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百四十五章 京城大动乱【二十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元旦将至,华夏却没有往年节日来临前的热闹,太多的人关注着R国传来的新闻,尤其是有亲人远在R国的,更是提心吊胆,担心噩耗传来。..

    街道上依旧车水马龙,但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平日里数量不少的那些R产车几乎看不到。

    如此关键时刻,那些拥有R产私家车的车主可不敢冒着生命危险,开车出来招摇过市。

    甚至如果去逛街,你会发现,很多和R本相关的行业门庭萧索,尤其是R企,已经出现了工人罢工,甚至老板都被打得住进了医院。

    远比两国各执己见,都认为是自己的领土事件还要激烈,百姓的反应强烈而愤怒,就连两国正文府,也因双方国民流血事件而剑拔弩张,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开战,引发战争。

    这一现象在国内各大军区尤为明显,京城军区各部军人已经整装待发,战机待命,坦克填装了弹药,就连一些远在国外执行任务的特种部队都被召了回来,大战一触即发。

    而R国驻华大使馆外,也已经被华夏军队严密监视了起来。

    孟秋雨开着凯迪拉克,副驾驶坐着长发披肩,牛仔长裤,黑色高筒靴,白色针织衫外套的玲珑。

    常年黑色皮衣的玲珑,难得改变了一下风格,还特意化了淡妆,抹了浅粉色唇膏,整个人犹如在校的女大学生,或许连她自己也感觉别扭,一路上不敢看孟秋雨,不施胭脂的脸颊,却也荡漾着一抹绯红。

    在一家颇上档次的酒店前停下车子,孟秋雨快步下车来到副驾驶车门前,打开车门,探手笑道:“美丽的穆菁菁小姐,我们到了。”

    玲珑月牙般的眼睛横了眼孟秋雨,嘴角露出一抹浅笑,轻哼道:“讨厌,装什么绅士。”

    孟秋雨一脸黑线,知道这丫头脸皮薄,于是笑道:“玲珑,这家酒店可是我特意选的,环境优雅,格调浪漫,最适合恋爱中的男女谈情说爱,你没看周围都是成双成对的男女吗?”

    玲珑脸蛋更红了,心里却是暗自羞喜,孟秋雨这是什么意思?向自己暗示表白吗?

    不待她回过神来,孟秋雨已经拉起了她的小手,笑道:“快下车吧,让人看见我连位女士都请不下来,岂不是被人笑话。”

    玲珑娇嗔着下了车,果然看到进进出出酒店的都是成双成对的男女,横了眼孟秋雨娇嗔道:“你干嘛带我来这种地方,人家又不是你女朋友。”

    孟秋雨正要说话,早就守候在酒店门前的两个十五六岁小姑娘快步跑了上来,在她们手中拎着篮子,里面放着一些红色玫瑰。

    “先生,给您女朋友买束花吧?这位姐姐真漂亮。”其中一个女孩眼神期待的说道。

    看到玲珑羞红了脸,孟秋雨微微一笑,掏出钱包抽出五张百元大钞,对两个女孩笑道:“这些花我都要了,可以帮我包扎起来吗?”

    “可以,先生您真大方,这位姐姐好幸福。”两个女孩眉开眼笑,急忙动手将剩下的玫瑰用红绸包扎成一大束,递到了玲珑面前。

    孟秋雨将五百块钱递给两个女孩笑道:“不用找了,今晚天气寒冷,早点回家吧。”

    “谢谢大哥,您真是好人。”两个女孩千恩万谢,欢喜的离开了。

    玲珑怀抱着鲜花,精致的脸蛋上洋溢着喜悦的羞晕,看到孟秋雨看向自己,轻声哼了一声,挽住了他的胳膊,嗔怪道:“快进去吧,就知道耍帅。”

    两人说笑着进入餐厅,孟秋雨早就订好了雅间,在高挑靓丽的服务员带领下进入雅间,孟秋雨看着服务员笑道:“告诉后厨,可以上菜了,麻烦先给我们来一瓶拉菲吧。”

    “好的,孟先生,您稍等。”服务员笑容甜美的点点头,退了出去。

    “晚上不是要做事吗?干嘛喝酒。”玲珑将鲜花放在一旁,白了眼孟秋雨道。

    “主要是今晚的你太美了,不喝点酒壮胆,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话。”孟秋雨邪笑道。

    玲珑红着脸笑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知道花言巧语逗女孩开心。”

    “狗嘴里如果能吐出象牙,养狗的人都成暴发户了。”

    “你怎么那么贫,讨厌,你就是一个暴发户,改天送你一条金链子戴上,就更像了。”玲珑哭笑不得,笑骂道。

    孟秋雨突然不说话了,眼睛直勾勾盯着玲珑,直到玲珑被他盯得浑身发毛,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孟秋雨才赞叹道:“菁菁,我发现现在的你才是真实的你,纯美而恬静,像是邻家的小妹妹一样,你让我想到了曾经我们在一间那段时间,你的笑容是那么灿烂,眼睛是那么的美丽,像天空最皎洁的月牙。”

    玲珑愣住了,显然没想到孟秋雨会突然这么富有感情的赞美自己,心里莫名的一紧,翻着白眼道:“你干嘛呢?像是要表白似得,我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你甜言蜜语骗的神魂颠倒的傻女人。”

    苦笑着摇摇头,孟秋雨轻声道:“对不起,玲珑,曾经的经历让我不愿意相信任何人,也不愿意敞开心怀接纳任何人,你知道我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吗?”

    “是什么?”玲珑好奇的问道。

    “是我错过了一个值得我去深爱的女孩,我的心其实已经动摇了,可我就是没有勇气在那个时候去表白,一晃六年过去了,这是我心里最难以释怀的事情。”孟秋雨柔声道。

    玲珑张了张嘴,脑子里一片空白,孟秋雨的这番话,勾起了太多和孟秋雨在一起的画面,皑皑白雪的世界,只有两个人的茅草屋,冷酷俊美的少年,沉默寡言却心思善良,那时候的自己年少无知也罢,少女怀春也好,可确确实实迷恋上了对方。

    可那时候的孟秋雨太冷了,冷的让她不敢靠近,冷的让她同样没有勇气述说心扉。

    她原本已经做出了放弃一切,和孟秋雨在哪里度过一生的决定,可无奈这个冷漠的家伙却是毫不领情,冷言冷语的呵斥自己,让自己离开,甚至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将自己丢出了茅草屋。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坚持,他会接受吗?

    两人已经多次回忆过往事,孟秋雨也暗示过他有些后悔那时候的了冷漠,可玲珑不知道孟秋雨竟然心里会这么在乎和自己的感情。

    望着眼前已经成熟,更加让女人迷恋的男人,玲珑的眼睛微微湿润了,紧紧咬着红唇,挤出一丝甜美的笑容了,故作生气的哼道:“我可不相信你会这样想,你太花-心了。”

    孟秋雨正要说话,敲门上响起,女服务员端来了红酒,另外还有一名服务员推着餐车,上面摆放着菜肴。

    酒菜摆上桌,女服务员让两人慢用,再次退了出去。

    刚有点感觉的美妙气氛被破坏了,孟秋雨心里一阵无奈,玲珑也微红着脸,夹着菜小口吃着。

    “玲珑,喝杯酒,不然我觉得自己太紧张了。”孟秋雨脱掉了西装,一脸尴尬的倒了两杯酒说道。

    玲珑抿嘴一笑,望着孟秋雨揶揄道:“堂堂孟家大少,让人谈虎色变的灭门王,国际鼎鼎大名的死神,你也会紧张吗?”

    “没办法,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我就是一个小受男,尤其是被你清澈迷人的眼睛一看,我这心里立马没了底气。”孟秋雨呵呵笑道。

    “讨厌,那我给你点勇气吧,陪你喝一杯。”玲珑娇笑,端起杯和孟秋雨碰了一下。

    孟秋雨紧张,她又何尝不紧张,一个女人无数的男人在这种氛围下都有些手足无措,何况是她这个从未和异性有过亲近关系的黄花闺女。

    孟秋雨一口喝光了杯中酒,玲珑则是浅尝了一小口,女人在这种时候最不希望自己喝多,她要保持清醒,冷静的等待男人述说出心中对她的爱意,喝多了,糊里糊涂就接受了男人,一激动两人滚了大床,第二天一醒来就变成了少妇,最美的时刻就这样稀里糊涂过去了,想起来都亏。

    一杯酒下肚,孟秋雨感觉血液加快,看着脸蛋映红的玲珑,感觉更美了。

    女人什么时候最美?不是脱光衣服的时候,而是穿着衣服,眉目含羞,娇颜泛春,眼神温柔羞涩的注视着男人的时候最美。

    因为这时候的女人是最容易动感情的,也是最容易接受男人的,两个相互爱慕的人在这种浪漫的氛围中,喝杯红酒,谈谈人生,聊聊理想,眉目含情默默注视彼此,这种美好的感觉,不止女人陶醉,男人也感觉浪漫。

    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但对于高雅的男人,也是享受过程的,和喜欢的女人发生亲密的事情,有一个浪漫的环境,循序渐进的升温,勾起女人内心中的渴望,那如火般灼热的眼神都能将男人融化,那也是一张享受。

    当然这时候的孟秋雨还没想着酒后乱性的事情,先将女人的心征服,还怕没机会征服她的身体吗?这是孟家大少的强项,林慕雪众女最有体会,哪一个不是对他痴迷而喜爱的欲罢不能。

    玲珑被他盯得芳心羞怯,娇嗔道:“吃饭啊,干嘛盯着我看。”

    “因为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秀色可餐,菁菁,你太美了,看着你,我已经饱了。”孟秋雨一脸温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