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百二十二章 倾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赵广陵被孤星押着,赵语菲派了十几名保镖跟随,一行人赶去了贫民区。阿甘小说网

    而孟秋雨也没闲着,让赵语菲将赵家所有人关了起来,他则拨通了玲珑的电话。

    安排炎黄铁骑全部情报人员出动,搜查京城内的苗人。因为孟秋雨猜测得到,如果小翠是被人安插进赵家下蛊之人,那现在一定已经人去楼空,甚至被人灭了口,而施蛊者必然是苗人,这可能是唯一的线索。

    果不其然,不到半小时,孤星打回了电话。

    “秋雨,小翠死了。”

    孟秋雨暗自轻叹,点头道:“我知道了,回来吧。”

    赵天阳的房间内,看到孟秋雨挂了电话,赵语菲急切的问道:“怎么样?找到人了吗?”

    “小翠死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救你爸爸”轻拍着女人的肩膀,孟秋雨语气坚定的开口道。

    整个下午,赵家都弥漫着愁云惨雾,赵天凤哽咽不止,赵语菲也在孟秋雨的怀中哭肿了眼睛,而妖女则一脸淡然的坐在一旁。

    到了晚上十点钟的时候,玲珑的电话打了过来。

    “对不起,秋雨,下面的人找到了几个苗人,但经过排查,这些人只是普通人,并不会用蛊毒。”

    和玲珑交代了几句,孟秋雨挂了电话,深吸了一口气,他拨通了一个号码。

    如果不是万般无奈,他不愿意打这个电话。他的玄天九变虽然特殊,可也无法解除蛊毒,尤其还是毒性极强的黑玉蚕蛊。

    “秋雨,是不是赵天阳的病情严重了?”苏媚接通了电话,柔声道。

    “不错,我想让你帮忙,你能治愈蛊毒吗?或者压制一些时间也好。”孟秋雨轻声道。

    “那你过来接我,我去试试。”苏媚娇笑道。

    孟秋雨一脸黑线,沉声道:“苏媚,赵天阳中的是黑玉蚕蛊,他的时间不多了。”

    “原来他被人下了黑玉蚕蛊,秋雨,如果我说能帮他压制一段时间,你相信吗?”苏媚咯咯笑道。

    “我没心情和你开玩笑。”孟秋雨语气已经冷漠了下来。

    “你真没趣,你答应下午来见我,可你放我鸽子。我知道你有事情耽搁了,所以也不怪你,只是让你来接我一下,作为一名绅士,你该体谅一下人家嘛,人家好歹是女士,还是一个美丽的贵夫人。”苏媚调笑道。

    孟秋雨暗骂老妖婆,都三百多岁了,还在这里装嫩。可他也知道现在只有苏媚能保住赵天阳的命,人在屋檐下,他不得不低头。

    “好,我去接你,在哪里?”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淡然的开口道。

    “咯咯,这才乖嘛,姐姐在玉竹园,你沿着长安街走到尽头,我让白凤在哪里接你。”

    话筒里,苏媚笑的妩媚而得意,孟秋雨浑身都一阵发麻,满心不爽的挂了电话。

    离开赵家后,孟秋雨开车赶往了长安街,直至走到尽头,看到了一辆黑色凯迪拉克。

    白凤从车窗里挥了挥手,随即发动车子前方带路,孟秋雨开车跟在后面。

    半小时的车程,两辆车子停在了一处幽静的别院前,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孟秋雨暗叹苏媚住的地方果然不一般,不仅环境好,他可以清晰的扑捉到周围有几十股不弱的气息,这些人的实力都在玄阶高级以上。

    “随我进去吧。”白凤走下车,一脸淡然的看了眼下车的孟秋雨,指了指红漆大门。

    孟秋雨也不说话,紧随在白凤之后,一边打量着别院内的环境,一边向前行走。

    穿过一小片竹林,一个人工小胡,沿着木板桥到了一片花海中,在前方出现了一栋二层小楼。

    “孟秋雨,夫人在二楼恭候。”白凤在楼梯口站立,退后一步,示意孟秋雨独自进去。

    孟秋雨上下打量了几眼白凤,咧嘴笑道:“在上海的时候,你差点杀了我,我是个有仇必报之人,下次有机会,我一定让你偿还。”

    白凤眼帘一挑,面色冰寒的注视着孟秋雨,片刻后哼道:“要不是夫人不让我杀你,你早死好几回了。”

    “可我还活着,但你迟早会死在我手里。如果不想死,下次不要给我摆一副臭脸,要对着我多笑,叫我孟少。”

    孟秋雨微微一哼,一股庞大的气势罩向了白凤。

    白凤眼里闪过一抹震惊,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颤,脸色也变得苍白,在孟秋雨的气势下,她竟然毫无反抗的能力。

    短短一个月不到,孟秋雨的提升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这时候的白凤如何不心惊。

    “记得要对我笑,不然我杀了你。”孟秋雨冷冷的看了眼白凤,迈步走上了楼梯,留下一脸愤怒,羞愧的白凤傻在了原地。

    也不敲门,孟秋雨推门而入,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莲花香气,淡雅,芬芳,让人有种置身在莲花丛中般的陶醉。

    简单却富有私情画意的房间摆设,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舒畅,硕大的竹板床上铺着狸猫毛毯,在床的两侧束着红色纱幔,而在床上,躺着一个黑色薄纱半掩着身躯的玲珑美妇。

    看到苏媚神情慵懒,美艳的脸庞绽放着妩媚的笑容,如水的眼波流转着温柔的笑意,孟秋雨丝毫感觉不到任何诱惑,而是心里更加的不满。

    察觉到了孟秋雨眼底的冷漠,苏媚娇笑道:“冤家,你这是干嘛?我是你的杀父仇人吗?一副要吃了人家的模样,你也太伤人的心了。”

    幽怨的横了眼孟秋雨,苏媚迈腿走下床,婀娜的身姿轻移莲步,一步步走向了孟秋雨。

    馥郁的体香扑入鼻息,苏媚已经站到了孟秋雨的面前,直勾勾盯着孟秋雨,幽幽轻叹了道:“秋雨,你知道当我看到你尸体的那一刻,我心里是什么感觉吗?心碎,痛不欲生,那种感觉只有在三百年前才出现过。”

    轻轻咬了下红唇,苏媚继续道:“幸好你奇迹般的活了过来,知道这个消息后,我真的很开心,三百年了,我再次尝试到了泪水的滋味,涩涩的却让我觉得甘甜,因为你活着。秋雨,不要对我这么冷漠好吗?”

    孟秋雨心中微微一震,盯着眼前这张祸国殃民的容颜,他有些迷茫,心潮澎湃。以苏媚活了几百年的女人,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孟秋雨能感受到苏媚眼神中的真挚,这份爱深的让孟秋雨都不忍心再责备她。

    “秋雨,我知道你心里一直责怪我,可你有没有为我想过,三百年前我是天下最聪慧的女子,贤惠的妻子,最幸福的母亲。可是那些经历却让我失去了一切,如果不是仇恨支撑着我,我可能都活不到现在。”

    “现在连唯一的妹妹都离开了我,背叛了我,与我分道扬镳,我心里有多么孤独,多么寂寞,又有谁知道。我是个女人,这么多年我看似风光的活着,多少个日夜我却是心如寒冰,那种无助与彷徨,让我彻夜难眠。”

    “秋雨,我也没想到你会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更没想到沉寂了这么多年的心,会为你打开。那一天你知不知道你很粗暴,你不顾我的感受,不怜惜我,怀着恨意占有了我,我心里既痛苦又羞愤,却也觉得有一丝甜蜜。”

    “可你太无情了 ,你对你的其他女人每一个都温柔百倍,可是只有对我,你却冷漠的让我心痛。”

    “秋雨,我不敢奢求你对我和对你其他的女人一样,我只希望你不要记恨我,不要漠视我的存在,这样可以吗?”

    听着苏媚轻颤的声音,孟秋雨冰冷的心也在颤抖,张了几次口,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心乱如麻。

    “好了,我不为难你。既然你张口找我帮忙,为了你,我去一趟赵家。”苏媚轻叹道。

    “

    孟秋雨依旧没有说话,一脸僵硬的坐在了一旁的竹椅上,掏出一支烟点燃,大口大口吸了起来。

    苏媚盯着孟秋雨看了几眼,抿嘴笑道:“知道吗?我讨厌闻到男人抽烟的味道,你是唯一一个敢在我面前抽烟的男人,还抽这种劣质烟,堂堂孟家大少还真是奇妙。”

    “我觉得你应该换身衣服跟我走,赵天阳没有多少时间了。”孟秋雨语气不再冷漠,咧嘴苦笑道。

    “那你坐在这里,是要看我当着你的面更衣吗?”苏媚眼波流转,笑眯眯的看着孟秋雨道。

    孟秋雨扯了扯嘴角,尴尬的站起身道:“那你换衣服,我在外面等。”

    孟秋雨拉开门那一刻,苏媚笑道:“你就不想留下吗?又不是没见过。”

    “我还是在外面抽烟吧。”孟秋雨头也不回,消失在了门外。

    苏媚嘴角掀起玩味的笑容,轻声道:“小冤家,你的心什么时候会接纳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