁猴,受到冷落的白猴眼巴巴的看着三个美女围着孟秋雨卿卿我我,却不搭理自己,它第一次对自己的可爱产生了怀疑,又是翻白眼,又是抓耳挠腮终于引起了三女的主意,却没想到张佳这大女人竟然惊呼一声,大叫道:“哪里的野猴,滚出去。”

    说着话,张佳扭头寻找了半天,从沙发上拿起一个靠枕,挥舞着驱赶白猴。

    白猴欲哭无泪,被张佳赶得围着茶几乱转,可怜的小白猴,居然遇到了不喜欢毛茸茸宠物的张佳。

    “停,不要打,你男人是我老大,我是他小弟,你不能打我。”被追的满肚子委屈的白猴蹭一下跳上了孟秋雨的肩膀,气急败坏的喊道。

    这下张佳傻眼了,冯怡然和沈雅晴懵了,美目圆睁盯着白猴,一脸的惊讶,想不明白这猴子怎么会说话。

    孟秋雨憋着笑意,看到白猴吃瘪他自然开心,这小色猴专门喜欢扮可爱,装乖巧,讨女孩子欢心,就连方怡活了上百年的女人都被它给骗了,让它吃尽了豆腐,孟秋雨自然不愿意让自己的女人喜欢上白猴。

    “老公,它怎么会说话?好可爱。”冯怡然短暂的吃惊后,一脸惊喜的走上前来,探手摸了一下白猴的脑袋,嘻嘻笑道:“小猴子,叫声姐姐,姐姐给你吃香蕉。”

    “我喜欢叫你阿姨,阿姨抱抱。”白猴激动的热泪盈眶,终于遇到好心人了,开心的挥着小爪扑进了冯怡然的怀里。

    孟秋雨一脑门黑线,狠狠的瞪着白猴,白猴则不理他,靠在冯怡然香喷喷的怀里,叫着阿姨,讨着欢心。

    直到此时,孟秋雨才明白,感情这死猴子也喜欢熟-妇,专门挑胸大的女人撒娇。

    沈雅晴也满眼小星星,转移目标,姐妹俩和白猴玩了起来,倒是把孟秋雨撇在了一旁。

    倒是张佳很体贴,不喜欢毛茸茸的动物,那怕它长的像朵花,它也没什么兴趣,拉着孟秋雨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笑道:“孟经理,你走这几天,有没有想人家?”

    “为什么你喜欢一直叫我孟经理,我觉得老公这称呼也不错,叫着多亲切。”孟秋雨搂着女人的香肩,目光却是在张佳玲珑浮凸的身躯上游弋着,这几天身边美女不少,却没有一个能吃的,终于回到自己女人们的身边,他这心里自然有些想法。

    “叫老公太腻味了,你不觉得我们在一起亲热的时候,我喊你孟经理,会有种办公室T情的感觉吗?”张佳眨着媚眼,趴在孟秋雨的耳边笑嘻嘻的说道。

    孟秋雨浑身如触电一般,一股热流从丹田窜出,一把拉着张佳从沙发上站起来,故作随意的笑道:“张佳,我有点工作给你安排一下,咱们去房间说。”

    “好的,经理。”张佳也十分配合,扭着小腰和孟秋雨上了二楼,进了房间。

    冯怡然抬头看了眼二人消失在房间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媚笑,将白猴放在了沈雅晴怀里,咯咯笑道:“雅晴,你先和小猴子玩,姐姐去房间拿点东西。”

    说完,冯怡然蹬蹬蹬跑上楼去,推开房间走了进去,白猴虽然可爱,但也不如和自己的男人玩开心。

    沈雅晴也不是傻子,孟秋雨那点心思她那里不清楚,去房间里谈工作,鬼才相信,这时候心里也有些痒痒的,看着白猴笑道:“小白白,你喜欢吃什么水果?”

    “我什么水果都喜欢吃,我也喜欢喝酒。”白猴露出可爱的笑脸,蜷缩在沈雅晴的怀里,趟的十分惬意。

    “哦,那你喝酒吧,别喝醉了,姐姐去房间换身衣服。”沈雅晴面不红,心不跳,将白猴放在沙发上,从酒柜里随便找出一瓶马爹利,拿给了白猴,连杯子也没时间准备,快步向楼上跑去。

    白猴一脸茫然,怎么都有事情做啊,只剩下自己,那就喝酒吧。

    于是,再次被冷落的白猴拧开酒瓶塞,仰起脖子灌进去一口,随即噗嗤一口喷了出来,伸长了舌头辣的在沙发上上蹿下跳,眼泪都流了出来。

    孟秋雨给他喝的都是长城干红,十几度的红酒,白猴大口喝也没什么事,突然间换了四十度的马爹利,这一口进去,它岂能受得了。

    “姐姐,你这是什么酒啊,好辣。”白猴可怜巴巴的对着楼上喊了一句,却是没人搭理。

    不过白猴也不气馁,刚才沈雅晴取红酒的时候,它看清了藏酒的地方,将马爹利丢在一边,蹭一下跳到了酒柜前,拉开柜门钻了进去。

    随后就发生了这样一幕,打开盖的酒瓶丢了出来,酒水洒下一地,这些都是含酒精度高的白兰地系列,一直丢出来十几瓶,白猴终于找到了一瓶喝着顺口的朗姆酒,随即蹲在酒柜里喝的开心不已。

    孟秋雨和三女心满意足的缠绵了三个多小时,才收拾利索走出了房间,这时候冯怡然才想起了白猴,一边下楼一边问沈雅晴:“妹妹,你把小猴子放哪里了?”

    “它说喜欢喝酒,我就给它拿出一瓶酒,应该在沙发上吧。”沈雅晴容光焕发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孟秋雨。

    众人走下楼,随即一个个皱起了鼻子,整个客厅里充满了浓郁的酒香味,而眼尖的冯怡然也看到了自己雪白的地毯上丢满了酒瓶,染满了红色印记,像是雪山上盛开的玫瑰。

    “啊!怎么回事?”冯怡然惊叫一声,跑了上去,看着眼前的狼藉一片,脸都黑了。

    其余两女也傻了眼,这么多好酒都浪费了,最可惜的是白色地毯也毁了,想到是自己丢下白猴,跑到楼上,沈雅晴一脸的羞愧。

    不过这时候,三女都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小猴子哪去了?

    孟秋雨也是一脸黑线,盯着柜门虚掩的酒柜,一步步走了过去,拉开柜门,他看了几眼,随即乐了。

    三女也快步走到酒柜前,便看到白猴四仰八叉的躺在一堆酒瓶里,眯着眼睛,打着呼噜,喷着酒气,嘴巴上还流着口水,睡得十分香甜。

    “这该死的小猴子,把我储藏的这么多好酒毁了,老公,你从哪里带回来的败家玩意,我破产了。”冯怡然欲哭无泪,拿起一个个空酒瓶,一脸的郁闷。

    “我就说是只野猴子吧,你们还当做宝一样,都让开,看我怎么收拾它。”张佳也很气恼,这几天呆在冯怡然的家里,生活十分享受,每天品着红酒,等着男人,小日子过得十分舒坦,这么多好酒不是被喝了,而是都流到了地毯上,她怎么能不生气。

    揪着白猴的尾巴从酒柜里拉出来,张佳拎着白猴丢在了地板上,从一个花瓶里拿出鸡毛掸子,对着白猴的屁-股抽了起来。

    白猴属实喝多了,被连番抽了几下,居然只是哼哼几下,没醒来。

    孟秋雨哭笑不得,伸手拦住了气势汹汹的张佳,心里暗笑,堂堂天阶妖兽居然也有这一天,被一个女人拿鸡毛掸子抽打,白猴醒来要是知道这件事,还不和张佳拼命。

    “晚上不许它睡在客厅里,雅晴,你去把咱们装牛奶的箱子拿出来,把它放进去丢在门口吧。我收拾一下客厅。”冯怡然也不再喜欢白猴了,说了一句,开始收拾起了客厅。

    沈雅晴看了眼孟秋雨,孟秋雨点点头,于是可怜的白猴刚来到世俗界,便因为喝酒被女主人嫌弃,醉的迷迷糊糊中被装进牛奶箱里丢在了别墅门口。

    看着几女收拾客厅,孟秋雨拿着手机走到阳台前,拨通了林慕雪的电话。

    “老公,是你吗?”话筒里,林慕雪惊喜的声音响起。

    “慕雪老婆,家里都好吧?”听到女人的声音,孟秋雨心情愉悦,笑着问道。

    “嗯,一切都好,妈这几天都在念叨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那你呢?有没有想老公?”孟秋雨压低声音邪笑道。

    话筒里沉吟了片刻,林慕雪羞声道:“老公,我想你。”

    “慕雪老婆,我也想你。明天我就回去,洗白白了等着老公。”孟秋雨咧嘴坏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