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百二十章 中毒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上午韩家三口前来孟家拜见孟老爷子,孟家凡是在京城的直系,旁系成员全部赶回孟家,以示孟家上下对韩奉启一家的欢迎。阿甘小说网

    中午自然是摆了几桌酒席,开怀畅饮,孟老爷子老哥俩也难得多饮了一杯,韩奉启更是在孟凡几个堂兄弟的陪伴下喝多了。

    温妙灵也感受到了孟家人的热亲,和杨淑云几名女眷聊得不亦说乎。

    孟秋雨这一桌无疑是最热闹的,有孟清妃这个开心果在,即使文静的韩雪也不时被逗乐,欢声笑语不断。

    午饭结束后,孟秋雨带着赵语菲和韩家姐妹返回了后院,昨晚赵语菲留了下来,杨冰凝则回了杨家,今天没有过来。

    不过几人约好,下午出去游山玩水。

    刚返回后院,赵语菲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她姑姑赵天凤打来的,说是赵天阳病情恶化,再次吐血。

    手机还未挂断,赵语菲便急的满眼泪花,拉着孟秋雨急声道:“秋雨,和我回一趟家吧,我爸爸严重了。”

    “语菲,你别急,你爸爸不会有事,我一定想办法医治他。”孟秋雨轻拍着女人的后背,安慰了一句看向韩琳姐妹道:“我让清妃来陪你们,我先带语菲回一趟赵家。”

    “那快去吧。”韩琳也知道事情紧急,点点头拍了拍赵语菲的肩膀安慰道:“语菲,你别担心,秋雨一定能治好你爸爸。”

    “是啊,语菲姐,秋雨哥那么厉害,赵伯父一定不会有事。”韩雪也点头道。

    没让赵语菲开车,孟秋雨发动了红色小跑直奔赵家庄园,一路疾驰,到了赵家。

    这时候的赵语菲心乱如麻,心急父亲的情况,也没意识到孟秋雨为何能找到自己家,要知道孟秋雨从未踏足过赵家,他深夜造访赵家,气死了赵家老人,这件事只有孟秋雨和妖女知情,孟凡也猜测得到,其余人并不了解。

    孟秋雨打算将此事深埋在心里,这辈子都不会让赵语菲知道,处于敌对立场,赵洪波阴谋算计孟家,孟秋雨就是杀了他也不为过。

    可从情感上来说,赵语菲一旦知道此事,估计这辈子心里都会留下阴影,很有可能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无法面对孟秋雨,痛苦一生,这不是孟秋雨愿意看到的结果,他不忍心看着女人活在悲痛中。

    赵家一楼大厅内,赵语菲的几个堂伯,堂叔以及他们的家人已经齐聚,看到赵语菲和孟秋雨进来,这些人都有些畏惧的看着孟秋雨,刚才还喧闹一片,顷刻间安静了下来。

    “坤大伯,我爸爸怎么样?”赵语菲急切的看向当中年纪最大的老者问道。

    “语菲啊,你快上去看看吧,你姑姑和几名专家在里面。”老者叹息道。

    如今的赵家自从赵家老二,赵洪波先后去世,赵语菲和林子峰的婚礼上,孟秋雨抢亲,势力已经大不如前,失去了钱家这个财势家族盟友,虽然和孟家,杨家关系缓和,但是斗了几十年的怨隙,岂是一朝一夕能改变几个家族的关系。

    而且这些旁系成员也都心里大多各怀鬼胎,本来是乘机想夺权,但是林家出面压制了一回,孟秋雨这个煞星又成了赵语菲的靠山,他们是敢怒不敢言。

    现在的赵家大权落在赵语菲这个年轻女孩身上,赵家人在外面也时常被人嘲笑,有人议论赵家没有男人,有人讥笑赵家人是狗,钱家把他们喂饱了,现在就反咬一口,找了新主子。

    所以赵家人现在的生活并不如意,尤其是这些旁系成员,走出去都觉得脸面无光。

    可他们没有一个敢反对赵语菲的,有孟秋雨这个煞星在,这辈子他们都只能将不满放在心底,更别说有其他野心,惹怒了孟秋雨,杀死他们犹如捏死一只蚂蚁。

    赵天阳心性敦厚,也最在乎亲情,赵家这些旁系以前欺负他仁厚,觉得他不适合当家主,可是现在他们突然意识到,赵天阳一旦去了,不说赵家会不会垮,至少赵语菲对他们可不会仁慈。尤其是背后还有孟秋雨,他们能想象到那种花钱如流水,住豪宅,开名车,包明星的生活可能要远离他们了,能在赵家每年拿到一些红利已经算赵语菲顾念亲情了。

    所以这些旁系成员现在并不希望赵天阳死,至少赵天阳活着,就不会允许赵语菲打压他们。

    孟秋雨没有理会这些赵家旁系,随着赵语菲急匆匆上楼,推开赵天阳的房间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赵天凤容颜有些憔悴,坐在大哥的床边默默落泪。

    三名身穿白大褂,一脸凝重的老者摇头叹息,看着床上脸色苍白,脖子已经变粗,十分虚弱的赵天阳神色十分的凝重。

    “姑姑,爸爸怎么样?”赵语菲快步上前,急切的问道。

    赵天凤擦了擦泪水,对着孟秋雨点点头,凝视着赵天阳轻叹道:“语菲,陪陪你爸爸吧。”

    赵天阳脖子粗肿,已经影响了语言功能,涣散的眼神露出一抹精光,望着女儿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爸,您怎么样?怎么会突然间变成这样,医生,我爸爸到底怎么回事?”赵语菲哭得泪流满面,拉着父亲的手,焦急的看向几名国内权威肿瘤教授。

    “赵小姐,实在抱歉,赵先生的情况有些特殊,按照医学常理,他的病情还能控制一段时间,可我们也不清楚,他为何突然情况严重,这种状况似乎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一名戴着眼镜的老者叹息道。

    另一名头发稀疏的老者点点头,为难的看了眼赵天凤和赵语菲,轻叹道:“恕我们无能为力,你们还是尽早准备一下后事吧。”

    赵天凤捂着嘴痛哭失声,赵语菲则惊得一脸煞白,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孟秋雨一只手已经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语菲,别担心,让我来看看。”

    “秋雨,你一定要救好爸爸,我不能失去他。”赵语菲扑进孟秋雨怀里,哽咽着,泣不成声。

    轻轻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孟秋雨松开赵语菲,坐在了赵天阳身边。

    “赵叔叔,我来帮你检查一下。”

    说话间,孟秋雨探手搭住了赵天阳的脉搏,一丝真元力缓缓输入了对方的经脉,仔细查探了片刻,他紧闭着的双眼骤然睁开,翻了一下赵天阳的眼皮,随而掰开他的嘴巴看了看舌头,紧皱着眉头问道:“姑姑,赵叔叔早上吃了什么东西?”

    “只喝了半碗莲子羹。”赵天凤疑惑的说道:“莫非莲子羹有问题?”

    “姑姑,我也只是猜测,当时的婉洗了没?”孟秋雨问道。

    赵天凤沉吟了一下,开口道:“对了,当时大哥只吃了一点,我将剩下的莲子羹倒进了垃圾桶,应该在外面的垃圾箱里。”

    “好,语菲,带我去外面。”孟秋雨点点头,拉着赵语菲走了出去。

    在外面的垃圾箱里翻找了一下,在一个塑料盒子里找到了一些残汁,孟秋雨带着返回了房间,随后拨通了妖女的电话。

    来京城之前,他已经让孤星几人提前乘飞机到了京城。

    “老公,想人家了了吗?”血姬接通电话,娇滴滴的问道。

    “小薇,立刻带着毒煞和孤星来赵家。”孟秋雨语气严肃的说道。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妖女听出孟秋雨声音不对,也不再调笑,问道。

    “我怀疑语菲的爸爸中了毒。”

    “好,我们马上过去。”妖女十分干脆的说完,挂了电话。

    半小时后,妖女,孤星和毒煞在赵家新任管家方伯的带领下进了赵天阳的房间。

    这时候,那三名权威医生已经离开了,是孟秋雨让他们离开的,留下来也解决不了问题,孟秋雨自然不愿意让他们留下来碍事。

    毒煞也不客套,仔细查探了一下赵天阳的身体,随即一脸凝重的开口道:“的确是中毒,而且是中了蛊毒。”

    赵天凤脸色惊变,难以置信的问道:“杰克先生,我大哥到底中了什么蛊毒?你能治好吗?”

    毒煞面露凝重之色,看了眼孟秋雨道:“我需要确定是什么蛊毒?少主,可否借一步说话。”

    孟秋雨知道毒煞可能有些话不方便让赵天凤姑侄听到,于是点点头,将毒蛇带到了赵语菲的房间。

    “说吧,有什么发现?”

    “可能是食肉蛊,不过这食肉蛊有上百种,辨别很难,需要找到蛊引。这都不是我担心的问题,给我时间我都能解毒,可是赵先生的身体不太好,他的肺部肿瘤已经恶化,这蛊毒更是伤及了他体内的五脏六腑,就算解了毒,他可能也大限已到。”

    “毒煞,如果以我的功力修复他的身体,会不会改善他的体质?”孟秋雨问道。

    毒煞眼前一亮,点头道:“少主,您的功夫很特别,有很好的自愈能力,或许可以发生奇迹,那不妨一试。”

    “好,你全心解毒,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对了,既然是食肉蛊,蛊引应该就在他吃的东西里面,我已经收集了他早上吃剩的莲子羹,你去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