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百二十一章 嫌疑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赵语菲的房间内,毒煞告诉了众人赵天阳所中蛊毒是一种叫做黑玉蚕蛹的蛊毒,这种黑玉蚕蛹是金蚕和黑蚕杂-交后所培育的一种特殊蚕虫。..

    之所以说特殊,因为这是两种极端,金蚕是蚕类中的贵族,黑蚕则是最低等的蚕类,这两种蚕正常来说是不可能交-配繁衍,动物也讲究身份,地位,门当户对,高贵的金蚕怎么会自降身份和黑蚕这种低等族类发生关系,可是人为的话就另当别论。

    苗疆的一些巫婆经过试验,发现了这两种蚕生下的幼蚕更加可怕,可谓蚕中怪物,自身毒性就很强,经过她们精-血的喂养,一旦中了这种蛊,比金蚕蛊还要难以祛除。

    但是这种蚕也十分难以得到,上百对金蚕和黑蚕在一起,才有可能产下几只黑玉蚕蛹,而且存活率只有百分之五十,但只要培育成功,黑玉蚕蛹将是用蛊高手的杀手锏。

    因为这黑玉蚕蛹所需要的精-血更多,与施蛊者生息相关,下了此蛊,蛊死人亡。

    听完毒煞的讲解,赵语菲吓得花容失色,急切的问道:“杰克,那你有没有办法解除这种蛊毒?”

    摇了摇头,毒煞苦笑道:“其他任何蛊,我都有办法解除,可唯独这黑玉蚕蛹,属下没有办法。”

    赵天凤也是一脸死灰,她已经知道赵天阳中蛊毒就是因为吃了那碗莲子羹,是她亲手炖的,却没想到被人利用害了她生命中最在乎的男人。

    此时她除了自责,心里痛苦的犹如刀割,赵天阳不仅仅是赵家主脉唯一的男人,而且也是他的亲大哥,更是她心里最爱的男人,她恨不得用自己的生命换取赵天阳的命。

    “毒煞,一点办法都没有吗?”孟秋雨神色凝重的问道。

    “少主,办法只有一个,找到施蛊者,让他解除。”毒煞摇头苦笑,因为他知道这件事同样困难,想找到幕后用蛊的高手并不容易,而且赵天阳没有时间可等。

    “赵叔叔还有多长时间?”孟秋雨沉声问道。

    “我能帮他压制到明天中午,这是我的极限。”

    孟秋雨神色淡然的点点头,看了眼赵天凤道:“姑姑,从现在起,不准赵家任何人离开,全部召集到客厅里,包括下人。”

    赵天凤点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血姬,不惜一切代价找出赵家下蛊之人,没有赵家人的帮忙,施蛊者不可能将蛊引混入莲子羹里。”

    妖女犹豫了一下,瞥了眼赵语菲道:“老公,你为何不怀疑语菲的姑姑?羹是她做的,她的嫌疑最大。”

    “不可能,姑姑绝不会害我爸爸。”赵语菲语气坚定的反驳道。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老公,我说的对吗?”妖女勾魂般的眼眸凝视着孟秋雨,咯咯笑道。

    孟秋雨瞪了眼妖女,知道这女人口无遮拦,也说得有理,但他和赵语菲的想法一样,赵天凤应该不会害赵天阳,因为他从玲珑那里已经得到了一些消息,是关于赵天阳兄妹的。

    当时他也很震惊,兄妹居然相爱,赵天凤为了大哥,居然一生未嫁,这种人伦之事自古多出豪门,看来一点不假。

    同时他也明白了当初林家父子拿什么要挟赵天阳将家主之位传给女儿而不给儿子赵航,这样的丑闻,足以让赵家面临绝境,赵天凤兄妹今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也是自己最爱的女人,身患绝症的赵天阳也只能选择听从林家父子,同时也是在保护女儿。不然事情一曝光,不仅仅是他们没脸活下来,赵家将成为全国的笑柄,赵语菲又该如何面对天下人的讥笑。

    赵天凤深爱自己的大哥,又怎么会下蛊毒害他,孟秋雨自然也不相信。

    “血姬,语菲说得对,天凤姑姑不可能害赵叔叔,一定另有其人。”

    “好吧,那我就把所有人关起来,一个个审问他们。”妖女耸耸肩,笑着道。

    “孤星,如有人敢借机闹事,杀无赦。”孟秋雨沉声道。

    孤星点点头,一脸淡然的抽着烟,没有说话。

    一行人来到客厅后,整个赵家直系,旁系加下人五十多号全部被赵天凤聚集在了一起,门外还站了二十多名赵家护卫,护卫队长一脸恭敬的站在赵天凤身后。

    不明白赵天凤要干什么,赵家几名年长者纷纷询问,一些年轻人则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上,不满的议论着。

    看到孟秋雨和赵语菲几人出现,赵家人安静了下来。

    赵语菲眼神淡然的扫了眼所有人,缓缓开口道:“小翠呢?”

    “回大小姐,小崔家里有点急事,上午就离开了。”管家方伯恭敬的开口道。

    赵语菲正要说话,孟秋雨上前一步拍了拍了她的肩膀,盯着方伯道:“小翠家住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亲人?”

    “小翠家不在京城,是一个月前进入赵家的,因为手脚利索,干活也勤快,我让她照顾老爷和小姐的饮食起居。”方伯恭敬的回答道。

    孟秋雨点点头,看向赵语菲小声道:“语菲,小翠这时候离开赵家,事情不可能这么巧合,她又是一个月前来的赵家,知不知道当初是谁把她弄进赵家的?”

    赵语菲摇摇头,这时候她自然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看向方伯道:“方伯,小翠当初是怎么进入赵家的?”

    “这……”方伯犹豫了一下,目光扫了眼赵家人群内一名身穿灰色西装的中年人,开口道:“是广陵少爷推荐进来的。”

    那名坐在沙发上的中年人蹭一下站了起来,皱着眉头问道:“语菲,小翠有什么问题吗?”

    这赵广陵是赵家二太爷的三儿子,是赵语菲的堂叔,在赵家也颇有地位,掌管着赵家几个马场和一个高尔夫俱乐部。

    “广陵叔,你为什么把小翠带进赵家?你怎么认识的她?”赵语菲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也是赵家人,当初大伯病种,刘妈又回了老家,家里不能没有佣人,我是在人才市场遇到的,看她机灵,就请来了,有什么不对吗?”赵广陵语气不阴不阳的说道。

    “广陵,你了解这个小翠吗?赵家岂是随便能让人进来的。”赵天凤没好气的开口道。

    “我也只是让她来试试,最后决定留下她的不也是方伯吗?这你应该问方伯了不了解这个小翠?”赵广陵一脸不悦的开口道。

    此时,另一名年纪和赵天阳相仿的男人开口道:“语菲,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小翠有什么问题?”

    孟秋雨咧嘴冷笑道:“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语菲的爸爸中毒了。”

    “什么?是什么毒?莫非是这个小翠下的毒?”男人脸色一变,急切的问道。

    赵家其余人也都纷纷色变,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赵广陵,就连刚才问话的男人也严肃的问道:“广陵,小翠是你让进入赵家,你应该弄清楚她的来历。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小翠又突然离开,你作何解释?”

    “大哥,连你也不相信我吗?我真的不知道这个小翠是什么来历?一个保姆而已,我就是看她还算懂事乖巧,就引荐给了方伯,你们不会是在怀疑是我让她下的毒吧?”赵广陵脸色阴郁的冷声道。

    “广陵叔,那小翠眉清目秀,可是一个娇滴滴的村姑,该不会是广陵叔看到人家貌美如花,东北各类恻隐之心吧。”人群内,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年邪笑道。

    “赵锦,你是什么东西?你敢污蔑我的人格?”赵广陵怒斥道。

    青年撇撇嘴,转向赵语菲道:“语菲堂妹,我想说一件事情,有一天夜里,我看到一个男人从小翠的房间里出来,当时已经是晚上三点多,我虽然没看清男人的正面,不过背影却像是广陵叔。”

    “你,你放屁,你血口喷人,我和小翠没有任何关系。”赵广陵脸红脖子粗,怒视着青年骂道。

    孟秋雨冷冷一笑,对着妖女使了个眼色,后者一步步走向赵广陵,在赵家人疑惑的目光中,妖女甩手一个耳光,清脆的声响中,赵广陵半边脸瞬间红肿,一个踉跄几欲摔倒,张口吐出一口血水,还夹着两颗门牙。

    不待赵广陵反应过来,妖女砰砰两脚踢中了赵广陵的小腿,赵广陵这时候才发出了惨叫,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疼的呲牙咧嘴,惨嚎不止。

    “闭嘴,我不让你说话,你如果再敢发出一个声音,我就割掉你一只耳朵。”妖女妩媚的笑着,手腕一翻,一把锯齿弯刀出现在了手中,对着赵广陵的耳朵比划了一下。

    赵广陵虽然痛苦的几欲昏厥,可他也害怕了,恐惧的看着妖女,连连点头,却不敢再哀嚎。

    “你只有一次机会,说出你为什么让小翠进入赵家,我不会为难你,不然,我会让你痛不欲生。”妖女眼神冰冷的笑道。

    “我,我看她长得美,垂涎她的美色,不过我真的不知道她会下毒害我堂兄。”赵广陵声音颤抖的说道。

    “大家族的男人果然不是好东西,喜欢玩弄保姆。告诉我,她的家庭地址?你是从哪里认识的?”妖女鄙夷的问道。

    “我是偶然遇到的,看她可怜,我就想帮帮她,我只知道她住在一个贫民区,家里还有个瞎眼的婆婆,丈夫死了,她无依无靠。”赵广陵羞愧的开口道。

    PS:对不住了,兄弟们,这几天更新质量和数量都很差,但老人病了,我也没办法,估计再有三四天就能出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