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百八十一章 京城大动乱【五十七】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赵洪涛的客房内,孟秋雨眼神冰冷的看着蛊王石兰,而赵洪涛在他的控制下,一张脸都变成了酱紫色,孟秋雨铁钳般的手掌已然将赵洪涛举得离开了地面,大脑开始缺氧,死亡来临前的窒息,让赵洪涛连挣扎的力量都渐渐在消散。..

    石兰眼神中涌现着疯狂的怒火,苗族第一用毒高手,在面对孟秋雨的时候,她也有种无力感。

    不是石兰不想动手,而是孟秋雨强大的气机早已锁定了她,她找不到出手的机会。整个房间内都弥漫着无形无色的毒气,凡是进入这个房间的人,一触便死,赵洪涛早就服用过解药不会有事,可孟秋雨竟然毫发无伤,这已经让石兰心中震惊了。

    死寂般的气氛在一声喵的猫叫中打破,一道黑色影子如闪电般从一侧的房门内窜出,电光火石间扑向了孟秋雨的面门。

    与此同时,客厅内的石兰动了,几道绿色寒芒从她手里发出,激射了向了孟秋雨全身几处要害,而她身形鬼魅般的紧随而上,手里一条红色长鞭卷向了孟秋雨手里的赵洪涛。

    孟秋雨眼里寒芒一闪,一只手如鬼爪般探出,准确无误的抓住了黑猫的尾巴,拎着黑猫旋转了几下,几道绿色寒芒全部射中了黑猫,随后,他手臂一挥,手里的黑猫砸向了石兰。

    下一刻,他身子一转,一掌挥了出去,卷住赵洪涛的长鞭被他一掌震的粉碎,而石兰也惨哼一声,倒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又弹落在地板上。

    孟秋雨嘴角噙着冷笑,拎着赵洪涛的脖子一步步走向了倒地吐血的石兰,再看那只黑猫,四肢抽搐着,全身毛发都在萎缩,嘴里吐着腥臭而黑红的血水。

    将赵洪涛丢在石兰身边,孟秋雨掏出红双喜点燃一支,深吸了一口笑道:“不愧是蛊王,居然能将一只猫训练的会杀人,不过可惜,你这小伙伴被你的毒针给射死了。”

    石兰强撑着坐起身,扶起了大口大口喘气的赵洪涛,一脸怨毒的看着孟秋雨道:“孟秋雨,要杀就杀,我们不会向你屈服的。”

    孟秋雨耸耸肩,看了眼呼哧喘气的赵洪涛,呵呵笑道:“赵老二,我很好奇啊,你每天搂着这么一个浑身是毒的女人,怎么就会有感觉呢?”

    赵洪涛怒视着孟秋雨冷哼道:“孟家小儿,少废话,咱们做笔生意怎么样?放了我们,并答应永远不对付我,我会帮你保守一个秘密。”

    “你似乎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我是来杀人的,可不是和你谈生意的。”孟秋雨撇嘴道。

    “哼,不要以为你做的事情天衣无缝,没有人知道,如果让语菲知道是你杀了她爷爷,不知道她会不会痛苦的离开你,据我所知你很爱她,一定不愿意看到她痛苦一生。”赵洪涛阴笑道。

    孟秋雨眉头一皱,盯着赵洪涛看了几眼,冷笑道:“你想诬陷我?你说的话没人会相信。”

    “呵呵,孟秋雨,实话告诉你,我一直都在监视着赵洪波,他在装病,背地里却在阴谋对付其余几大家族,只是他运气不好,被你给破坏了。你杀了赵天霖,活活气死了赵洪波,这件事我一清二楚。”

    孟秋雨眼神眯起,盯着面色得意的赵洪涛呵呵笑道:“既然你知道,那我更得杀你灭口了。”

    “孟秋雨,你杀了我们也不管用,只要我一死,就会有人把这件事告诉语菲,而且有你和赵洪波对话的录音为证,她一定不会原谅你。”赵洪涛冷哼道。

    孟秋雨暗自苦笑,当时他和妖女检查过房间,并没有发现监控设备,却没想到赵洪涛居然在这里藏了录音设备,看来自己还是大意了。

    孟秋雨不想让这件事曝光,不然他真的无法面对赵语菲,即使赵语菲能理解他为什么那么做,但也会让女人心里留下无法抹去的阴影。

    看到孟秋雨沉吟不语,赵洪涛站了起来,一脸得意的笑道:“孟秋雨,我研究过你,你虽然心狠手辣,但却最重感情,不答应我的要求,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看来我没得选择了。”孟秋雨淡淡一笑,看着石兰道:“给我解药,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

    石兰一愣,她并没看出孟秋雨有中毒的迹象,不明白他要什么解药。

    “你在这屋子里布满了毒气,不过对于我没有任何影响,我的女人马上要进来,还会带着一个你们关心的人,拿出解药来,不要B我动手自己拿。”

    石兰看了眼赵洪涛,后着点点头,随即石兰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瓷瓶倒出了一粒药丸。

    孟秋雨将药丸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拿着药丸走出了房间,而妖女手里拎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正站在门外。

    妖女吃了解药后,带着年轻人随孟秋雨走进了房间。

    看到妖女手里的年轻人后,石兰脸色微变,赵洪涛眼里也闪过一抹怒色,沉声道:“孟秋雨,你要干什么,放了我干儿子。”

    孟秋雨轻拍了一下年轻人的后背,后者缓缓睁开了双眼,看了眼周围的环境,急忙开口道:“干爹,干娘,救我。”

    “你叫赵野是吧?”孟秋雨看着年轻人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赵野一脸紧张的问道。

    “不要怕,我可以给你讲一个故事,或许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孟秋雨淡淡一笑,看着赵洪涛和石兰道:“据我所知,你们收养了很多孤儿,这些人都称呼你们为干爹,干娘。我听说你们最喜欢的一个就是赵野,我突然很好奇,他会不会和你们有什么不一样的关系呢?”

    赵洪涛脸色惊变,看了眼赵野,强做镇定道:“孟秋雨,我们夫妻无儿无女,他们虽然是我们收养的孤儿,但我一直把他们当做亲生的。”

    “哦,原来如此,不过我的人调查过,十八年前在苗疆的一家医院,有个女人检查怀了孕,如果她生下孩子,应该和赵野年纪相符,很巧啊,那个女人也叫石兰。”孟秋雨一脸笑容额的看着石兰。

    石兰眼底闪过一抹慌乱,冷声道:“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我有不孕症,不能生育。”

    “哦,既然不是你们亲生的,那死了你们也不会心疼了。”孟秋雨点点头,随即看着妖女笑道:“薇薇宝贝,杀了吧。”

    妖女妩媚的对着孟秋雨抛了个媚眼,颇为喜欢孟秋雨对她的称呼,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把锯齿弯刀,寒芒一闪,对着赵野的脖子斩了下来。

    “住手,孟秋雨,你敢。”赵洪涛和石兰脸色大变,双双怒吼道。

    妖女的刀没有落下,停在了赵野脖子上,吓得赵野浑身都在哆嗦,不过眼神中流露着不解与迷茫,更多的是难以置信,看着赵洪涛和石兰,他大口大口喘着气。

    “现在,我手里似乎也有筹码了。”孟秋雨邪笑一声,看着赵洪涛道:“把你掌握的证据交给我,我不伤害你们的儿子。”

    赵洪涛脸色狰狞,与石兰对视了几眼,深深看了眼赵野道:“孟秋雨,想让我交出证据,你做梦,就算你杀了我儿子,我也不会给你。”

    孟秋雨眉头一皱,看着眼前眼神坚定的赵洪涛,心里暗自鄙夷,一个能抛弃至亲骨肉的混蛋,这家伙已经没有人性了。

    不过石兰的眼神中却满是痛苦,愧疚,不舍的看着赵野,泪水流满了她的脸庞,显然她还有母性,只是为了丈夫,她也情愿牺牲儿子。

    孟秋雨摇了摇头,看着一脸煞气的妖女叹息道:“薇薇,如果有人用咱们儿子的生命威胁我,就算是要我和天下人作对,杀光天下人,我也会答应,因为在我心里,你们才是最重要的。没想到天下间,还有如此绝情冷酷的人,你说我该不该杀了他们?”

    妖女眼神灼热的看着孟秋雨,笑的妩媚而妖娆,点头道:“亲爱的,你说的我好有感觉,杀光他们,我们爱爱吧。”

    孟秋雨差点一头栽倒,不敢再看妖女能吃了她的眼神,转向赵洪涛沉声道:“赵老二,本来看在语菲的面子上,我准备给你一条生路,可惜你猪狗不如,连亲生儿子都能牺牲,那我只能让你吃尽苦头而死了。”

    说完,孟秋雨迈步上前,一把锁住了赵洪涛的脖子,眼神冰冷的从怀中掏出一颗红色药丸塞进了赵洪涛的嘴里。

    入口即化,红色药丸瞬间沿着赵洪涛的咽喉进入了体内,他全身的血液仿佛被点燃了一般,烈火般灼热的疼痛弥漫在全身,他痛苦的全身剧烈颤抖起来。

    “这是我的手下研究的毒药,每隔三个小时就会发作一次,一次比一次痛苦,全身仿佛被火烧一般,二十四个小时后如果得不到解药,你全身的血液会逆流,七窍流血而死。如果不想死,就给我打电话,把你和林,钱两家的阴谋告诉我,我会考虑给你解毒。”

    孟秋雨冷冷的看着在地方痛苦翻腾的赵洪涛,转身带着妖女离开了。

    他没有带走石兰,也没杀她,因为他要让赵洪涛绝望,即使石兰这位用毒高手,也无法解除赵洪涛身上的毒,因为这毒根本没有解药,孟秋雨就是要让赵洪涛死,即使赵洪波死亡的真相暴露,他也不再顾及。