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百零三章 代沟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依旧开着自己的宝马三系车,带着李小冉一路疾行,赶往三亚。阿甘小说网

    上次带着林慕雪去三亚,两人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一路观赏路边的美景,甜甜蜜蜜的打情骂俏,用的时间自然长一些。

    可这一次不同,他们要去参加婚礼,从滨海出发已经是九点多了,孟秋雨自然要全速开车才能赶得上中午的婚宴。

    昨晚孟秋雨去了苏雅莉的公寓,九阴之体遇到龙阳血脉,天生的一对,恩爱间还有助于两人功力的提升,这种好事他们自然乐此不疲。一直从沙发上,卫生间,厨房,地板上,折腾到床上,直到天色微亮,孟秋雨才依依不舍的告别女人,洗了个澡开车冲回了世贸兰庭。

    收拾了一番,孟秋雨带着李小冉才离开了滨海。

    一路上,李小冉欢快的犹如一只小燕子,叽叽喳喳在孟秋雨耳朵边吵个不停,孟秋雨车速飞快,却很平稳,所以李小冉也不紧张。

    第一次和自己喜欢的秋雨哥出来,她心情格外的美丽,笑容格外的灿烂,声音也越发的甜腻,如百灵鸟在歌唱,这让孟秋雨也倍感轻松快乐。

    途径上次在三亚拍卖会上买的那块地的时候,这里已经围上了高墙,里面在动工,想必国家已经在迫不及待的开发这里的地下黄金矿,甚至孟秋雨都能在周围看到驻扎的军队。

    看到孟秋雨摇头苦笑,李小冉眨着美目笑道:“秋雨哥,你笑什么?”

    “我笑我傻,把一座金山送人了。”孟秋雨呵呵笑道。

    “那你真有钱,干嘛不给我一块金条,让我打一个金项链。”李小冉以为孟秋雨在开玩笑,嘻嘻笑道。

    “什么千足金,铂金项链戴在你这纤细白皙的脖子上,都是对你美丽的侮辱。小冉,要不秋雨哥给你订做一条钻石项链吧,你喜欢什么颜色,天蓝色怎么样?”孟秋雨笑道。

    “嘻嘻,真的吗?算你有良心,天蓝色很好啊,我喜欢。不过钻石项链是不是太贵重了,我担心戴在脖子上被人打劫。”

    孟秋雨揶揄的笑道:“不怕,有人抢你的项链,你就给她展示你的魅力,估计坏人就会劫色而忘记劫财了。”

    “讨厌,你希望我被人劫财劫色吗?”李小冉笑骂。

    “估计这世上也没人敢对你劫财劫色,你一只脚趾头都能踩死一片坏人。”

    “那你这个坏人呢,你要是打我坏主意,我又打不过你怎么办?”

    “既然无法改变命运,那就笑着享受呗,或许秋雨哥劫完之后,你会羞答答的问我,我明天戴一个钻石戒指,你还来吗?”孟秋雨坏笑道。

    “讨厌,你真坏,流氓,你想的美。”

    “哎,别捣乱,我开车呢。”

    车子一阵左摇右摆,李小冉才羞喜的收起了拍打孟秋雨胸膛的小手,捂着小嘴咯咯娇笑起来。

    两人一路说笑,车子进入了三亚的红沙镇,李小冉的大姨就住在这里。

    李小冉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张月彤接通电话后急切的问道:“女儿呀,你和秋雨怎么还没到,急死妈了,你们在哪里?”

    “妈,我和秋雨哥已经到了红沙镇,接下来去哪里?”李小冉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问道。

    “你们直接来天源酒家吧,这是你大表姐找的男人家开的酒店,就在这里举办,亲戚朋友们也都在这里,一个破酒店,你大姨都得瑟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对了,小冉,秋雨开的什么车,是那辆法拉利吗?”

    “妈,我们马上到啊,您别急。”李小冉一脸无奈的说完,挂了电话。

    孟秋雨呵呵一笑,看了眼李小冉耸肩道:“这下坏了,你妈妈提醒过让我开法拉利的,我忘记了,开了宝马来,她老人家该不会生气吧。”

    “讨厌,我妈就那么爱显摆吗?宝马怎么了,好歹也是名车,虽然三系差了点,不过我坐着舒服。可不像很多女孩一样,坐在宝马车里哭,我是那为数不多坐在宝马车里笑的女孩。”李小冉得意的笑道。

    孟秋雨暗自好笑,自己的宝马虽然不高档,但在滨海比市委一号车都牛,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拿自己上千万的豪车来换,能坐在自己车上,那是一种荣誉。

    孟秋雨打开定位系统,找到了天源酒家,并不远,只有两条街的距离,孟秋雨很快按照定位路线来到了天源酒家。

    这里处于正街,酒店规模倒也不小,算得上三星级吧,是个集餐饮与住宿一体的酒店。门外早已摆放了气派的拱门,两侧各摆着八门礼炮,拱门下用鞭炮摆放了一个喜字。

    由于是酒店少东家大喜之日,酒店各处张贴着喜字彩旗,红色地毯扑铺到了马路边。

    两侧的停车位早已停满了,孟秋雨只好将车停在了酒店楼下的一侧,这里停着一辆红色兰博蝙蝠,十分的张扬。

    停好车,孟秋雨带着李小冉走下车,向着酒店一侧的铁门走去,这里通过往酒店后院,李小冉的母亲就站在铁门前。

    看到一脸不痛快的张月彤,孟秋雨暗自苦笑,自己停车的时候可能张月彤看到了。

    “秋雨,阿姨不是让你开慕雪那辆法拉利吗?你怎么还是开宝马来了。”张月彤微微不悦的说道。

    张月彤从小也疼他,把他当半个儿子看,现如今和女儿又有了关系,张月彤更没把孟秋雨当外人,在家里有时候也数落他,孟秋雨在外面张扬霸道,但在家里却很尊敬所有长辈。

    “妈,我是开法拉利了,但是路上不知道那个缺德的丢了一堆钉子,车胎扎爆了,车子差点钻进湖里,我让人开去修理厂了。”孟秋雨一脸无奈的撒谎道。

    “啊!那你们有没有受伤?乱丢钉子的人也太缺德了吧,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也干,你们平安就好。”张月彤果然不再计较孟秋雨开什么车来了,相对于她炫富,女儿和孟秋雨的安危更重要。

    其实张月彤也不是一个爱慕虚荣之人,当年她嫁给李文亮的时候,李文亮还是一个街边登山轮卖茶叶蛋的小伙子,她却是一个还算家庭殷实富裕的富家小姐,长的也漂亮,可她就是喜欢李文亮忠厚老实的性格。

    这次来大姐家参加婚礼,她也是憋着多年的恶气而来,她执意嫁给李文亮的时候,父母也反对过,后来她寻死觅活,非李文亮不嫁,父母也就无奈的同意了,倒是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多有微词,暗自嘲笑。

    几年后,李文亮勤劳致富,水产品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原先瞧不起李文亮的兄弟姐妹们又开始夸她眼光好,嫁对了人,也开始和她们家亲近起来。

    可没想到李文亮被人害的生意失败,这些亲戚又狗眼看人低了,也开始疏远了与他们一家的关系,这种反复无常的亲人,让张月彤自己都感到羞愧,心里能不生气吗?

    李小冉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暗骂秋雨哥太坏了,居然骗自己妈妈,不过这办法还真不错,转移了老妈的注意力。

    在张月彤的带领下,孟秋雨和李小冉跟随着进了后门,从后面的楼梯上了三楼,娘家这边的亲戚都被安排在这里,昨晚就是在这里休息的。

    进入一间套房,李文亮正在和一名年纪相仿的男人下棋,旁边还有两个年轻女孩在化妆,看到孟秋雨和李小冉进来,李文亮哈哈一笑道:“秋雨,小冉,你们可总算来了,再不来,你-妈都要跑回去抓你们来了。”

    “死老头子,说什么呢,我这不是担心孩子在路上安全吗?”张月彤笑骂道。

    李文亮对面的男人上下打量了孟秋雨几眼,随后看向李小冉笑道:“哎呀,小冉,都说女大十八变,几年不见,小丫头出落的亭亭玉立啊,不错,比你妈当年还漂亮。”

    “小舅,这次来有没有带宝文弟弟?”李小冉羞涩的一笑,笑着问道。

    在她的记忆里,娘家也就这个小舅还算不错,只是人太善良,是个妻管炎,找了个女人就是母老虎,不和这边的人亲,和人家的娘家人关系好,小舅不做主,和家里人倒是来往的少,几年前带着表弟去过滨海自己家里。

    “你弟弟宝文的外婆身体不好,他妈带着去了外婆家。”张占星微微笑道。

    旁边那两个化妆的女子一直在打量孟秋雨,孟秋雨也毫不避讳的看着她们,年纪都比李小冉大几岁,一个个画得像妖精似的,身上的穿着将自己尽可能多的肉露了出来,只是发育的一个太过丰满,以至于身材走形,一个像柴禾棍,要什么没什么。

    这样的女子孟秋雨本来是懒得多看一眼,不过谁让她们一个个嘴角露出鄙夷之色,不屑一顾的看自己呢。

    孟秋雨并不觉得自己不帅,今天还特意打扮了一下,穿上了林慕雪给他准备的一套意大利著名大师定制的西装,这套行头就上百万。

    只是孟秋雨一头银发有些诡异而已,长的又白净,让人一眼看到觉得太轻浮,尤其是他刻意嘴角上扬,吊儿郎当的一手插兜,一手扣着鼻子,就更显得没什么形象了。

    “哎呦,表妹啊,几年不见,的确长的漂亮了,见了表姐居然都不打招呼,我可是听二姨说你学习好,人又文静,真没想到刚上大学,就开始谈恋爱了,不过你这审美观似乎差了点。”那个骨瘦如柴的女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李小冉这时候才转身看向两名女子,还挑衅似得挽住了孟秋雨的胳膊,微笑道:“如玉表姐,你也越来越苗条了,上次在外婆家你不是带了个男朋友吗?这次来了吗?”

    段如玉脸腾一下就青了,这件事可是她人生中最大的耻辱,当年她爱着那个男人,爱的死去活来,和人家同居了近半年,都带回去见家长了,没过多久,人家却和她最好的朋友勾搭在一起,把她给甩了,为了此事,她伤心难过,寻死觅活还跳过河。

    这件事李小冉自然听张月彤提起过,现在提到那个男人,自然是刺激她。

    “小冉,听说你在滨海大学上学,你这男朋友也是那里的学生吗?”胖女子拉了一把段如玉,笑着问道。

    这胖女子是李小冉二舅家的女儿,和她的父亲一样,也是一个爱财如命的吝啬鬼,精打细算到买搞特价的卫生巾,还一次买了很多,本来就过了保质期,用到最后细菌感染,听说恶臭的味道把男朋友都给熏跑了。

    “不是,他小学还没毕业。”李小冉实话实说,孟秋雨的确只上过一年级。

    “哦,那你们这差距也太大了,一个大学生和一个没上过学的,交流上是不是有代沟啊?”张田甜笑得满脸像朵花,像是一尊弥勒佛。

    “什么是代沟,和乳-沟有关系吗?”孟秋雨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脸茫然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