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百三十九章 京城大动乱【十五】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静香雅居,一个只在京城上层社会少数人口中流传的名字,门槛之高成立三十多年,至今为止会员不足一百人。阿甘小说网而孟家,也只有孟老爷子和孟凡才有哪里的VIP卡,而孟凡仅仅是一张普通卡,孟老爷子才是至尊卡。

    静香雅居相传是一位国际著名茶艺高手开办,而他本身就拥有很多头衔,是华夏一位开国元老的胞弟,家财万惯,德高望重,在国内影响力很大。

    这是一处幽静的山庄,整体格局采用园林的风格,主要建筑均濒水而立,朴素明朗,自然雅致,风格独具。亭、阁、楼、堂,布局雅致;小桥,流水,园艺独具匠心,在这里品茶,论茶,有种回归田园的平静,百鸟脆鸣,百花绽放,极致,极乐,身处于这里,可以让任何人纷乱的心境平和。

    海棠春阁,静香雅居内最为独特的二层建筑,琉璃瓦木,四房红柱分立四角,红柱上不是盘龙秀凤图案,也不是雕刻花鸟点缀,而是四个大字,“静”,“忍”,“诚”,“敬”。

    这四个字,铿锵有力,采用的是隶书的笔法,黑色字体。

    简单的四个字,却将修身养性的境界描述的淋漓尽致,这便是静香雅居主人齐天翔老爷子亲笔所留。

    此时,海棠春阁内八仙桌前,端坐着四名男人,一个个气势不凡,彰显着高贵与沉着,其中一人则聚精会神的浸泡着市面上少有的特级大红袍,浓长的茶香四溢,闻着陶醉。

    “钱先生果然是雅人,仅凭香气,便知道钱先生泡茶的精湛技艺。”一名半秃着脑壳的男人,一脸赞叹的点头笑道。

    钱多金裂开大嘴,脸上的肥肉也因得意而颤抖,呵呵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各位,现在可以品尝了,尝尝钱某所泡制的大红袍。”

    几人先后端起茶杯,浅尝后纷纷点头赞美,听的钱多金笑的眼睛都眯在了一起。

    “饭岛先生,如果你喜欢我们华夏的大红袍,我刚好可以从这里弄到一些特级珍品。”林云微微一笑,看了眼对面坐着的半秃顶男人,笑呵呵的开口道。

    饭岛乐山眼前一亮,却也没有表现的太迫切,点头笑道:“谢谢林先生,华夏有句古语,叫无功不受禄,这么珍贵的好茶,饭岛受之有愧。”

    “无妨,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虽然本人和饭岛先生初次相见,可却早已心交已久,大R本国唯有饭岛先生是林某志趣相投的朋友,今日一见,饭岛先生比我想象的更加睿智,有卓见,今后我们就是朋友,这点见面礼实在不足挂齿。”

    饭岛乐山摸了摸唇上的一缕小胡须,呵呵笑道:“既然林先生这么热忱,那我再客气,就显得矫情,这个见面礼我就收下了。”

    “好,饭岛先生果然痛快,来,咱们继续品茶。”钱多金扫了眼林云,再次活跃着气氛。

    几人再次饮茶之后,饭岛开始谈起了华夏的风光美景,林云和钱多金也是天南地北的扯着话题,谁也不会主动提起今日相见的主题。这几位都是成了精的人物,自然懂得把握时机,最先表露心态,反而落了下乘。

    最后,饭岛乐山终于是没的可聊,在两位地地道道的华夏人面前聊华夏的事情,他已经将自己陷入了死胡同,再次喝了一口茶,饭岛笑道:“林先生,钱先生,这次敝人来华夏,也是受了天皇陛下的叮嘱,对于这次敝国游客在贵国被杀事件,讨要一个公平合理的说法。不知二位有何感想?”

    林云和钱多金对视了一眼,钱多金首先开口道:“饭岛先生,这次贵国游客死在我华夏国,我和林总理深表歉意,这次事件十分恶劣,行凶者背景太强大,恐怕不好处理。”

    “什么?林先生,这是贵国正文府的态度吗?”饭岛乐山脸现怒容,沉声问道。

    “饭岛先生息怒,就我个人和钱先生也十分憎恶这次事件的元凶,这种人是我们华夏国的耻辱,可我们的能力有限,左右不了大局,无法给贵国那些被害者一个公道。”林云摇头道。

    饭岛乐山身旁的男人点点头,压低声音和饭岛乐山说了几句话,随即饭岛乐山皱着眉头道:“林先生,钱先生,关于贵国一些权势家族我也有过了解,罪魁祸首就算是孟家长孙,也不能无法无天,既然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不如我们合作,给华夏政府施压,让他们交出罪魁祸首。”

    林云看了眼钱多金,微微苦笑道:“饭岛先生有所不知,这孟家长孙不仅心狠手辣,实力强大,他的背景也不可小视,这件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商定一个万全之策。”

    “好,那敝人洗耳恭听,林先生可有高见?”饭岛乐山点头道。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希望贵国态度强硬一些,在R本的华夏国公民也不少,如果华夏公民在R本出了事,势必会引起华夏民众的愤怒,激发两国矛盾,届时我们在这里配合贵国矛盾转移,孟秋雨就会成为引发一切伤亡的罪魁祸首,到时候,谁还敢再包庇他。”

    饭岛乐山神色微变,心里也是暗自震惊,他想不到一国总理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是完全置两国公民的生死于不顾,事情一旦恶化,身处于两国的公民会成为群情激奋下的牺牲品,到时候不知道会上演多少流血事件。

    看到饭岛乐山犹豫,钱多金眯着眼道:“饭岛先生,当然林先生只是一个提议,饭岛先生如有更好的办法也不妨说说,或许饭岛先生还不了解这个孟秋雨,此人胆大妄为,恶行累累,这次要是不让他绳之以法,以他的个性,早晚有一天会踏足R本,到那时,R本必将血流成河,这绝不是危言损听,他被称之为灭门王,华夏已经有几个家族成为了历史,都是他暗中下的手。”

    饭岛乐山一愣,看向了身旁的驻华大使加藤文川,后者点点头,压低声音再次用R语和饭岛乐山低语了一番。

    “看来这个孟秋雨果然是穷凶极恶之徒,这件事我会考虑。”

    在四人密谋之际,一辆凯迪拉克缓缓驶到了静香雅居门前,一身黑色休闲装,白色衬衫的孟秋雨走下车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十分绅士的牵着一双柔嫩的纤手,随后杨冰凝笑语吟吟的走下车来。

    “秋雨哥,这地方怎么样?”任由孟秋雨牵着手,杨冰凝温婉的笑道。

    “好,虽然比之苏媚的玉竹园还差了些,可也桃红柳绿,风景如画,这地方的主人想必也是一个文雅之人。”孟秋雨连连点头,虽然还没置身其中,可仅从周围的环境便可见一斑。

    杨冰凝抿嘴一笑,带着孟秋雨向前走去,同时介绍道:“这地方叫做静香雅居,这是一个汇聚国内高官巨贾,文人墨客的地方,门槛极高,如果今天我不带你进入,你也只能硬闯进去,即使你报了你的大名,也不会通融。”

    “是吗?冰凝,整个京城除了紫禁城内我不能随意进入,林家和钱家我懒得进去,还有不给我孟秋雨面子的地方,这倒是让我很好奇。”孟秋雨得瑟的笑道。

    杨冰凝扑哧一笑,横了眼孟秋雨柔笑道:“秋雨哥,你好臭美,早就听语菲说你脸大,今日我才发现,你比想象中还自恋。”

    “没办法,长的俊俏的美男总是充满自信,像我这种女性看到痴迷,男人看到自卑的人物,想低调都是一种负担。”

    孟秋雨风骚的甩了甩银发,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看的杨冰凝再次娇笑不已,却也眼神中微微隐现出一抹异彩,另一只手轻拍了一下孟秋雨的胳膊,娇嗔道:“不许再逗我了,快笑的肚子抽筋了。”

    “古有周幽王为博红颜一笑,烽火戏诸侯,今有孟秋雨为了欣赏冰凝妹妹的笑靥,脸皮厚一些也值得。”孟秋雨促狭的看向杨冰凝,话语情挑而玩味。

    杨冰凝脸颊荡起一抹羞晕,心里莫名的感到羞喜而满足,这是两人经历了很多事之后,孟秋雨第一次毫无顾忌的向她表露出爱慕之意。

    如果换做以前,孟秋雨即使说太多肉麻的话,杨冰凝也只会一笑而之,心里丝毫不会有任何涟漪。可是现在,杨冰凝却会感到开心,幸福,喜悦而羞涩,这种感觉她从没有经历过,她知道自己已经彻底爱上了孟秋雨,不然不会为了男人的一句话而心动。

    “秋雨哥,你坏。”杨冰凝低声娇嗔了一句,红着脸挽住孟秋雨的胳膊一路进入,向着一处楼阁内走去。

    还没等两人进入,从楼阁内走出一名一袭白色服饰的青年,看到挽着孟秋雨的杨冰凝后,眼里闪过一抹惊讶,很快便恢复了神色,温文尔雅的笑道:“杨小姐,好久没来这里了。”

    “齐大哥,齐老在吗?”杨冰凝展颜一笑,依旧挽着孟秋雨的胳膊笑问道。

    “爷爷他老人家就在阁楼内,这位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孟家长孙,孟少了?”白衣青年谈吐得体,说话间已经走到了两人面前。

    孟秋雨上下打量了几眼青年,探出手笑道:“不错,我就是孟秋雨。”

    “齐展白,无名之辈。”青年和孟秋雨握了握手,不卑不亢的开口道。

    “大隐隐于市,齐兄玉树临风,气质不凡,才是真正的高人。”孟秋雨呵呵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